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一一三章极端?总是错的
    第一一三章极端,总是错的
  
      少年人的爱情在很大程度上都属于自我安慰的一部分,在荷尔蒙的麻醉下,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完整的计划。
  
      这个计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变得丰满,等到少年变成成年之后,这个美丽的肥皂泡就会瞬间破灭。
  
      再回首,往事不堪回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问题是,幻想中的世界总是美好的,包括自己的爱人,谁不想找一个完美的爱人呢?梦幻会给爱人披上一层最美丽的外皮。
  
      所以当泡沫破裂之后只剩下惘然。
  
      尉迟文到底是一个少年人,他没有铁心源那种少年人身躯装老鬼的本事,因此,活该他痛苦。
  
      当铁心源在三天后看到眼睛红的如同恶鬼一样的尉迟文,不明白这孩子怎么了,原本嘻嘻哈哈的性子,在一夜之间似乎就变的古板,严肃起来了。
  
      他一边翻阅本章,一面偷偷地打量那个端坐在凉席上,认真整理文书的少年。
  
      当铁丫头骄傲的如同一只大公鸡一般的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铁心源发现尉迟文的面颊抽搐了两下,原本灵巧的整理文书的双手在刹那间也变得僵硬,他就觉得整件事情就变得好玩起来了。
  
      真正算起来,尉迟文的性子一点都不讨人喜欢,或许是执掌狼穴地牢太久的缘故,他即便是笑着跟别人说话,别人也会自觉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尉迟文这家伙的笑容从来都是假的,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笑意。
  
      铁丫头敢殴打嘎嘎,甚至敢骑在他身上殴打,哪怕是将嘎嘎捆成粽子,对铁丫头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哪怕是嘎嘎将她的身材形容成带鱼,她只要撒了气之后,第二天一样拉着嘎嘎的手喊他哥哥。
  
      铁丫头自从长到十岁之后从来没有在尉迟文跟前放肆过……
  
      老气横秋的铁狐狸在屋子里放了一个悠长的屁之后,铁心源跟尉迟文就跑了,只有铁狐狸自己趴在书房最中间的位置上,无辜的瞅着那些捂着鼻子看他的人。
  
      这座书房至少三天之内是别想进去了,需要用香料狠狠地熏两天,才能去掉那股子浓烈的骚臭味。
  
      铁狐狸以前从不在房间里放屁,他一般都要选一个干净的上风口才会排掉体内的废气,同时用这股子废气来宣示自己的领土所在。
  
      现在,他实在是太老了……
  
      尉迟灼灼坐着一辆超豪华的马车,带着超多的侍卫和宫女回来了,下马车的样子高傲的如同一只凤凰,根本就看不出曾经被赵婉驱使摘杏子以致胳膊酸痛的鬼哭狼嚎的样子。
  
      凌厉的眼神四处瞅瞅,那些侍卫们就很自觉的挺起胸膛,迎接这座府邸的女主人。
  
      怀里抱着一只红漆盒子,旁若无人的从铁心源和尉迟文身边走过,马上有转回来了。
  
      咬牙切齿的对两个坐在台阶上的男人道:“诺大的府邸里面就没有让你们坐的椅子吗?非要坐在石头上?”
  
      铁心源耸耸肩膀道:“凉快!”
  
      尉迟文飞快的看了铁心源一眼笑道:“大王都坐石头上了,我不好不跟着。”
  
      铁心源瞅瞅尉迟文道:“你干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把自己抽出来放在合理安全的位置上吗?”
  
      “这是霍相教我的,他希望我从现在就养成小心谨慎的习惯,我一向遵执无虞。”
  
      “这样做很讨人厌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熊掌和鱼不能兼得,我只好取熊掌而舍鱼了。”
  
      铁心源立刻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尉迟文现在正是长心眼的时候,等到真正吃了大亏,才会明白真正的做人之道。
  
      尉迟灼灼的速度很快,咆哮两嗓子之后,侍女们就飞快的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扛来了三把椅子,迅速的安置在树荫下面,然后鹌鹑一样的缩着脑袋等待尉迟灼灼新的吩咐。
  
      “和气一点啊,伊赛特人胆子本来就小,再被你吓唬两下,胆子都吓破了。”
  
      “胆子小?铁棒和铁柱现在每天都要杀两只羊练胆子呢,那两个妖精现在练得比蛇都毒,死在她们手上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还有她们,干活一点用都不顶,吃起饭来却没个够,妾身中午吃剩下的桑葚,还准备午后再吃呢,结果就被这些吃货吃的干干净净。”
  
      铁心源瞅着远去的尉迟文叹息一声道:“吃不着桑葚你发什么脾气,让人再去摘就是了。
  
      你就没发现你弟弟最近很不对劲吗?”
  
      尉迟灼灼不屑的道:“早就知道了,不就是铁丫头这几天总是粘着嘎嘎不理睬他这点事吗?过一阵子就好了。
  
      夫君,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是这个没出息的自己有意无意的在促成嘎嘎和铁丫头。
  
      丫头现在还小,正是找玩伴的时候,再过两年,丫头长成了,自然就跟嘎嘎更亲近,他一定会后悔死。“
  
      铁心源愣了一下,就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死孩子明明还是一个小少年,偏偏在用大人的思维考虑事情。事情出了纰漏也就不足为奇,活该如此。
  
      “你今天去了桑林?”铁心源见尉迟灼灼从盒子里取出一碟子紫红色的桑葚,就张嘴问道。
  
      桑葚还没有完全成熟,吃到嘴里有点酸涩,就听尉迟灼灼叹息一声道:“哈密这地方养不成蚕。”
  
      “蚕没有活下来?”
  
      “活下来了,就是吐的丝不好,泛黄还短小。桑林管事刘艳婆说是桑叶的问题,咱们西域的桑叶,比不上中原的桑叶细嫩,蚕自然就吐不出好丝来。
  
      唉,就连这桑葚都没有中原的好吃。”
  
      铁心源拍拍尉迟灼灼的小手笑道:“慢慢来,总会磨合好的,中原的人来西域都不适应,就不要说金贵的蚕了,只要这些蚕一代代的繁育,总会有适合西域的蚕种出来。
  
      这事急不得。
  
      你既然已经在丝毛作坊上有了大突破,就该集中精力继续扩大丝毛作坊,这时候再想桑蚕的事情,纯属胡来。”
  
      尉迟灼灼只是点点头,看样子并没有改的样子。
  
      现在铁心源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分析别人心中的想法了,如果他总是这样干,那么,他就不用管哈密国了。
  
      人人都说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都他娘的大丈夫了,谁还有时间去考虑自己身边人的感受?做事的时候未免就会简单粗暴一些。
  
      时间一长,身边人对他的感情就淡漠了,剩下的唯有畏惧,这时候想不出事都难。
  
      “以后有什么想法就直接对我说,不要让我去猜,你也知道,我成了哈密王之后,很多时候就身不由己,对你们的照顾就少了很多。
  
      人啊,不怕误会,就怕不交流,我已经忙成陀螺了,只有你们和我说了,我才会知道你们到底需要什么,想要什么,或者想给我什么。”
  
      回后院的时候,铁心源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把不好的萌芽掐掉。
  
      “哈密国变了,就在最近。”
  
      尉迟灼灼跟在丈夫身后轻声道。
  
      “侍女们吃了桑葚不是个大事情,以前的时候啊,她们分吃我吃不完的东西是一种习惯。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张嬷嬷去找我的时候,发现了这件事,本来要抽她们鞭子的,被我硬给拦住了。
  
      夫君,妾身说是出身皇家,可是,一天皇家的好日子都没有过过,或许是皇家的日子距离我们太久远了,我们整天都在逃亡和厮杀,也忘记了那些繁琐的皇家规矩。
  
      总觉得一群人需要抱成团才能活下去。
  
      族里的气氛很好,那些年纪大的在食物短缺的日子里,就会把食物留给我们这些小的,在最艰苦的日子里,雷爷打猎回来,让我们吃烤肉,他总是说自己已经吃过了。
  
      直到半夜醒来看见雷爷在啃我们吃过的骨头的时候,才知道他从来没有吃饱过。“
  
      尉迟灼灼说到这里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哽咽道:“雷爷是于阗皇族中最出色的画家,他那双手能用木棍在沙地上画出最美的图画来,他也是于阗一族中最讲究风度的人,可是他啃光骨头的样子,很狼狈……”
  
      铁心源抽抽鼻子,过了一会道:“有得到就必须有失去,这是一个真理。
  
      生活艰难的时候我们展现自己爱意的方式就是把食物让给自己亲爱的人。
  
      在食物充足之后,我们就要换一种爱人的方式。
  
      你给尉迟雷一刀最好的宣纸,一盒最好的画笔,一些稀缺的颜料,就是对他最好的爱了。
  
      那些伊赛特人也一样,你身处的环境变了,做事的方法也应该变化。
  
      伊赛特人最需要的不是你剩余的食物,而是你提供给她们的绝对的安全感。
  
      铁棒和铁柱这两个女人已经被现实给毁掉了,你别把她们当人,她们也不希望你把她们当人看。
  
      她们很清楚伊赛特人需要什么,缺少什么,当年我告诉她们恐惧其实是一个错觉之后,她们就在努力的跟自己的错觉作战。
  
      原以为她们能够成功,结果,不太好,她们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了。
  
      即便是这样也比当菜人被人吃要好一万倍。
  
      你要做的就放平你的心态,不要像铁棒她们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好好地享受你的生活,只要到死的那一天不觉得后悔,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