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一一四章大礼仪

  尉迟灼灼踮起脚尖在丈夫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就轻快的走了,今天是月初,夫君应该在公主那里的。
  夫妇间的亲密不一定非要纠缠在一起,刚才铁心源的那番话对尉迟灼灼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安慰。
  张嬷嬷以后还会拿着鞭子到处当恶人,如今的城主府会在一年之后变成真正的王宫,以后还会变成皇宫,这座大院子里的规矩也会越来越多,就像伊赛特人不但要学着怎么变得勇敢,同时还要学会遵守规矩。
  自己要忘掉以前朝不保夕的生活,开始过一个真正王妃的富裕生活,既然自己是哈密王的妃子,就该有必须的尊荣和体面。
  哈密王朝已经初具雏形,尉迟灼灼知道,夫君的心很大,哈密国现在的蛰伏,就是为了某一天冲天而起。
  到了那一天,自己要是还抱着现在的心境,会被夫君和公主甩的很远。
  赵婉正在她的寝宫里试她的新衣服。
  即便是铁心源看到这件足足有两丈长的拖地长裙也吃惊不已。
  且不说这件长袍上繁复到了极点的百花满地刺绣,海浪底上镶嵌的珍珠,仅仅是那只金黄色的凤凰,耗用的金线要是少于三斤铁心源就把眼珠子抠出来。
  仅仅穿着内衣的赵婉见铁心源回来了,就快速的来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胳膊道:“漂亮吧?”
  铁心源仔细看了一眼这件衣裳,啧啧两声道:“咱们成亲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穿?”
  “成亲的时候,妾身穿的是嫁衣,你说你喜欢大红色,妾身就专门做了一件大红色的礼服讨您喜欢呢。
  这件衣衫可不简单,东京的一百四十个织造,用了整整半年才做好,用了三斤七两金线,九十六颗南海珍珠,十六颗变色猫眼。
  我父皇见了之后都说这该是世上最昂贵的一件衣衫,我母妃也想做一件,被我父皇叱骂了一顿,说这衣衫非一国国母不能穿用。”
  铁心源强忍着要抠下一颗猫眼石的冲动,笑着问道:“你父皇连一碗羊肉汤都舍不得喝,怎么会允许你动用宫人给你做这样一件衣衫?”
  赵婉陶醉的抚摸着衣衫笑道:“这可不是我父皇掏的钱,是东京单远行和胡鲁努尔出的钱。
  妾身开始以为他们是为了拍您马屁变着法的给妾身送钱,等衣衫拿过来的时候,妾身也没想到会是这样豪奢的一件衣衫。“
  铁心源笑道:“单远行手里能有几个钱,这东西应该是胡鲁努尔送的。”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夫君如何对待这个胡鲁努尔?”
  “他如果老老实实的不招惹我也就罢了,如果招惹我,我能给他最大的恩赐就是一刀砍下他的脑袋,让他少受点痛苦。”
  赵婉听完丈夫杀气横生的话之后,高兴地拍拍自己的胸口道:“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情,妾身得一件好衣裳。
  夫君啊,您说会盟的那一天妾身要是穿上这件衣衫,能不能把阿伊莎那个番婆子给比下去?”
  铁心源逗弄着凤凰脑袋上那朵颤巍巍的珠花道:“那两个穷鬼?你穿这衣衫,你夫君都没法往你身边站。”
  赵婉吃惊的看着铁心源道:“男子汉大丈夫要什么好衣衫?您只要一身铠甲,别人就知道妾身身上的衣衫是您百战得来的,这才光彩。
  妾身就算是裹上金子也是您的陪衬。”
  铁心源大笑道:“你这样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
  赵婉接着道:“以前别人都说哈密富庶,我们还遮遮掩掩的,现在咱们哈密强大了,妾身总要告诉别人,我哈密就是富庶,不服气,就给本宫憋着!”
  铁心源挑起大拇指,对于老婆显摆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不愧是从大宋皇宫带来的傲气。
  夫妇俩正在欣赏这件世间难得一见的衣衫,赵婉突然发现狐狸站在门槛外面似乎有进来的冲动,立刻就高声尖叫起来,让侍卫赶快把狐狸抱走,这家伙要是在这里放屁那就把什么都毁掉了。
  看到狐狸老迈的样子,铁心源欣赏衣服的兴致就没了,这家伙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
  这是真正老迈的征兆。
  这些天狐狸总是喜欢往铁心源的身边凑,即便是王柔花那里去的也少了。
  因此,铁心源只要去室外,就一定会让他躺在篮子里跟着,多看看铁心源,这可能是狐狸最后的心事。
  但凡是皇帝,总会在生前就给自己准备陵墓,铁心源没有这个打算,狐狸的坟墓也不必提前准备。
  铁心源打算等狐狸失去生命之后,就把他埋在王宫里,专门修建一座小小的轩辕丘,和黄帝建都之地不同,这座轩辕丘就是铁狐狸的埋身之地。
  世人都说狐仙出于轩辕丘……铁心源真的很希望狐狸能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再有两天,铁心源,赵婉就要动身去楼兰了,和阿丹王,阿伊莎最终约定的会盟地点就是焉耆。
  阿丹会率领一万精锐骑兵,五百甲士在焉耆西面等候铁心源的到来。
  铁心源也会率领一万精锐骑兵和五百甲士,在阿丹营地十里之外扎营。
  在两座营寨的中间,将有一座高大的木质高台,作为两国的会盟之所。
  阿丹,阿伊莎,铁心源,赵婉,四人的事情就是在台子上欣赏歌舞,吃喝玩乐。
  真正干活的人是迪伊思与霍贤,两位大王要干的事情除了最后加盖印章之外,屁事没有。
  阿大。阿二统御一万骑兵为随扈,孟元直统领五百甲士为近身侍卫。
  有这三人在,铁心源想不出自己会有什么危险,倒是很想阿丹应该很担心才是。
  毕竟,哈密国的骑兵和甲士都配备了火药弹的,战力比阿丹王的纯粹骑兵要高的太多了。
  观礼的部族很多,甚至可以说,凡是在喀喇汗国,与哈密国周边讨生活的部族首领都会来观礼。
  大食特使,塞尔柱的特使,大宋的特使,契丹的特使,西夏的特使,吐火罗特使,飞鹰山特使,也会观礼会盟。
  这场会盟,是西域这数百年来最重要的一场会盟,因为哈密国的存在,西域出现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几乎所有的部族都希望这场会盟,能给战乱不绝的西域带来一场久远的和平时期。
  铁心源相信那些逐渐在变得富裕的部族首领和长老们确实是这样希望的。
  至于契丹特使,西夏特使,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他并不想深究。
  和这两个国家,哈密国迟早是要用火药和马刀跟他们说话的。
  喀喇汗国也并非是哈密国的不征之国,铁心源的心中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征之国。
  之所以一定要跟喀喇汗国保持和平,最重要的顾忌并不是阿丹王麾下的精锐骑兵,更不是畏惧飞鹰山或者阿拉穆特山的刺客。
  根本的原因依旧是信仰问题。
  种族不同或许还能融合,信仰不同,尤其是可怕的神教几乎是不可融合的。
  这样的子民一旦通过征伐要过来,将会后患无穷。
  傍晚的时候铁心源在城主府与赵婉一起接见了来自大宋的特使富弼。
  富弼经略西北边地已经足足有十年了,这一次亲自来到哈密国,依旧被哈密国的快速发展成果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一个月前就已经来到了哈密,却没有在清香城停留,而是马不停蹄的拜访了哈密国的胡杨城,巴里坤城,天山城,以及楼兰,大石,砂岩六座城池。
  他与王安石看哈密国的方式不同,他不看哈密国的文治,只看哈密国的武功。
  除了将作营没有获得参观权让他极为恼怒之外,在其余地方,哈密国都给了他最高的礼遇。
  这一趟参观下来,富弼终于承认了铁心源是一个真正王者,哈密国也是一个有资格与大宋坐下来交谈的国家。
  “大宋皇帝问大宋贤婿哈密王安!”富弼一身朝觐的大衣衫,一丝不苟的完成了所有觐见的礼仪。
  “王安!”
  一身青衣,头上挽着发髻,没有佩戴任何首饰的哈密鸿胪卿泽玛平拱着双手恭敬地回敬道:“大宋驸马哈密王铁心源问岳父大人安!”
  “皇安!”
  富弼小心的将一碗灯油加入了巨大的青铜鼎,在这座铜鼎之上,跳跃着一朵明亮的焰火,这是哈密专门从大宋请回来的祖庙香火,一支在新建的祖庙里以香火的形式永不熄灭,另一支被供奉在铁喜出生后才建成的铁家祖庙,铁乐出生之后又被安置在青铜鼎之上,同样永不熄灭。
  富弼此举,有增添香火之意。
  繁琐的礼仪进行了足足两个时辰,终于做完了。
  国之大事,在戎在祀。
  这种大事件背景下的祭祀,是不能出任何错误的,只要出错,就会酿成严重的后果。
  完成的很完美,不仅仅是富弼松了一口气,就是铁心源也长出了一口气。
  仅仅是哈密国大宗正王柔花一声黑衣如同雕像一般站在大鼎面前的模样,就不容铁心源有任何的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