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一二三章赵婉的秘密
    
  
      以前跟赵婉在一起的时候,这婆娘很少露出自己贵族的丑恶面目。
  
      可以跟铁心源一起在街市上吃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小吃,也可以穿着铁心源的衣衫与他在外面疯跑一天,更可以相互依偎着坐在河边唱一些不知所谓的歌。
  
      嫁给铁心源之后,她可以陪着铁心源一起吃难以下咽的大锅饭,可以坐在地上蠕动着陪王柔花一起锄地,更可以冒着大风雪去世上风力最大的城堡天山城去陪自己的丈夫。
  
      更不要说来回两万多里的在哈密国与大宋之间奔波。
  
      现在?
  
      铁心源呆呆的瞅着赵婉鞋子上那一对硕大的珍珠觉得这个婆娘完全变了,她顶尖贵族的丑恶面目完全暴露了……
  
      “我父皇说过,在你开创大业的时候,我要能嚼得草根,百事都做。
  
      等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我就要变成贤妻良母,我父皇还说,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注定是要担当大业的,只要我教好我们的孩子,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
  
      等到我们的基业稳固了,您应该继续戒骄戒躁,勤勤恳恳的继续打理国家。
  
      妾身却要驱使如云的仆从来彰显皇家的高贵身份,要以世上最珍贵的宝物来装饰自己,从而达到让世人知晓我皇家的富足,穿上最昂贵的华服让世人羡慕……”
  
      “我想跟你换换……”
  
      “可以啊,我以女帝身份君临哈密国,你就是王夫……顺便说一句,妇人的戒条不适用女帝!”
  
      “什么意思?”
  
      “意思是女帝可以拥有一个后宫!”
  
      “武则天那种?”
  
      “差不多!”
  
      铁心源喉咙间发出老虎一样的低低咆哮:“以后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敢抛头露面就家法伺候!”
  
      赵婉大笑着将身体靠在丈夫身上道:“我是王后,你大可不必把我当普通女人看,我是你的伙伴,最亲密的那种,国家大事要比我的贞洁重要的太多了,你要知道,女人的武器不太多哟!“
  
      铁心源咬着牙道:“我宁愿这个世界毁灭!”
  
      赵婉笑的趴在铁心源身上都抽抽了,等到笑声停止之后,铁心源却发现这女人满脸的泪水,如同小猫一般得趴在他怀里仰着头道:“我永远当你小婉婉好不好?”
  
      铁心源木然的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傍晚的时候,大军就找了一处干燥的戈壁滩宿营,孔雀河就在身边打着旋缓缓地流淌。
  
      铁心源孤零零的坐在河边,无聊的随手捡拾鹅卵石往河水里丢。
  
      也不知道丢了多久,他总是能找到石头……
  
      知道这非常不科学的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婉婉,我好像不习惯当什么哈密王,这个哈密王当的一点都不快活。”
  
      正在往他身边堆石子的赵婉站直了身子道:“你想放弃王位吗?”
  
      铁心源抽抽鼻子道:“谁敢和我争王位我跟谁拼命!”
  
      “那你感慨什么?”
  
      “富贵众人才会说钱财无用,吃饱了撑的人才会说他想吃素,我就是随便感慨一下,你不必当真。”
  
      赵婉点点头道:“这话有道理,不过啊,你过得不快活也是真的。
  
      以前在东京城的时候,你不论是干什么都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那时候虽然处处受制,可是你是快活的。”
  
      “老婆,有没有既能当哈密王,又能过的非常快活的法子?”
  
      “没有!,这话我父皇也曾经问过宰相吕夷简,吕夷简就是这么回答的。”
  
      “我本来有更好的选择,结果偏偏在阴差阳错之下选了一条最差的。”
  
      赵婉叹息一声坐在铁心源身边道:“混吃等死当然是最好的一种活法,可惜啊,你这种人根本就没法子过这样的日子。”
  
      “为什么?”
  
      “因为你对这个世上的所有事情都很不满意,你不满意吃食太差,就自己动手,你不满意自己处处受限制,就努力挣脱。
  
      走到现在,其实也是一种必然。”
  
      “你都知道些什么?”
  
      “母亲把铁家汤饼的事情给我说了,你不会真的以为母亲就那么好欺骗吧?
  
      我问过普度大师,就是相国寺的那个老主持,他说这世上有些人本身就是有宿慧的,你就是。
  
      大师还说只有上一辈子有割舍不掉的情缘的人,才会在黄泉路上保留一些记忆……”
  
      “你居然在查我?”
  
      “还记得在乳山的时候,我脱光衣服钻进你被子里面的事情吗?”
  
      “记得。”
  
      “我摸遍了你全身你记得吗?”
  
      “记得。”
  
      “我甚至趴在你胸口感受你的心跳你还记得吗?”
  
      “你像一个女流氓!”
  
      “我就是在那晚确定你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鬼魂或者别的。”
  
      “怪不得你那晚上抖得那么厉害,原来是害怕!”
  
      “确实害怕,我害怕你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别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现在呢?和我过了这么些年,你还感到困惑吗?”
  
      “没!”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所有人都高看你了,自从听说撒迦那个老神棍玩什么转世灵童之后,我就知道普度那个老和尚在胡说八道,什么宿慧,都是骗人的,他看出我心里的困惑,就顺着我的心思给我编故事,骗走了我六百贯钱的香油钱。”
  
      “我会爬的时候就会帮我娘调制铁家汤饼了。”
  
      赵婉咯咯笑道:”自从妾身当娘之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母亲夸奖儿子的话永远都别相信。
  
      我喜儿自从不尿床,就被妾身夸奖的如同天才。”
  
      铁心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从头到尾这个臭婆娘就在说胡话,什么她在调查,明明是她那个见到狗屎都要掰开瞅瞅的多疑老爹干的。
  
      现在,为了不影响翁婿感情,就把黑锅背在她身上,事实上这些推测已经很接近事实了,如果不是剩下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以大宋密谍司的本事一定会调查出来的。
  
      被赵婉吓了一跳之后,铁心源就没心思伤感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非常的奢侈,来得快,去的也快。
  
      又走了两天,铁心源就看到了水儿炸开塔里木河河堤的地方。
  
      滔滔的河水在这里快速的拐了一个大弯,汹涌的河水改道南流。
  
      看了这个巨大的溃口很长时间,铁心源就发现,塔里木河南流也维持不了多少年。
  
      由于塔里木河流经的大部分地域都是戈壁,河水里就难免会夹杂大量的沙子。
  
      这与黄河如出一辙,只要塔里木河流经地势平坦的地方,沙子就会自动沉底,河道就会变高,最终,塔里木河还是会沿着地势低的地方突围,最终重新变成一条自由的河流。
  
      铁心源下定决心要把龟兹,焉耆变成一片荒漠的,这样一来,就很有必要重新修整水儿干下的粗糙工程。
  
      “塔里木河控制着楼兰的生死,我们不能重蹈六百年前的覆辙。”霍贤对铁心源的提议很感兴趣。
  
      哈密国之所以会不远千里的控制楼兰城,原因不在这里有多少产出,而是这里可以成为哈密国进军敦煌,沙洲的一个基地,楼兰城与大石城,是两座最接近西夏的城池,更是哈密国联通大宋的希望,绕道日月山和倒淌河实在是太远了,不确定因素也太多,不利于哈密国与大宋的联合。
  
      “不仅仅如此,我觉得很有必要继续扩大菖蒲海的水域面积,多引入几条河流才好,要不然菖蒲海就会变成一条咸水湖,一点用处都不会有。”
  
      “车里臣河,疏勒河水量太小,唯有将于阗河引入疏勒河才会有些作用。”
  
      “于阗河改道之后,于阗人是否就会星散?”铁心源想了一下道。
  
      “西域人逐水而居,没了水自然就会去别的地方。老臣以为,于阗人不慕王化,不可接纳。”
  
      铁心源听霍贤淡淡的话语,不由得轻笑一声,老家伙连哈密国内的异族人都想驱赶出去,更别提接纳新的异族了。
  
      事实上,他对接收西域人也有心结。
  
      不是他对西域人有什么看法,而是接收了西域人,就像是接收了一大群幼儿,想要他们适应哈密国的生活,哈密国官府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像宋人,汉人,只要给他们一块土地,或者给一份工作,只要不是懒得不可救药的家伙,宋人和汉人只要苦熬几年生活立刻就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最重要的是,不论是宋人还是汉人,他们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跟官府打交道。
  
      如此一来,接纳宋人或者汉人,哈密国付出的代价要小的多。
  
      “明年上半年开始,永兴军路的十一万四千京兆府厢军将会全员进入哈密。
  
      下半年,凤翔路的厢军也会踏上来哈密的道路,我们仅仅是接收这些人就已经用尽全力了。
  
      再加上契丹汉人奴隶也纷纷来投……”
  
      霍贤没有明说,只是用数据来告诉铁心源他想在西域建立一个以本族人为主的国家的决心。
  
      “那就这样定了,割裂哈密国与西域各国的直接接触,我们需要闭关锁国一阵子了。
  
      这样也能让阿丹王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