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一二九章盟约达成

  
  废话在第一天的时候已经说尽了,到了现在就该是出成果的时候。
  
  哈密国与喀喇汗国的联盟对其余国家来说是不公平的,因此,各种破坏也就接踵而来。
  
  不知为什么,塞尔柱很自然的认为他们是喀喇汗国的宗主国,并期望对喀喇汗国的事情指手画脚。
  
  当然,大宋也是这样认为的,富弼认为哈密国没有与外国人打交道的经验,更没有与别国结盟的经验,他也很想在这次会盟中显露一下自己特别的智慧。
  
  不论是铁心源还是阿丹都很不习惯自己身边有人替自己拿主意。
  
  他们不约而同的认为,除了自己,别人全是蠢货。
  
  所以,只有超越拉赫曼箭法的人才有资格见铁心源,只有摔跤摔得过一个叫做拉孜的家伙,才有资格见阿丹。
  
  这两个人充当门神很有资格,直到现在,还没有外来人打搅铁心源与阿丹的谈话。
  
  “我岳父是一个老好人,因为没有儿子,所以我才生出了让我儿子继承大宋皇位的想法。
  
  他老人家其实是乐见其成的,只是碍于皇族庞大的势力不好说出口而已。”
  
  铁心源得意的向阿丹炫耀岳父。
  
  烤好的骆驼肉确实不错,稍微用刀子扒拉一下,一块骆驼肉就会散开,变成一盘子长长的肉丝。
  
  至于骆驼肚子里的羊……铁心源觉得还是不要吃为妙,那只羊已经被骆驼自身的油脂给浸透了。
  
  羊如此,羊肚子里面的鸡更是如此,羊肉配鸡?这种搭配方式铁心源从来没吃过,仅仅是闻闻味道就知道好吃不到那里去。
  
  至于那颗敬献给最高贵客人吃的那颗蛋……铁心源觉得用荤油煮熟的鸡蛋……还是送给阿丹吃。
  
  “我从小就跟阿伊莎生活在一起,那时候的日子过的很快活,直到我杀了阿伊莎的一个继母……”
  
  “等等,你说你杀了阿伊莎的继母?那时候你多大?”
  
  “十岁,怎么了?”
  
  “没什么,你开始杀人的时候真早。”
  
  “这没什么,主要是那个婆娘居然用棍子抽打阿伊莎的脸……阿伊莎侧面的一颗牙都掉了,满嘴是血,然后,我就找了一把手叉子抱着那个女人的腿刺了十几刀,当时没想着杀人,谁知道那个女人的腿上能冒出那么多的血,喷了足足有一丈远……”
  
  阿丹说着话就用手比量一下血喷出来的距离,很明显他只是演示一下,他的双臂还没有一丈长。
  
  “这是刺到血管了,那女人失血而亡?”
  
  阿丹吐掉嘴里的小骨头笑道:“谁知道呢,反正那个女人第二天死了,听说那是爱伊莎父亲最宠爱的一个女人,死的时候肚子好像已经有孩子了,那个女人就是因为有孩子了,才想着虐待阿伊莎。
  
  铁心源,你看,我已经杀死一个小舅子了,你如果想接着杀,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不会,我怎么能干这种让阿伊莎伤心的事情呢?”
  
  “哦,明白了,是别人帮你去杀是吗?”
  
  “不是,是别人帮你去杀,塞尔柱的事情关我哈密国屁事。”
  
  “不管谁去杀,反正我的小舅子大舅子们都应该是死定了吧?
  
  或者你可以直接弄死我岳父,这个方法最好,塞尔柱乱成一锅粥对你哈密最有利。”
  
  “对你也最有利!”
  
  阿丹沉默的点点头,快速的吃完盘子里的肥鸡和那颗油泡蛋,丢下盘子道:“铁心源,如果你没有把我绑在桌子上塞过食物……我们可以成很好地朋友的。
  
  你应该知道,我阿丹看得起的人不多。”
  
  铁心源叹口气道:“以后吧,等我们厮杀的两败俱伤之后说不定就能和解了。
  
  至于现在,我们都是小字辈,只有把那些老爷子们全部弄死我们才有出头之日。
  
  就算是我们之间想要打仗,至少也弄出一个大场面出来,一战定胜负。”
  
  “为了公平起见,把你的火药秘方给我!”
  
  “你想多了,火药不能给你,毒药倒是可以给你,我有大宋皇家秘药牵机散。”
  
  铁心源说着话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白玉瓶子放在阿丹的面前。
  
  “好用吗?”
  
  “还可以,见血封喉!”
  
  阿丹招招手,不一会,两个喀喇汗甲士就拖着一个大食人走了过来。
  
  阿丹将白玉瓶递给甲士,甲士捏开大食人的嘴巴就把药粉倒进去了。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可惜了,这些药足够毒死五十个大汉。”
  
  话音刚落,那个大食人的脸色就变成了青灰色,呵呵叫着倒在地上,全身颤抖如筛糠,十指痉挛,每抽动一下,身子就缩小一截,等到那个大食人完全没了动静之后,他的身体已经蜷缩成了一颗肉球,整个过程,他连一声稍微响亮一点的惨呼都没有。
  
  阿丹狠狠地一脚就把那具尸体如同皮球一样踢得远远地,然后坐回锦榻笑道:“这人昨晚往我和阿伊莎的帐幕里放了两条蛇。”
  
  铁心源喝了一口酒压压油腻道:“谁想杀你?”
  
  阿丹嘿嘿笑道:“我的小舅子们,他们觉得我没资格一人占据诺大的喀喇汗国,如果弄死了我,那些没资格继承哈里发位置的人就可能多一个去处。”
  
  铁心源点点头表示理解,成为国王之后,要是没有这种事情才是不正常的。
  
  见阿丹一脸的期待,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阿丹道:“我没有那么多的小舅子要杀,最后一瓶便宜你了。”
  
  阿丹也不推辞,接过瓶子揣进怀里,继续与铁心源一起品尝西域著名的烤骆驼。
  
  太阳偏西的时候,霍贤与迪伊思两人走进了凉棚,桌子上放着四份文书,分别由突厥文字与汉文写成。
  
  铁心源与阿丹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铁心源掏出征西大将军盖了下去。
  
  阿丹扭开自己的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迪伊思弄好了火漆之后,他就将戒指朝火漆所在的位置按了下去。
  
  弄好印鉴之后,阿丹有些神情有些灰暗,等迪伊思与霍贤捧着文书离开之后低声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你,别让我失望。”
  
  铁心源低头道:“放心吧,龟兹,焉耆一带会成无人区,楼兰城的斥候最远只会到博斯腾湖,不会向西多走一步。你尽可放心的去做你的事,哈密国与喀喇汗国边境无战事。”
  
  “马希姆昨晚走了,临走的时候来看了我,求我把他在喀喇汗国的财富全部交给他的儿子,而他,再也不回来了。”
  
  铁心源低着头道:“那也是这么对我说的,问题是,我想不起来这家伙在哈密国有什么产业。”
  
  “我也想不起来,所以打算给他儿子一千枚金币。”
  
  “好吧,我也给一千枚金币。”
  
  低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阿丹与铁心源对视一眼,齐齐的整理一下衣衫,让侍从帮他们戴好王冠,就各自登上马车,缓缓地向高台走去。
  
  鼙鼓响起,每一声似乎都在心底响起,阿丹与铁心源这一次没有乘坐绞盘平台,而是沿着高大的台阶向上爬。
  
  台阶高大,很适合巨人和神灵,唯独不适合人类。
  
  阿丹武艺高强,显摆的单腿跳上一级台阶,然后再回头嘲笑铁心源丑陋的挣扎模样。
  
  上到高台上,铁心源气喘吁吁,阿丹气定神闲,按照汉人的规矩,铁心源与阿丹一人点燃了三柱儿臂粗的上香。沿着梯子插在铁鼎上,负责祭祀的霍贤一板一眼的指挥着。
  
  阿丹不肯三拜九叩,直到铁心源答应无偿支援喀喇汗国十万担军粮,他就很痛快的执行了一整套礼仪。
  
  重新分发了冷猪肉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两位国王什么事情。
  
  盛装的霍贤大声的用一种带着韵律的语调将喀喇汗国与哈密国的盟约诵读了一边。
  
  盟约中没有多少实际内容,上面只有喀喇汗国与哈密国结为盟友的消息,规定哈密国,喀喇汗国不在龟兹,焉耆驻军,规定这片地域为两国之间的缓冲地。
  
  盟约中规定,只要喀喇汗国遵守上一条条例,那么,喀喇汗的商队就能以哈密国国民身份获得哈密国的各种物资,且不论数量。
  
  盟约中规定,哈密国商队有权利在喀喇汗国经商,只要没有偷税漏税,喀喇汗国王保证他们财产和人身安全。
  
  盟约中规定,喀喇汗国与哈密国有守望相助的责任……有同仇敌忾的义务……
  
  霍贤诵读完毕之后,喀喇汗游牧部落,与哈密国羁绊部族一起欢呼,两国结盟,他们是受益最大的一群人。
  
  富弼却似乎对这些盟约一点都不感兴趣,他更关心,喀喇汗王与哈密王私下达成了什么交易。
  
  霍贤诵读完毕之后,就轮到迪伊思用突厥文诵读同一本盟约。
  
  这一次的欢呼声更大,毕竟听得懂汉文的人不多。
  
  契丹使者一脸的晦气,西夏使者一脸的惊惶,而塞尔柱使者则面如土色。
  
  铁心源与死敌阿丹和解,这是契丹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迪伊思收取了他们大量的财宝,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西夏使者匆匆的听完了盟约内容,就立刻动身,绕道喀喇汗进入吐蕃最后回到西夏,在哈密国,西夏使者没有任何安全可言。
  
  至于骄横的塞尔柱使者,在眼看着盟约达成之后,他就明白,伟大的雄鹰埃米尔估计已经凶多吉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