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四章冰火两重天 2
    第四章冰火两重天(2)
  
      欧阳发只是看了一眼那个悲愤的拓跋展图,重新拿起一本文书念道:“拓跋族,辖六千四百五十八户,丁口三万七千四百余,世代以游牧为生,以大青山为牧区,冬春在南,夏秋在北。
  
      然,大青山连年大旱,河道枯竭,牧草不生,我王仁慈,决定南迁祁连山北麓,放牧地六百七十里。”
  
      原本已经悲愤的不能自抑的拓跋展图闻言僵住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很想再听一遍哈密王的命令,却被甲士粗暴的推搡到一边。
  
      “兀那波磔何在?”
  
      欧阳发的声音继续不急不缓的在大堂上响起。
  
      拓跋展图一个人待在大堂西面,翻着眼睛努力的回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嵬名移没的尸体就躺在拓跋展图的脚下,这时候,他早就没有了怜悯这个倒霉鬼的心思,他的脑袋里全是祁连山北麓的六百七十里放牧地。
  
      这块草场是祁连山乃至河西最好的一块草场,有了这块草场,族里的牛羊甚至不用转场就能吃的饱饱的。
  
      拓跋展图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嵬名移没的摊开的手,他忽然想到……自己的族群人数实在是太少,而牧场非常的大……
  
      兀那波磔梦游一般的来到拓跋展图的身边,他同样被嵬名移没的尸体绊了一下,很快他就站直了身体,跨过嵬名移没的尸体颤声问拓跋展图:“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什么?”
  
      “大王准许我族迁入草头山!”
  
      “什么?迁入草头山?”
  
      “是的,比你拓跋一族的草场还要好些……”
  
      欧阳发对气氛转变了的大堂非常的满意,用西夏人的牧场来奖励西夏部族是一个很好地计谋。
  
      甲去了乙地,乙去了丙地以此类推,小部族占有了大部族的地盘,大部族占有了更大部族的土地,至于最大的那几个部族,自然就要让他消失。
  
      这是一个朝三暮四,或者暮四朝三的故事,是养猴人用来对付欲求不满的猴子的法子,虽然很粗糙,用起来效果却出奇的好。
  
      管理国家,最重要的是团结大多数,摈弃一小部分,损失一小撮人的利益,就能把国家治理的很好了。
  
      准确的说起来,任何律法都是秉持这个原则才建立起来的,只要把握好一个度,欧阳发认为可以随意的玩。
  
      哈密国想要获得土族拥护,打击面就不能太广,将所有的打击力量都用在少数几个西夏国既得利益的头上,不但能消弭隐患,还可以振奋其余被压迫的部族精神。
  
      毕竟,哪个部族都想拥有更多的人口,更多的牛羊,更多的草场。
  
      从嵬名部族,默穆氏,野利氏那里收缴来的东西足以抵消哈密大军南下的军事耗费。
  
      部族的核心就是部族,不是西夏,西夏国对他们来说过于遥远,就如同哈密国于他们。
  
      不论谁高高在上,税官总是会下来的,一头牛缴纳一条腿的牛腿税,对谁都适用。
  
      欧阳发坐镇凉州十天,嵬名,默穆,野利,三族已经完全消失,这一次举起屠刀的不再是哈密人,而是收编这三族妇孺的河西各部族,只有除掉所有青壮,他们才能安稳的接收上三族的遗产……
  
      哈密国在沙洲,张掖两次大战擒获的西夏开国元勋张浦后人,则被哈密使者槛押送往大宋都城东京。
  
      铁心源相信,只要再给欧阳发两三年的时间,凉州府将会大定。
  
      此时,他无心考虑背后的凉州府,眼前的乌鞘岭横在前面,让他的心都彻底变凉了。
  
      已经走了三天的上坡路,此时才刚刚抵达乌鞘岭半坡。
  
      回首望去,只见刚刚翻越的一条山岭像一条巨龙,头西尾东,西高东低,披云裹雾,蜿蜒曲折。
  
      南部的马牙雪山峻奇神秘,玉质银齿,直插云天。
  
      山脚下枯黄一片,大军如同一条黑线沿着蜿蜒的山路艰难攀登。
  
      清澈湍急的金强河像一条洁白的哈达,飘然而出于山根,滚滚西去,汇入黄河。
  
      北面的雷公山高耸人云,牛头山云雾缭绕,两山并肩而立,各展雄姿。
  
      向西望,古浪峡壁立千仞,关隘天成,悬岩危石,天开一线。
  
      铁心源擦拭一下短须上的白霜对身边的孟元直道:“西夏人看样子已经跑了。”
  
      孟元直鄙夷的瞅瞅自家大王指着白雪皑皑的乌鞘岭道:“上面终年积雪,比咱们天山路还要陡峭一些,谁能在这里长期屯兵?
  
      古浪峡固然是天险,可是这条峡谷足足有三十里长,两边都是松软的黄土,怎么建造城寨?
  
      更何况我们是从高处向下冲击,谁会把城池建造在低处,这是取死之道。”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你知道个屁,建城不一定非要出于军事目的才建城。
  
      我准备在这里建造一座收税的城池,将税检放在这里,以后不论是从大宋到哈密,还是从哈密到大宋,我倒要看看谁还能偷税漏税?
  
      天山城现在也没有多少军事价值了,更多的也是作为税关存在。”
  
      孟元直把斗篷裹在身上,微微靠近铁心源低声道:“你真的不打算把哈密国合并入大宋?”
  
      铁心源冷哼一声道:“只要我活着就休想!”
  
      孟元直点头道:“明白了,你准备把哈密国留着给喜儿增加一些筹码是吗?
  
      话说回来,你一定要让喜儿成为大宋皇帝之后还要兼职哈密王吗?干嘛不把哈密国留给小乐儿?”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想要一个国家不分裂,最好在一开始就明确所有的权责。
  
      哼哼哼,一旦分置两王,你看着,将来只会以兵戈结束纷争,我不想让我的两个儿子自相残杀。”
  
      孟元直皱眉道:“这对小乐儿何其的不公也!”
  
      铁心源瞪了孟元直一眼,恨恨的道:“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小乐儿,不是很喜欢小喜儿,在我看来,小喜儿才是当皇帝的料,小乐儿已经被你们教成野人了,让他当皇帝对哈密国来说将是一个灾难,永远都有打不完的仗。”
  
      孟元直不解的道:“开疆拓土乃是大丈夫所为……”见铁心源目光不善,孟元直的话只说了一半。
  
      “你们啊,是真正的得陇望蜀啊,当年,我们如同老鼠一般在戈壁上讨生活的时候,你敢料想现在?
  
      国土是需要经营的,没有经营的国土屁用不顶,别看现在攻打的喜欢,将士们捞军功,百姓们扬眉吐气,可是时间一长,谁还记得那些遥远的地方?
  
      契丹人就是例子,疆域开拓到北海又有什么用?那片国土上的部族还不是该怎么活,依旧怎么活?
  
      他们想要缴税都不知道交给谁,占领了和没占领有什么区别,只会滋生一片云这种毒瘤。
  
      土地经营是一门大学问,打下来只是一个开始,后面的经营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哈密国现在的状态。
  
      我们经营哈密国内一块,开发天山北麓一块,然后再盯着于阗这一块,谋算燕云十六州,这已经是我们能力的极限了,其余的不要多想。”
  
      孟元直不解的道:“你跟我解释这么多做什么?这话你该对霍贤他们讲。
  
      反正我们这群武人是听文官们安排的,他们制定好策略,我们上阵厮杀就是了。”
  
      铁心源安抚一下焦躁不安的枣红马叹口气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给你解释的原因所在。
  
      连你都看霍贤他们这群文官不满了,遑论其他人。
  
      老孟,你最好把压制文官这个念头给老子去掉,文武两途是我哈密国的两条走路的腿,两条吃饭的胳膊,缺了谁都不成,要是一个给一个使绊子,老子这颗脑袋还吃个屁的饭,走狗屁的路,自己摔都摔死了。“
  
      孟元直见铁心源扣下来这么大的一个帽子,连连摆手道:“谁有心思和文官争权。”
  
      “你刚才的口气就很想争,而且已经争了。”
  
      “老子没有!”
  
      “你确实争了,只是你还没有意识到。”
  
      “老子打完这一仗之后告老还乡还不成吗?”
  
      “做你的大头梦,不干到老死,你以为老子会放过你?”
  
      “这官当得恶心啊!”
  
      “你才知道?谁告诉你当官是个好差事来着……”
  
      大王与大将军一路骂骂咧咧的向乌鞘岭头走,他们身边的侍卫亲兵却一个个笑嘻嘻的簇拥在周围。
  
      能以这种方式与大王交谈的人,哈密国只有大将军一人,哈密国的丞相霍贤都不成。
  
      下午的时候,铁心源与孟元直终于爬上了乌鞘岭,瞅着极远处的地平线,孟元直忽然道:“这么说,小喜儿是一个人在为自己的前途奔走?”
  
      铁心源瞅着东京方向黯然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我可以教育他,指导他,给他创造条件,至于事情本身需要他自己去做。
  
      他需要让大宋官家看到他的长处,让大宋的官僚们明白他一定是一个合格的皇帝,让大宋的士子们相信,他成为皇帝是大宋国最好的选择,也要让百姓们明白,他当了皇帝之后他们的日子会过的更好。”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我哈密横空出世,锐不可当,令天下变色,周天寒彻,如今江河横溢,西夏人已成鱼鳖,你当年在天山作这首词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想到今天了?”
  
      孟元直别看嘴上说说,他却最不愿意掺和皇家立储,封王这些事,他在东京城看的多了,知道的也多,臣子掺和皇家内事,有好下场的不多。
  
      铁心源明知道孟元直这是在得到了答案之后,强行扭转话题,他也不想让孟元直更多的参与遂笑道。
  
      “这首词明显是不完整的,难道你没有发现?”
  
      孟元直探手捞一把雪花,眼看着它们在掌心融化笑道:“我读过书。”
  
      铁心源立马乌鞘岭,瞅着突如其来的大雪曼声吟诵道:“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宋,一截赠辽,一截还西夏。太平世界,环宇同此凉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