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六章谁是主流
    
  
      大火焚烧城寨很简单,只需要两个步奏,把火油倒进古浪河里,然后点……
  
      当然,如果能在水里添加一点密封的火药桶,设计好火药捻子的长度,让它飘到城寨里面再炸响,效果就会更好。
  
      杨怀玉对火药很敏感,对猛火油也同样敏感,这些年,他几乎放弃了对冷兵器战争的研究,一心一意的在研究如何将火药与猛火油一类武器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因此,当他发现河里有油花飘过来就非常的警惕,当密密麻麻的木桶顺流而下的时候,杨怀玉就毫不犹豫的下令弃守城寨。
  
      以他对铁心源的了解,这家伙绝对不会好心的送东西给他,即便是送也是送要命的东西。
  
      原本按照战争之初两国商定好的条例,哈密国将进驻古浪,最终以兴隆山为营地筑城屯守。
  
      大宋则进驻青城,会州,与哈密国摇摇对峙。
  
      而兰州城将成为一座不设防的城市,成为西北之地最重要的贸易城市,两国各自在兰州建立税检司,大宋收来自东南货物的税款,哈密国征收来自西北的货物税款。
  
      这个条例实际上对大宋是非常有利的,东南富庶,西北贫瘠,大宋货物出口大于进口。
  
      最重要的是,大宋再也不必在西北屯驻重兵,有哈密国挡住西夏,秦州,凤翔面对的只有一点点吐蕃野人,军事压力至少减少了四成……
  
      只有富弼认为,大宋应该获得更多。
  
      古浪河很快就变成了一条烧的河流,数万斤火药在河水里炸响之后,小小的古浪河顷刻间就断流了,河里的水要嘛被火药气化,要嘛就被火药的气浪推上半空,最后化作倾盆大雨再落下来。
  
      至于满座看似雄伟的木头城寨,在爆炸声过后,就变成了一堆废墟。
  
      城寨没有了,哈密军队却没有乘胜追击,他们依旧安静的在古浪河边安营扎寨,捡拾被炸烂的木料开始埋锅造饭。
  
      富弼的中军大帐不在城寨,听到那一连串巨响过后,他就深深的叹了口气,派出探子去看看杨怀玉死了没有。
  
      杨怀玉自然不会死,他不过是战败了而已……
  
      虽然他有很多方法可以让自己不至于战败,比如说在古浪河上设置拦网,或者引流古浪河去一边,不论多么可怕的危险只要已经发现了,一般情况下就没有多么可怕,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战败是他需要的一个借口,京城里的老婆来信说铁家的大儿子现在已经住进了一座没有名字的新府邸,只要不是傻子就能从这座紧邻皇宫的宅子里看到东宫的影子。
  
      宅子选址是皇帝钦定的,宅子里的陈设是皇后亲自派人装饰的,即便是宅子里的丫鬟侍女也是从皇宫里面挑选出来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王渐变成了这座宅子的大总管。
  
      那座宅子的门楣上只有一块巨大的匾额,只是匾额上一个字都没有,既不是铁府两个字,也没有东宫两个字,这让人浮想联翩。
  
      大军出征在外,自然就没有多少好吃的东西,杨怀玉跟他的三千部下还是吃的很香甜,没有半点败军之将的觉悟。
  
      如果让外人来看,根本就看不出就在刚才,这两支军队还处在敌对状态。
  
      宋军身上的铠甲依旧在他们身上,刀剑,长矛也在,就连火药弹依旧挂在铠甲上叮当作响。
  
      火头军不喜欢火药弹太靠近他的灶台,骂骂咧咧的告诉宋军,想要吃饭,就把该死的火药弹扔远。
  
      只要在军中,铁心源就一定跟军卒吃同一锅饭,如果说有差别,就只有一点可怜的野菜和咸菜了。
  
      杨怀玉的筷子伸的很快,不一会,仅有的一点苦苦菜就被他吃了一个精光。
  
      初春的苦苦菜不是很好找,野菜还没有露头,是铁心源的亲兵挖开已经解冻的土地,挖出已经在土里生出肥厚白色茎叶,焯熟之后再制作成清新的小凉菜,铁心源一向很喜欢。
  
      吃掉最后一根凉拌菜,杨怀玉放下筷子道:“说话啊,在这里阻拦你又不是我的主意,有火气别冲着我发。”
  
      铁心源坚持吃完一大碗汤饼擦擦嘴道:“以后我儿子当皇帝了,你要是还敢这样里通外国,我一定砍掉你的头。”
  
      杨怀玉笑道:“拍马屁拍马蹄子上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各为其主之下,富弼做的没有错误,虽然蠢了一些,他比你纯粹。
  
      你是怎么发现我有在这里立威的打算的?”
  
      杨怀玉摇摇头道:“开始没发现,后来见你的军旗一直没有出现在两军阵前,就知道你准备下死手了。
  
      你准备立威我管不着,也没法管,可是我不能让我的手足兄弟成为你立威的牺牲品。
  
      弄烂一座城寨难道还不够?”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有人命损失,记忆就不会深刻,也无法表达我不肯退让半步的决心。”
  
      杨怀玉没好气的挥挥手道:“算了吧,你也就是嘴上说说,白天的计策如果用在晚上就能起到弄死我的作用,白天有什么用处?
  
      还不知道你,你对西夏人,契丹人,大食人,西域人,波斯人都能下这种死手,对于宋人,汉人嘿嘿,弄死多了,你比谁都难过。
  
      你也不看看这些傻乎乎的将士们,谁把你们当敌人看了,为了吃饭火药弹都卸掉了,都是百战的将士,对于敌意的敏感程度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以为换一个族群,他们还会这样麻痹大意?”
  
      铁心源冷哼一声道:“吃了我哈密十年粮食,就算是猪也养熟了。”
  
      杨怀玉大气的挥挥手道:“不说这些小事情了,你说我们什么兵进喀罗川?”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志在河西走廊,银夏二州,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这时候我就算是想帮忙,大宋朝廷也不会允许的,他们一定会担心弄死了西夏,再出现一个比西夏更加强大的哈密国。
  
      富弼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基本上代表了大宋朝廷的意见,老杨,你也知道,仅仅拥有凉州府这个狭窄的地域,大宋还能勉强接受,因为这条路正好处在大宋军队的包围之中,只要我不在这里屯驻重兵,大宋朝廷就不会过于重视。
  
      会认可我打通交通要地这个说法,如果兵进喀罗川,这就代表着我要把领地向两边拓展,他们不会接受的。
  
      你不会单纯的以为大宋朝廷会对哈密国无底线的纵容吧?”
  
      “当然不会,不管怎么说都是两个国家,该有的戒备还是需要的。”
  
      铁心源从亲兵手里接过酒壶递给杨怀玉道:“喝了它,就算是我为你送行。
  
      哈密大军前进的道路到此为止,告诉富弼,剩下的两百多里路将会由官与衙役,巡风军他们继续完成,我要回去了,如果你们能保证继续对没藏讹庞施压,我只打算在古浪这边留三千骑兵。”
  
      杨怀玉眼睛一亮立刻追问道:“你讲河西走廊的安危寄托在大宋军队身上?”
  
      铁心源莞尔一笑道:“很贴心是不是?你们是不是已经做好我在河西屯留大军的计划了是不是?
  
      可惜啊,谋算大宋皇位是我儿子的事情,我这个当老子的给他备好根据地就成了,那孩子即便是战败了,也有一个家能够回来。”
  
      “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剿灭那个狗屁的阻普国,帮你们把契丹人的视线引向哈密,让你们有机会灭掉西夏。”
  
      “你打算进入云中?”
  
      “没有,云中太远了,你们的雁门关屯驻了十几万军队都不敢出关,我为什么要干这事?哈密国不缺少土地。”
  
      “对我说句实话啊……”
  
      “吃饱了就走吧,免得富弼以为你投降哈密国了。”
  
      杨怀玉满脸的失望之色,他其实真的很希望能与铁心源一起向喀罗川进发的。
  
      吃饱了的宋军,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很快就聚集成军伍,骑兵跨马,步卒整队,告别了哈密军队,带着哈密兄弟给的肉干和牛油炒面,打着饱嗝穿过烂糟糟的城寨,向兰州府走去。
  
      霍贤目送大宋军队走远,对同样目送杨怀玉离开的铁心源道:“这样也好,至少融合起来不用太费力气。”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有那么容易,至少需要几十年一两代人之后才有可能。”
  
      霍贤捋着长须笑道:“您就这么笃定是哈密融合大宋而不是大宋融合哈密?
  
      从史上看,任何异族只要与汉族融为一体了,最后都会消失,从未有过例外。“
  
      “哈密国不是异族!”
  
      “哈哈,二十年,老夫拭目以待!”
  
      “你看不到!”
  
      “老夫咬咬牙再活二十年就是了,如果不是你老母将老夫的神丹给毁了,老夫再活一百年都有可能。”
  
      “哼哼,我老母那是在救你一命,如果不是那颗丹药被毁掉了,我不敢想象您把一颗铅丸子吞下去之后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反正丹药没了,你说什么都行……话说回来,老夫真的好想再活五十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