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九章相忘于江湖

  
  夕阳落在残破的古老烽火台上,看起来更加的凄凉。
  
  沙子变成了金黄色,就连散碎的石块也似乎被披上了一层金色。
  
  撒迦的呼吸非常的急促,似乎等不及再呼吸下一口气似的呼呼喘气。
  
  他的脸上有很不自然的潮红色,就铁心源的经验,有了这样颜色面容的人,一般都活不了多久。
  
  “恐惧击破了你的佛心,是不是?”
  
  “我无所畏惧,只恐完不成布道天下的愿望。”
  
  “你无法布道天下的,撒迦,你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更何况,你跟仁宝上师之间已经有了纷争,这让你的力量被无限削弱了。”
  
  撒迦红彤彤的眼珠子如同鬼火,冷冷的看着铁心源道:“所以,你要放弃对我的支持了吗?”
  
  铁心源猛地拉着撒加的衣袖咆哮道:“你已经疯了,你在吐蕃炸死人我很开心,你在塞尔柱炸死人我也很开心,甚至你在喀喇汗国炸死人我也不说什么,你怎么能在我楼兰城用火药炸死天竺苏丹王的二儿子?
  
  并且让我哈密国的四个百姓死于非命?”
  
  撒迦抖开铁心源的手平静的道:“阿里布一路上很小心,我们没有机会,只有在他感觉安全的地方我们才好下手。
  
  杀死了你的四个臣民我很遗憾,现在想要办成点事情那里会不死人?”
  
  铁心源也恢复了平静,将双手塞进宽大的袖子里用同样的语气道:“我说过,你想建国,不能以牺牲我哈密的利益为代价。
  
  当初在砂岩城的芦苇丛里我们有过约定,我对你的支持直到你建立佛国为止,我想,我完成了我的承诺,并且在你建立佛国之后还继续支持了你三年。
  
  不论是军械,还是粮食,布匹,金钱,我们付出的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我的相国已经无数次的提出反对意见,并且不允许我再过度的搜刮国库来资助你。
  
  为此,我为你打开了皇家宝库……即便是最新研制的火药,猛火油,也私人通过将作监满足了你的要求。
  
  而你的索求从来没有止境……
  
  撒迦,你耗尽了我们所有的友谊。
  
  这一次,你要的火药,猛火油,以及那些犀利的远程武器我不能再给你了。
  
  我很担心,迟早会有一天,你会用这些我提供给你的东西来杀我。”
  
  撒迦讥诮的笑了一声,指着铁心源道:“我确实变成了一个魔鬼,最早的时候,这只魔鬼只存在我的心里,我通过痛苦的修行已经战胜了魔鬼。
  
  是你,给我心头那只魔鬼重新插上了翅膀,铁心源!你当初使用魔鬼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好用?
  
  现在,魔鬼长大了,已经威胁到你了,你就准备抛弃它吗?”
  
  铁心源笑道:“当初我支持的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
  
  撒迦愣了一下道:“你要支持仁宝?”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觉得仁宝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更能将你和他的理想发扬光大。”
  
  “诵经,行善,用药草给人治病,乞讨粮食扶助弱小,化缘金钱怜悯孤寡,一钵一瓶行脚天下隐恶扬善就能让我佛的光辉普照世人?”
  
  听着撒迦嘎嘎的笑声,铁心源皱眉道:“撒迦,你多长时间没有诵经了?”
  
  撒迦猛地愣住了,他从铁心源的眼中看到了深深地厌恶之意。
  
  这样的目光铁心源从未落在他身上过,这一次除外。
  
  撒迦盘膝坐在沙子上满怀憧憬的道:“我的佛国没有饥馑之忧,没有生死之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念一声佛号自有大欢喜。
  
  我的佛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
  
  有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又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
  
  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颇梨、车磲、赤珠、马瑙而严饰之。
  
  池中莲花,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彼国又有阿弥陀佛所幻化之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鹄、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
  
  昼夜六时出和雅音……”
  
  撒迦喃喃自语,脸上尽是欢喜之色,短短时间,他已经沉浸到了自己的幻想之中。
  
  等他睁开眼睛,铁心源早就不见了踪影,面前的沙地上只有一行快要被晚风吹平的字迹——明日我走,留万担军粮,火药一万,猛火油若干,强弩两百具……撒迦,你我当初相濡以沫,明日,相忘于江湖。
  
  撒迦用手抚平面前的字迹,看着不远处的军营自言自语道:“远远不够啊……”
  
  霍贤就站在军营里的高处远远地看着铁心源与撒迦在烽火台边上漫步,他甚至能想象的出这两个人在谈什么。
  
  对于已经变成杀手的撒迦,霍贤是极度看不起的,他从不相信一个国家仅仅依靠刺杀就能长久存在的。
  
  不论是飞鹰山,还是阿拉穆特山里的刺客之王,刺杀永远都只是辅助行为,即便是强如霍山,也只能永远藏在深山里,从不敢正面自己的敌人。
  
  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是一个有尊严的国家,也必须是一个说话算数的国家,无论如何也必须是一个做事能够摆到台面上的国家。
  
  撒迦身为西边那个小小佛国的佛爷,只能永远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这样的国家,只会让人厌恶和恐惧。
  
  哈密国已经强国初具雏形,无论如何不能行差踏错,尤其是在世子准备接手大宋皇权的关键时刻更是不能让宋人知晓哈密国黑暗的一面。
  
  宋人对皇帝的道德要求近乎苛刻,一旦让他们知晓哈密国是一个喜欢依靠刺杀,暗杀来达到目的的国度,大宋臣子将人人自危。
  
  “杀了撒迦!”
  
  霍贤眼看着铁心源踩着夕阳的余晖往回走,就对身边的许东升道。
  
  许东升奇怪的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霍贤,他很惊讶,这是霍贤第一次给他下杀人令。
  
  虽然惊讶,许东升也很想完成这个指令,撒迦对哈密国已经没有用处了,这时候杀人灭口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可是,看到慢慢走回来的铁心源,许东升还是摇摇头道:“还是告诉大王之后再行事。”
  
  霍贤失落的道:“你知道大王不会同意的,他看似无情,实则从不黜落朋友,如果今日不除掉撒迦,日后定有奇祸。”
  
  许东升笑道:“我觉得再大的祸患,也没有大王开始杀亲友这件事来的可怕。
  
  只要大王不开这个口气,我老许就敢为大王干任何事,而且想都不想。
  
  如果口子开了……呵呵。”
  
  霍贤怒道:“全无臣子的忠瑾之心!大王就是依靠你们这些见风使舵之辈完成布武天下的吗?”
  
  许东升撇撇嘴道:“是啊,而且还干的不错,您老倌不是也是其中之一吗?
  
  老倌,就让大王保持现在的样子,挺好的,真的,我觉得这样的大王才能干成大事,才能让我哈密三军效命对外,文臣齐心合力对内,而不去想自己的下场。
  
  说句看不起撒迦的话,大王在他身边安插的细作撒迦恐怕想都想不到,这样的人对我们会有什么威胁?
  
  如果他敢背叛大王,那个时候再杀也不迟!”
  
  “几个?”
  
  “什么几个?”
  
  “老夫问你在撒迦身边安插了多少探子?”
  
  许东升嘿嘿笑道:“二十七个,这还只是密谍司安插的,至于大王手里的密谍有多少,除了大王没人知道。”
  
  霍贤若有所思的瞅着许东升道:“那就用好这些人,别让他们犯错!”
  
  许东升弹弹耳朵笑道:“这是自然。”
  
  铁心源走进了营寨,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枯坐在沙地上的撒迦,叹了口气,就径直回了自己的大帐。
  
  掀开大帐的帘子,就看到端坐着的霍贤,和抱着一个点心盘子吃点心的许东升。
  
  “这和尚疯了!”铁心源并没有隐瞒自己与撒迦的对话,和盘托出之后就感慨一句。
  
  霍贤皱眉道:“给他点东西这算不得什么,问题是这点东西还不足以让他的佛国能在塞尔柱人的打击之下活下来。
  
  相比这些物资,老臣担心撒迦对大王身名的影响,更担心对世子登基一事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铁心源吃惊的瞅瞅霍贤惊讶的道:“国相动杀心了?”
  
  许东升吞下一块点心之后笑道:“我刚才也吓了一跳,如果大王也觉得撒迦是个祸患,老臣这就去准备,方圆三十里之内,撒迦就算是化作飞鸟也逃不出去。”
  
  铁心源摇摇头道:“还是算了,我连马希姆都没有杀,撒迦只是贪婪了一些,还不到让我无法容忍的地步。”
  
  许东升得意的拍拍手上的点心渣子得意的对霍贤道:“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霍贤阴着面孔道:“有情有义,这对一个君王来说是莫大的弱点!”
  
  铁心源听了哈哈大笑道:“我之所以会这样做,完全是因为我们这群人中间,我最年轻。
  
  不管出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有挽回的余地,等你们全部都老死了,你再看我是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