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十章国王的错误
第十一章国王的错误
  
  铁心源与霍贤对黄沙县出现的这一幕出奇的欣慰。
  
  能让一个干练之才拉下面皮在哈密国上演无耻的一幕,这说明哈密的官员位置已经趋于饱和,正在进入优胜劣汰的阶段。
  
  再也不是只要能维持一个县不出事就是一个好县令的时代了。
  
  更过了,白衣卿相可以白眼傲王侯的阶段。
  
  如今的哈密官员,想要获得更大的权力,不但需要治理好辖区百姓,还需要让哈密国上层知晓自己存在。
  
  韩大邦就是一个例子。
  
  他出身豪门,对于这种偏门自荐方式堪称驾轻就熟,一个无聊到在白日宣淫的好部下,这时候不给他加点担子还等什么?
  
  黄沙县里的百姓本来就是这些年从大宋遣送来的犯人或者流民,犯人们来到一个新环境对生命都不熟悉,脑海中还留着西域人命如草芥的印象,就算心中恶念如潮,此时也只能乖乖的受人管教。
  
  至于流民,他们忽然发现自己跋涉了上万里路来到西域之后,等待他们的不是绝望和死亡,而是重生与富足,就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宋人整治家业的做法,发挥到了极致。
  
  只要能让家变得富裕起来,他们是不在乎多出一些力气的,对他们而言,今天耗尽了力气,吃一顿饱饭,睡一觉第二天就会重生。
  
  一群乖巧的,勤劳的,想要富裕的百姓是很好治理的,只要官府不过分压榨他们,不作出人神共愤的事情,不打扰他们想要变富裕的决心,只要给他们一点点正确的指引,黄沙县自然就会大治。
  
  现在的哈密国正处在欣欣向荣的发展时期,每日都有数之不尽的赚钱机会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上空盘旋,只要抓住一个就算是猪也会插上翅膀翱翔九天。
  
  每个国家的开国时期,也是一个个家族奠定基业的最佳时期,在这个时候无论是世家豪门还是寒衣百姓,他们面前的机会基本是相同的。
  
  寒门子弟自然知道这种机会非常难得,豪门子弟更是清楚这样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一个想要飞黄腾达,一个想要保持旧有的阶层,这个碰撞非常的激烈,以前在大宋这个阶层已经逐渐固化的国家的还不算彰显。
  
  寒门子弟们凭借科考这个上进通道,缓慢的向上爬升,但是这种爬升上来的寒门子弟,很快就会被旧有的豪门勋贵们给同化掉,即便有几个不甘同流合污的,如包拯一类的人,在去世之后也很快就会被人们忘记。
  
  铁心源早就不是什么寒门子弟了。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打铁匠和食肆老板的儿子,天下人谁又敢真的这么认为。
  
  他如今是高高在上的主宰,和母亲一起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俯首看着天下的芸芸众生。
  
  然后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决定将哪一个众生提上云霄。
  
  哈密国的名声并没有哈密国人以为的那样好,毕竟,铁心源早年杀人越货的事情,随着时间推移,不但没有被抹掉,反而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被赤裸裸的暴露在天日之下,让很多道德上有洁癖的人对铁心源非常的不满。
  
  好在宋人,汉人都比较推崇杀一是为罪,屠万即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这种论调,他们只想看铁心源是如何纵横西域大漠的,不关心他在这个过程中杀了多少人,事实上,他杀的人越多,宋人,汉人,甚至西域人主体上对他的崇拜之情就越盛。
  
  铁心源觉得那个专门揭他黑历史的有心人很可能就是阿丹和阿伊莎。
  
  当然,这是一个相互伤害的过程,阿丹和阿伊莎秘密弄死上任喀喇汗国王的事情,铁心源也没有替他们隐瞒。
  
  别看两国这些年沆瀣一气的一起发财,该有的宣传和针对从来没有放松过。
  
  甚至斗得比以前更加的凶狠。
  
  铁心源视这种争斗争斗为一种莫大的乐趣,后期已经弄得喀喇汗国爆发了好几次勋贵造反事件,他依旧不依不饶考虑是不是要把阿丹和阿伊莎图谋塞尔柱王位的事情抖出去。
  
  毕竟,喀喇汗国倒霉,至少可以给哈密国更多的时间来做准备,好迎击塞尔柱必然到来的进犯。
  
  离开大石城黄沙县,铁心源就把韩大邦抛诸脑后,这家伙想要获得升迁,还需要继续有上佳的表现。
  
  现在的哈密国高层,并没有太多的位置可以供韩大邦轻易地挤进来。
  
  图谋河西走廊的战斗从去年十二月就已经开始了,如今,河西走廊被贯通,时间也过去了半年之久。
  
  百战的将士将要回家,准备迎接属于他们的无上荣耀与国王的赏赐。
  
  一路走,追随铁心源的军卒就不断的减少,有的去了大石城,有的去了楼兰城,路过砂岩城的时候更有大量的胡杨城悍卒回归了本军。
  
  能随着铁心源回到清香城的都是至少有三转军功以上的猛士,在清香城将有一场属于他们的盛大庆祝活动。
  
  此次出征,哈密近卫军共出动了一万六千人,加上随军回京参加大捷仪式的人,全军超过了两万人。
  
  在努力走完了红色的瀚海戈壁之后,石峰山城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即便是铁心源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走八百里瀚海对谁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七年前的石峰山驿站,如今终于变成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山城。
  
  不过,这座山城也是哈密国最藏污纳垢的地方,将石峰山驿站发展成一座城市的那个驿丞,如今坟头的树苗都已经长得有一丈高了。
  
  铁心源当年一句许诺,让这个该死的驿丞释放了心里所有的恶魔……
  
  一座以赌博,妓院,镖局,杀手,雇佣兵,放高利贷者……组成的城市就这样在密谍司的眼皮子底下迅速的成长起来了。
  
  因为铁心源当初的那句承诺……导致密谍司对这里的畸形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终酿成了现在的这颗苦果,这里几乎是哈密国所有罪恶的源泉,不论铁心源如何决心铲除,最终收效不佳。
  
  罪恶已经和石峰山城中的每一个人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这座城里的每一个居民,干的都是违背哈密律法的事情。
  
  除非铁心源狠下心将这座城市彻底的从地图上抹掉,否则,就不能下大力气对这里进行整顿。
  
  石峰山城对哈密国来说,就像癌细胞一样,一旦对他下手,癌细胞就会扩散,最终害了整个哈密国。
  
  哈密国与世上所有的国家都不同,在别的国家良善的百姓永远占据国民数量的大多数。
  
  可是,在哈密国……良善百姓占据的却永远都是一小部分人。
  
  马贼,强盗,山贼,恶霸,淫媒,小偷,奸夫**充满了哈密国。
  
  这就是为什么石峰山城会如此快的成长为一个罪恶大本营的根本原因。
  
  而哈密国其余的百姓,也是一群非常容易受罪恶感染的人群。
  
  哈密国民大部分都不算好人,大宋国经过十余年的捐输恶人给哈密国,本国民风大为好转,百姓重归质朴的本质。
  
  但凡国内出现一些有缺憾的人,大宋官府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全家放逐西域,官府甚至不用背负任何的心理负担,毕竟被驱逐的这些人,去了哈密国,生活可能会更好一些。
  
  这就导致铁心源根本就不敢对石峰山城有太大的动作,唯一能做的就是杀掉罪恶的源泉——那个该死的驿丞,最终指望哈密国民的素质慢慢提升,最后将罪恶封死在石峰山城。
  
  哈密国民大部分都不算好人,大宋国经过十余年的捐输恶人给哈密国,本国民风大为好转,百姓重归质朴的本质。
  
  大军进了石峰山城,这是哈密军队唯一能够不考虑影响随意进出的一座城。
  
  这里原本就驻扎着一支强悍的军队用来威慑这里的恶人,而这支军队,每年都需要更换。
  
  大军进城,石峰山城立刻就回归了一个正常城市的本色。
  
  铁心源掀开马车帘子瞅着外面繁华的街市哀叹一声道:“这样的场面应该成为日常才好。”
  
  闭目养神的霍贤睁开眼睛笑道:“这座城市其实也有存在的道理,至少能警告大王,日后不要轻易许诺。”
  
  铁心源的面皮抽搐一下恶狠狠地道:“这座城就该征收重税!”
  
  霍贤嘿的笑了一声道:“石峰山城的税率已经是哈密城的十二倍!
  
  这里依旧繁华……而且不能再加税了。
  
  您现在要指望密谍司了,希望他们能在暗中控制这座城市,既然不能从明面上来控制,那么,至少在暗地里,这里必须收到我哈密王朝的控制。”
  
  眼看着一座气势恢宏的妓院出现在铁心源眼帘,铁心源已经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据说,现在一些西域人,都想着将家里不值钱的女儿抢着送进这座名叫西山一窟鬼的青楼。
  
  一旦有幸成为这里的艳鬼……一生穿金戴银享用不尽……
  
  至于青楼旁边的那座叫做金钩的赌坊,则与西山一窟鬼整整占据了一条街道,这条街道足足有三里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