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十五章不一样的铁乐
    
  
      对铁心源而言,教育出一个好儿子比治理成功一个国家更加的让他自豪。
  
      事实上铁心源更愿意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家里,而不是用在治理国家上。
  
      他有一个很好地宰相,也有一群很合格的志存高远的年轻官员,这对他的偷懒行为给很有帮助。
  
      至于军事方面更是不用他劳心。
  
      哈密国的军队全部掌握在铁心源最信任的兄弟们手中,如果他连这些人都不能信任,这个世界上将不会有信任这个概念了。
  
      不论在人格魅力还是威望上面,铁心源都是毫无争议的哈密国之王。
  
      信任和信用这两个东西一旦形成了风气,就会迅速的传播到天边,现在,没人再提铁心源曾经是一个马贼的事情了,更没有多少人能够回忆起,铁心源曾经给这片土地带来了多少伤痛和流血。
  
      铁乐从铁心源的怀里下来的时候,衣衫已经有些发皱了,这孩子立刻局促不安的用手扒拉,希望能把褶皱抚平。
  
      铁心源的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这是赵婉的教导正在儿子的身上发挥作用。
  
      有着严重长子论倾向的赵婉,在养育铁乐的时候对这孩子非常的不公平。
  
      自诩看过无数史书的赵婉认为,只有学会规矩的二王子才是一个好王子。
  
      只有一个知书懂礼的二王子将来才不会跟自己的哥哥成为生死仇敌,最终酿成可怕的事情。
  
      铁心源不想指责赵婉,事实上,一个宋代妇女能有这样的眼光见识已经很了不起了。
  
      于是他就重新抱起铁乐,将他坐在脖颈上,父子二人很快乐的开始为王芳的墓碑清理灰尘。
  
      正在舞蹈的赵婉没有在人群里看到丈夫早就没有跳舞的心思了,强忍着继续跳了一会,就趁着队形转换的功夫回到了后舱。
  
      看到笑的如同一只狗一样的尉迟灼灼,赵婉的怒火就不断地往天灵盖上窜。
  
      满怀怒火的接受尉迟灼灼给她卸妆,更衣,等全身都清爽了,就指着地上的跳舞衣衫要尉迟灼灼换上,继续拿着扇子去前面跳舞。
  
      “啊,姐姐,您的衣衫太大了,小妹穿上会掉下来。”
  
      赵婉咬着牙道:“就算是光着,你也要上去把这曲酬劳功臣的万舞跳完。”
  
      尉迟灼灼瞅瞅满屋子的侍女大方的点点头,就迅速的换上赵婉脱下来的衣衫穿上,用一条细带子勒住腰身,这一勒,她纤细的腰肢和丰隆的臀部彻底的显露出来。
  
      然后夸张的在赵婉面前扭扭腰臀,然后吃吃笑着就拿着扇子领着一队侍女上了甲板。
  
      “妖精!”赵婉恨恨的道。
  
      旁边白发苍苍的张嬷嬷笑道:“纳妾纳色,这是道理,她要是不美,您这个王后脸上才没有光彩呢。”
  
      张嬷嬷在哈密国地位比较特殊,很多时候她都是代表哈密王太后出现在一些场合上的。
  
      这么多年以来,已经变成了铁家的一份子,这种场合也只有她敢回赵婉的话。
  
      赵婉冷着脸道:“她竟然偷偷的跑去了石峰山城。”
  
      张嬷嬷笑道:“存了一些私心,老身以为她更多的是想给大王献媚,先期讨好一下大王,免得她在石峰山城干的那些事情让大王不高兴。”
  
      赵婉皱皱眉头道:“说起来石峰山城的事情还是我起的头,只是没想到最后能被这个妖精干的这么大。”
  
      张嬷嬷宠溺的拉着赵婉的手道:“这样做就对了,不管对错都应该是您这个王后决定马车的方向,至于能跑多快,就是王妃的事情了。
  
      王妃很聪明,知道这件事有待商榷,如果大王生气,板子总会打下来的。
  
      只是板子无论如何也打不到王后您的身上,不论是不是您起的头,板子最终会打在她身上。
  
      您不必生气,咱们哈密王家后宫的局势已经很清楚了,不可能再有什么新人进来了。
  
      您跟王妃是真正的一家人,不论您喜欢不喜欢她,都是这个样子。”
  
      经过张嬷嬷的一番解说,赵婉发现自己没那么生气了,就东张西望的找儿子铁乐。
  
      铁乐的随身侍女赶紧上前道:“回禀王后,二王子这时候正在大王身边,二王子要奴婢告诉您,不必担忧。”
  
      “在他父亲身边就好,这孩子总是不愿意说话,真是愁死人了。”
  
      赵婉松了一口气,她从未让自己的小儿子离开过她的视线,确定他的位置之后,就决定去看看那父子两。
  
      赵婉过去的时候,远远地看见那枣红马在墓碑边的草地上溜达,那父子两人却躺在柔软的草地上,似乎正在谈话。
  
      她给了侍卫一个严厉的眼神阻止了他想要禀报的冲动,很好奇,赵婉很想知道那两个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你妈妈绝对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你说的那些困惑都是她爱你的各种表现。”
  
      赵婉对丈夫轻柔的声音很敏感,她最喜欢他用这种似乎带着一点懒散的语调和她说话。
  
      “你感到辛苦,感到困惑这都很正常,当年你奶奶对待你老子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温柔。
  
      大多数都是用棍子来说话的。”
  
      “我喜欢棍子!”铁乐倔强的声音传来。赵婉很想笑。
  
      铁心源砸吧一下嘴巴道:“儿子,等你挨了揍之后,你就会发现棍子一点都不可爱。”
  
      “爸!我能骑马是吧?”
  
      “没错,我儿子不会骑马可不成!”
  
      “爸!我能练习骑射是吧?”
  
      “可以练习,可是骑射功夫需要等你再大一点能熟练骑马之后才成。”
  
      “嗯,我晓得了,可是妈妈不让!他总是要我读书,要我读什么《孝经》。”
  
      “没问题啊,儒家十三经啊,是正经学问。”
  
      “可是孩儿读完卧冰求鲤之后觉得那本书是在胡说八道,如果故事是真的,那个王祥就是天底下最恶心的傻瓜!”
  
      铁心源翻身一只手撑着下巴侧身瞅着儿子道:“何以见得?”
  
      铁乐翻翻眼睛整理一下语言道:“光着身子趴在冰上就能把冰块化开?”
  
      铁心源同样翻翻眼睛,他忽然发现小儿子的行为很像他,就苦笑着道:“不可能,如果冰块小还有可能,冰块大的话,先死的是人。”
  
      “就是这样啊!”铁乐欢喜的拍拍手。
  
      铁心源狐疑的道:“你试过?”
  
      “被妈妈骂了一顿!爸,就很小的一块!”
  
      铁心源瞅瞅儿子比划的大小不置可否,如果换了他奶奶,估计会挨一顿揍。
  
      桃子大小的冰块也敢揣怀里,也只有他这种无知无畏的孩子能干的出来。
  
      “总之,书里的故事全是骗人的,我问过水叔叔,水叔叔说那人是傻逼!”
  
      “不要说脏话好不好?王室说脏话被人听见不好。”
  
      “孩儿又不对外人说。”
  
      “好吧,只限于爹爹,你妈那里就算了,她要是听见会活活气死的。
  
      告诉你啊儿子,当初爹爹在读《孝经》的时候也有过疑问,又一次跟你奶奶说了之后,你猜你奶奶是怎么做的?”
  
      铁乐没吱声瞪大了眼睛等父亲说他的故事,想听听父亲的遭遇跟自己是不是一样。
  
      铁心源笑着摸摸儿子的圆脑袋笑道:“没什么好期待的,你爹我不出预料的被你奶奶揍了一顿,家里的那根棍子你看见了吧,就是那根棍子。”
  
      “后来您读那些故事了吗?王祥的后妈对他那么差,他还对她好,孩儿总觉得很生气。”
  
      铁心源再次摸摸儿子的圆脑袋,这一次是儿子故意把脑袋放在一个很合适他抚摸的位置上,他如何能不摸。
  
      “儿子,爸爸告诉你啊,这个故事确实听起来很愚蠢,可是,这么明显的愚蠢,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房玄龄这个人你知道不?“
  
      “知道,一代贤相,就跟霍爷爷差不多。”
  
      “你觉得这样的人是傻瓜吗?”
  
      “怎么可能!”
  
      “这就对了,你认为的这个很傻逼的故事,就是房玄龄亲自收录进《晋书》里面,最后传扬开来的。”
  
      “啊?”铁乐表示非常惊讶。
  
      “这种大人物做事不是看故事傻不傻,而是看有没有用处,既然他郑重其事的收录进了《晋书》就说明这个故事是很有用的,至少,对于我们王室统治天下是很有好处的。
  
      人人都用这种行为去感化对方,比如王祥的那个后妈,国家自然就太平无事了。
  
      所以这本书还是要读,以后还要讲给别人听,至于自己就不要那么干了。
  
      你要是那样弄来一条鱼给爹爹治病,只要爹爹没死,会先把你打个半死。
  
      还有,儿子,要是爹爹遇到这样的后妈,一般会把那个后妈打的连她妈妈都认不出来。”
  
      铁心源说完话见儿子的小嘴巴张的老大,就笑嘻嘻的摸出一块牛肉干塞进他嘴里,觉得对儿子的教育很成功。
  
      好些规矩制定出来都是给百姓看的,至于王室,谁要是相信谁就是傻瓜。
  
      铁乐觉得爹实在是太贴心了,嗷的叫了一声就扑进怀里,父子俩哈哈大笑着抱在一起在草地上翻滚。
  
      直到一双漂亮的牛皮蛮靴出现在眼前,父子俩才讪讪的松开。
  
      赵婉低头看着满身草芥的父子俩,柔声道:“你看看,弄成这样子一会怎么迎接百姓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