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二十章倔强的玉莲香
    
  
      抱着,搂着,扛着,怎么都亲不够。
  
      短胡须有些扎人,铁蕊用力的推父亲的脑袋,不准他亲脸,都已经快要哭了,铁心源却哈哈大笑,越发的得意。
  
      随着铁心源的笑声从屋子里传出来,肃静的王宫似乎一下子就变得轻松起来,逐渐有一点人声从四面八方传出来。
  
      该吃饭的去吃饭,该干活的干活……
  
      大王没回来,王宫的午饭就没法子吃,除过两个孩子经不起饿,早早吃过之外,诺大的王宫直到现在才开始吃饭。
  
      午饭很丰盛,平日里铁心源一家五口人的饭菜也就六个菜一个汤,今天,饭菜堆了一桌子。
  
      平日里在饭桌上是绝对主角的赵婉,今天怯生生的,尉迟灼灼也只是一个劲的给两个孩子夹菜,一句话不说。
  
      饭桌上的气氛沉闷的厉害。
  
      当铁心源吃掉赵婉夹过来的一只鸡翅膀,擦擦嘴道:“我没事。”
  
      赵婉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涩声道:“可是……”
  
      “我晚上老是说梦话是不是?”铁心源不想让赵婉继续内疚就打断她的话道。
  
      “白天睡觉也不安稳。”
  
      “有时候会坐起来,甚至站起来满屋子乱跑!”
  
      “还有一次把妾身都踹到床下去了。”
  
      “还唱歌……还听不懂。”
  
      “很吓人……”
  
      铁心源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睡着之后竟然干了这么多事。
  
      以前就觉得赵婉睡觉不老实,满床乱跑,尉迟灼灼倒是安稳,就是喜欢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像是缩在蚕茧里的蚕,一直以为是自己在照顾她们,没想到自己睡着之后会是这种场面。
  
      “大月亮起来的时候您甚至会学狼叫!叫上两嗓子,然后倒头就睡,眼睛都绿油油的。
  
      还说要把一个叫做慈禧的老妖婆全家弄死丢臭水沟里,要把日本全部弄死,岛上种满稻子……”
  
      “这不可能!”铁心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这是真的!”赵婉,尉迟灼灼言之凿凿。
  
      “找个和尚待在您的房间里念经您一定不愿意,所以妾身才跟母亲,灼灼商量了这么一个办法。那个玉莲香确实不错,看起来安安静静的还常年侍候佛爷,身上一定沾染了佛性,晚上睡在您身边,定能让您平心静气。”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铁心源觉得这就是一笔烂账。
  
      “您是入魔了,千万不敢打搅,更不能提醒。”说起这事赵婉的眼泪又哗哗的流下来。
  
      “您还发脾气,昨晚不理我,早上像是要吃人,还用炮轰玉莲香,现在,玉莲香还在尖叫。”
  
      铁心源摊摊手道:“你看,那个玉莲香还是不成吧,一把手铳就把她吓成那个样子,晚上我要是化身为狼,嘿嘿,就她那个样子老子能生吞了她。
  
      指望她救我,纯属扯淡。
  
      对了,你们把我说的那么可怕,晚上还怎么敢睡在我身边的?”
  
      赵婉擦擦眼泪道:“你是我夫君……”
  
      铁心源不说话了,端起酒杯要赵婉尉迟灼灼和自己碰一下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爸爸,晚上我跟您睡!”
  
      铁乐放下手里的鸡腿认真的对铁心源道。
  
      “我也要跟爸爸睡!”坐在铁心源怀里的铁蕊同样抬头看着父亲。
  
      铁心源亲昵的用额头摩擦一下闺女的脑门笑道:“好啊,今晚我们全家睡一起,闺女,你要看好爸爸,千万不敢让爸爸晚上丢人。”
  
      “是尿床吗?”铁蕊天真的问道。
  
      赵婉,尉迟灼灼一下子就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平日里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的铁乐也笑的直不起腰。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很快就传到王柔花耳中,她无奈的摇摇头,对现在的儿子,她也毫无办法。
  
      玉莲香就坐在她的面前,低声抽泣着如同一只无助的羔羊。
  
      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小娘子儿子居然无动于衷,还用手炮轰击她,想到这一幕,王柔花也不知道自己该为有这样意志坚定的儿子自豪还是伤感。
  
      “你要理解,他是王,还是一个开国君王,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接受别人怜悯的。即便我是他的母亲也是一样。
  
      他要的是掌控天下,不允许别人背着他干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哪怕这样做是对他好,身为一个伟大的君王,他有自己的骄傲,认为自己可以统治天下,可以战胜任何磨难。
  
      这是他的骄傲,我们无意中冒犯了,有这样的结果不足为奇。
  
      玉莲香,就算你有割肉饲鹰的佛门心态,他一样不会接受的,对一个王来说,他最担心的是失去自己的骄傲,而沉沦魔道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
  
      玉莲香,就这一点,你要明白!”
  
      玉莲香掀开面纱露出那张吹弹得破的面容,上面挂满了泪水,目光却出奇的坚定。
  
      “大王病了,小女子有信心治好他。”
  
      王柔花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点点头道:“他对你开火,只是在吓唬你,那支手铳老身知道,就是一个花架子,声响骇人却没有实际的用处。
  
      告诉你,我儿的箭法老师是一个射雕手,虽然称不上百发百中,却也算是一个合格的武士,他如果想杀你,用弩弓要比用手铳强的太多了。”
  
      “大王是在考验我的心志!”玉莲香很倔强。
  
      王柔花笑道:“既然你有这样的心思,那就看你的造化了,老身能做的就是将你送到我儿身边。”
  
      说着话招招手,张嬷嬷就来到王柔花身前,王柔花对张嬷嬷道:“送去王宫,充任驾前女官。”
  
      张嬷嬷点头,随即向外走去,玉莲香向王柔花施礼之后就随张嬷嬷走了出去。
  
      玉莲香刚走,泽玛就嗑着瓜子从帘子后面走出来坐在王柔花面前道:“她一点希望都没有。”
  
      对于惫赖的泽玛,王柔花似笑非笑的道:“:何以见得?你以前尝试过?”
  
      泽玛毫无羞涩之意的点头道:“是啊,在我还没有倒霉之前尝试过。”
  
      王柔花笑道:“没结果?”
  
      泽玛尴尬的道:“如果有结果,您的孙子或者孙女绝对不会只有三个。
  
      您的儿子不是对美丽的女人没有兴趣,他是怕麻烦,这与您的教诲有很大的关系。”
  
      王柔花点点头道:“我儿若不是开国为王,老身不会允许他纳妾!
  
      既然开国为王,与社稷相比,老身的这点坚持就无足轻重了。
  
      大宋皇家就是因为子嗣的缘故,如今才岌岌可危的,老身不想死后见了祖宗,因为一己之私让祖宗责罚。”
  
      泽玛摇头道:“您高看这个玉莲香了,大王最重旧情,咱们哈密国最大的女掌柜都比玉莲香有机会。”
  
      王柔花皱眉道:“那个寡妇?”
  
      说完话就摇摇头,将这个念头甩出脑海,糖糖虽好,却不是一个甘为人妾的女子。
  
      铁心源一家人吃饭用了很长时间,主要是说话调侃,玩闹的时间很长。
  
      迟来的午饭吃完,基本上就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霍贤晚上要过来讨论继续建设天山路的事宜。
  
      解决了家事的铁心源就去了书房等候自己的国相到来,哈密国每一次有重大建设项目出现,铁心源都非常的开心,尤其是这样的建设完全是在哈密国的能力范围之内。
  
      他愿意在这个星球上留下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因此,他对修建那种可以长久保留的建筑或者人工工程充满了兴趣。
  
      习惯性的翻看邸报,今天早上一怒离家,这些东西还都没有看。
  
      内容都是些很有趣的内容。
  
      耶律洪基废掉了他的王后萧观音,听说是萧观音给他戴了绿帽子。
  
      铁心源很同情耶律洪基,为了减少后族干政的程度,居然毫不犹豫的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
  
      耶律乙辛和张孝杰干的不错,无中生有的利用皇后诗词诬陷皇后,除掉了皇后这个眼中钉,他们的手就能伸进渴望已久的北大王院子。
  
      这一胡一汉登上了契丹国的政治舞台,对哈密国来说是很有利的。
  
      至少,萧孝穆这个强硬的哈密死敌,被剥夺了军职,回了白马河放羊,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西夏国的消息也很喜人。
  
      在大宋三路大军的围攻下,没藏讹庞居然还有空闲回到兴庆府弄死了自家的妹子,扶持了傀儡皇帝李谅祚上位,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李凉祚也活不了多久。
  
      大宋延安府战役进行的一点都不顺利,在好水川故地,折老子再一次被西夏人擒生军打的大败,丢盔弃甲三十余里,六千七百名折家军精锐葬身好水川。
  
      据说折老子自己也被西夏人的强弩射穿了臂膀,如今正奄奄一息中,严重的拖累了整个战役的进程。
  
      这就是一群狼吃一块肉的坏处。
  
      谁都想吃最肥美的一块,吃的速度太快了,结果被崩掉了牙齿。
  
      这不是铁心源所能左右的,所以,他对着邸报感慨一阵子就丢到一边。
  
      大宋军队现在就靠一口气撑着,只要不全军覆没,他们不会向哈密国提出任何出兵要求的。
  
      现在,赵祯对九州一统的欲望那是前所未有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