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二十二章每个人都在变
    
  
      在铁心源睡觉的时候他的床头不是没有过人。
  
      只是那些年纪很大的嬷嬷与宦官看起来更像是雕塑,不论他们夫妻俩在床上干什么,只要没有危险,那些人就是雕像。
  
      第一次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用囧囧有神的目光瞅着他,这还是第一次。
  
      他讪讪的准备将手从赵婉的胸脯上抽回来,赵婉却一把按住他的手道:“早些睡觉,明日你还要要听一天的政务呢,没有精神可不成。”
  
      铁心源拉拉毯子盖住肩膀,小声在赵婉耳边道:“她怎么来了?”
  
      赵婉看了一眼坐在床头软塌上的玉莲香轻笑一声道:“母亲送过来的女官。”
  
      铁心源蹭的一声就从床上跳起来,用毯子裹着身体直接钻到里间去了,他决定,今晚跟儿子睡。
  
      铁乐对父亲的到来欣喜若狂,被父亲搂着睡这还是他人生中的第一遭。
  
      刚开始的时候还把小小的身体缩的小小的,被父亲粗暴的搂在怀里之后,他就干脆钻进了父亲的胸怀。
  
      “爸爸,你怎么过来了?”
  
      “爸爸晚上会做梦,需要我儿子帮爸爸镇压梦魇。”
  
      “妈妈不成吗?”
  
      “女人屁用不顶!”
  
      “哦,我会帮爸爸的。”
  
      “那就一起睡,一起进入梦乡,我们父子在梦里斩妖除魔!”
  
      “遵命!”
  
      ……
  
      “爸爸,我睡不着!”
  
      “快点入睡,爸爸已经进入了战场!敌人还有一刻钟抵达战场!”
  
      铁乐用力的在自己脑袋上捶两下,看样子这孩子迫切的想要跟父亲一起作战。
  
      事实上铁心源也没有了睡意。
  
      就刚才惊鸿一瞥的功夫,他才明白母亲,赵婉,尉迟灼灼她们坚持的愿意,更明白仁宝活佛的底气所在。
  
      一女人如果长得跟佛像一样,行为神态也像菩萨,就让人对她生不出任何亵渎之心。
  
      仁宝活佛为她不惜跋涉万里之遥从蜀中把她请过来,如果没有一点过人之处是完全不可能的。
  
      在大宋,佛门不但有钱,还非常的有实力,更有势力,从大宋亿万人中挑选出来一个这样的女人估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这个女人出现在他的床头,让他如何不感到胆战心惊。
  
      付出的越多,要求的也就越多,这几乎是一个真理,铁心源不敢想象大雷音寺在献出这个女人之后,会提出怎样恐怖的条件。
  
      铁心源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白天在大雷音寺的时候趁着没有看清楚,该用强弩射击那个女人的。
  
      更鼓响了四下的时候,铁乐彻底睡着了,这孩子即便是睡着了,一只手也紧紧的揪着铁心源的睡裤,一脸的坚毅,看样子在睡梦中很是沉着,有一些勇士的样子。
  
      不能让儿子一人在梦里孤军作战,铁心源努力的不去胡思乱想,用毯子盖住儿子跟自己的身体,打了一个哈欠,也跟着睡去了。
  
      天亮的时候,赵婉坐在儿子的床头瞅着一大一小两个熟睡的男人觉得很幸福。
  
      小脑袋男人缩在大脑袋男人怀里,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而大男人则睡得四仰八叉,呼吸悠长。
  
      恼人的阳光透过玻璃窗钻进了屋子,赵婉皱皱眉头就起身将窗帘的缝隙彻底的合上,屋子立刻变得昏暗。
  
      挥挥手,端着水盆毛巾,牙刷牙粉的侍女就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率先睁开眼睛的是铁乐,他一动弹,铁心源也就醒来了,铁乐怔怔的瞅瞅父亲,见父亲冲他做鬼脸,立刻就回路一个明白的眼神,这样铁心源甚是欣慰,自己的儿子果然聪明,这一点很像他。
  
      有些小秘密只能两个人知道,第三个人知道了都不算是秘密。
  
      赵婉无语的瞅着两个把脑袋栽进水盆准备把自己淹死的男人,拿了两条毛巾等着他们抬起头。
  
      憋气憋得差点死掉的俩个人到底还是弄翻了水盆,洗脸水弄湿了精美的地毯,两人却相视大笑。
  
      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两人依旧嬉闹不绝,大人没有一点大人的样子,孩子也没了早先的矜持。
  
      铁心源吃掉手里的烧饼,指指书房方向对儿子道:“我要去干活了。”
  
      铁乐也擦擦嘴巴,指指小书房方向道:“刘先生在等我。”
  
      铁心源起身笑道:“那就中午再见,我们俩要好好地谋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铁乐郑重其事的点头,然后父子俩就各奔东西。
  
      中间没有留给赵婉任何说话的机会。
  
      赵婉瞅瞅丈夫,又看看儿子,探手抓着尉迟灼灼的胳膊用力扭了一下道:“你没吃过饭吗?”
  
      尉迟灼灼似乎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放下手里的包子笑道:“反正我的床头不要任何人。
  
      姐姐,事情好像不对头,大雷音寺就在昨日向呢料作坊定了一万两千匹呢料,运送目标很耐人寻味。”
  
      赵婉皱眉道:“吐蕃西边?”
  
      尉迟灼灼摇头道:“大宋!蜀中!”
  
      “蜀中从不缺少毛呢料子,糖糖运去蜀中的料子足够那里的店铺卖两年的。”
  
      “这有什么问题?我们把东西卖掉之后管他拿去干什么?”赵婉非常的惊讶。
  
      尉迟灼灼抬头看看赵婉委婉的道:“您是大宋的公主,被您的父亲宠爱,被您的母亲宠爱,天生就高高在上,嫁给夫君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恩赐。
  
      虽然您不这样认为,可是,地位上的不相等,造成了这样的一个事实。
  
      即便是我们骄傲的夫君,恐怕在内心深处也觉得欠您的,觉得如果不对您好,就是在伤害你。
  
      所以,您在很多时候都能随自己的心愿做事,不论顺心不顺心,至少您还能向夫君发脾气。
  
      小妹我就不一样了,身为一个亡国的公主,如果不是夫君,尉迟一族就会灭族,我们全族都欠夫君的恩情,正好和您相反。
  
      您跟夫君两个人,一个是真正的天潢贵胄,一个机智无双,对小妹来说,就是两棵参天大树,小妹不过是树林里面的藤蔓,只有攀援在您和夫君的身上才能疯长,才能见识一下天空的滋味。
  
      这就是我们的不同。”
  
      赵婉傲然道:“当然是这样的,你说这些做什么,和仁宝购买呢料有什么关系?”
  
      尉迟灼灼叹息一声道:“因为夫君觉得大雷音寺有阴谋,所以妾身也就觉得大雷音寺有阴谋,即便是没有,妾身也要找一个阴谋出来安在他们的头上!”
  
      赵婉想了一下道:“那就努力去找,不过,夫君如果去你那里安寝,记得要把玉莲香带过去。”
  
      “姐姐,这不成的,夫君为了躲避那个女人被逼的跟小乐儿睡了,小妹怎么会干这种让夫君难受的事情。
  
      说到底,您的福运简直就是天生的。
  
      明明夫君已经受不了您的安排,对您一肚子的意见,您却偏偏会收获更多。
  
      您看看今天早晨夫君跟小乐儿的样子,他们父子两从没有像今天这么亲密过,这样再过一段时间,小乐儿那个阴郁的性子很可能就会被夫君扳过来。
  
      您的收获可真是太大了。”
  
      赵婉怒道:“我这是为夫君好!”
  
      尉迟灼灼起身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附在赵婉耳边轻声道:“夫君曾经说过,他最恨那些打着为他好的旗号让他难过的人。”
  
      赵婉顿时陷入了迷茫,等她清醒过来,尉迟灼灼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装聋作哑的张嬷嬷依旧在慢吞吞的喝着小米粥。
  
      铁心源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彻底的精疲力尽了。
  
      书房里的一群男人如同一万只鸭子在他耳边聒噪了足足两个时辰。
  
      果然啊,只要不动他们的奶酪,什么都好说,大家其乐融融的一起喝酒说笑。
  
      一旦开始对他们进行摸底,评判然后重新分配利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退让一步。
  
      哈密国的利益阶层基本上已经各就各位,就在大家准备撸起袖子为自己的利益集团捞更多好处的时候,霍贤开始审计每一个部门,这样一来,大家原先按照哈密国早先的陋习设定的一些不怎么合乎法度的东西将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自然众说纷纭。
  
      铁心源知道,这个时候再用和稀泥的法子是行不通的,霍贤已经拼了老命在为哈密国着想,他无论如何都应该支持到底。
  
      一想到哈密国这种新型国家的小改革都如此的艰难,铁心源就非常的同情自己的老岳父。
  
      庆历新政失败是必然,成功才是怪事情。
  
      他更同情正把大宋国内搅得翻天覆地王安石,这家伙在大宋可没有霍贤在哈密国的威望,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受罪呢。
  
      赵婉今天殷勤的很可疑!
  
      不仅仅铁心源受不了,铁乐更受不了,眼看着母亲把一只鸡腿放在他的饭盘里,就坐立不安。
  
      自从他学会自己吃饭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母亲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谁的就是谁的,每个人都只能吃自己盘子里分配好的东西。”
  
      今天这只红烧鸡腿,是母亲从她盘子里捞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