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二十五章前尘往事

  除过有限的一些人,铁心源留给外人的印象并不好。
  贪婪,嗜杀,残暴,心如铁石。
  这些印象都是有来头的。
  他平定河西走廊之后,这些名头就变得更加响亮了。
  仁慈的哈密王这个称呼只是所有西域百姓的一个善良希望。
  事实上,不仅仅是西域各族畏惧铁心源,就连宋人,汉人也同样对他们的王充满了畏惧感。
  哈密国开国的时候,确实有过一年多的温和立场,只可惜这种温和立场并没有延续下去。
  铁心源想要一个以宋人,汉人为主体的国家,就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民心分裂的场面。
  而一个国家绝对不能没有主体民族,没有主体民族的国家只要遇到一点风波,很容易四分五裂。
  铁心源从没有打算在西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以西域各族为主体的国家,如果这样做了,他觉得再过几百年,他一定是汉人历史书上被口诛笔伐的罪人,估计比石敬塘还要悲惨一些。
  想要培育一个主体民族,哈密国的资源就会很自然的向宋人,汉人倾斜,再加上宋人,汉人要比西域人更快的进入富裕的状态,于是,在短短的七年时间中,宋人,汉人的富裕状态,是其余西域人所不能项背的。
  这样一来,非常容易产生民族矛盾。
  为了缓和西域人与宋人,汉人之间的矛盾,铁心源不得不对吐蕃人,西夏人,大食人,波斯人,未曾归化的回鹘人征收沉重的赋税。
  因此,当清香城,哈密城哈密河沿岸的城池一日一个新变化的时候,处在边缘之地的吐蕃人,西夏人,大食人,波斯人,乃至回鹘,鞑靼就很容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想要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另一部分人就会很倒霉。
  铁心源自认能力不足,不可能带着所有人一起变得富裕,就只好如此了。
  这是在开国民大会的时候铁心源在很小的一个自己人圈子里说的一句大实话。
  这句话背后的政治意义铁心源没有讲,霍贤,刘攽黄元寿等人也认为没有必要跟他们的太清楚,这样容易生骄矜之心。
  一般来说,国土的面积和可控制人口是成正比的,如果哈密国中,宋人,汉人成为少数的时候,哈密国的实际控制版图也会随之缩小。
  如果无节制的吸收外来人口,当外族比例扩大到一定程度,这对哈密国的宋人,汉人来说就是一个灾难。
  少数族群统治多数族群,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哈密国今日创造了多少富裕的西域人,来日,就会有一个个富裕的西域人来敌对宋人,汉人。
  这是真正的养虎为患!
  卓玛是一个标准的吐蕃人,与封闭状态的其余吐蕃人不同,她走过很多地方,从皇宫到尼姑庵,再到颠沛流离的逃亡路,经历过无数的事情,造就了她广博的见识。
  从铁心源开始大规模补助宋人,汉人的时候她就敏锐的发现了哈密国的不良居心。
  同样都是哈密国民,宋人一来到哈密国,就会有漂亮的住宅,和丰厚的补贴,官府甚至会关心他们每一个人的生存状态,并且会备案,时刻查询。
  哪怕此人在大宋纯属人渣,来到哈密国之后,该给他的也一样不少。
  其余各族就没有这样的便宜事情了。
  除过当年从大患鬼魅碛逃亡过来的回鹘人,就再也没有谁获得过哈密国的特殊照顾。
  他们居住的房子需要他们用劳动或者财富来交换,暂时支付给他们的糊口粮食,需要他们在日后归还,并且是加了利息的。
  当那些驱赶着自己的牛羊不远千里投奔哈密国的时候,哈密国的官吏们会用最廉价的方式得到他们的牛羊,然后再把他们变成一个个种地的农人。
  哈密国还美其名曰——这是为这些过惯了颠沛流离生活的吐蕃人创造了一个完美的生活方式。
  而哈密国明面上看起来公平无比的选士制度,似乎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
  实际上,谁能指望一口吐蕃话,大食话,波斯话,突厥话的人能在满是汉字的试卷上有一个不错的成绩。
  即便是有,也是凤毛麟角之辈,给这样的人丰厚的待遇,在哪个国家都是常识。
  七年间,卓玛眼睁睁的看着无数吐蕃人放下了牧羊的鞭子,开始在土地上耕作,虽然他们有了比以前更加稳定和富足的生活,却被土地牢牢地拴住,任人宰割。
  卓玛从小就有一颗很大的心,她平生最郁闷的就是身为女子,她自信如果身为男子,一定能够继承父亲的江山,并且将之发扬光大。
  当大宋与哈密国齐心合力灭掉青唐的时候,卓玛心如刀割,却不得不表现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努力帮助自己的丈夫在这一战中获取更大的功勋。
  赵婉生下铁喜真正成为了哈密国的王后,正是百鸟朝丹凤的时候,唯有卓玛这只孔雀独自在青唐城默默地开屏,以纪念逝去的青唐城邦。
  在这样的感伤中,当一无所有的瞎毡扮作乞丐的样子向她伸出乞讨之手的时候,她的感情大坝完全坍塌了……
  李巧见卓玛沉默不语,低声道:“这是我的失职,在我出门作战的时候,负责守卫青唐城的应该是我的副将。
  我也不该将那些繁杂的文书交给你去处理,该交给大将军衙门里的文书。
  你第一次偷运物资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却侥幸的认为你想帮助一些和你亲近的部族。
  结果,终于酿成了无可挽回的错误。
  源哥儿早就说过,我不是一个善于与人沟通的人,所以,也就不适合成为一个高官。
  他还开玩笑的说我这样的人只适合成为国王,也只有国王才有权力独断专行。
  现在看起来,源哥儿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是在警告我,我却以为这是一场调侃或者玩笑。”
  卓玛沉默良久才问道:“他会杀了你吗?”
  李巧笑着摇摇头道:“源哥儿不会,他最多会臭骂我一顿,一定不会杀我。
  可是,霍贤,刘攽他们就很难说了,估计他们非常的想用我的脑袋来告诫哈密国所有人。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如果能用我的脑袋彻底的让哈密国所有官员都开始自律,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的。”
  “你怎么这么确定铁心源不会杀你?”卓玛对李巧口中的霍贤,刘攽怎么想不感兴趣,她只想知道铁心源是怎么想的。”
  李巧脸上洋溢着微笑,低声道:“我就是知道,这不需要什么理由。”
  “因为你们是兄弟?”
  李巧摇头道:“我们其实是一体的,利益也是相同的,你在青唐捅出这么大的乱子,他没有派出密谍司或者提刑官,只来了一个信使要我去清香城。
  就是因为相信我一定会去清香城,而不是走什么奇奇怪怪的门路,比如跟你一起去找瞎毡!”
  卓玛绝望的看着笑眯眯的李巧大声道:“为什么不去找瞎毡,我们只要杀掉瞎毡,你就能成为一个新的首领。
  我这些年之所以会帮助瞎毡,就是想要他给你他好一个底子,再由你来接纳那些部族。
  以你的武勇和英明,我们在高原上以我死去的父亲的名义聚拢一些吐蕃人就能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为此,我为你纳娶了六个部族女子为妻,就是想效法我的父亲重现青唐一族的荣耀。”
  李巧再次摇头道:“源哥儿不是懦弱的大宋,更不是那些昏聩透顶的吐蕃部族长老。
  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将所有的危险掐死在摇篮里。
  当你和我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定有大军已经去找瞎毡了。
  只要灭掉瞎毡,我就不会到处乱跑,只能老老实实的回清香城。“
  卓玛脸色一片煞白颤声道:“他为什么一定要你回清香城?难道就不能放你一马吗?
  你明明是一个英雄,他为什么一定要一条狗链子拴在你的脖子上?”
  李巧耸耸肩膀道:“他本来就没打算杀我,只是不想让我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他讨厌兄弟背叛,讨厌因为背叛带来的痛苦,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这家伙总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总认为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应该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如果出现了漏洞,会打击他的自信心的。”
  卓玛呆滞的看着李巧道:“你就这么听话?”
  李巧点头道:“在我们小的时候我就发现他比我聪明的多,在那个时候我就告诉他,出力的事情我来干,动脑筋的事情他去想。“
  李巧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嘿嘿笑了起来:“我只负责干事情,至于怎么善后,怎么处理被我弄坏的局面,都是他该干的事情。”
  “你确定?”卓玛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她忽然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李巧笑道:“当然确定,你以为孙羊正店是怎么着火的?你以为汝阳王府是怎么变成一片白地的?
  事情是我干的,收尾全是他收的。”
  卓玛艰难的站起身,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李巧。
  李巧的神情有些晦暗,接过茶水往嘴里送去,过程很长。
  茶水送到嘴边李巧叹息一声道:“你不阻止我吗?”
  卓玛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李巧皱着茶杯里的茶水皱眉道:“茶水里有小虫子。”说着话就把茶水泼在窗户外面。
  放下茶杯道:“三个孩子我上午已经派人送去清香城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卓玛,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卓玛绝望的看着李巧道:“为什么?”
  李巧伸出手抚摸着卓玛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喃喃自语道:“当然是因为这双漂亮的大眼睛。
  源哥儿他们总认为我是在乳山才第一次认识你,却不知在去乳山的四年前,我在御街就见过这双眼睛……
  青唐豪族嫁女儿入皇宫,当时街道上有很多看热闹的人……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我爬在一棵树上,你坐在马车里掀开了帘子冲着我笑了一下……
  卓玛,那时候的你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