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三十八章商业社会

  
       
    
        铁心源呆滞了很久……
    
        他知道大宋文人中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东西……没想到欧阳修这位最后的道德标杆也轰然倒塌了。
    
        他自然想过用铁路来凝聚人心,却绝对没有想过用铁路将那些吸血鬼的目光从土地上引开。
    
        他以为,以汉人的脾性,储存土地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家有钱财万贯,不如陋田一亩,就是汉人对土地狂热的一种真实写照。
    
        他以为以宋人的保守,没有人愿意抛弃土地这个根本来投资一下前途渺茫的铁路。
    
        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很快,他就醒悟过来了,他忽然想起宋代是中国商业最繁荣的时期,且没有之一这两个字。
    
        这是一个真正的商品世界。
    
        有货物的买货物,没货物的把自己当货物卖掉,对宋人来说很普遍,且不论男女。
    
        在东京的时候他就见过平民小户将自己的闺女养的白白胖胖的,穿的美美的,再花大价钱请人教自己闺女琴棋书画乃至厨艺,茶道。
    
        最后的目的就是为了能把自家的闺女卖个好价钱,送进贵人府邸当小妾,当侍女,只要干上几年之后,主人家就会给这个小妾,侍女一大笔钱送她出门,哪怕生下孩子也与她们无关。
    
        从走出贵人家门的那一刻起,这个女子的生活才算是真正到来了,可以继续嫁人生子……
    
        男子也是一样,一个男子想要发财却苦无起家的根本,他就会跟另外一个刚刚开始自己生意的小商人订立契约,只求一口饭,不要工钱,然后全心全意的帮助这个小商人成为大商人。
    
        等这个小商人成为大商人之后,大商人就会资助这个昔日的卖身者,帮他开店铺,铺设商业脉络,最后做到一起富裕一起发财的目的。
    
        当然,倒霉的不是没有,很多还没有获得结果就死掉的人也很多,他们却没有埋怨。
    
        后面继续这样干的人依旧摩肩接踵,前赴后继。
    
        宋人已经明白了商业的含义……并且知晓商业中蕴含的所有利弊,并愿意接受或者承受失败的结果。
    
        这非常的光棍!
    
        “这么说,那些人已经看到了铁路带来的光明未来了?”铁心源低下头重新整理那些帖子,换了一种心情之后,他开始觉得这些想要占他便宜的家伙们全都是走在这个时代最前沿的家伙。
    
        全他娘的是人才!
    
        欧阳修笑道:“未必见得,他们只是看见了一个可以做好几代人的大生意,且比土地的产出多,还持久!
    
        大王,这些人都是大宋举足轻重的人,你在勾选股东人选的时候千万思量,莫要挟一时之气做决定。”
    
        铁心源大笑道:“不用我们选择,他们自己就能做出选择!”
    
        “计将安出?”欧阳修满脸的不相信。
    
        “股票啊!”
    
        “什么股票?”
    
        “类似于博买!”
    
        “什么是股票?”欧阳修有些生气,他当然知道博买,他只是太清楚铁心源的为人,既然称作股票,必然就与博买有非常大的不同!
    
        “很简单啊,我把已经建设好,与正在建设,以及还没有建设的铁路拿出来,分成几十万万份,每份卖五十个红铜钱,想要参与铁路分红的人就去购买。
    
        谁买的最多谁就是最大的股东,如果有一个猛人愿意全数购进,他就是铁路的主人,对所有的事情都有决定权,甚至可以决定以后还要不要继续发行这种股票。”
    
        铁心源觉得宋人既然能够接受铁路,并且看好它,这时候再把股票交易所建立起来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顺便彻底解决一下当穷鬼的命运,只要操作得当,自己可能马上就要富裕起来了。
    
        他很自信,还没听说那个股票交易所在亏钱。
    
        至于交易所建立在那里,铁心源觉得清香城就很好,就在欧阳修一头雾水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幻想清香城最终成为世界的金融之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
    
        醒来的时候,铁心源发现自己的口水掉了一桌子,而欧阳修早就走了。
    
        也好,让老家伙好好地想想,看他能弄明白多少,反正铁心源上一辈子炒股的回忆不太好……来大宋之前,他还记得自己还有好多血汗钱依旧被牢牢地套在股市里。
    
        上一辈子被大鳄们坑的太惨,这一辈子就开股票交易所来骗别人。
    
        以自己少的不能再少的股市经验,以及少的可怕的股票市场的认知,最后制定出来的制度一定漏洞百出,估计连鲸鱼都能漏掉。
    
        再以大宋那些有钱人的德行来看,股市一定会黑暗的如同地狱第十九层。
    
        为了那些小民的生计着想,铁心源决定只有家产超过一千两银子的人家才准进入股市!
    
        抱着一老婆,再摸一个老婆的屁股注定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铁心源的脑门上很快就多了一脑门的桃浆子。
    
        下手的人是赵婉,尉迟灼灼倒是很期望大被同眠的日子,这样一来在某些层面,她会觉得自己跟赵婉是平起平坐的,因此,她没有生气,只是很没羞臊的大笑。
    
        “我打算把铁路拆分卖掉!”
    
        暴怒的赵婉听到丈夫这样说,手里的第二个桃子就没有再飞过来。
    
        而是非常急迫的摸摸丈夫满是桃浆子的额头奇怪的道:“不烧啊!”
    
        铁心源抓着赵婉的手胡乱擦拭一下脑袋道:“老子马上就有钱了,再也不用听你们两个婆娘骂老子是败家子了。”
    
        赵婉尖叫一声扑进铁心源的怀里胡抓乱咬,皇家的高贵风范荡然无存,尉迟灼灼也不断伸缩着爪子,看样子也很想做同样的事情。
    
        自从知道铁路的重要性之后,这两个女人为了筹集钱粮就差卖首饰了。
    
        现在一听丈夫要卖掉,那里还能忍得住。
    
        “那是我儿子的江山!”
    
        钗环紊乱的赵婉眼中泛着泪光,凄惨的大叫。
    
        铁心源抖抖皱皱巴巴的衣袍站起身俯视着赵婉道:“你儿子的江山是大地,谁能拿走?”
    
        “你说过,铁路一旦修成就会成为人身体里的血脉,承担着运输养分的作用,现在,铁路要是掌握在别人手里,我儿即便是拥有了江山,也不过是一具死尸,哪来的生机?”
    
        不得不说,赵婉还是很有些心胸的,只是眼光不如铁心源,或者说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能在眼光方面超越铁心源,毕竟他真是的上知一千年后知一千年。
    
        “铁路还是你儿子掌控,只是不属于你儿子而已,赚的钱也不归你儿子,你儿子最多能收点税罢了。”
    
        “怎么说?”赵婉狐疑的瞅着丈夫。
    
        “我们先成立一家商铺!名字叫做大宋铁路,或者叫哈宋铁路也成,必要质疑这个名字,我是胡乱说的,你将来可以起一个更好听的。”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给商铺找无数个东家!”
    
        “然后呢?”
    
        “然后我们用东家的钱继续修铁路,然后继续找东家,直到我们用东家的钱吧所有铁路都修起来为止……”
    
        “将作营正在侍弄的那个会喷火会自己跑路的大铁壶你也准备卖掉?”
    
        “哦,那个不卖,我们租给那些东家就好!”
    
        “你确定那些东家像妾身一样好骗?”
    
        “哈哈哈,你确定那些东家就不如你聪明?你还别说,我都有收购一部分的想法,毕竟,这东西实在是一个长久的来钱渠道。
    
        等着,等我把所有的章程弄出来之后,你们再发疯不迟。”
    
        铁心源拍拍赵婉的脸蛋,甩着袖子就在赵婉跟尉迟灼灼晦涩难明的眼神中走进了书房。
    
        等铁心源终于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哈密新年的第一场大雪已经纷纷扬扬的落下来了。
    
        整整一个半月,铁心源的书房里永远人满为患。
    
        等到欧阳修在章程上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书房里安静的掉一根都清晰可闻。
    
        “哈密到清香城铁路股票发行章程这就算是定下来了?”刘攽有些失魂落魄。
    
        铁心源瞅着窗外的鹅毛大雪道:“还能怎么办?我们当初太低估修建铁路的难度了,我总以为我们会有办法解决这些难题,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太想当然了。”
    
        霍贤站起来用手捶着后腰笑道:“我们在做前人所没有做的事情,前面是黑的,自然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出现差错在所难免。”
    
        欧阳修大笑道:“至少铁路出来了,而且还在延伸,哈密国依旧国泰民安,连塞尔柱都似乎忘记东进了,前所未有的好局面,这就足够了。”
    
        徐东升笑道:“塞尔柱的光明王死了,他数量众多的儿子正在争夺王位,在没有明确王位的归属之前,他们没有精力东进。
    
        呵呵,即便是东进,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喀喇汗国,阿丹常年居住在西边的怛罗斯,估计他对塞尔柱的王位也有点想法。”
    
        话题跑偏了,却没有想着纠正回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着西面紊乱的局势。
    
        直到欧阳修将手按在厚厚的铁路售卖章程上众人才把目光放在哪里。
    
        “老夫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