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九十二章大将军刘婆
  

  “你高兴?”霍去病的惊诧声好大。

  “对啊,我高兴!

  老子如果想要求官,这不是难事,今年春天阳陵县还因为我在去年冬天收拢了灾民,且活人无数,给皇帝上书保奏我为孝廉。

  你也知道孝廉是个身份,只要愿意,就能当一个小县的县长。

  如果求财,假如这颗心黑一些,脸皮再厚一些,老子现在早就腰缠万贯了。

  既然我没心思当官,也没心思求财,我活的高兴一点,活一些人求点心安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霍去病瞅着云琅看了半天,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他不觉得云琅会成为一个圣人。

  这家伙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目的性,而且目的性很强,不可能无的放矢,更不可能白白做好人而不求回报。

  “你这话说出来我也不信啊!”

  太宰坐在油灯底下,继续编织自己永远也编织不完的竹简。

  “本来就没有希望别人能信!我家大王信了就成,是不是啊?大王?”

  老虎抬起头张大了嘴巴嗷呜的叫一声,算是回应了云琅的问话。

  “你看,大王信了。”

  太宰见云琅跟老虎扭作一团,笑了一下道:“日子快到了,你做一下准备,我们该去拜祭陛下了。”

  “我真的很不想去……”

  “不去不成,那是我们的根,每个人都要有跟脚的,我的跟脚可能还有选择的余地,你的跟脚只能是始皇陵。”

  “我怕看到里面的好东西,忍不住想拿怎么办?”

  “那就拿呗!玩腻味了记得放回去就成。”

  “带大王一起去。”

  “那就带着,他也算是陛下的臣子,毕竟守卫皇陵好几年了。”

  “先保证,你不会在皇陵里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尤其是自杀这种事情不能做,你必须做出保证。”

  太宰烦躁的丢下手里的刀子怒道:“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会去找死?一句话,你去不去?”

  “去,去,我其实早就想看看,只是担心你会干一些乱八七八糟的事情,才拖延至今。”

  “这还差不多,时间到了我告诉你,你准备三牲香烛,龟甲,我写文表。,记得给我弄几块玉圭,白玉的就好,千万不要刻好的,光板白玉就成,拿回来我自己雕刻,汉制与秦制不同,万万不可出错!”

  祭拜皇帝很麻烦啊……

  三牲这就很要命。

  猪羊好说,麻烦的是牛……云琅拼命地搜刮三辅之地剩余的耕牛,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才弄了十六头。

  这十六头牛,全部在官府的册页上,少一头都会有大麻烦。

  事实上,大汉大规模的用牛耕田才刚刚开始,主要的用途是拉车,曲辕犁出现之后,耕牛的价格才起来了,以前耕牛虽然已经开始使用,却没有骡子,驴子那么普遍。

  也就在今年,皇帝在充分认识到耕牛的作用之后,才下了不准随意宰杀耕牛的命令。

  三牲其实只要首级就成,硕大的身子基本上没用,看样子庄子里的人又要大吃一顿了。

  白玉圭也不好找,这东西的买卖是有限制的,杂色玉基本上有钱就能买到,只有白玉属于皇族专用,非常讨厌的是这东西根本就没地方买。

  不过啊,霍去病有……

  云琅觉得牛头也应该找霍去病,长平公主这人最大的喜好就是吃牛肉,所以他家里没事干就摔死牛。

  牛肉在大汉是最高级的食物,且没有之一的说法,什么虎鞭,熊掌,豹子胆,象鼻子都要靠后。

  皇帝的禁令对皇家人基本上没有多少约束力。

  “你看,就是这个样子,我想做到独立,事实上却做不到,要用铁器就必须去找卓氏,想吃牛肉就必须找你,家里用的盐巴只有东郭咸阳那里有得卖,更不要说盖房子,修花园这种事情。

  何况,我还不敢把家里弄得太舒坦,万一皇帝看中了,一句话我就得搬家,这很糟糕。”

  霍去病赤裸着上身,趴在沙模子上,云琅跟褚狼踩在他的背上增加重量,为了制造出一个标准的铠甲模子,他只能这么干。

  确定合适了,霍去病才从沙子上爬起来,云琅专心的用小刷子往霍去病用身体压出来的模子上刷水。

  云琅会一点钣金,技术却不是很好,以前机场上有一个很牛的大师傅,他用一柄木槌就能敲出需要的形状,且不用任何模具。

  云琅没那个本事,只能先制作出模具,再把铁板贴在模具上,一点点的按照模具的形状把铁板敲成铠甲。

  没错,云琅跟霍去病商讨之后,他打算给自己制作一副铁板铠甲,一具能严格保护上身的铁板铠甲。

  这需要不断地实验最后才能成功,所花费的银钱自然不会少,据霍去病说,这些钱都是长平掏的。

  这几天家里非常的忙碌,原因就是家里的蚕已经成熟了,刘婆她们用竹片子打成方格做成了茧山。

  每一个格子里都放一条身体肥胖的大蚕,这些蚕已经不吃东西了,放进茧山之后开始胡乱动弹。

  云琅万万没有想到,当初就买了五百张蚕种,现在居然会有这么多的蚕……

  那些仆妇们细心地把人住的房子彻底的清洗了七八遍之后,那些房子全部变成了蚕吐丝的地方。

  至于人,全部睡在外面,眼巴巴的等着这些宝贝吐丝。

  刘婆已经两天没睡觉了,声音嘶哑的厉害,训斥起人来也丝毫的不留情,她的威望已经在养蚕的过程中培养起来了,所有妇人都在她的指挥下井井有条的干活。

  云家庄子里的火把彻夜不熄。

  “你家的婆子真不错!”

  霍去病难得夸赞一声。

  云琅看着蚂蚁一般忙碌的妇人们,叹息一声道:“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襟,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霍去病瞅了云琅一眼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云琅摇头道:“没问题!这都是贵人们该有的享受!”

  霍去病笑道:“你以后就该这么想,你话里的遍身罗绮者,就有你一份。”

  “扯,我从来都不穿丝绸!”

  “你才扯淡呢,你都不穿丝绸,这些仆妇们养出来的蚕吐出来的丝线最后卖给谁去?她们拿什么养家?”

  “《市场论》啊,霍兄大才!”

  云琅的拇指翘得老高。

  “开始吐丝了——”只有丑庸的大嘴巴能喊出如此大的声音。

  然后就看见她嘴里塞着一个小笤帚被刘婆给赶出来了……

  云琅跟霍去病很好奇,他们两个都没见过蚕吐丝的场景。

  走进最大的一个蚕室,顿时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撼的不轻,放眼望去,整个屋子里全是呈8字形摇动的蚕脑袋,一根根肉眼几乎不可见的蚕丝被吐了出来粘结在茧山上。

  刘婆骄傲的跪坐在地板上,看着眼前这些吐丝的蚕,眼中有说不出的温柔。

  她是这里的王!

  云琅跟霍去病两个闲散人员不能打扰刘婆最幸福的时刻,悄悄地退出来之后,云琅就吩咐丑庸给刘婆做一大碗肉臊子面。

  “她刚才嫌我说话大声,往我嘴里塞笤帚!”丑庸有些委屈。

  “这时候家里她最大,别说往你嘴里塞笤帚,就算是往我嘴里塞笤帚我也只能忍着。

  你说说,刚才的场面好看不?”

  “好看!”

  “壮观不?”

  “壮观!”

  “这就对了,每一条吐丝的蚕就是刘婆的底气,这跟每一位军卒是大将军的底气是一样的,傻丫头,你刚才违反军规了,不信,你问问在军中无故喧哗是个什么罪名。”

  “斩首示众!”

  霍去病冷冷的道。

  丑庸缩了一下脖子,二话不说就匆匆的跑去厨房给刘婆做臊子面吃。

  “你家的这个婆子确实不错!”

  “这话你说两遍了。”

  “这样的婆子从哪找?将来我搬出来之后也需要这样的婆子。”

  云琅笑道:“你如果肯对你家里的婆子好一些,这样的婆子你家里的也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