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逆水行周>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通
  人生际遇变幻无常,王道长对此颇有感慨,他本来是一个四处游方的道士,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饱一顿饥一顿,半大年纪,身边连个可供使唤的道童都没有。

  然而在悬瓠,因为一件事情,他的人生忽然改变,高高在上的西阳王,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在众人面前施展神通的机会。

  连续几次登坛作法,王道长的神通都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效,西阳王连战皆捷的战斗中,少不了王道长的身影。

  如梦如幻之中,他真的以为自己有了神通,可以凭一己之力退万敌,但当美梦醒来,王道长很快就恢复理智,他明白世上真的有神通,但这神通不是他的,而是西阳王的。

  如今已经大名鼎鼎的王道长,实际上是西阳王控制的傀儡,每次登坛作法,不过是装个样子而已,王道长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会有太多非分之想。

  他因为一贯的出色表现,不光有了道童侍奉,还有了伴侣、田产宅院,日后还会有后代。

  王道长为此感激涕零,所以西阳王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为此还精心琢磨出一套“舞步”,能让做法时的动作看起来颇有风范,能让旁观者看得目不转睛。

  除此之外,神通如何显现,跟王道长完全无关,他按着排练过许多次的“节目”,在法坛上卖力“演出”。

  不光王道长,左右护法“吃枣鸡”、“药丸蛋”也在卖力表演,三人在舞台...法坛上的走位都是有讲究的,虽然别人看起来坛上很“热闹”,但这是精心排练所展现出来的效果。

  作为“主角”,王道长的形象当然是得道高人,而“吃枣鸡”虽然是“飞禽”,但扮演的不是仙鹤,而是负责搞笑,“药丸蛋”当然不是仙丹,同样负责搞笑。

  一脸严肃的王道长,浑身笑点的左右护法,三人组合在法坛上作法,让围观的将士们不知该笑还是虔诚祈祷神通显现。

  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让王道长和左右护法十分受用,但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所谓“神通”会如何显现。

  万一不灵,当场出丑不说,搞不好会被西阳王借人头一用,那可就不妙了。

  呼啸声起,一支流矢飞来,与王道长擦肩而过,插在“药丸蛋”身上,吓得三位差点就当场趴下以躲避流矢。

  幸亏扮演“药丸蛋”的人套着臃肿的服饰,所以这一箭并未造成伤害,舞蹈...法事继续进行,而王道长额头已经冒出冷汗:方才那一件若是射中他,可是会要命的。

  土丘旁车阵一隅,李靖用千里镜看着丘顶法坛,眼睛圆瞪,几乎忘了眨眼。

  这千里镜是他舅舅韩擒虎的,如今是晚上,没太多用处,于是李靖拿来观察中军处的法坛,看看西阳王要使出何种神通来退敌。

  战况激烈,但形势对己方来说不是很妙,敌军兵力充沛,持续不断地进攻之下,己方将士伤亡渐增却不得休息。

  本来白日里且战且走已经消耗大量体力,到了晚上又是激烈的肉搏战,再这样下去,到了天明,己方将士哪里还撑得住。

  仗打到这份上,李靖再次确认西阳王的兵是强兵,布下的车阵也确实坚固,还有其他各部将士确实坚韧不拔,然而体力没了就是没了,即便有勇气,可手握不住刀,这样又如何退敌。

  他舅舅督战的这个小阵,已经被敌军数次攻入,虽然最后都被将士们奋力击退,但己方的伤亡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总会有一次无法将敌兵击退,到时候再无回天之力。

  在这宁平故城附近,四周一片空荡荡都是平原,三面都是敌人,想要突围就只能往南跑,跑出一段距离之后就是沙水,只要渡过沙水抵达南岸,就能摆脱骑兵,保得性命。

  但这段距离必将是血腥之路,因为敌人故意留着车阵南面不攻,就是围三缺一,以加速车阵的崩溃,一旦崩溃发生,丢盔卸甲向南逃的士兵,会被尾随而来的骑兵肆意砍杀、践踏。

  李靖不想落得如此下场,他宁愿死在白刃战里,也不想死在逃亡路上,所以急切希望转机到来,而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主帅、西阳王身上。

  此时正在土丘顶上法坛做法的道士,李靖听说过,据说这位王道士在悬瓠时,数次做法施展神通击退敌兵,正是有这位法力无边的王道士协助,西阳王才最终守住悬瓠。

  对于这个说法,李靖是不信的,他认为神鬼之说虚无缥缈,一支军队要打胜仗,靠的是主帅的指挥能力,靠的是浴血奋战的将士,而不是靠一个道士作法施展神通退敌。

  之所以有如此流言,李靖认为是西阳王以道士作法障人耳目,实际上使出了一系列手段,这些手段十分有效,才真正实现了神奇的“神通退敌”。

  想想之前那一场大战,那些忽然投入作战的战象,李靖觉得莫非此次西阳王又折腾出什么奇兵,但转念一想,他认为不可能。

  此次强行军,大军连帐篷都不带,尽可能轻装上阵,而随行的众多马车,满载着铠甲、武器等必备物资,不可能藏着什么象兵或者奇兵。

  遇敌之后向南行进,走了一日才走了十里左右,如此情况下,又如何有类似象兵这样的奇兵呢?

  敌军骑兵众多在,在旷野里四处游荡,即便周围友军闻讯试图赶来救援,在敌军骑兵面前寸步难行,哪里能这么快赶来。

  所以,不会有外援,只能靠自己,然而己方该如何应对,才能击退敌人?

  想着想着,李靖忽然放下千里镜,看向舅舅,只见舅舅淡定的指挥部将布防,看上去一切如常。

  李靖不认为久经沙场的舅舅看不出当前局势危急,之所以能够如此镇静的原因,一来是见惯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不会为此情绪波动,二来....

  莫非像之前一样,舅舅知道西阳王的手段?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李靖心痒难耐,想开口问舅舅以得到答案,但这样不行,因为军法森严,若真有答案肯定是机密,舅舅不会说,他问也白问。

  那么,到底西阳王有何神通呢?

  。。。。。。

  车阵北,尉迟用千里镜观察敌军,对方围绕土丘布阵,土丘是制高点,应给是敌人的中军所在,他在傍晚时就注意到了。

  因为有虎头旗,所以宇文温的虎林军在阵中,那么宇文温应该也在,所以...

  你让个道士在台上跳来跳去,以为这样装神弄鬼就能施展神通保平安?

  尉迟如是想,放下千里镜,揉了揉眼睛,再度用千里镜观察土丘,因为距离有些远,加上闪烁火光的干扰,他看不太清楚那土丘上的具体情况。

  但他大概能看见跳来跳去的道士,还有两个怪物在旁边不断扭着,这种诡异的场景,和激烈厮杀的周边环境形成了强烈反差。

  如果敌军主帅是别人,尉迟会认为对方病急乱投医,眼见着就要败亡只能让道士出来作法,自欺欺人。

  然而现在,敌军主帅有可能是宇文温,尉迟可不敢小觑对方,这条疯狗接二连三坏他好事,是个难缠的对手,所以如今又让道士出来作法,肯定有阴谋诡计。

  在悬瓠时,每当城头有道士作法,就一定会弄出幺蛾子,尉迟想想那时的情景,又看看眼前的土丘,不由得惊疑起来。

  但没过多久,他再次冷静,因为自己的谋划万无一失,绝无可能让对方有机可乘。

  柴村之战,尉迟现场指挥,结果就在他专注于对付突击到面前的敌军时,后背为突然冲来的敌骑冲击,导致他狼狈逃命,这样的错误,绝不会再犯第二次。

  此时,他同样坐镇战场北面,同样指挥骑兵围攻敌兵,而因为是夜晚,为了方便各部将领汇报军情,也为了让将士们知道中军在哪里,所在位置点着篝火堆,在黑夜里有些显眼。

  为了以防万一,尉迟在身后布置了几股骑兵,随时拦截可能出现的敌骑,而他所在的中军帐后,布置了许多鹿角、拒马,敌骑根本就没办法从后面偷袭。

  各种可能的隐患,他都想到了,并对此一一作了布置,所以,尉迟不认为对方能翻盘。

  前方战况不断传来,尉迟知道敌军车阵已经摇摇欲坠,己方骁勇多次从不同方向攻入阵内,虽然到现在为止,都没能将战果扩大,但骁勇们在阵内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

  许多马车被骁勇们纵火烧毁,虽然大火被对方扑灭,但赖以作为壁垒的马车在接连破坏之下,损坏数量越来越多,只要再加一把力,骁勇们就能真正攻进去了。

  只要敲碎了这道防线,骑兵就可以直接策马冲击阵内,到时候,就能给宇文温收尸了!

  尉迟如是想,下令新一轮进攻开始,他手头上有充足的士兵,可以连绵不断的攻击车阵,轮换下来的士兵还能休息,对方却很难做到,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要看看,宇文温能使出何等样的神通来扭转战局。

  。。。。。。

  车阵外沿,战斗已经白热化,激烈的鼓声中,新一轮进攻同时在东、西、北三个方向开始,投入作战的士兵人数比先前的安排翻了一倍,因为丞相要求此次进攻一定要攻进去,击溃敌人。

  战斗打到现在,许多人已经疲惫不堪,趁着还有力气,一鼓作气攻进去结束战斗,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踩着铺满地面的尸体,士兵们手持盾牌,向着车阵发动冲锋,无数人呼喊的声音汇聚成声浪,拍打着摇摇欲坠的车阵。

  车阵内同样响起鼓声,嚎叫着的士兵们手持武器,拼命挡住缺口,其他人爬上马车,和同样爬上马车的对手展开厮杀。

  攻防双方开始新一轮血战,而这一次,进攻方占据明显优势,骁勇们如同即将溢出堰坝的洪水般,即将冲过马车,向车阵内倾泻。

  胜利即将到来,许多人为此欢欣鼓舞,就在他们跨过马车顶部,即将向阵内展开突击时,发现面前十余步外,竖起了许多高杆,高度比马车顶略高。

  高杆顶部有圆形物体,借助火光可以看到这些物体好像是圆盆,盆口对外,不知有何用意。

  凄厉的响声在阵内响起,随后这些高杆上的圆盘忽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那光芒突兀的出现在夜幕中,瞬间让正对面的骁勇们失明。

  一个人,如果对着天上的太阳看,眼睛会被耀眼的阳光照得暂时失明,如果对视的时间短,眼睛视力还能恢复,如果时间长,视力会明显下降,甚至会因为眼睛被阳光灼伤而永久失明。

  现在,无数个强光源在面前忽然放光,那光芒之耀眼,直接让猝不及防的骁勇们双眼被灼伤,一阵疼痛之后,是永久的黑暗。

  他们,真的失明了,扔下武器,捂着双眼哀嚎。

  距离在数十步内的士兵,虽然眼睛未被灼伤,但也因此暂时失明;而百步外的士兵,眼睛虽然没有失明,却被耀眼的光芒晃得眼睛看不清东西。

  百步之内,无人敢对着强光看,车阵东、西、北三面忽然出现的三排强光,让如潮的攻势瞬间瓦解。

  土丘顶上法坛处,王道长见着如此异象惊得目瞪口呆,他终于知道西阳王口中的“神通”到底是何意思,而其他人面对如此异象,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唯有西阳王宇文温和少数几个人,淡定得很。

  若以玻璃镜反射火药爆燃时的火焰光芒,只能在夜里晃花当面之人的眼睛,光照强度还是不够,而要实现现在这样强烈的光照效果,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电弧灯。

  高压电弧灯。

  沙水河南岸预先装好的水力发电机,在水力推动下产生强大电流,由一系列装置处理后,由电线引至宁平故城处的土丘,和大量电弧灯连接。

  当电闸合上时,各个电弧灯内的两根对置却不接触的碳棒间有电流通过,形成电弧,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这光芒被光滑的抛物面铜镜反射出去,能导致当面敌兵瞬间失明。

  这是跨越时代的科技,灵感是那个时代的科普小实验铅笔芯电弧灯。

  电弧光的亮度很强,宛若太阳般耀眼夺目,每排数十盏电弧灯忽然“开灯”,可以照瞎当面之人的眼睛,这就是宇文温的神通:大光明术。

  但这只是无法实用的科技产品,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持,只有几分钟的璀璨,是代价高昂的玩具。

  几分钟的璀璨过后,是电弧灯骤灭、发电机严重烧毁,合计铜钱不低于六十万贯的损失,这就是大光明术的真实:一次性消耗品,代价高昂。

  但这珍贵的几分钟,就是宇文温翻盘的机会,六百万贯都买不到的机会。

  宁平故城,不是宇文温仓皇南逃的败亡之处,而是他精心选定的备选战场,如果强行军失败,他就在这个备选战场上,将被引诱来的敌人歼灭。

  他扭转战局的“神通”,是“荆棘之环”(通电铁丝网)或“大光明术”(高压电弧灯)之一。

  考虑到漏电风险、效果和成功率,宇文温选择后者,实现绝地大反击。

  如潮的号角声和鼓声响起,蓄势待发已久的队伍,背对电弧灯,向被照瞎眼的敌人发动冲锋,当面之敌毫无还手之力,如同一群土鸡瓦狗,一触即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