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尊上 > 第1513章 又一场赌局
  “不敢赌,不就是玩不起嘛,大家说是不是?”

  与柳双燕一起来的人都随声附和着,旁边聚集在这里看热闹的人也都是议论纷纷。

  沐灵瑶气的那张美艳的脸庞有些铁青,气呼呼的喝道:“拿花蝶姐破记录来赌,根本不公平,为什么不拿你的记录来赌,若是你今日能破掉你的记录,姑奶奶我也给你下跪磕头!如果你破掉自己的记录,就给姑奶奶下跪磕头,你敢不敢赌?”

  “我们现在赌的是花蝶仙子的记录。”

  “不好意思,姑奶奶现在就要拿你的记录来赌,你敢不敢,不敢你就是输不起!输不起就给我滚蛋!”

  沐灵瑶也学会了这一套,开始用同样的手段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不就是磕一个头嘛,又什么大不了的,本小姐岂会输不起?”

  或许是没有想到柳双燕竟然真的敢答应,沐灵瑶一时间不由愣在那里。

  “不过既然你说要公平,那我们三人就各自破自己以前的记录,谁破不掉,谁就输,输了就要磕头!”

  听柳双燕这么说,沐灵瑶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也没有想到柳双燕竟然能如此豁出去,敢跟自己这么玩。

  “怎么样?够公平了吧?本小姐已经应下了,你们二人呢?还不敢赌吗?是不是真的输不起?”

  “你都不怕丢人,姑奶奶怕什么!”沐灵瑶把心一横,应了下来,喝道:“就我们两个人赌,赌破自己的记录,谁破不掉,给谁磕头,不过,若是我们都没有破掉记录,那该如何?”

  “没有破掉,那就算没有输赢,这场赌局自然也就不作数!”

  “好!还算公平,姑奶奶跟你赌了!”

  “沐大小姐,你说错了,不是我们两个人,而是我们三个人!”柳双燕盯着花蝶仙子,道:“我都敢赌,难倒鼎鼎大名的花蝶仙子输不起吗?”

  “有姑奶奶跟你赌就够了,为何非要带上花蝶姐!更何况,你的记录不过是十三层而已,花蝶姐的记录可是十九层,但凡闯过夺金塔的人都知道,十三层的记录不过是三十分之一,而十九层的记录可是两百分之一!”

  “沐大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记录不过是十层,几率不过十分之一,而本小姐的记录是十三层,几率是三十分之一,这么大的差距,本小姐不也照样跟你赌了吗?”

  沐灵瑶心中那个气啊,气的恨不得当场将柳双燕千刀万剐,她也暗骂,骂自己嘴太笨,根本说不过柳双燕,每次跟柳双燕打嘴仗,自己都输的一败涂地。

  柳双燕得意的问道:“花蝶仙子,等你回话呢,若是真的输不起,本小姐也绝对不会勉强你的。”

  一直沉默的花蝶仙子终于开口说话,道:“好,我答应你。”

  一听花蝶仙子答应,柳双燕顿时眉开眼笑,大声嚷嚷道:“大家可都听好了,现在我与沐灵瑶还有花蝶仙子也要打赌,各自破自己的记录,若是谁没有破掉,便算谁输,输的要跟赢的磕头赔罪,若是都没有破掉自己的记录,这场赌约就算作废!”

  先前古清风与玄云公子三人打赌已是引起场内一片哗然,众人还在议论纷纷这场赌局,谁也没有想到花蝶仙子、沐灵瑶、柳双燕三人竟然也要打赌,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虽说古清风与玄云公子三人之间的赌局,赌注比较大,难度也比较大,不过大家对于这样的赌局兴趣却不是太大,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场赌局的输赢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古清风这个暴发户根本不可能登上夺金塔的二十七层。

  对于一场输赢没有任何悬念的赌局,大家自然没有什么兴趣,至于这场赌局的赌注,那一千万颗响头实在太过离谱,就算输了,怕也磕不了一千万个响头,所以,大家也都没有放在心上。

  与古清风和玄云公子三人的赌局比起来,大家更对花蝶仙子三人的赌局感兴趣。

  原因也很简单,三人赌的是各自破自己的记录,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谁会赢谁又会输,可以说充满了悬念。

  最为重要的是,不管是柳双燕还是沐灵瑶在双极天域都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名气都非常大,尤其是花蝶仙子,在双极天域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正所谓名人效应,就是她们三人走在大街上都能引起关注,更莫说如此大的赌局。

  一时间场内的众人都议论起来。

  不少人都看好花蝶仙子,也都希望花蝶仙子能够破掉自己的记录,赢得这场赌局,毕竟花蝶仙子的悬壶济世之名人尽皆知,加上她人缘又非常好,更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女神,大家谁也不想看见心目中的女神给柳双燕磕头。

  当然。

  也有不少人都觉得花蝶仙子太过冲动,不该受柳双燕的挑衅,更不该答应这场输赢未知的赌局,毕竟破自己的记录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谁都知道夺金塔运气成分大,变数也大,万一运气不好,再次被淘汰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待柳双燕离去之后,沐灵瑶说道:“花蝶姐,你就让我跟柳双燕这个贱人打赌就行了,你干嘛也参合进来,我说我脑子一热冲动答应了,你怎么也……”

  “柳双燕故意针对我,她如此咄咄逼人,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可是!”

  沐灵瑶知道当时的情况,的确是不答应不行,若是不答应的话,柳双燕这个贱女人又该到处嚷嚷说自己与花蝶姐输不起,她这个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的挑衅。

  “她姥姥的!柳双燕这个贱货这次真是豁出去了啊,为了跟咱们打赌,她把自己都脸都压上了,这个贱货真是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啊!不过,我想不通,她到底为啥啊?难倒她就不怕输?不怕输了给咱跪下磕头丢人?还是说她真的有把握能破掉自己的记录?”

  花蝶仙子摇头道:“她没有把握,”

  “那她跟咱们打赌,到底图的什么?”

  “图名。”

  “图名?”沐灵瑶不懂,问道:“图什么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