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八十章 破译出来了
    “三炮先生,总是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咱们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出去了?”
  
      一天忙碌下来,方逸和龙旺达坐在一个空旷的屋子里聊着天,现在的彭斌已经进入到了魔怔的状态,整个人都沉迷到对文字的解析中去了,方逸和龙旺达都不敢去打扰。
  
      前前后后算起来,进入到这个空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就连龙旺达都有些撑不住劲了,他虽然不至于留恋在外界的尊崇地位和荣华富贵,但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么个地方。
  
      更重要的一点,从目前搜索的情况来看,这个空间除了之前吃的那一枚果子对身体很有帮助之外,别的好处却是没有得到多少,每日枯燥的搜寻总是以失望告终,龙旺达对此的忍耐也是快要到一个临界点了。
  
      “老龙你说的有道理,回头我就去找大哥,咱们上山去找出去的路……”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点了点头,他和彭斌失踪了三个多月,外面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了。
  
      方逸这边还好说,毕竟他无父无母,在师父死去之后一直都是孑身一人,就算进来之前正在和柏初夏谈着恋爱,但两人也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相比起来,他的失踪反倒是胖子和三炮会更加伤心。
  
      但彭斌就不行了,他可是彭家的家主,离开个十天半月没有什么问题,但长时间的失踪,肯定会在彭家引起轩然大波,现在彭斌只能寄望于彭浩这几个新任长老能压得住局势了。
  
      而且正如龙旺达所想的那样,这个空间对于方逸的吸引力也是越来越小了,通过围墙上的石壁画,他们已经大致了解到了这个空间的历史,就算是空间内生物消失的原因,方逸也猜测的七七八八了。
  
      原本在这里搜寻,方逸和彭斌是想找到一些上古的修炼功法,但从这几个月查找的结果来看,上古那些人在离去的时候,几乎将所有具有价值的东西全部都带走了。
  
      并且随着灵气的进一步消失,这个空间的环境也在不断的恶化着,方逸现在只是希望在那山上离开这里的通道还存在着,否则他们几个人真的是要被困死在这个地方了。
  
      “好,能否破译出这个地方的文字,其实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重复着每天没有任何收获的枯燥搜寻工作,龙旺达的耐心也快没消磨干净了,而且他身为泰国国师,每年都要主持一些很重要的国家祭祀活动,他的失踪,想必也会在国内引起很大的风波。
  
      “我这就去找大哥!”
  
      方逸从石椅上站起身来,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耳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欣喜的呼声,正是身在前院彭斌的声音,和龙旺达对视了一眼,两人顿时向前院赶了过去。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奶奶的,终于被老子摸清规律了……”在方逸和龙旺达赶到前院的时候,彭斌正对着那面镌刻满了字的石壁笑骂着,而此时的彭斌,简直邋遢到了极点。
  
      由于所练外门功夫的原因,彭斌的脑袋早几年就不长头发了,但他的胡子却是还一直长着的,几个月没刮胡子,彭斌的一张脸几乎全都被胡子给覆盖住了,就像是野人一般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而且几个月没有洗澡,他身上的那股子气味,也是异常的难闻,身体快速的消瘦也使得那一身衣服变得异常的肥大,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使其更加像是个乞丐了。
  
      “哈哈,兄弟,老龙,你们来的正好,这里的文字,我已经破译出百分之七八十了!再有几天的功夫,就都能给破译出来了……”解析文字的工作得到了重大的进展,彭斌也没有像之前那么沉迷了,眼睛一转,顿时看到了赶过来的彭斌和龙旺达。
  
      “大哥,后院有口水井,你还是先冲洗下身上吧……”
  
      看着彭斌走过来似乎想和自己来个拥抱,方逸顿时往后退了好几步,他虽然没有什么洁癖,但彭斌身上实在是太难闻了,那股子馊味加恶臭味,让方逸一下子就想起了野人山中的臭鼬药剂。
  
      “奶奶的,怎么这么臭?”原本已经适应了自己身上味道的彭斌,听方逸这么一说,味觉顿时回来了,当下怪叫了一声就往后院冲去。
  
      十几分钟过后,裸着身体的彭斌大摇大摆的从后院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用短刃刮着脸上的胡子,还别说,虽然消瘦了不少,但彭斌的精神却是不错,两个多月解析文字的工作,让他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文绉绉的感觉。
  
      “老龙,往哪儿看呢?”随手把短刃丢给了方逸,彭斌不满的瞪了龙旺达一眼,口中说道:“你又不是没有这玩意儿,看我的干什么?是不是我老彭的要比你更加雄伟一些?”
  
      甩了甩身下的小兄弟,彭斌脸上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嘴里说出的流氓话更是让龙旺达哭笑不得,他刚才只是瞄了彭斌一眼而已,哪里是去看他胯下的那半斤肉的。
  
      “大哥,你破译出这里的文字来了?”看到龙旺达一脸尴尬的样子,方逸连忙出言帮他解了围。
  
      在这个空间相处了几个月,方逸感觉龙旺达的心性还不错,并没有一般降头师的那种恶毒心理,反倒是在佛法上有着颇深的造诣,勉强能称得上是一位大师了。
  
      “破译的七七八八了,奶奶的,原来这种文字和咱们的汉字,有一些相通之处,只是我一直没能理顺两者之间的关系,所以走了不少的弯路,今儿才算是想通了……”
  
      彭斌指着石壁最上面的三个大字说道:“兄弟,你看这三个字,就叫做善门堂,你注意一下这几个字的形状,门比较好认,而那个善字和堂字则是和汉字有着某些关联……”
  
      研究了好几个月的文字,彭斌的脑子现在还没完全从中脱离出来,给方逸一说就无法停住嘴了,将自己所理解的东西一一都给说了出来,讲的非常的详细。
  
      方逸原本就是心思聪慧之人,记忆力更是惊人,听彭斌这么一说,对眼前的文字顿时就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本来看上去有如天书一般的文字,在方逸眼中也逐渐揭去了那层神秘的面纱。
  
      彭斌和方逸的对话用的是汉语,而一旁的龙旺达虽然也懂汉语,但只是似懂非懂,他固然在旁边拼了命的在记着彭斌的话,不过最终也没有方逸理解的那般透彻,对于石壁上的文字,原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一个字都没能辨认出来。
  
      方逸有种感觉,这种上古年间的文字,学会了之后应该会有很大的用处,所以学的也很是专心,不知不觉间,七八个小时就过去了,而彭斌所掌握的诀窍,也尽数都教给了方逸。
  
      这些文字看上去隐晦难懂,但其实就和结线团一样,只是缺少了一个接入点,只要理顺了这个点,以方逸深厚的古文文字功底,掌握起来却是非常快的,七八个小时过后,方逸已然是可以看懂那石壁上文字的内容了。
  
      俗话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旁边的龙旺达却是听得头晕脑胀,到最后他干脆放弃了学习这种文字的心思,因为如果再听下去,龙旺达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此而神经错乱掉。
  
      “我说,这上面到底是写的什么呀?”等到两人的讨论告一段落之后,龙旺达开口问了出来,他们现在也算是同甘共苦的伙伴,龙旺达相信方逸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的。
  
      “这上面写的是这个建筑是属于一个叫做善门堂的门派,怎么说呢,这个门派有点像是咱们外面的医院,专门给这里的人看病用的,不过这里武风昌盛,他们本身也是修炼中人,所以前面才有那个练功场……”
  
      方逸大致的将石壁上的内容解释给了龙旺达,而且并没有做出什么改动,只是他遗漏了两个字,那就是“巫医”二字,这个善门堂其实是一位“巫医”所创办的。
  
      而巫医这两个字的出现,也让方逸愈发证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传说中的巫的确是真是存在的,像是城墙石壁画上那如同天神一般的人,想必就应该是那时的大巫或者是战巫了,也唯有他们才能去对抗蛮荒时期的那些恐怖物种。
  
      “这是一处大巫们的世界!”
  
      方逸难掩眼中的震惊,和彭斌对视了一眼,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巫也是有着修炼体系的,只不过可惜的是,这处石壁上并没有巫修炼的功法,倒是像一个入门的戒律,规定了很多需要注意的事项。
  
      像是入了善门堂,就要继承巫医的传承,要无偿救助普通的民众百姓,不得以巫医传承为非作歹等等,上面洋洋洒洒的列举了十多条,方逸一一给龙旺达解说了一番。
  
      只不过降头师的传承,原本就和上古的巫是有关系的,所以方逸在解说的时候,将巫医两个字全部都改成了医生,并没有透露出这里是传说中的巫生活的地方。
  
      --
  
      PS:第二更,求几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