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八十四章 神识传功 上
    “他……他们是死的,还是活的?”
  
      看着那十二尊栩栩如生的庞大身形,彭斌的声音有些发涩,在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在了身上,要换成个骨头软一点的人,恐怕这会已经跪倒下去了。
  
      “是雕像,他们不是这个空间的人……”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他们应该是被这个空间的人所供奉着的,十二祖巫如果真是生活在这里的话,这个空间的洪荒巨兽怕是在就被横扫一空了!”
  
      方逸很容易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十二祖巫的实力何等强大,别说十二个祖巫了,就是其中一人在这里,这个空间的人都不会拒城而守的,而且在巨城的石壁画上,也没有十二祖巫和巨兽们战斗的画面。
  
      “看起来怎么就像是真的一样……”听到方逸的话后,彭斌感觉身上的威压似乎消弱了一点,挺了挺胸说道:“咱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留下什么好东西!”
  
      “好!”
  
      方逸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得到,这个大殿里的灵气要比外面浓郁了很多,那十二祖巫虽然只是石头雕像,但身上似乎也在流转着淡淡的灵气。
  
      走进大殿,方逸等人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站在那巨大的雕像旁边,他们即使仰起头,也很难看到十二祖巫的全貌,不过在这个大殿里,除了十二尊雕像之外,在这些雕像的前面,都摆有一张石质的供桌。
  
      以前这些供桌上供奉的是什么东西,方逸等人现在已经是不得而知了,不过他们发现,在第三张供桌上,漂浮着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光团,这个光团犹如无根飘萍一般,上不触顶下不着桌,就那么飘在了石桌的上面。
  
      整个大殿里,一共有两个这样的光团,一个是在面前这个全身长着骨刺祖巫的供桌上,一个则是在一两百米开外的一个祖巫身前,虽然相隔甚远,但却是极为显眼。
  
      大殿内的光线并不暗,不过这两个光团还是一下子吸引了方逸等人的注意力,和彭斌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走到了距离他们比较近的那个光团边上,眼中都充满了惊喜的神色。
  
      当初在龙婆托的笔记里,他们反复推敲了龙婆托得到功法的经过,按照龙婆托隐晦的表述,他那功法是触碰到了什么物体之后直接出现在脑海里的,就像是佛门的醍醐灌顶一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所以在见到这个光团之后,两人心中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们也说不上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的,但就是感觉到这个光团里似乎就有他们一直想要寻找的功法。
  
      “兄弟,这玩意要怎么搞?”彭斌转脸看向了方逸,他曾经听方逸说过一些关于大巫的神话传说,下意识的就认为方逸懂得如何破解面前的光团。
  
      “我哪知道啊,大哥,要不先用手摸摸看?”
  
      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他能知道上古年间炼气士的事情,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而大巫横行的年代要比炼气士出现的时期更早,方逸知道的纯粹都是被当做神话故事流传下来的一些传说。
  
      方逸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走了几步,想要用手去触及下光团,就在方逸的手掌即将接触到光团的时候,他身后的背包里,忽然传出了几声“叽叽”的叫声。
  
      “小魔王醒了?”
  
      听到那声音,方逸脸色一喜,连忙缩回了手,当他拉开背包的拉锁之后,一团紫的近乎发亮的小脑袋从背包里伸了出来,虽然体型变化了不少,但小魔王那一双黑漆漆大眼睛,看向方逸的时候,还是如以往那般的透着一股子亲近。
  
      “小东西,担心死我了,这次怎么睡了那么久?”看到苏醒过来的小魔王,方逸是又惊又喜,忍不住伸出手在小家伙的脑袋上揉了起来。
  
      “大哥,你来看看,小魔王变化挺大的,嗯?大哥,你怎么摸上去了?”
  
      方逸伸手捏住了小魔王的脖子,将它从背包里给拎了出来,嘴上对彭斌说话的同时回过头去,却是发现彭斌这会儿已经把手给按在那光团上了。
  
      原本方逸想先触及那光团,就是怕光团会产生什么危险,眼下倒好,彭斌和他一个心思,趁着方逸在放出小魔王的功夫,已经是抢先了一步,此时彭斌的整个右手,都已经探入到了光团之中。
  
      原本漂浮在石桌上的光团,只是散发出一种莹莹的亮光,但是当彭斌的手掌和其接触之后,那光团忽然往外散溢了开来,整个光团像是化成了一团雾霭,顺着彭斌的手掌向他的身体蔓延而去。
  
      站在一旁的方逸发现,这会的彭斌似乎失去了自己的意志,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但脸上并没有痛苦的神色,那模样倒像是遇到了什么不明白的事情一般,再加上那光团自始至终都没有给方逸任何危险的感觉,这也让他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三炮先生,彭遇到什么事情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原本站在大殿门口正纠结着是不是要拜拜这些不属于佛门神像的龙旺达,在看到彭斌身上的变故之后,连忙快步走了过来,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他,开口向方逸询问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大哥一摸到那个东西,整个人好像就被定住了……”看着彭斌不断变幻着的脸色,方逸这会几乎已经可以在心中肯定了,那光团里应该就有着这个空间的传承功法。
  
      念及至此,方逸的眼睛不由像百米之外的那个光团看去,这里一共就只有两个光团,万一这玩意是一次性的,那么自己刚好和彭斌是一人一个,虽然这段时间和龙旺达相处的不错,但是这样的大机缘,方逸可不会拱手让人的。
  
      龙旺达虽然不知道那光团是什么,但是看到彭斌不断变幻着的脸色,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不由自主的向远处的那个光团看去,口中宣了一声佛号,龙旺达居然抬脚就往那边走去。
  
      “靠,这么不要脸啊!”看到龙旺达的举动,方逸顿时有些目瞪口呆,原本他还想找个借口过去,没成想龙旺达居然连借口也不找了,直接就要去触摸那光团。
  
      “吱吱……”
  
      就在方逸也要拉下脸面追上龙旺达的时候,他抱在怀里的小魔王忽然发出了一阵尖叫,直接从方逸的怀里跳了下去,身形像是道闪电般的向百米开外的光团射去。
  
      龙旺达虽然不要脸,但总归还没露出急相跑去,那速度自然要远比小魔王差的远了,还没等他走出十来米,小魔王的身体依然是冲入到了那光团之中。
  
      “这样也行?!”
  
      看着十多米外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回来的龙旺达,方逸心中不由狂笑了起来,他虽然没能占到便宜,但方逸从小将小魔王养大,两者几乎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小魔王能得到好处,方逸可是不会吃醋的。
  
      和彭斌这边的景象一样,在小魔王触及到了光团之后,整个光团就化成了一团雾霭,紧紧的将小魔王的身体给包裹住了,不知道是距离太远还是错觉,方逸发现那团雾霭似乎要比彭斌这边淡得多。
  
      “老龙,咱们还是等等吧!”
  
      看到龙旺达似乎有些不死心,又想向小魔王那边走过去,方逸顿时开了口,既然是大哥和小魔王率先触及到了那两个光团,方逸就容不得它和彭斌被人给打扰了。
  
      “好吧!”
  
      听出了方逸语气中的坚决,龙旺达叹了口气转回了身体,他知道方逸看出了自己的意图,现在想要上去分一杯羹,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面对着曾经破解过自己降头术的方逸,龙旺达心中总是存了一丝畏惧的感觉。
  
      “老龙,你们佛教没有说过什么是巫吧,我来给你讲讲吧……”
  
      方逸怕龙旺达心急之下去打扰彭斌和小魔王,当下一把拉住了他,开口说道:“说起来你修习的降头术,就是脱胎于巫族,是巫医当年的一个分支……”
  
      巫术博大精深分支无数,龙旺达所会的降头术,只不过是玩些蛇虫的小道,方逸也不怕他学到什么东西,当下将这一分支仔细的说给了龙旺达。
  
      巫术传入东南亚地区,其中有很多改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听方逸这么一说,龙旺达马上就明白他所说的不是虚言,其中有很多话对自己都有启发,一时间龙旺达还真忘了那两个光团的事情。
  
      “嗯?这么快就完事了?”
  
      方逸原本打算给龙旺达讲上大半个时辰的,但是没等他说上五分钟,原本笼罩在彭斌身上的那层雾霭就像是海水退潮一般,从彭斌身上席卷而退,又缩回到了石桌上的上方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
  
      雾霭退回去之后,彭斌好像也恢复了神智,只不过他睁开的双眼还有些迷惘,那双眼瞳里像是没有焦距一般,左右摇晃了一下脑袋,彭斌竟然直接盘膝坐在了石桌前,紧紧闭上了眼睛。
  
      看到那退回去的光团似乎比之前黯淡了许多,方逸心中不由动了一下,连忙拍了拍龙旺达的肩膀,开口说道:“老龙,这光团可以反复使用,你先给我们护法,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逸相信,在没有找到外出的道路之前,龙旺达应该不会对自己和彭斌生出什么歪心来的,而且那光团看似是可以重复使用的,龙旺达也没必要冒着无法出去的危险和自己兄弟翻脸。
  
      所以方逸根本就没等龙旺达回答,直接就越过了他,几步走到了石桌前,将自己的手掌伸向了那个光团。
  
      “这……这是怎么回事?”当方逸的手指刚一接触光团,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神识一下子被拉入到了识海之中,而且直接进入到了最底下的一层。
  
      方逸知道,识海是一个人最为神秘的地方,而最底层则是最凶险的一处所在,古人修道打坐入定,不知道有多少人神识沉入识海而不能解脱,最终都落得个走火入魔身损的结果。
  
      方逸在下山的时候,神识也曾经被拉入过识海中一次,那一次他就差点沉沦其中,不过风险往往也意味着收获,在那次之后,方逸就有了类似于道家神通一般的本领,一直到现在,方逸都还没有完全摸清楚自己这神通的用处。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方逸并没有慌张,而是控制着神识观察起识海中的情况来,不过这一看,方逸又是愣住了,因为在他的神识外面,被包裹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却是像极了外面那光团所化作的雾霭。
  
      “无量天尊,这算怎么一回事啊?咦?这是什么?”
  
      方逸发现自己像是被囚禁住了一般,神识无法突破这雾霭也无法回到自己的体内,就在这个时候,方逸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之中,似乎多出了一点什么东西。
  
      “是修炼的功法?!”
  
      看着那一个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字符在神识中闪过,但方逸偏偏又知道它们所代表的涵义,这种感觉异常的奇妙,就像是方逸见到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时,却能准备的说出他的生平过往。
  
      现在方逸知道彭斌之前的脸色为何会变幻不定了,因为这庞大的信息量直接作用在神识之中的,就像是牛被按住了头强自饮水一般,不想喝都不行,只是瞬间功法,方逸的脑海中就多出了一整套完整的修炼体系。
  
      “人……真的可以进化到这样的程度?”
  
      像是个旁观者一般查看着那套功法,方逸的脸色也变幻不定起来,他发现自己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的话,他也能像石壁画上的那些人一般飞天遁地翻江倒海,简直就和传说中的人物一般无二。
  
      而且这一整套的修炼体系,根本就不需要方逸去理解,因为这种传功办法,让这套体系中的功法就像是与生俱来一样,方逸完全能看得懂,如果是别人传授的话,方逸相信就是再好的老师,也别想传授的如此细致。
  
      “难道我以前修炼的功法,只……只不过是上古功法的入门吗?”查看着脑海中出现的功法和一个个阶段,方逸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因为方逸把自己所修炼的功法和这套修炼体系一对比,竟然发现,道家所谓的炼神反虚境界,在这套修炼体系中居然只被称之为先天境界,是上古之人所修炼的基础,只有达到先天之人,才能去修炼这套功法。
  
      而在上古灵气充裕的时期,修炼到先天之境可谓是轻松之极的事情,很多孩童都可以轻易达到,这也就是说,道家所记载的那些传说中达到了炼神反虚境界的大能者,在上古时期却是连个孩子都比不过。
  
      “先天之后的境界是炼气?这……这也不是巫族修炼的功法,巫族只追求身体的强大,却是不修元神啊。”
  
      看着那套功法,方逸一时间又愣住了,虽然方逸并不知道巫族的修炼功法,不过以方逸所听闻过的有关于巫族的传说,还是感觉出了不对。
  
      “难道这是炼气士的功法吗?”
  
      方逸心头冒出了一个念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方逸发现了这个功法的一个弊端,那就是想要修炼这套功法,是需要灵气辅佐的,没有灵气,吃惯了五谷杂粮的俗人很难再重返先天,更不要说去修习后面的功法了。
  
      方逸并不知道,这个空间其实要比大巫横行的那个时期晚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他们的确是巫族的传承不假,但巫族血脉已经非常淡薄了,相反上古炼气士的功法要更加的适合他们修炼进化。
  
      不过身为巫族,他们精神上的传承还是延续了下来,如此才有着这个大巫殿和十二祖巫的雕像,这个空间的人正是用这种方式来追忆着自己的祖先,并且将他们修炼的功法用祖先的名义给传承了下来。
  
      “灵气消失,真的断绝了人类的进化修炼之路吗?”念及至此,方逸心头生出了一种悲哀的情绪。
  
      或许正是因为灵气消失使得人类自身进化的断绝,才导致人类在疯狂的发展科技,科技的发展,也使得人类对自身的进化更为的漠视,如此恶性循环,上古的传承在外界已然是完全消失不见了。
  
      “不对,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一切皆有变数,现在未必也无法修炼……”
  
      毕竟从小修道,方逸心志的坚定远非常人可比,只是稍稍的迷惘了一下,方逸就清醒了过来,既然上古断绝了的传承现如今又出现了,那一定有出现的道理。
  
      而且灵气只是从自己生活的那个空间消失了,并不代表在另外的空间里面也不存在。
  
      发现了这个空间之后,方逸也不知道在地球上还有多少个像是自己现在身处的平行空间,古代典籍中提及过的那些传说中的洞天福地,恐怕就是指的这些隐匿起来的平行空间,在那里面,或许还是有灵气存在的。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方逸一时间只觉得念头通达了起来,而且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神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自己的体内,睁开眼睛,方逸看到身边站立着的龙旺达,被一层薄薄的雾霭给包裹了起来。
  
      这层雾霭已经淡薄到了极点,不过从龙旺达脸上欣喜的神态中,还是能看出来他是有收获的,方逸只是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将心神沉浸到了刚才的收获上。
  
      “嗯?怎么先天之后的功法全都不见了?”
  
      方逸忽然发现,原本和神识融合在一起的功法,竟然就像是写在白纸上的字迹,一一消失掉了,自己明明亲眼看着,但怎么都看不清那些字了。
  
      这种变法发生的很快,在方逸发现的时候,他居然连那套修炼体系中的各个境界都给忘掉了,除了先天之后可以进入到炼气境界之外,炼气之上是什么境界,方逸居然一无所知了。
  
      “难道必须修炼到一定境界,才可以知晓下面的功法?”在最初的慌乱之后,方逸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他想到了识海的奇妙之处,或许自己之前所融会贯通的那些功法,都隐匿到识海之中了。
  
      “这样也好,省的搅得自己心绪不宁的!”
  
      感觉自己应该是所料不差,方逸微笑着睁开了眼睛,这一睁眼方逸就看到了面前盘膝坐着的彭斌,正一脸狰狞咬牙切齿不知道在发着什么狠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