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八十六章 选择题
    “我说你小子也忒喜新厌旧了吧?”
  
      看着方逸不断把玩着那把薄如蝉翼一般的短剑,彭斌有些哭笑不得的瞅了瞅自己手上的短刃,这是他之前送给方逸的那把短刃,在被方逸手中的短剑削断之后,就被方逸扔回给了自己。
  
      “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制出来的,竟然如此锋利……”
  
      方逸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把短剑,虽然是把断剑,但方逸仍然非常喜欢,主要是这东西实在是太轻了,放在掌心感觉不到一丝重量,但却是锋利无比,将其放在手掌上,方逸都能感觉到一阵刺痛。
  
      “可惜这断剑还是无法切断那锁链!”
  
      得到这把断剑之后,方逸曾经去了一趟那个化石河床处,但让他失望的是,这把能轻易断铁削金的断剑,仍然拿那锁链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让方逸松了口气的是,这把断剑也没有像之前的短刃那样被锁链崩坏掉,算是打了个平手吧。
  
      “你就知足吧,你不要那就给我!”彭斌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也就是这东西被方逸得到,如果换成了龙旺达,彭斌恐怕早就出手去抢了。
  
      “嘿嘿,还是我留着防身吧!”方逸弯下身体,将短剑插入到了自己的靴子里面,这东西实在是太过锋利,放在腰间方逸怕伤到自个儿了。
  
      “哎,我说,咱们可说好了,等出去之后,把你找到的那些材质给我一些,我重新打造出来一把刀!”
  
      看着方逸手上的短剑,彭斌也是有些眼馋,他决定等自己出去之后,就重新打制一把属于自己的武器,自从窥得修炼的门径后,彭斌也愈发的喜爱冷兵器了。
  
      “没问题,到时候咱们哥俩一人打一把!”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虽然这个空间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被带出去了,但是从那些腐朽的兵器中,方逸还是找到了不少有用的材质,只是这些材质是否能融化重新打制兵器,就要等出去之后才能知道。
  
      “这阵法你研究的怎么样了?”彭斌看了一眼在不远处正打坐修炼的龙旺达,摇头说道:“留在这里的价值已经不大了,咱们还是尽早想办法出去吧!”
  
      从得到光团内的传承功法到现在,又过去了十来天的时间,算下来他们在这个空间已经呆了四个多月了,方逸这些天除了跑了一趟化石河床之外,就一直在高台上研究着这个法阵。
  
      而彭斌和龙旺达则是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修炼之中,尤其是龙旺达,除了吃饭休息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修炼,这十多天下来,龙旺达宛若换了个人一般。
  
      光团中的传承,是可以让没有任何根基的人也能修炼的,和方逸他们之前得到的残缺炼体功法有一些相似之处,这几日来龙旺达一直都在排除着体内的杂质,用彭斌的话说,就是每天身上都臭烘烘的。
  
      龙旺达已经是六十开外的人了,虽然保养的非常好,但从脸上以及眼角处的皱纹依然能看出来他的年龄,但修炼了这个功法之后,龙旺达的面色变得愈发红润,脸上的皱纹也消失掉了,现在乍然看上去,也就像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反倒是方逸和彭斌修炼这个功法后的变化不是很大,他两个原本就已经有过数次际遇了,后天在体内积累的那些五谷杂项形成的毒素也都排的七七八八了,修炼功法后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尤其是方逸,现在距离先天之境也就只差临门一脚,慢了三五年,快了三五天说不定就能突破,所以先天之前的功法,对于方逸身体的促进已经不是很大了。
  
      不过这个功法对方逸别的方面还是有帮助的,因为他从先天之前的功法中学到了如何“辟谷”。
  
      “辟谷”原本就源自道家养生中的“不食五谷”,是古人常用的一种修炼和养生方式,方逸以前所学的辟谷法门其实并不纯粹,名为辟谷,其实每日里还是要进少量的水和果蔬,以供应身体所需。
  
      但是在这个传承功法内的辟谷,却是和方逸以前所学的方法大相径庭,功法中的辟谷,是采用绵长柔细的呼吸方法,使得一口真气在方逸体内循环不止,在提供身体所需的同时,又在降低着身体对物质的需求。
  
      和道家有些类似于龟息的辟谷不同,方逸所学到的辟谷法,并不会让自己身体机能降低的同时昏昏欲睡,反而头脑异常的清明,以前在修炼上许多想不通之处,也是融会贯通了。
  
      方逸曾经在一本古籍中见到这么一段话,那就是“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以前方逸对这几句话的理解只是浮于字面,但通晓了这段功法之后方逸才明白,并非是古人出了错,却是后人在解读这些字眼的时候理解有了偏差,可见修炼一道有传承和没传承的区别。
  
      现在的方逸,已经是七日七夜没有进食水和任何的食物了,这已经超出了人类对于水需求的极限,但方逸的精神依然非常好,每日里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对阵法的研究上。
  
      彭斌也修习了功法中的辟谷术,不过他只能维持三天的时间,和方逸比起来相差甚远。
  
      至于龙旺达,他正处于修炼的初级阶段,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食物来补充身体,住几天摘采的野菜野果,基本上都进了龙旺达的肚子,但在这个空间里补充是没有肉食的,龙旺达的需求要远远超过他身体的消耗。
  
      彭斌曾经讥笑龙旺达身为佛门弟子,每日里嘴里都在念叨着吃肉,分明是六根不净,不过龙旺达却是言说泰国的和尚并非是只吃素的,而且他身为降头师,手上也是沾满血腥之人,从来就没拿佛门的戒律当回事。
  
      现在的龙旺达,几乎每天修炼下来,整个人都饿的像只狼一般,眼睛都快绿了,所以龙旺达也是最为期待要出去的那个人,每天都会抽空来询问方逸对阵法研究的进展。
  
      这会儿龙旺达刚刚结束了修炼,听到彭斌和方逸的对话,也是走了过来,开口说道:“这里真的没办法再呆下去了,我都快要饿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年轻了的缘故,现在的龙旺达,少了一丝身为泰国国师的威严,反倒是多了一些灵动,和方逸与彭斌说起话来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刻板了。
  
      “这里还有一些残留的灵气,想要开启这个阵法,或许可以办得到。”
  
      听到龙旺达的话后,方逸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不过这是个组合大阵,我只能看懂很少的一部分,我不知道如果开启了阵法之后,咱们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
  
      方逸对阵法的研究,原本都是学自老道士的,但是他在野人山中,却是见识到了上古炼气士的阵图,要不是有这个机遇,方逸还真看不懂面前的这个阵法。
  
      有那上古炼气士的阵图为依照,方逸的确看出了这个应该是传送阵法的一些端倪,不过让方逸深感意外的是,这个阵法纵横交错,大阵之中居然还包括着三个小阵,方逸现在纠结的是,他不知道哪一个传送阵才是通往地球的。
  
      事实证明,这个传送阵绝对就是输送当初空间里面的人离开的地方,所以大阵必定是通往那个地方的,但另外三个小的法阵,方逸就不知道是通往何处的了,或许里面一个都没有通往外界的也说不定。
  
      为此方逸还专门占卜了一卦,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空间可以蒙蔽天机的原因,占卜的结果并不是很理想,其中两个小的阵法都无法看出吉凶,只有一个阵法显示出福祸各半。
  
      “大哥,老龙,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们看咱们走哪一个传送阵?”
  
      方逸把自己理解的东西全都说了出来,其实他们原本还可以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追寻这个空间中人离开的脚步,去到他们所前往的地方。
  
      不过方逸经过测算,开启那个最大的阵法需要非常多的灵气,现在空间里的灵气已经不足以支撑那个阵法的开启了,就是那三个小的法阵,最多也只有一次开启的机会。
  
      “我们俩对这什么阵法完全是门外汉,还是兄弟你拿主意吧。”听到方逸的解释之后,彭斌和龙旺达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摇了摇头,将选择权又送回到了方逸的手上。
  
      “大哥,你这说了等于没说啊!”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这几日他一直都在纠结选择哪一个法阵,如果没能回到外界但去到一个洞天福地,那方逸也能接受,但他最怕的是回又回不去,然后再进入一个如同这里一般的绝地,那方逸真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俗话说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你选吧,甭管去到什么地方,我和老龙都认了!”
  
      彭斌的表现很光棍,反正他们都是要选择一个传送阵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倒不如干脆一点,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他们也躲不过。
  
      “我可不知道有该死鸟朝上的俗话!”
  
      听到彭斌的话后,方逸翻了个白眼,眼睛在那三个相距只有二十多米的法阵上来回看了好一会,终于咬了咬牙,说道:“就选右边的这一个吧,福祸各半,就看咱们哥几个的运道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