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海底世界 上

  越是大权在握的人,越是希望自己能长命不死,当年的秦始皇寻仙,明朝的几位皇帝炼丹,都是存了这种心思,只不过他们的路数走错了,古人长生,修的是自身,而不是依靠外力延年增寿的。更新最快
  方逸和彭斌现在还年轻,就算不修那功法,还有几十年好活的,不过龙旺达就不一样了,他已经进入到了人生的晚年,所以眼下有了能让自己寿命延长的机会,龙旺达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
  也就是彭斌所提的建议太过份,如果换成让龙旺达当大哥,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结拜的话,龙旺达肯定会一口答应下来,但面对两个比自己小了几十岁的人叫大哥,龙旺达却是过不了心里这道槛。
  “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感觉这里到处都潮乎乎的?”龙旺达不想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将方逸和彭斌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不知道,是处山洞。”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出去看了一下,这山洞还挺深,外面都是积水,我没走远,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地方。”
  “但愿咱们是回来了!”
  龙旺达闻言叹了口气,他这一辈子虽然经了很多风浪,但是像这次这样的经,龙旺达却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好在机遇和危险并存,只要能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咱们去到那个空间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何这次会如此难受?”龙旺达试着想要坐起来,但四肢却是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无奈的躺在了那里。
  “可能和传送的远近有关系吧,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咱们现在肯定不是在柬埔寨了!”
  方逸刚才也琢磨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们当初进入那个空间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但是这次传送却是进行了好几秒钟,也让他们感受到了空间的那种挤压。
  其实方逸猜想的不错,传送的远近,对于人类身体的强度要求是完全不一样的。
  之前他们在柬埔寨河中的那次传送,就像是两个平行空间面对面的两扇门,从这扇门走出去之后,直接就进入到了那一扇门里,跨步可过的距离,让他们没有任何的感觉。
  但这次不同,这次的两扇门是交错的,传送的距离相对是要远了一些,他们在传送阵撕裂开的空间通道中呆的时间,决定了他们所承受到的压力。
  说起来这样的传送,在上古年间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方逸选择错误,使用了距离更远的传送阵,那么他们活着进去,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变成一堆烂肉,那种空间的压力,是远非方逸等人所能承受的。
  所以方逸他们之前讨论的那些问题,根本就是无法成立的,就算是这种技术能被现代的人类所掌握,以人类儒弱的身体,也是没有办法使用这种技术的。
  就像是龙旺达,如果不是他在那个空间服用过异果改变了体质,然后又修炼了一段时间的传承功法,恐怕传送过来的他早就被挤压的粉身碎骨,而不是现在这样仅仅是受了些外伤了。
  “只要还是在地球上就行!”
  彭斌嘴里嘟囔了一句,他原本是一个很彻底的无神论者,压根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神仙存在,但是自从认识方逸之后,彭斌发现自己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会儿如果走出山洞得知他们已经身处火星,恐怕彭斌也不会过于惊讶的。
  “咱们应该是回来了,但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得出去看看才知道!”
  方逸有种感觉,在这种强度的传送下,他们肯定不会再被折腾到别的空间去,因为从那传送阵上方逸能看出一些端倪,另外两个传送阵和最大的那个阵法,都要比他们进入的传送阵复杂得多。
  阵法越是复杂,需要驱动的灵气自然也就越多,那么传送的距离当然也是越远,方逸之所以选择了这个传送阵,也是有出自这一方面的考虑。
  彭斌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肌肉还是有些酸软,当下开口说道:“休息一下,我跟你出去看看……”
  “好!”方逸点了点头,他这会也是满身的不适,需要好好调整一下。
  在那个不知名的空间过了几个月不知白天黑夜的生活,在这个山洞里,他们同样也见不到阳光和夜晚,如果不是彭斌手上戴的那个性能极高的手表,他们甚至连时间的流逝都察觉不到。
  十几个小时之后,方逸和彭斌才算是彻底恢复了过来,龙旺达的身体也稍微好转了一点,最起码他的手指头这会能动了,比起刚才浑身上下只有嘴巴和眼睛能动要好得多了。
  “奶奶的,外面的光线也太暗了,走出十几米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彭斌先出去转悠了一圈,只是没过一分钟就回来了,眼睛盯着山洞顶壁上那散发着光芒像是夜明珠一样的物件,开口说道:“要不然咱们抠下来一个,拿到外面去照明?”
  “别,这玩意最好别动!”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他刚才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抬头看了一会那顶壁之后,方逸发现这个略微有些弧形的洞像是阵眼。
  方逸不知道这个阵法有什么功效,是以他也不敢冒然的将其破坏掉,万一将那阵眼中的物件给抠下来之后这山洞塌掉怎么办?
  “好吧,我记得包里还有个发光棒!”
  彭斌在自己的背包里翻找了一下,最后从那些野菜下面找出了一个二三十公分长的荧光棒,彭斌用力一抖,荧光棒中的酸液和碱液折断之后,顿时发出了滢滢亮光。
  彭斌所带的这个荧光棒,是应用在军事上的,可以在七天内都散发出光芒,原本彭斌是打算进入那个空间后使用的,没成想在那里没用上,反倒是出来之后发挥了作用。
  “走吧!”
  彭斌拿着荧光棒走在了前面,方逸想了一下,将那把从空间里得到的断剑握在了掌心里,他之前占过一卦,此行是吉凶各半,说明他们还是会遇到危险的。
  小魔王昏睡不醒,龙旺达动弹不得,他们两个自然都被留在了洞里,好在这地方是山洞的尽头,倒是不虞有什么勐兽侵袭,方逸和彭斌尽可以放心的离开。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到处都是水?”
  走出十多米,地面的水就已经没过了他们的脚面,彭斌蹲下身体用手捧了一掌心水喝了一口,下一刻噗嗤一声就给吐了出来,“他娘的,这么苦,怎么是海水啊?”
  “海水?”
  看着彭斌苦瓜着的脸,方逸也沾了点水放在嘴里,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又苦又涩的味道,方逸那次跟着满军去过一次琼省,这味道的确是海水无疑。
  “难道咱们是在海边的一个洞穴里面?”
  方逸和彭斌面面相觑,他们想过很多可能性,但却是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传送到了海边,对于他们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海水不能饮用,他们要是被困在这里,等于就是守着水没水喝了。
  “再往前面走走。”
  两人继续往前行去,这个山洞的通道并不是很长,而且地面虽然有水,但一直都是仅仅维持在淹没他们脚面的程度上,当二人又拐过一个弯道后,一抹亮光忽然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难道这就出去了?”方逸和彭斌大喜,连忙向着亮光看去,不过这一看,两人却是愣住了,脸上均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怎么可能有鱼在咱们面前游呢?”
  出现在方逸和彭斌面前的亮光,就像是一块会发光的玻璃光幕一般,将他们前面四五米远处的那个高约两米的洞口给封闭了起来,而在这光幕的外面,则是一片漆黑,但是方逸和彭斌却在靠近光幕的地方,看到了几条五色斑斓的游鱼。
  看到这一幕,方逸和彭斌都有些傻眼,按照他们所理解的常识,鱼肯定是游在水里的,但如果外面全都是水,那么为何又没能将这个山洞给淹没呢?难道这个光幕还能将水给阻隔在外面?
  “那……那是条鲨鱼!”
  忽然,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从光幕前划过,方逸看的真切,这绝对是条鲨鱼,那锋利如同一把把匕首似的牙齿白的人,再加上鲨鱼那丑陋的面孔,在亮光下显得尤为可怖。
  “难道咱们是在海里面吗?”
  方逸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他并不怕鲨鱼,但对于自己身处的环境,方逸的心头却是感觉到了一丝畏惧,因为他们这几个修炼界的初哥,还没有面对大自然的能力。
  “这……这他娘的不科学,咱们怎么会在海底啊?”
  彭斌显然也看到了那条鲨鱼,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彭斌口中发出了一声呻吟,他虽然不想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彭斌心里很清楚,鲨鱼是不可能在淡水中生存的,外面的确是海水无疑。
  “大哥,海水进不来,不代表咱们出不去,否则传送阵设在这个地方,岂不是个死地?”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海水,方逸想了一下,说道:“要不我出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浮到上面去?”
  “别,还是别轻举妄动!”彭斌连连摇头,一把拉住了方逸,说道:“咱们还是回去问问老龙,老龙活的时间长,这些事情应该懂得比咱们要多。”
  彭斌对海洋的了解不是很多,他只知道至今为止,深海还是人类所无法探寻到的地方,现在弄不清楚外面的海水到底有多深,所以彭斌根本就不敢让方逸去尝试。
  “什么?一块光幕将海水给阻隔住了,咱们是在海底?”
  听到彭斌和方逸的讲诉,龙旺达的眼睛差点都瞪出来了,他曾经在泰国担任过科学院的院长,对海洋生物也做过一些研究,是以更加不能接受这种违背了常识的说法。
  不过在下一刻,龙旺达就苦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连空间传送都经了,咱们现在身处海底的事情,也不是不能接受!”
  以前龙旺达看过华夏的一个电视节目,那个女主持人每次上台的第一句话就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龙旺达发现自己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的。
  龙旺达有着远超常人的资源,他原本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世界,但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是完全颠覆了龙旺达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也可以说,龙旺达认识到了自己以前的无知,世界之大,远非只有他那一双眼睛看到的事物,还有更多的事情没有被世人所发现,甚至根本不被世人所知。
  “老龙,接受不接受的,咱们都是在海里面,你说点有用的行不行?”
  听到龙旺达的话,彭斌没好气的说道:“现在要高清楚的是,咱们到底在多深的海水里?我记得好像人类潜水的极限只要几千米吧,如果外面海水太深的话,咱们哥几个就都交代在这里了。”
  “几千米?你以为你是潜水艇吗?”彭斌的话让龙旺达差点没跳起来,“我说是谁告诉你人类可以潜到几千米深的?你知道五千米深的水压,威力能有多大吗?”
  “我哪知道?”彭斌挠了挠头,说道:“我以前看过个纪录片,好像说过深海潜水的事情,要不是几千米,那就是几百米了!”
  彭斌前面活的这大半辈子,几乎都是在厮杀中度过的,你要问他杀人的技巧,彭斌可以滔滔不绝的给你说上三天三夜,至于别的知识,彭斌也惟独只有语言文字天赋能拿得出手了。
  “据我所知,人类在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最多只能潜到三百米左右的深度……”
  看着不学无术的彭斌,龙旺达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给你们打个比方,五千米左右的深海压力,能瞬间将人的五脏六腑全部挤压的粉碎,在那样的环境里,每平方厘米的水压是五百公斤,你们觉得人类真能潜到这么深的地方吗?”
  “我靠,那么厉害?”彭斌被龙旺达的话给吓了一跳,不过想到刚才看见的鲨鱼,彭斌连忙问道:“那鱼类在这么深的地方,怎么没有被压死啊?”
  “鱼是软骨动物,尤其是海洋的深水鱼,它们几乎都没有骨骼的,而且鱼的皮下组织里全都是水分,这样能使得它们保持身体内外压力的平衡,咱们人类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彭斌所问的知识,是一个只要稍微对海洋感兴趣的人都能回答出来的,更不要说是曾经深入研究过相关知识的龙旺达了,三两句话就把彭斌的问题给解答了出来。
  “凭什么鱼能做到点事情,咱们人类做不到?”彭斌对龙旺达的话表示不服。
  “大哥,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弄明白外面的海水到底有多深!”看到彭斌这会变得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东问西,方逸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弄清楚啊?难不成咱哥俩去试试?”
  彭斌愁眉苦脸的回了一句,万一外面的海水深度在五千米以上,那他们只要一出去就会被压扁掉,而且现在彭斌还不知道他们能否从那光幕进入到海水之中。
  “搞明白海水的深度倒是不难……”龙旺达忽然开口说道:“你们把我抬到光幕那边去,我看看外面都有些什么鱼!”
  虽然和真正的海洋学家不能比,但龙旺达还真的深入研究过海洋的鱼类,泰国的海族馆就是龙旺达一手操办起来的,那里面的玻璃房都是模拟海洋的自然环境布置出来的。
  “不同的鱼是生活在不同的水深之中的,你是想通过鱼的种类来分辨出咱们现在的位置吗?”
  事关自己能不能从这里出去,彭斌难得的动了次脑子,龙旺达话声刚落,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当下说道:“老龙,我背你出去,你可看仔细了啊……”
  龙旺达原本就不是身材高大的人,彭斌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把他背到自己的背上,方逸则是拿着荧光棒在前面引路,三人很快就来到了那个光幕的前面。
  “这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虽然之前听彭斌和方逸描述过光幕的情形,但亲眼见到之后,龙旺达还是被震惊的半晌没说出话来,海底有洞穴并不罕见,但这洞穴却是有空间并且有空还能让人生存,这就太过令人匪夷所思了。
  “阵法,这里有人布下了一个阵法!”方逸的面色十分凝重,山洞内的种种迹象表明,这绝对不是天然形成的所在。
  以方逸对阵法的了解,他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但以方逸现在在阵法上的造诣,却是只能布下一些最简单基础的阵法,像诸如传送阵和眼前这座藏于海底的阵法,方逸却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其实想要知道能不能出去,也很简单……”
  方逸口中说着话,左手忽然在身侧的石壁上一抓,劲力吞吐之下,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被他硬生生的从石壁上抠了出来,拿着那石块在手上掂量了几下,方逸用力一抛,将石头对着光幕扔了过去。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