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冰屋和狩猎 上
“无量天尊,这里得有零下二三十度吧?”
  
  方逸撤去了护体的真气,顿时感觉一股寒意直透心底,冷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冰面上的温度真的是要比海水中低了很多,尤其是那呼啸的北风,就像是小刀子一般的从身上刮过。
  
  “差不多,按照老龙的说法,咱们这还算是运气比较好的,没把咱们哥几个送到南极去,南极要比北极更加冷……”
  
  彭斌的修为虽然要比龙旺达强很多,但这会也是冻得直打哆嗦,要不是当年彭斌在西伯利亚那种天气里呆过几年,恐怕他这会也要学着龙旺达去运功打坐了。
  
  “大哥,能不能在这里定个位?咱们说不定以后还会用到下面的那个传送阵呢……”
  
  方逸举目四望,均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在很远的地方倒是有几座冰山,不过方逸听龙旺达说过,这些冰山都是会随着浮冰移动的,并不能作为确定位置的依据。
  
  “定位?这容易啊!”彭斌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下来,反倒是让方逸愣了一下。
  
  “容易?”在这周围环境几乎一模一样的地方定位,方逸原本以为自己是有些强人所难的,没想到在彭斌看来居然不是个事儿。
  
  “当然很容易了,举手之劳而已……”
  
  看到方逸吃惊的样子,彭斌哈哈一笑,抬起了左手手腕,在他的那个表盘很大的手表上操作了几下之后,开口说道:“搞定了,这里是北纬六十四点五度,其实在下面那个山洞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做了定位!”
  
  “大哥,你这表功能也忒多了吧?”
  
  原本困扰着方逸的这个大问题,彭斌竟然操作了几下手表就搞定了,这让一向对外物都不怎么感兴趣的方逸,也忍不住盯着那块手表多看了几眼。
  
  “这是英国情报部门特制的手表,就是类似于电影里oo7那些人用的,一般人可是见不到的,怎么着,等回去我给你弄一块带带吧?”
  
  彭斌所用的大多都是军方产品,不过缅甸以前是英法殖民地,所以彭斌和欧洲国家军方的关系最好,他使用的这些产品也大多都是欧洲国家生产的,至于美国的军用产品,彭斌能搞到的只是一些通用货罢了。
  
  “大哥,那回去给我搞一块,这东西真的挺实用的……”
  
  方逸一向不怎么喜欢电子产品,不过对这种手表他真是有些动心了,如果没有这块表的话,日后他们想回这里再找到海中的洞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回去我给你搞一块最先进的……”
  
  彭斌得意的笑了笑,说道:“我回头可能要去趟英国,你要不要一起去?顺便把你带出来的宝贝带过去,让人看看能不能融化掉打一把兵器?”
  
  “去英国?我得先回金陵看看那边有没有事……”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他这次一失踪就是半年的时间,想必胖子三炮还有老师他们都担心坏了,方逸想回去先安抚他们一下。
  
  另外方逸还要去趟京城,上次原本答应柏初夏去见她父母的,可是又被彭斌的事情给耽误了,方逸打算回去先接触一下柏初夏,如果她还有意的话,自己就去京城负荆请罪。
  
  “行,我反正也不急着去,到时候看你时间吧。”彭斌使劲的揉了揉脸,左右看了看,说道:“这鬼地方实在是太冷了,我受不了了,兄弟,咱们建个冰屋吧……”
  
  “冰屋?怎么建?”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冰做成的屋子能暖和吗?大哥,我看你还是先修炼一下,等到老龙恢复过来,咱们尽快去找出路才是。”
  
  “嗨,你不知道冰屋的好处,听我的一准没错……”
  
  彭斌摆了摆手,说道:“建造冰屋很简单的,你按我说的做,用不到半小时咱们就能在屋子里睡大觉了……”
  
  “得,那大哥你吩咐吧。”虽然方逸不怕冷,但是被寒风吹在脸上的滋味实在不怎么好受,他不知道冰屋有什么好处,不过想来遮风挡雨应该是没问题的。
  
  按照彭斌的要求,方逸用断剑从冰层上切出了数十块五十公分米见方的大冰块,而彭斌则是点燃了一块固体燃料,每当方逸切出一个冰块之后,他就用固体燃料将那冰块的一面炙烤一下,然后将其堆砌在冰面上。
  
  彭斌堆砌冰块的方位很讲究,他先是在冰面上摆放了一圈的冰块,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冰屋根基,然后再把一块块冰块往上堆积,在堆积的时候,彭斌将向上的冰块都往里堆砌大约二十公分的样子。
  
  如此一来,等到一圈冰块堆积到两三米高的时候,那冰屋就出现了一个圆弧顶,指挥着方逸又切出了一个圆弧状的冰块之后,整间冰屋就算是完工来,说起来还真就是花了半个多小时的功夫。
  
  那一块块冰块经过表层融化,然后马上又被冻住,冰块和冰块之间简直融合的天衣无缝,偌大的冰屋在仰光的照射下通体都显得晶莹剔透,站在冰屋之中,看着阳光折射后出现的五颜六色的光泽,方逸居然有种像是在童话故事里的感觉。
  
  “还真是不怎么冷了,大哥,这是什么原理啊?”
  
  方逸感受了一下冰屋的温度,他现相比外面的零下几十度,这在阳光下的冰屋里,居然能有零度左右的温度,在这样的温度下,方逸不用真气护体,直接以肉身都能扛得住了。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冰是热的不良导体,能很好地隔热,再加上天上的太阳能,咱们这里面不就热了嘛……”
  
  彭斌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当年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也曾经建造过冰屋,只不过当时受条件限制,他只是在一处结了冰的湖面上钻了个洞穴,远不如这间冰屋来的敞亮。
  
  “要是有个帘子就好了。”
  
  彭斌打量了一下自己亲手堆砌的冰屋,稍微感觉有些不满意,当下又让方逸削薄了冰屋三处冰面,如此一来,就像是多了三个大窗子,透光性也变得愈好了。
  
  “等回头宰几只海豹,剥了皮做成帘子,咱们这冰屋就圆满了。”
  
  之前在浮上冰层的时候,彭斌看到冰面下有海豹在活动,不过当时忙着透出水面,彭斌那会也没顾得上去猎杀,但有随时可以破开冰层的方逸在,他们的食物是不用担心的了。
  
  “老龙,看看我和方逸的杰作,怎么样啊?”唤醒了打坐中的龙旺达,看到龙旺达那一脸惊讶的表情,彭斌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这是修炼了多久?你们就建造出了个冰屋啊!”
  
  龙旺达真的是很震惊,他曾经到过北极,也见识过爱斯基摩人建造的冰屋,但比起彭斌和方逸的这一座冰屋,那两者之间的差异就像是农村土屋和豪华别墅一般,简直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不过爱斯基摩人的冰屋,通常都是有好几间的,有些用来休息睡觉,有些则是用来储藏食物,不像方逸他们建造的这个,就是纯粹作为歇脚所用的。
  
  “半个小时,我们哥俩合作,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是方逸切冰块,你来垒砌的吧?”
  
  龙旺达想到方逸在海中破开冰层的手段,心里顿时释然了,建造冰屋最难的就是切冰块,但这在方逸手下偏偏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果然是老狐狸,一下子就猜到了啊。”彭斌闻言撇了撇嘴。
  
  “老龙,这里的面积有多大?咱们什么时候能走到有人生活的地方?”方逸打断了彭斌的显摆,刚才他观察了一下,入眼所及之处根本就看不到人烟,方逸想知道他们需要花费多少天才能走出去。
  
  “靠两条腿,咱们是走不出去的……”
  
  听到方逸的话后,龙旺达苦笑了一下,说道:“北极的冰川面积,在夏季的时候大概是八百万平方公里,冬季的时候能达到一千两百万平方公里,你觉得咱们能走出去吗?”
  
  “这么大?”方逸闻言有些傻眼了,这被冰层覆盖着的地方竟然有华夏国土那么大了,单靠两条腿走,这猴年马月才能出去啊?
  
  “方逸,别听他吓唬你,想出去其实不难的……”
  
  彭斌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龙旺达,说道:“老龙,你们泰国虽然算不上什么达国家,但好像也联合了几个小国,在进行极地考察活动吧?只要找到你们的考察团,咱们还怕回不去吗?”
  
  虽然彭斌对科考界一无所知,但他前几年的时候,很偶然的在一次泰国的电视台上看到过一个新闻,新闻的内容就是泰国派出了极地考察图,在北极开展了科考工作。
  
  “确实是有,但年初的时候我们准备把考察团裁撤回去,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
  
  泰国的相关科考项目,以前就是由龙旺达负责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知道政府在年初的时候提交了一个议题,就是将北极的科考团撤回国然后转为南极科考,龙旺达现在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进行了。
  
  北极科考已经展了很多年了,北极地区丰富的资源早已为人们所开利用。
  
  而南极则是蕴藏着较北极更为丰富的资源和能源,有世界上最大的铁山和煤田、丰富的海洋生物和油气资源、地球上72%以上的天然淡水资源。
  
  现在的南极是地球上至今惟一没有常住居民、没有国界、其巨大的潜在资源未被开利用的独特地区,但泰国只是个小国家,前些年根本就没有实力去南极和那些大国相争,所以只能在北极捡捡漏。
  
  不过泰国也是有追求的,在去年的时候就在研讨去南极建造科考基地的可行性,由于人员技术等等限制,无法像那些大国那样在两极都建造科考站,所以他们只能裁撤了北极科考队才能在南极建点。
  
  “老龙,你知道坐标吗?”彭斌看了一下手表,说道:“咱们现在是在北纬六十多度的地方,距离你们那里有多远?”
  
  “嗯?你的手表能定位?”
  
  听到彭斌的话后,龙旺达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之前他也想过去寻找各国在极点建造的科考站,只是龙旺达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经纬度,所以也无从判断和那些科考站的距离远近。
  
  “不远,只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就算我们科考站裁撤了也没关系,我知道华夏的一个科考队,距离我们那只有一百多公里远……”
  
  龙旺达通过经纬度换算了一下公里数,开口报出了一个距离,说实话,在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冰层上,三百多公里的距离真的是不算远,如果有科考队的雪地车的话,也就是两三天的功夫就能赶到。
  
  “现在的北极应该是极昼,三百多公里,最多一个星期就能赶过去!”
  
  彭斌长长的松了口气,龙旺达的话让他知道,自己和方逸终于算是逃离险境了能看到回家的路了,在此之前,彭斌心里的那根弦始终都没敢放松下来。
  
  “大哥,什么是极昼?”方逸虽然看过很多书,但对于南北极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他以前也没涉猎过相关的知识。
  
  “极昼就是连着几个月都是白天,极夜呢就是连着几个月都是黑夜,通常极夜的时间要比极昼多,所以说咱们运气不错,可以随时赶路……”
  
  彭斌出言给方逸解释了一下,然后兴奋的挥舞留下拳头,说道:“今儿咱们要庆祝一下,老龙,你在屋里休息,我和方逸去狩猎,回头你就等着剥皮吃肉吧……”
  
  “狩猎?是去抓鱼吧?”方逸纠正了一下彭斌的说法,这地方上千万平方公里都是冰层,哪里会有什么野兽生存。
  
  “你大哥我吃鱼都吃腻了,咱们今儿要吃肉!”彭斌闻言神秘兮兮的说道:“走吧,跟着大哥有肉吃,奶奶的,一说到吃我怎么肚子突然那么饿了啊?”
  
  彭斌现在是一刻都不想等了,拉着方逸就出了冰屋,来到还没有完全被冰封起来的那个大窟窿处,彭斌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兄弟,你就别下水了,把那断剑借给我用用……”
  
  “大哥,你是去猎杀那些海豹?”
  
  方逸忽然看到脚下的冰层里有一道黑影划过,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之前上浮的时候,方逸也是看见在冰层下面有不少海豹一类的动物在觅食。
  
  “嗯,还有海象,海豹的肉比海象好吃,不过海象的皮要比海豹坚韧……”彭斌点了点头,接过方逸递来的断剑咬在了嘴里,将自己浑身脱光之后,直接从那冰窟窿处跳进了海中。
  
  隔着厚厚的冰层,方逸能看到彭斌的影子在冰下穿梭着,很快就靠近了另外一道大约长一两米的黑影,两者稍微一接触,彭斌就转身拉着那黑影游了回来。
  
  “方逸,接着!”
  
  随着彭斌的声音,一条长约一米八左右的海豹,被彭斌给扔上了冰面,这只海豹的脖子处有一条深深的伤口,正不断往外涌着血泡,眼看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海豹的脂肪比肉多,我再去杀一条……”彭斌并没有上来,而是又潜到了水下。
  
  在北极这种地方,海豹虽然也有天敌,但并不会受到人类的大肆捕杀,所以数量还是很多的,也就是一分多钟后,彭斌又将一条海豹给扔了上来。
  
  “你先把它们拖过去,让老龙剥皮取肉,我看到了一只海象,看看能把它给宰掉不?”彭斌露出脑袋透了口气,又是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这次彭斌在水下呆的时间有些长,足足过了七八分钟的时候,才在冰窟处冒出了脑袋,喘着大气对方逸说道:“兄弟,这玩意我一个人搞不上去,你帮着给拎上去吧……”
  
  说着话,彭斌将一根长长的牙举出了水面,而冰窟窿处的海水也都被鲜血给染红了,方逸把手伸在水里,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可见那海象的血流的是何等之快。
  
  “这么大?”
  
  方逸伸出手抓住了象牙,用力往上一拎,当那海象一半的身体脱离出海水之后,方逸顿时感觉到有上千斤的重量,而等他将海象完全拖出来之后才现,这个大家伙的身长竟然足足有四米多。
  
  “差点被它给咬伤了,他娘的,冻死我了,兄弟,剥皮的事情就靠你了啊……”彭斌此时也从冰窟里跳了出来,随手把断剑扔给了方逸,口中怪叫了一声就往冰屋跑去。
  
  “这一只海象的皮,足够我们三个人的衣服了……”
  
  从小在山里长大,死在方逸手上的动物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他的手法比彭斌还要灵活几分,一只重达两三千斤的大海象,方逸只用了七八分钟就将一整张皮子给剥了下来。
  
  “大哥,那些肉都不要了吗?”拎着皮子回到了冰屋,方逸开口向彭斌问道。
  
  “海象的肉是最难吃的,咱们还是吃海豹的吧!”
  
  彭斌回了一句,指了指外面已经被龙旺达清理好并且冻的像块石头一样的海豹肉,说道:“你再切点砖,咱们砌个挡风墙,要不然可没法烧烤这些海豹肉。”
  
  “彭,其实海豹肉,生吃是最好吃的……”龙旺达忽然插口说道:“把海豹肉泡在海豹油里面蘸着吃,那才是真正的吃法。”
  
  “得了吧,老龙,你说的那是爱斯基摩人的吃法,口味太重,我可吃不惯……”
  
  听到龙旺达的话后,彭斌连连摇起了脑袋,他虽然也干过茹毛饮血的事情,但如果是有条件的情况下,彭斌是绝对不愿意像原始人那样吃东西的。
  
  垒砌个四面挡风的冰屋,工程量可是要比这个冰屋小多了,半个小时之后,彭斌龙旺达和方逸三个人已经坐在了那个小冰屋里,就着固体燃料燃烧的火烧烤起了海豹肉。
  
  海豹的脂肪极多,几乎一碰到火就出了“滋滋”的声音,一滴滴的油不断的往下滴着,那股肉香闻的方逸也是食指大动,当下将插着海豹肉的断剑往嘴里送去。
  
  “好吃……”被一团肥油包裹着的海豹肉只有三四分熟,但吃在嘴里居然有种牛肉的味道。
  
  彭斌和龙旺达的动作也是很快,彭斌的装备里有一套刀叉,一直都没有扔掉,此时却是派上了用场,和龙旺达吃的是不亦乐乎,片刻功夫几十斤海豹肉就被几人吃进了肚子里。
  
  论起野外生存的经验,方逸和彭斌是不相上下,不过在见识上方逸却是比彭斌差了不少,填饱了肚子之后,彭斌回到冰屋将那一整张海象皮给截成了几段,然后拿着在没有熄灭的火光上炙烤了一下。
  
  用彭斌的话说,他们现在没有功夫去硝制这海象皮,只能通过一些简单的办法使其没有那么硬化,方逸摸了一下,炙烤过后的海象皮果然变得柔软了很多。
  
  彭斌制作衣服的手段就显得有些粗暴简单了,他只是在每张皮子上开了个洞,然后将两边缝制起来,直接往头上一套,就算是做了件海象皮的大衣,至于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彭斌就全然不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