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冰屋和狩猎 下
    至于从那两只海豹身上剥下来的皮,彭斌也没有浪费,他用其做了个皮帘子,直接挂在了冰屋留出来的那个门里面,如此一来,冰屋的温度比之前又高出了好几度,裹着海象皮衣,即使不运功护体也不会感觉太冷。
  
      忙活完之后,彭斌还有成就感的欣赏了一会自己和方逸联手建造的冰屋,开口说道:“方逸,老龙,咱们在这里休整两天,然后再上路,你们看可好?”
  
      “好,这两天正好再储备一些食物,咱们带在路上吃……”
  
      龙旺达闻言点了点头,他现在是最需要用食物补充身体能量的时候,这才刚刚吃完一只海豹,龙旺达又感觉有点饿了,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知道饥饿是什么感受。
  
      “那边还有一只海豹肉,你没吃饱就自己烤去……”
  
      彭斌很了解龙旺达现在的状态,因为他之前也曾经有过这么一个阶段,整天都感觉饥肠辘辘,肚子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吃多少东西也不感觉饱。
  
      但是过了这个阶段,整个人就会有种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食物补充的能量的过程,其实就是身体在进化的过程,而体内的真气也正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产生出来的。
  
      “我修炼一会再接着吃!”
  
      龙旺达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忍耐一下,等按照那个功法行走一个周天之后,饥饿感会变得更加强烈,相信在那个时候再进食,肠胃估计能吸收的更加彻底。
  
      “方逸,咱们也别闲着啊,都打坐一会吧……”
  
      彭斌转脸看向了方逸,他本来就是个修炼狂人,在那神秘空间和海底洞穴中因为食物不怎么充足,彭斌一直都是放缓了自己修炼的进度,眼下守着这取之不尽杀之不竭的海洋资源,彭斌却是也动了修炼的心思了。
  
      “好!”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说实话,现如今打坐行功,对于方逸的修为已经没有太大用处了,现在的他感觉到身体被一种无形的枷锁给桎梏住了,只有打破这种桎梏,方逸才有可能达到先天之境。
  
      “这辟谷之法,或许就是突破到先天的一个契机……”
  
      方逸盘膝端坐在冰上,腿下传来的凉凉感觉,倒是让方逸的头脑十分的清明,将在光团内得到的传承功法从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后,方逸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先天之境,自然是要将体内的后天之气转化为先天之气,这是不是一定要将身体内的杂质污垢全部驱除干净才行呢?”
  
      方逸在心中思考着,人在母胎的时候是为先天,那时的小人儿连空气都呼吸不到,那口循环不休的气息才是最为纯净的,但是生下来接触到五谷杂粮之后,人体也就逐渐被各种杂质毒素所侵染,想要重回先天,排除这些杂质自然是关键所在。
  
      之前对于那辟谷术,方逸还只是抱着一种练着玩玩的感觉,但现在想来,这辟谷术出现在先天境界之前的功法中,绝对是有着特殊意义的。
  
      “看来以后尽量还是减少进食吧……”
  
      方逸知道,以现如今灵气消失的天地,不管是什么食物,或多或少的都会受到环境的污染,而他强大肠胃功能虽然可以将其全部都分解掉,但食物中蕴含的后天污垢,还是免不了会沉淀在体内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方逸宛如老僧禅坐,整个人一动都不动了,如果这会仔细看他的胸腹,就会骇然发现,方逸竟然像是没有了呼吸一般,胸口处隔了很长时间都不见起伏一下。
  
      其实不仅如此,方逸的脉络已经心脏的跳动,在他开始修习辟谷术的时候,也逐渐变得缓慢了起来,正常人的心率是每分钟六十到一百下,过快或者是过慢都代表身体有某些疾病。
  
      而此时的方逸,心脏一分钟最多也就跳动三五下,要是方逸此时正躺在医院的检测仪器上,恐怕经验再丰富的医生都会宣告方逸已经是属于死亡状态了。
  
      这也正是功法中辟谷术的神奇之处,它带有一些龟息功的特质,但又不需要像修炼龟息功那样整日里沉睡不起,现在方逸就算站起身来运动,心跳最多也就是每分钟十来下的样子,还是远远低于人均水平。
  
      “嗯?有人?还是动物?”
  
      正在行功中的方逸,忽然皱了下眉头,因为他的耳朵从呼啸的北风中听到了一种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同时心头也升起了一种淡淡的危机感。
  
      缓缓的睁开眼睛,方逸的目光转向了右侧,一看之下,方逸顿时笑了起来,原来在他解剖了海象的地方,现在趴伏着一只庞然大物,如果不是方逸目力绝佳的话,恐怕一下子还真的会忽略过去。
  
      因为那庞然大物通体雪白,和周围冰层上的积雪颜色几乎是一模一样,在这种很容易患雪盲症的地方,是非常难分辨地面的雪和那动物的,而这个庞然大物,正是北极的霸主……白极熊。
  
      这只北极熊的身长大约有三米多的样子,方逸目测了一下,它的体重估计要超过两千斤了,厚厚的皮毛让它根本就不在乎身边呼啸的寒风,这会儿正用鼻子在嗅着那只被剥了皮的海象。
  
      “嗯?这个大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彭斌终于也被鼻腔发出了哼哼声的北极熊给惊醒了,看到那比自己都要大了好几号的北极熊,彭斌眼睛一亮,开口说道:“奶奶的,闷了那么多天,终于碰到个够劲的家伙,方逸,我和它练练去!”
  
      “大哥,小心点,这家伙不好惹……”
  
      以方逸现在的修为,这只北极熊都能给他带来一丝危险的感觉,可见这北极霸主的名头绝不是浪得虚名的,单看那蒲扇一般的熊掌,就令人望而生畏。
  
      “我知道,这家伙比科迪亚克岛棕熊的体型还大,在北极熊里面也是很少见的……”
  
      彭斌所说的科迪亚克岛棕熊,是地球陆地上现存的体型最大的食肉动物,平均体重在七八百公斤左右,除了人类之外,这种棕熊没有任何的天敌,彭斌当年在训练营临毕业前被投放到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就曾经宰杀过一只科迪亚克岛棕熊。
  
      所以面前的这只北极熊虽然很高大,但彭斌却是丝毫不惧,毕竟当年他就能赤手空拳杀死科迪亚克岛棕熊,现在不管是体力精力还是经验都处于最巅峰的彭斌,自然是对自己是信心满满。
  
      方逸和彭斌的对话,也惊动了那只正准备进食的北极熊,抬起脑袋回头向冰屋看去,那两颗黑宝石一般的眼睛居然使这个大家伙显得有些憨态可掬。
  
      不过在下一刻,方逸就改变了对它的看法,被惊扰了的北极熊忽然直立起了身体,那高达三米多的身躯将投在冰屋上的阳光都给遮挡住了,口中发出了咆哮声,犹如史前巨兽一般。
  
      “别毁了我的冰屋!”
  
      看到北极熊像是要对着冰屋扑过来,彭斌连忙掀开帘子窜了出去,他可是知道北极熊的力气有多大的,像是在三四米深的冰层,北极熊几下扑击就能将其凿穿,然后捕食冰层下面的海豹等动物。
  
      彭斌的突然出现,倒是把那只北极熊给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比自己小了好几圈的彭斌之后,北极熊就显得有些轻慢了起来,很随意的一掌拍向了彭斌的脑袋。
  
      “这只熊掌,要比之前吃过的那个大多了……”
  
      看着那如同蒲扇一般大小的熊掌,方逸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不过随之方逸就笑了起来,自己这也真是没出息,明明身体并不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但看到好的食材,第一时间居然想到的还是吃。
  
      “来得好!”
  
      看到北极熊拍过来的巴掌,彭斌不退反进,右脚用力一蹬,脚下的冰层被他踩出了一个十多公分的坑来,借着这股大力,彭斌的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的弹向了那只北极熊,光秃秃的闹到直接定在了北极熊的下颌处。
  
      打了十多年的黑拳,彭斌身上的那股悍不畏死的气势,是很难用语言能形容出来的,这一撞之下,竟然将那只两千多斤重的北极熊,撞得往后连翻了两个跟头,两腿劈开呆坐在了冰上,一时间居然被彭斌给撞懵了,没有反应过来。
  
      “这大家伙挺萌的啊……”
  
      看到北极熊的那副模样,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虽然这只北极熊刚才呲牙咆哮的时候很凶猛,但此时摇晃着脑袋的样子,却是让人感觉有些好笑。
  
      “萌?这家伙很凶残的,彭斌能不能搞的定啊?”龙旺达的面色有些紧张,他可是深知冰屋外面那个大家伙的厉害,只要在冰面上,它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对手。
  
      “凶残,我觉得大哥比他凶残多了!”
  
      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嘴里嗤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应和方逸的话一般,撞飞了北极熊的彭斌,忽然又揉身扑了上去,竟然将坐在冰面上的北极熊直接给扑到在了地上。
  
      彭斌的动作很有技巧,他用自己的脑袋死死的顶住了北极熊的下颌,然后用两只手按住了北极熊的爪子,自己的两只脚则是夹在了北极熊的肚子上,如此一来,被他压在下面的北极熊纵然有天大的力气,一时间也是挣脱不开。
  
      不仅如此,彭斌的脑袋还在不断撞击着北极熊的下颌,那“砰砰”声响就像是在敲鼓一般,饶是北极熊皮粗肉糙,也被彭斌这一连串的攻击打的头晕脑胀,居然连反击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不过单纯的拼力气,彭斌显然还不如这北极霸主,和身下的北极熊较了一会力之后,彭斌感觉到了一丝疲惫,当下又是一记头槌撞得北极熊发出一声咆哮,然后松开双脚,砰的一声蹬在了北极熊柔软的腹部,身体借力往后退去。
  
      接连的撞击和最后的这一脚,虽然不至于要了这只北极熊的命,但也让它受伤不轻,在被彭斌一脚蹬出在冰面上滑行了十多米后,这只北极熊竟然一时间都没能爬起来。
  
      “这……这大家伙还真是打不过彭斌?”
  
      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龙旺达不由咋舌不已,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了彭斌真正的战斗力,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猛兽,竟然真的赤手空拳的打败了一只成年北极熊。
  
      “好了,不跟你玩了,我有一张棕熊皮的战利品,现在又多了一张白熊皮!”
  
      彭斌深深的吸了口气,右拳微微抬起,冰屋中的方逸和龙旺达分明看到,彭斌的整条右臂似乎比刚才粗壮了一圈,上面肌肉贲张,那种力量像是要将肌肉都给崩开一般。
  
      彭斌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杀死这只北极熊,他只需要拿出那断刃在北极熊的脖子上抹一下就可以了,但那样一来,这张熊皮就不完整了,彭斌现在的打算是将其活活打死,然后再把皮给剥下来。
  
      “大哥,别杀它,放了吧!”看到彭斌就要下下手了,方逸站起身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嗯?为什么要放了它?”
  
      彭斌回头看了一眼方逸,说道:“兄弟,你这是哪来的同情心啊?你不知道,这么大的北极熊可是很罕见的,等我杀了它,将它的皮毛送给你可好?”
  
      “它要是落单的,我肯定不会阻止你……”方逸闻言叹了口气,指了指那只海象,说道:“它还带了几只幼崽,你杀了它,等于连这几只幼崽一起给杀了……”
  
      “大哥,按照山里的规矩,碰到这样的动物,是不能猎杀的……”
  
      方逸从跟着师父开始打猎的第一天起,就学到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在山中狩猎,幼崽不许杀,怀了幼崽的母兽不许杀,然后就是带着幼崽生活的野兽不许杀,眼前的这只北极熊,刚好符合了老道士所说的第三个条件。
  
      随着方逸的话声,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海豹的身体下面钻了出来,和它们的母亲一样,这三只小北极熊都是通体白色,只有两只眼睛和鼻头是黑色的,看上去极为的可爱。
  
      听到了幼崽的叫声,那只被彭斌踢出去的北极熊口中又发出了咆哮,强撑着爬起了身体向这边奔跑了过来,不过它的动作比之前就要笨拙多了,同时眼中流露出的不再是暴虐,而是一种惊慌的眼神。
  
      似乎是被彭斌给打怕了,这只北极熊并没有跑向彭斌和方逸,而是直接跑到了海豹处,用自己庞大的身体将三只幼崽给挡在了身后,反而那三个还不知道危险的小家伙,一直伸出脑袋打量着彭斌和方逸。
  
      “还真是只母兽,算了,算它运气好!”
  
      彭斌看到了那三只小北极熊,脸上的杀意顿时也瓦解掉了,他从小是跟着猎人长大的,他也要遵循山林里的规矩,否则毫无节制的杀下去,山中怕是早就没有动物了。
  
      “嗷呜!”
  
      北极熊直立起了身体,对着方逸和彭斌不断咆哮着,不过那神态虽然很凶猛,但给方逸等人的感觉,却是有些色厉内荏,这大家伙如果智商不低的话,恐怕这会已经在心里琢磨如何逃跑了。
  
      “哎呦,你还吓唬我是吧?”
  
      看到北极熊的举动,彭斌提着拳头往前走了几步,原本直立着身体的北极熊顿时趴伏了下来,一爪子将自己的几个幼崽扫到了身后十多米外,然后自己转身就跑,动作十分的迅捷。
  
      北极熊的掌心长着厚厚的毛发,还有一层像是胶原蛋白一样的物质,这东西有点像吸盘,使得北极熊爬行在冰上不会打滑,如果没有那几只幼崽的话,它要逃跑彭斌还真追不上。
  
      不过有了几个累赘,这只北极熊就跑不快了,它需要把三个幼崽都带走,偏偏三个小家伙还爬的这边一只那边一只,急得北极熊不断用叫声呼唤着它们跟自己一起逃跑。
  
      “奶奶的,刚才不是还冲着我叫吗?”
  
      彭斌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大家伙,那心中的杀意却是也淡去了,当下走到那只海象前拎住了象牙,使劲的往远处甩了出去,他的举动又把那北极熊给吓了一大跳。
  
      “行了,这家伙不敢再过来了……”彭斌拍了拍手,说道:“被这家伙吵醒了,我再下去抓点鱼和海豹吧,咱们留着过两天吃……”
  
      在这种极寒天气之下,除了寒暑不浸的方逸之外,就是彭斌也需要大量高热量的食物来充斥身体所需,去掉脂肪也就只剩下几十斤肉的海豹,还不够他和龙旺达一顿吃的呢。
  
      距离他们浮出水面已经过去七八个小时了,方逸凿开的冰层已经又冻了起来,彭斌重新开凿了个窟窿潜入到了海里。
  
      不过这次彭斌的运气不太好,似乎是北极熊的到来,让冰层下面觅食的海豹都远去了,忙活了半个多小时,彭斌只打了几条鱼上来,不过每条都有一米多长,倒是也够他们吃一顿的了。
  
      “这家伙,胆子还不小啊?”
  
      从海里跳出来,彭斌看到那只北极熊带着三个幼崽在远处啃食着海象肉,当下笑了笑,将一条大鱼扔了过去,口中喊道:“刚才打伤了你,算是补偿给你的!”
  
      不知道是听懂了彭斌的话,还是那鲜活的鱼儿诱惑力太大,北极熊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按住了那条还在冰上蹦跶的鱼,用锋利的牙齿撕扯了起来,一条鱼没几分钟的功夫就进了那一大三小的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