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二十六章 突袭 1
    “人生果然很精彩……”坐着摩托车穿越那战火纷飞的集镇时,方逸心头居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在方逸前面二十多年的生活里,基本上和世人的接触都非常少,即使下山之后,过的也是太平安乐的生活,哪里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置身于战火之中,并且还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摩托车刚刚驶出集镇还没有两分钟的时间,身后的枪声又突然间变得密集了起来,回头望去,身后火光冲天,一直到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得到。
  
      由于集镇的出口很多,彭斌又没有派人去刻意把守,所以也有不少人逃出了集镇,这些人里面有正经的生意人,也有各方势力的武装分子。
  
      不过那些武装分子均是被这一场夜袭给吓破了胆,在不知道有多少人进攻边界山集镇的情况下,都是抱头鼠窜,想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当天色微微亮起的时候,往日繁荣的边界山集镇,几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废墟,到处都是火光和哭泣的人群,站在自己被焚烧的房屋旁边,那些人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麻木。
  
      敢来边界山集镇做生意的人,要不就是各大势力的人,要不就是胆大包天的人,说实话,在这里一梭子子弹打死十个人,里面有九个半都不能说是好人。
  
      对于战争,缅甸人这一个世纪来见到的实在是太多了,正如有句话说的样,生活就像是生活就像强女干,当你无力反抗时,那你就躺下来好好享受,此时的缅甸人,就颇有点这样的心理。
  
      彭斌站在一处燃着熊熊火光的建筑前面,他身后的彭家战士像幽灵一般的从各处汇聚而来,彭东上前走了一步,在彭斌耳边轻声说道:“家主,一共杀死八百二十一个人,预定目标全部达成,兄弟们只有一个轻伤……”
  
      对于自己的这位本家堂弟,彭东心里是敬畏有加,只有在彭斌的带领下,彭家的铁血战士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战绩,彭斌就像是一只狮王,带领着他的狮群战无不胜。
  
      站在彭斌身后的那百余人,此时也是一脸崇拜者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他们坚信,只要这个人不倒下去,就会带着他们不断的迎来胜利,彭家的大旗终将会重新竖立在缅甸的地盘上。
  
      “他们现在应该都得到消息了吧?”彭斌看似在和彭东说话,实际上却是在自言自语着。
  
      “家主,你亲自带队攻击,他们就算不认识你,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了……”
  
      彭东闻言笑了起来,彭斌在缅甸,真的可谓是能让小儿夜啼的人物,对于各方武装势力而言,彭斌亲自参与的战争,对他们不亚于是一场噩梦。
  
      而且这种攻击方式,也是彭家独有的,彭斌相信,只要消息散发出去,整个缅甸都会知道,彭家的家主彭斌……又回来了。
  
      “一个小时,差不多了,咱们也该走了……”
  
      彭斌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脸上满是冷酷的神色,战争就是死伤的代名词,对于不远处传来的哭泣声,彭斌根本就无动于衷,他的心肠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把所有人都赶到边界山的方向……”彭斌又看了下表,说道:“十五分钟之后,在预定地点集合!”
  
      随着彭斌命令的下达,枪声再一次在集镇上响起,不过这次死伤的人却是极少,因为彭斌的命令只是赶人而不是杀人,数千人在枪口和子弹的威胁下,全都被赶出了集镇。
  
      而执行完命令之后的彭家子弟,则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集镇,在与边界山相反方向两公里的一处密林里,五辆被树枝掩盖住的运兵车正静静的等待在那个地方。
  
      车队静静的离去了,距离如此之远,那些集镇上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现,他们此刻正心怀惶恐的呆在边界山的脚下,生怕迎接他们的将会是另外一场屠杀。
  
      正如彭斌所预料的那样,在边界山集镇乱起的那一刻,整个缅甸全都被惊动了,就连对集镇完全没有任何控制力的军政府也得到了消息,夜幕之下,在缅甸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被从床上叫醒。
  
      --------------------------
  
      掸族,虽然发源于华夏的澜沧江、怒江中上游地区,并且多次在华夏的云贵地区建立过政权,但因中原王朝及其他民族的挤压,逐步向中南半岛及南亚次大陆迁徙,其中大多数都聚居在现在的缅甸。
  
      缅甸境内的掸族主要分布掸邦在、克钦邦、克耶邦、克伦邦、曼德勒省、实皆省、德林达依省等河流沿岸及平原地区,总人口约850万左右。
  
      如果说掸族内部不发生分裂的话,缅甸最大的武装势力无疑就是掸族了,只是掸邦、克钦邦、克耶邦、克伦邦这些种族虽然同是出身掸族,但却是各自为政,把持着一块地盘。
  
      距离边界山最近的一个武装势力,无疑就是克耶邦了,克耶邦是缅甸自治邦,旧称“克伦尼邦”,东界泰国,北邻掸邦,西接克伦邦。
  
      自1948年以来,克耶地方武装一直与缅甸中央政府军进行游击战,也是不承认缅甸政府的一个武装势力,经过数十年的战争,他们和彭家一样,也有了自己领土和地盘。
  
      掸邦的克耶族以前打游击的时候,几乎都是住在山上的,从六七十年代起,他们开始在山下建立城镇,并逐渐控制了这一地盘,人口规模也在不断发展着。
  
      如果单从外表上看,这些地方武装势力和政府体系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在他们管辖的地盘上,人们虽然说不上是安居乐业,倒也能吃得饱穿得暖,他们也有学校医院,就像是一个小城市一般。
  
      克耶族武装势力的首脑,被称之为领导人,他们的现任领导人叫做哥丹威,是上任领导人苗昂登的儿子,现年只有三十五岁。
  
      哥丹威是五年前成为克耶族武装势力领导人的,哥丹威在缅甸声名不显,但是他的父亲苗昂登,在缅甸却是一位不亚于彭老大的传奇人物。
  
      苗昂登在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就扛起了对抗缅甸政府军的大旗,足足和政府军打了五十多年的仗,可以说现在的克耶邦武装势力就是他一手缔造出来的。
  
      苗昂登十分擅长联合纵横,连同缅甸其他武装势力一起来对抗政府军,所以他没有去世的时候,克耶邦和彭家的关系非常好,是属于同盟军的关系。
  
      但就在苗昂登去世,他的儿子哥丹威接任领导人的位置之后,克耶邦和彭家的关系却是突然急转直下,在军政府的挑拨之下,哥丹威推翻了父亲以前和彭家所签订的所有条约,两个在缅甸举足轻重的武装势力反目成仇。
  
      以前彭老大活着的时候,哥丹威摄于其威名,还不敢和彭家刀兵相向,彭老大也念其和苗昂登的旧情,并没有和哥丹威一般计较,只是断绝了个克耶邦的一切正常往来。
  
      但是在彭老大去世之后,哥丹威却是数次主动和彭家发生摩擦冲突,尤其是这一次彭斌失踪,克耶邦更是成为了进攻彭家的急先锋,所以彭斌选择的第一个下手对象,自然就是哥丹威了。
  
      就在彭斌夜袭边界山集镇之后还没有五分钟的时间,哥丹威被从他的第四个老婆身边叫了起来。
  
      克耶邦原本是一夫一妻制,但是在父亲去世之后,哥丹威借着自己发妻去世的缘由,却是接连又娶了四个老婆,用他的话说,既然生活在缅甸,自然也遵从缅甸的生活习俗了。
  
      以前父亲活着的时候,哥丹威不敢造次,再加上他老婆也是另外一个武装势力首脑的女儿,生性十分悍恶,哥丹威根本就不敢有别的心思,但是现在父亲和老婆都死了,哥丹威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老婆是娶了一个又一个。
  
      “什么事?”
  
      被人从美梦中吵醒,哥丹威一脸的不耐烦,和其父亲相比,哥丹威是志大才疏,一心想把克耶邦发展壮大,但却是有勇无谋,性格又有些喜怒无常,被军政府挑拨的和其他武装势力的关系都非常紧张。
  
      “边界山集镇受到攻击,好……好像是彭家的彭斌回来了……”
  
      “什么?彭……彭斌回来了?”
  
      还没从美梦中清醒过来的哥丹威听到这个名字,如同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了下来,顿时打了个激灵,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开口说道:“彭斌不是死了吗?你确定是他回来了?”
  
      相比缅甸的其他武装势力首脑,哥丹威对彭斌的了解要更加的多一些,因为两族交好的时候,哥丹威没少和彭斌打交道,深知彭斌的心狠手辣。
  
      “不确定,但传过来的消息说很有可能是彭斌亲自发动的这次攻击……”前来禀报的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哥丹威,说道;“家老们都已经起来了,等您过去商议这件事,看看咱们应该怎么应对?”
  
      “好,我……我马上过去……”
  
      哥丹威忙不迭的穿起了衣服,一想到彭斌这个名字,他就忍不住心头发寒,三年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不由在脑海中又浮现了出来。
  
      那是在哥丹威接任领导人位置不久时发生的事情,当时哥丹威怀疑彭家在一桩军火贸易中黑了他们克耶邦一笔钱,所以派人前去和彭家交涉。
  
      被派去的那个人是哥丹威的堂兄,和哥丹威一样,都是在父辈的庇护下长大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到了彭家之后,原本的交涉竟然变成了他对彭老大的质问。
  
      彭老大不和晚辈一般见识,不代表彭斌也是如此,在那人出口不逊之后,彭斌直接割掉了他的舌头耳朵,打断了那人的四肢,然后将人扔到了哥丹威住宅的大门口。
  
      不仅如此,哥丹威家中的那位悍妻,在睡梦中也被人割掉了脑袋,早晨起床见到放在床头柜上老婆的脑袋,哥丹威几乎被吓破了胆。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哥丹威还是很感激彭斌的,否则他也不能又娶四个老婆,不过从那次之后,克耶邦虽然和彭家交恶,但一直到彭斌失踪,哥丹威也没敢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