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三十章 突袭 5
以前胡立志所住的那个房子,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型的军营,在房子周围驻扎了一圈的行军帐篷,将房子给拱卫了起来,在四周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在站岗放哨。
  
  不过这些士兵的精神都有些萎靡,昨儿先是前半夜在女人肚皮上驰骋,后半夜又接到了边界山集镇的战报,召杜将军召集人商讨了好一阵,连带着下面的军队也都戒备了起来。
  
  “你说刚才送进去的那个女人能支撑多长时间?”
  
  站在门口一高一矮两个哨兵吸着烟在聊着天,这次攻破集镇,光是年轻女人他们就抓了好几百个,除了挑出姿色特别漂亮的留给召杜将军之外,他们这些护卫将军的警卫们也是人人有份。
  
  “最多五十分钟,将军在生气的时候,总是会发泄的特别厉害的。”
  
  高个士兵抽了根烟,低声说道:“昨天送出来的那个女人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听说她是越南人,奶奶的,那皮肤可真白,你小子算是有福气了。”
  
  作为将军的贴身警卫,他们也是有很多福利的,像是将军玩过的女人,他们就可以过过手,昨儿刚好轮到了矮个子士兵,他在行军帐篷里忙活了一早上,这才刚刚出来站岗的。
  
  “是挺白的,不过身上被将军打的到处都是血痕……”矮个子士兵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刚才送进去的那个也不错,应该有一米七高吧,这么好身材的也很难见到,等下可就轮到你了……”
  
  “刚才那个?”听到矮个子士兵的话,高个子士兵没好气的说道:“将军早上发火了,你还指望她能活着出来?咱们要不要打个赌,她要是能活着,我输给你五十美元怎么样?”
  
  “那女人说不定能撑住呢,我和你赌了……”
  
  由于自己身材矮小,所以矮个子士兵对于高挑的女人总是特别迷恋的,当下说道:“我要是赢了,也不要你的钱,你把她让给我就行了……”
  
  在克钦独立军中,奉行的是大克钦主意,除了自己的族人之外,他们很少将外族人当人看,通常在被他们占领的区域,男人大多都会被杀掉,而女人则是沦落成了货物。
  
  “来人,把她给扔出去……”
  
  两人正在低声讨论着赌注的时候,院子里的房间发出了一个声音,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忙不迭的进入到了房间里。
  
  往日胡立志所住的房间客厅,被改造成了一间卧室,沙发什么的全都被搬开了,在客厅中间只有一张偌大的床,此时的床上和地上均是血迹斑斑,并且还有一种靡靡的味道。
  
  “真是不经折腾,再换一个进来……”
  
  召杜只有三十五六岁的年龄,身材不是很高,但十分的健壮,此时他的腰间围着一张带有血迹的白色浴巾,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抽着雪茄,血迹体液还有雪茄的味道,让整个房间内的空气浑浊不堪。
  
  “是,将军!”
  
  两人答应了一声,将床上那个浑身一丝不挂,圆睁着双眼已然是死去的女人用床单给包裹了起来,然后由矮个子士兵扛在了肩膀上,高个子士兵则是手脚麻利的给床上换了一个新床单,两人这才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间。
  
  “你输了,钱呢?”高个子士兵拍了拍前面同伴的肩膀,嘴里嘟囔了一句,“可惜了,这女人的身材真不错。”
  
  “没钱,都输光了!”
  
  虽然跟着将军打仗,得到钱财并不是很难,但显然矮个子士兵想赖账,当下开口说道:“那个越南女人还在我帐篷里,送给你了,就抵那五十美金,行不行?”
  
  “好,不过你要帮我去给将军挑个女人送过去……”看到刚才房间内的画面,高个子士兵一时间只感觉欲火焚身,谈好了条件之后,一头扎进了矮个子士兵的帐篷。
  
  方逸潜入到帐篷外围的时候,刚好看到那矮个子士兵将女人的尸体给扔在一处深坑里,从坑底传来的恶臭味令人闻之欲呕。
  
  方逸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跟着矮个子士兵身后,亲眼看着他从之前胡立志放杂物的一个房间里,拉出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孩。
  
  以方逸现在的神识,即使不刻意去探查,也轻而易举的发现了这营地中处处传来的喘息声和女人被捂住嘴巴后的惨叫声,最开始方逸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矮个子士兵在那女孩身体上下其手的时候,方逸终于明白过来了。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军队?”
  
  方逸眼中冒出了一丝怒火,悄无声息的跟在了那个士兵和女人的后面,由于高个子士兵这会正在帐篷里胡天胡地,方逸这一路可谓是畅行无阻。
  
  在矮个子士兵带着女人进入到房间之后,方逸也将自己的身形隐入到了门后面,整个人就如同是那士兵的影子一般腻,虽然与其近在咫尺,却是让他没有产生丝毫的感应。
  
  “把衣服脱了,趴到床上来……”召杜冷酷的声音从沙发处响了起来,此刻他手里正拿着一根军用皮带,一松一紧发出了啪啪的声音。
  
  “将军让你脱衣服,你没听见吗?”矮个子士兵上去给了女孩一耳光,他知道将军不会在意手下的一些揩油行为,当下就要撕扯起女孩的衣服。
  
  “该死!”
  
  看到这一幕,方逸实在是无法忍受了,他们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方逸对人性认知的底线,当下再无迟疑,方逸身形一闪,挡在了那个女孩的身前。
  
  “你……你是……”
  
  眼前鬼魅般的出现了个人影,把那矮个子士兵给吓了一跳,只不过他责问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喉咙处一紧,只听咔嚓一声,矮个子士兵的脑袋就软哒哒的垂到了胸前。
  
  “你是谁?”
  
  矮个子士兵没能说完话,被召杜给问出来了,他的反应非常的快,在矮个子士兵倒地的一瞬间,召杜就从沙发上拿起了一把手枪,枪口对向了方逸。
  
  召杜能成为克钦武装的领导者,并非完全靠的是凶残,他的枪法十分神准。
  
  当年召氏三兄弟谋权纂位的时候,召杜靠着一把手枪内的六发子弹,在不超过三秒的时间内接连击发,将当时的克钦武装领导人和他的警卫全都击毙,而且个个都是眉心中弹。
  
  只不过召杜那在普通士兵眼中算是超强的军事素质,在方逸眼里却是慢到了极点。
  
  就在召杜举起手枪对准了方逸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手腕一凉,低头看去,召杜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手腕竟然掉在了面前的沙发上,而断腕处的鲜血,正不要钱一般的往外激喷着。
  
  手腕传来的剧痛,在一秒钟之后才由召杜的脑海传入到嘴巴上,正当召杜要发出惨嚎声的时候,他的下巴却是被方逸给捏住了,冰冷的刀刃刺入到召杜的嘴中,竟然活生生的将他的舌头给剐了下来。
  
  “这样让你死,实在是太便宜你了……”
  
  方逸伸手在召杜的胸腹间连点了几下,然后将一团碎步塞入到了召杜的嘴巴里,身体往后撤了几步,右手一挥,一道刀芒从召杜的腰间划过。
  
  灌注了真元的刀芒,就算是面对铜墙铁壁也能从中斩断,更何况召杜只是血肉之躯,这一刀挥下,连着身下的沙发,召杜从小腹间的身体被齐齐斩为两断。
  
  在身体被斩断的瞬间,召杜的眼睛陡然瞪圆了,那种疼痛根本就是个铁人也无法承受,更何况在被方逸封住血脉之后,召杜一时间还无法死去,甚至连昏都无法昏迷过去。
  
  召杜的眼前已经是一片血色,滚翻在了地上的半截身体,在拼命的挣扎着,召杜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能有人给自己一发子弹,能让他不用再承受这非人一般的痛苦。
  
  “你这是罪有应得……”此时方逸的身体已经退到了门边处,他不想被召杜那肮脏的血迹溅到自己的身上。
  
  在方逸看来,战争中的死伤是不可避免的,但召杜的行为,显然已经脱出了人性的范畴,所以生性恬淡的方逸,也第一次用出了虐杀的手段,就方逸所知,腰斩在死亡前的痛苦,甚至要在凌迟之上。
  
  很多人认为人被一刀两断之后,就立即咽气了,其实不然,由于人的主要器官都在上半身,所以当人的下半身离开身体后,神志仍然清醒,要过一段时间才断气。
  
  更有甚者,把被腰斩者的上半截移到一块桐油板上,血流不出来,拖两三个时辰才死,为了减轻痛苦,犯人家属往往会打点刽子手,求其从上面一点的部位动手,让犯人死得痛快一点。
  
  华夏腰斩的刑法,始于李斯,这刑法也正是李斯创立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正是死在这种刑罚之下,而历史上死在腰斩之下的第二个和第三个人也都很有名气,那就是唐代的高阳公主和明代的方孝孺。
  
  至于最后一个死在腰斩之下的人,也是最为凄惨的,那就是清朝的俞鸿图,他的身体被拦腰斩断之后一时不得死去,用手指蘸了自己的鲜血,在地上连写了七个惨字。
  
  方逸也是恨极了召杜,才会让他如此死法,看着在地上翻腾着的召杜,此时的方逸心如坚铁,没有丝毫怜悯的心思。
  
  “那些人,也都该死……”
  
  方逸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召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身形快如闪电般的从帐篷区绕了一圈,但凡是发出了那些喘息声帐篷中的士兵,均是被一刀割破了喉咙,一时间,军营中犹如阿鼻地狱,方逸就像是死神一般在不断收割着生命。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但正承受痛苦的女人们,却是发出了惨叫声,外围负责警戒的士兵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不过等他们冲入到帐篷区的时候,只看到满地的尸体和惊慌失措的女人们。
  
  死人不会让士兵们畏惧,但是召杜的死,却是让他们不知所措起来,尤其是召杜手下的几个高级将领,也都死在了自己的帐篷里,这就让军营变得混乱起来。
  
  这时方逸已经回到了河道对面,他没有停留,直接坐上赵志豪的摩托车往下一个目标驶去,凉风吹在脸上,方逸心中的怒火才慢慢的平息了下去。
  
  而原本退缩在大本营里的彭家军队,此时也开始向克钦独立军推进了过来。
  
  没有了指挥的克钦军乱成了一团,在一个中层将领的指挥下,他们将驻守在河边的军队都拉了过去,但让克钦军没想到的是,河道沿途二十多艘藏在水草丛中的渔船,却是将彭斌带领的一百手下,运送到了克钦军的后方。
  
  在前后夹击下,彭家军只用了短短的办个小时,就将克钦族给包了饺子,除了当场打死的一千多人之后,剩下的两千人都被彭家给俘虏了。
  
  不过当彭斌看到了召杜的死法和那深坑中几十具女人的尸骨之后,彭斌红着眼睛用枪逼着那些俘虏们挖了一个大坑,然后让他们跳进了自己亲手挖的坑里,将那一千多人的俘虏全都给活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