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三十一章 战争红利
    如果说彭斌血洗边界山集镇,只是引起缅甸各大势力恐慌的话,那么全歼召杜领导的克钦独立军,就像是在缅甸投下了一颗原子弹,震的各大武装势力再也坐不住了。
  
      要知道,克钦族和克耶邦不同,它是缅甸自独立以来就成立了的军队,是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在这几十年里即使和政府军作战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克钦独立军一共有两万多人,但能称得上是精锐的,也就是召杜带领的这三千多人,此次全军覆没之后,克钦独立军马上就从一个强大的武装势力,沦落为二流的地方武装了,损失不可谓不大。
  
      彭斌的强势回归,不仅是在缅甸,整个东南亚的局势都因为他而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各国因为自身在缅甸的利益,也对其投入了极大的关注。
  
      在第二天的外文报纸上,就已经出现缅甸局势动荡,或有可能陷入五十年来最大一次内战的报道,克耶邦克钦军所遭受的打击,显现出了在彭斌带领下的彭家军的强大。
  
      原本那些出言谴责彭斌血洗边界山行为的武装势力,一时间全都失了声,越是混乱动荡的地方,丛林法则越是盛行,彭斌既然展露出了他的实力,那么就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
  
      甚至有一些开始对彭家表现出敌意但却还没动手的势力,已经是派出了人员前往彭家,想要缓和与彭家的关系。
  
      至于在彭斌失联后做出了很多小动作的缅甸军政府,也是在连夜商讨之后,做出来加强和彭家驻地之间的驻军人数的决定,一时间整个缅甸都是风声鹤唳,各个势力均是在整兵备战。
  
      不过各方势力显然都没有想到彭斌的动作如此迅捷,就在入侵彭家的克钦军覆灭之后,政府军也受到了一次猛烈的打击,在他们派出的军队还没到达之前,原先驻防在彭家不远处的一个团的兵力,被彭家的军队给包了饺子,从团长到士兵全部被俘,一个整装团的装备尽数被缴获。
  
      谁都不知道彭斌是怎么做到的,就在政府军遭受打击之后,距离彭家两百多公里的一个种族势力,也被彭家军攻破了大本营,那个势力的领导人被杀,两千多人的军队也都被解除了武装。
  
      时间过去了三天,战火的硝烟几乎弥漫到了整个缅甸境内,仅仅三天时间,缅甸有七个武装势力被彭家军或是覆灭或是打残掉了,有心人可以发现,这七个武装势力都是在彭斌传出死亡消息后对彭家做过落井下石的事情。
  
      作为缅甸名义上的领导者,政府军自然很快就做出了反应,配备有武装直升机和炮兵团的一个师的兵力,向彭家集结了过去,并且顺路收编了两支被彭斌打散了的地方武装势力。
  
      通常情况下,在遇到政府派出的大军之后,地方武装势力都会暂避锋芒,然后用游击战术和政府军周旋,最后总能落个不胜不败的结果,但这一次彭斌做出的反应却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彭斌竟然选择了在政府军刚刚驻扎下来的时候发动了奇袭,在那支军队的最高将领莫名昏迷的情况之下,政府军群龙无首,而他们的直升机也遭到了破坏,根本就无法起飞。
  
      至于原本在大军后方的炮兵团,也受到了一支军队的攻击,他们一发炮弹都没能打出去,在彭家军的猛烈攻击下,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政府军居然连连败退,最后一统计,竟然连师长在内,政府军又损失了三千多人。
  
      “重现二战战争中的闪电战……”
  
      欧洲的一家权威报纸上,登出了这么一个头条,发生在缅甸的战争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各国军事专家均是在研究着这几天发生在缅甸的军事行动。
  
      不过这张报纸上的报道,并不被军事专家们所接受,因为二战时德国发起的闪电战,是充分利用飞机、坦克的快捷优势,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制敌取胜。
  
      当时的德军往往是先利用飞机猛烈轰炸敌方重要的战略设施的通讯中心,把敌人的飞机炸毁在机场,取得制空权,并使敌人的指挥系统瘫痪。
  
      但是在缅甸,彭家可没有那时德军的飞机大炮,唯一能和那个名词拉上关系的就是闪电两个字了,不过也有一些心细的人,从中发现了两者之间的一些相似之处。
  
      那就是在彭家军的突袭中,各个武装势力或者是政府军的军官们,基本上在彭家军进攻之前都被人给干掉了,他们的指挥系统同样陷入到了瘫痪之中,没有了指挥,那些军队就都变成一团散沙了。
  
      用现代战争的话说,彭家就是使用了斩首战术,只不过各国的军事部门都不知道彭斌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因为想要精确的实施斩首行动,情报执行力缺一不可,但彭斌似乎并不具备这样的外部条件。
  
      不过在缅甸国内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却是流传出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彭家有一位大降头师,而被攻击的武装势力领导人,则都是中了那位大降头师的降头。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缅甸各势力的领导人更是坐蜡了,从小生活在缅甸,他们听过太多有关于降头师的传说了,甚至有很多人还接触过降头师,深知降头师的恐怖之处。
  
      就连军政府的现任总统,此刻也是忐忑不安起来,他终止了原本要针对彭家实施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并且开始向国际社会求援,作为一个国力不强的政权,在缅甸军政府的背后,自然也是有着某个军事大国的影子。
  
      而为了稳定东南亚地区的和平,老挝泰国还有越南等国,也连同缅甸政府召开了会议,并且在某些人士的活动凯旋下,彭家也暂停了他们的军事行动。
  
      原本愈演愈烈的一场战争,在各国的努力下被提交到了谈判桌上,谈判是在泰国进行的,彭家的代表就是身在泰国的彭浩,他代表彭家坐在了谈判桌上。
  
      至于彭斌和方逸,他们此时已经回到了彭家的驻地,在接连一个星期的军事行动中,彭斌手上的那一百精锐子弟也死伤了三十多人,普通军队的死伤更是达到了两千人,彭家也可谓是损失惨重。
  
      不过在大多数彭家子弟和居民们的脸上,却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表情,亲人们的离世固然令人悲伤,但彭家的重新崛起,却是让他们再次获得了生存的空间,这可是有利于子孙万代的事情。
  
      “兄弟,这次可全亏你了!”
  
      懒洋洋的坐在一张躺椅上,彭斌赤裸着上身,在他肩膀处绑着白色的绷带,却是上次和政府军交战的时候,彭斌冲在了最前面,不小心被子弹给咬了一口。
  
      “大哥,咱们兄弟还用说这些吗?”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拿起面前果盘里的一个水果吃了起来,现在方逸除了水果和清水之外,基本上已经很少进食了,用彭斌的话说,方逸现在就是活在空气之中的。
  
      “不能不说,要不是你,彭家这次可真的危险了……”
  
      方逸这段时间干了些什么,除了赵志豪之外,恐怕就只有彭斌最清楚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方逸几乎是不眠不休,靠着一辆摩托车纵穿了整个缅甸,从七家武装势力的老巢杀进杀出。
  
      虽然方逸心怀慈悲,死在他手上的武装势力领导人只有召杜一个,但方逸却是成功瓦解了这几家武装势力的指挥系统,为彭斌接下来的军事行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泰国进行的谈判也很顺利,有彭斌在缅甸势如破竹一般的军事行动作为后盾,彭浩的底气非常强硬,在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上是寸步不让,在开始的时候,谈判一度陷入到了僵局之中。
  
      不过在以泰国为首的几个国家的凯旋下,缅甸政府方面逐渐的做出了让步,再加上华夏的干涉,缅甸政府不得不同意调整现有的政府体系,和彭家还有另外两个比较大的武装势力,共同组建联合政府。
  
      这样的谈判,就算拖个一年半载都不稀奇,自然没有那么快完成,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否则彭斌也不可能如此悠闲的坐在家里和方逸喝着茶了。
  
      “大哥,你这边要是没事了,我可就要回国啦……”
  
      方逸发现自己现在颇是不务正业,下山开了个古玩店,满打满算在店里也没呆到十天,谈了个女朋友,到现在两人也没有卿卿我我的看场电影,反倒是在缅甸和彭斌厮混的时间最长。
  
      “仗是打不起来了,你先回去也好……”
  
      彭斌闻言点了点头,抬手打了个响指,候在外面的一个彭家子弟马上走了过来,将一个黑色手包放在了彭斌面前的桌子上,往方逸的位置推了推,彭斌说道:“方逸,这包你拿着……”
  
      “里面装着什么东西?”看到那个手包,方逸愣了一下。
  
      “这次战争的红利……”
  
      彭斌笑着说道:“我让人给你在瑞士银行开了个账户,这里面装的是瑞士银行的本票,钱不多,一共只有三千万美金,原本是想和你对半分的,不过你大哥我家大业大,就只能委屈兄弟你了……”
  
      彭斌是属于那种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人,死伤了那么多彭家子弟,他岂会不发一笔战争财,从攻陷的那些武装势力的手中,彭斌一共搜刮到了五百多公斤黄金,八千多万美元的现金。
  
      这些只是彭斌自己动手抢来的,在战争爆发之后,先后有好几家武装势力都提出用赔款来息事宁人的建议,所以等彭斌缓过一口气,他还能敲到一笔竹杠。
  
      “瑞士银行在华夏好像开了办事处,你需要钱的时候,到京城的办事处办理就行了,手续不是很麻烦……”彭斌给方逸解释了一下如何动用这笔钱,这些也都是他专门让人打听的,因为彭斌知道自己这兄弟不食人间烟火的性子。
  
      “行,大哥,那我就不客气了……”
  
      方逸点了点头,也没有推辞,直接将手包收了下来,以他和彭斌的关系,实在是没必要客气什么。
  
      “大哥,你这伤,在一个月之内最好不要和人动手。”
  
      方逸叮嘱了彭斌一句,虽然当时子弹射来的时候彭斌躲过了心脏要害,但也伤到了肩膀的骨头,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彭斌有功法加持,一个月总归是要修养的。
  
      “放心吧,这一个月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养着了……”
  
      彭斌哈哈一笑,但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寒芒,彭家的事情暂时是解决了,但罪魁祸首和杀害阿虎的安东尼马库斯却是还活得好好的,只等此间的事情了解,彭斌就打算到欧洲或者是南美走上一遭,挨打不还手,那向来都不是彭斌的性格。
  
      “大哥,那件事情不急,等我处理下国内的事情,陪你一起去……”
  
      和彭斌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方逸哪里不了解他的性格,当下说道:“咱们还得去趟英国,看看能不能用我从那里面带出来的材质打把兵器?”
  
      彭斌送给方逸的短刃现在变成了断刃,虽然又从那个上古空间内得到了一把断剑,但方逸总是感觉用的不怎么顺手,他想尝试一下将断剑和那些材质融合在一起,是否能打出一把新的并起来。
  
      从以前的道家典籍中,方逸倒是看过一些炼器的法门,不过相比现代的科技,那种手法简直就粗糙到了极点,而且非常的不科学,方逸这两天尝试了一下之后就放弃掉了。
  
      彭斌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些材质我已经让人送了小一部分到英国去了,先让他们试着融化一下,看看还能不能进一步的提炼,一有消息我马上就告诉你……”
  
      一向都很喜欢冷兵器的彭斌,为了打制那把陨铁短刃,在英国专门赞助了一家专门研究金属的研究所,这次随着那些材质送过去的,还有五十万美金的支票,彭斌相信看在钱的份上,那些人也会尽心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