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三十四章 隐组 下
    “我?我要是能进隐组,也不至于跑到武警部队去厮混了……”
  
      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不由苦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我这功夫在军队里面还算是不错,但要是放在隐组,那简直就是不入流,根本就没法比,隐组里的那些人,简直就不是人……”
  
      嘴上和方逸说着话,卫铭城的思绪却是不由自主的飘回到了十多年前,那时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隐组的人。
  
      卫铭城从小习武,家中老爷子又请了不少名师教授,在十来岁初入军队的时候,卫铭城很是自傲,自以为他的功夫即使不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最起码也能打遍军队无敌手。
  
      事实卫铭城第一年参加部队比武的时候,的确获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他在军事素质和散打比赛中,都拿到了第一名,为此还得到了一个优秀士兵和三等功,当年就被保送上了军校。
  
      在军校里面,卫铭城的军事素质仍然是首屈一指的,这也让他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想法愈发的严重起来,但就在卫铭城进入军校的第二年,一辆车将他拉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所在,要求他去参加一次考试。
  
      这一路上卫铭城都是被要求带上眼罩的,是以当时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睁开眼睛后,卫铭城发现他站在一个训练场里面,在他的面前,站着六个打扮很怪异的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
  
      卫铭城往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身处的应该是个室内训练场中,这个训练场好像没有窗户,大瓦数的灯泡将场地内照的犹如白昼,在场地四周摆放着很多器械,有一些甚至连卫铭城都叫不出名字来。
  
      而东倒西歪的站在卫铭城前面的那六个人,与其说打扮怪异,倒不如说这些人的气质很怪异,因为他们身上穿的虽然是军队的制式衬衣,但一个个压根就没有军人的气质,风紧扣不扣不说,还大都敞胸露怀,这让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卫铭城看的看是不顺眼。
  
      这时带领卫铭城前来的人,交给了他一张纸条,卫铭城发现,上面居然是自己爷爷写下的一句话,那句话的意思,是让卫铭城竭尽自己的全力,争取通过考试,留在这个地方。
  
      “老规矩,不用我多说了吧?”带着卫铭城过来的那个中校军官,开口说道:“别浪费时间,现在开始吧!”
  
      “来了个小家伙,我说,你们谁上啊?”
  
      一个面色红润,看不出有多大年龄的人开口说道:“又是什么关系户吧?要不然怎么把咱们几个人给叫来了,你们几个可别留情,要不然以后有的麻烦了。”
  
      “我来吧,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那人话声刚落,一个看上去似乎要比卫铭城还要年轻几岁,像是个少年一般的大孩子站了出来,打了个哈欠,说道:“昨天看球赛一夜都没睡,我得赶紧回去补觉去……”
  
      “哎,几位,我想问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是什么考试?”还算沉稳的卫铭城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因为站在面前的这个少年的大腿还没有他的胳膊粗,卫铭城怕自己一用劲别伤了对方。
  
      “你现在什么都不能问,只有通过考验才能询问的资格……”带着卫铭城前来的那个军官,开口打断了卫铭城的话。
  
      卫铭城知道,自己那家军校的中将院长,在见到这个挂着中校军衔的人时,也是表现的十分客气,所以卫铭城虽然心里不怎么服气,但还是把自己的疑问咽回到了肚子里。
  
      “怎么才算通过考验?”卫铭城出言问道:“是S击还是四百米障碍,或者是自由搏击?”
  
      卫铭城五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上过靶场,摸着五四手枪就敢开枪,虽然子弹直接飞上了天空,但那个良好的开端却是让卫铭城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在军队比武中,他在S击这个项目上向来都是第一名,从来就没拿过第二。
  
      至于四百米障碍,卫铭城现在是全军的记录保持着,至今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这也是卫铭城创下记录后就不再参加这个项目的原因,否则记录怕是早就被他自己给打破了。
  
      说到自由搏击,那更是卫铭城的强项,他曾经跟着一位领导人出访过俄罗斯,在一次休息的时候,和当时的俄罗斯总统的保镖切磋了一下,卫铭城只用了十二秒,就让那人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所以站在这个场地之中,卫铭城有足够的自信,他相信不管是比试哪个项目,他都不会输给面前这些人的。
  
      “自由搏击,西方人的叫法啊?”那个少年看着卫铭城,说道:“考验很简单,那就是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打倒我就行了,那样就算你考验通过!”
  
      “打倒你?摔跤也能用吗?”
  
      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卫铭城真的有点担心自己把他给伤到了,心想着干脆上去把他给摔倒在地算了,卫铭城可是曾经跟着号称北地跤王的一位高手学习过摔跤技艺。
  
      “随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我倒地就行……”
  
      那个少年歪着脑袋看了看卫铭城,忽然说道:“说实话,这个标准其实有点欺负你了,这样吧,你只要能让我一只手接触到地面,那就算你赢了,如何?”
  
      “你欺负我?”
  
      听到少年的话,卫铭城被气乐了,那时的他原本也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当下说道:“我只用一只手和你动手,要是不能摔得你四肢朝天,那就算我输了……”
  
      卫铭城没有发现,在他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带他前来的那个军官,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口气不小,来吧……”少年也没生气,只是站在那里对着卫铭城招了招手。
  
      “你小心了!”卫铭城虽然话说的很满,但动起手来却是非常的小心,他知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所以一动手就用了摔跤中缠勾的技巧。
  
      缠是用手去揽少年的腰部,而勾则是脚下使绊子,卫铭城跟着那位有跤王之称的老师学到这一手之后,向来都是无往而不利,别说面前的少年了,就是比自己还强壮的人,卫铭城都能将其摔倒在地。
  
      不过就在卫铭城的手摸到少年的腰部时,他突然发现,少年的身体毫无征兆的往后退了半米,而且在后退的时候,轻轻带了一下卫铭城伸出来的人,力道不大,但却是让受不住力气的卫铭城,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这……这次不算!”卫铭城从地上跳起来后,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刚才力道使猛了,你那是巧劲,咱们再来一次。”
  
      “耍赖?”少年看着卫铭城,无所谓的说道:“那就再来一次,不过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第二次卫铭城再扑上去的时候,已经是顾不得自己之前只用一只手的话了,这次他两只手都用上了,想要抓住少年的肩膀,然后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在卫铭城看来,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找回一些颜面。
  
      但让卫铭城没有想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他这次倒是抓住了少年的肩膀,但还没等卫铭城双手用力,他就感觉到一股大力猛地撞击在了自己的胸口处,在下一刻,卫铭城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落在了地上卫铭城,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像是散架了一般,足足过了好几分钟,他才勉强爬起来,而此时留在C场上的那六个人已经走了一半。
  
      卫铭城亲眼看到,那个少年临走的时候,拿起了挂在场边的一件军装外套,那外套上的军衔,竟然挂的是一颗将星,也就是说,这个看上去要比他小了好几岁的少年,竟然是一个将军。
  
      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面里长大,就算卫铭城没有当兵,对于部队的军衔制度也是十分了解,在战争年代,年轻的少将是有的,当年的开国少将就有好几个三十多岁的。
  
      但那些三十多岁的将军,都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着赫赫战功,也只有战争才能让他们在那样的年龄成为将军,而放到和平年代,这几乎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
  
      在军队内部,没有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尉官最快也需要三年晋升军衔,校官则是需要四年晋升一次军衔,这也就是说,一个人二十三四岁从军校毕业之后,当他成为少校的时候,也已经三十出头了。
  
      就算在军队中一路绿灯,最快到少将的年龄,也得要四十开外,至少卫铭城从来都没有听闻过,他们军队里竟然有还不到二十岁的将军,这对于卫铭城来说,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
  
      身为军人,卫铭城知道有些秘密不是他能打听的,在回去的路上,又被蒙上了眼罩的卫铭城一字未发,这次考验从开始到结束,前后还没有十分钟的时间,倒是路上往返花费了好几个小时。
  
      那时的卫铭城还很年轻,经受了这样的打击,一度变得很消沉,最后还是心疼小孙子的老爷子没忍住,告诉了他有关于隐组的事情,能加入到隐组里的人,无一不是有着某种强大能力的,卫铭城技不如人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虽然老爷子没有说的太详尽,但卫铭城还是知道了这个特殊部门的存在,或许是因为接触过隐组中人的原因,在后面的几年里,卫铭城陆续接待过几个隐组中执行任务的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卫铭城对于隐组的了解又加深了不少。
  
      隐组中人虽然也有军衔,但是他们从来都不当自个儿是军人,那一身笔挺的将军服在他们眼中或许还没有一顿美食来的重要,在卫铭城看来,这些人根本就是毫无纪律性,行事散漫之极。
  
      还有一点就是,隐组的人在执行任务时行事的方式,可是和国内的执法部门完全不同的,什么人多的地方不准开枪,注意社会影响等等问题,他们却是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行事肆无忌惮,光是卫铭城就帮他们擦过好几次P股了。
  
      “有机会倒是要见见这些人……”
  
      听完卫铭城的讲述之后,方逸微微点了点头,卫铭城的功夫在他眼中也就是那么回事,真正有本事的人,的确能做到卫铭城所说的那样,让他根本就近不得身。
  
      但这些人是否是修炼中人,方逸现在还不敢确定,因为练武和练气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天生的一些能力和后天修炼出来的也是不同,没有接触这些人,方逸现在并不敢下定论。
  
      “见他们干什么?这就是一群怪物,行事怪异的很!”对于隐组的人,彭斌显然怨气比较深,不过从他的脸上,方逸却是看出了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表情。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卫哥,咱们现在去哪?”方逸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说道:“咱们是先回金陵吗?等我把家里的事情安顿一下,就去京城找初夏……”
  
      “先回金陵,爷爷要见你!”
  
      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话题给扯偏了,你小子可真鬼,问了你几个事,你一个都没回答,回头见了爷爷你自己和他说去吧……”
  
      卫铭城询问方逸的事情,并非是他个人好奇,这其中还有有关部门的委托,如果不是有卫家这层关系在,恐怕方逸一回国就要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毕竟他所接触的彭斌和龙旺达都不是一般的人物。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方逸的手机早就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他只是最初给胖子等人报了个平安,后面就一直没怎么联系,眼下也是想早点回去,让老师还有胖子三炮他们安心。
  
      “不急,我安排好了飞机,等会从军用机场走!”
  
      卫铭城看了下手表,正想说话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电的号码,卫铭城脸色变了一下,说道:“方逸,我先出去接个电话,咱们一个小时后出发,你要是饿了先叫些东西吃……”
  
      “鬼鬼祟祟的,接电话还用出去?”
  
      方逸闻言撇了撇嘴,他要是真想偷听卫铭城的通话内容,除非卫铭城走出上百米外,否则方逸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方逸的好奇心显然没有卫铭城那么强,在他出去之后,方逸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吃了起来。
  
      “嗯?卫哥,怎么了?我脸上又没长花,你老是盯着我看干什么?”
  
      十多分钟之后,方逸看到卫铭城面色古怪的走了回来,一进屋就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方逸虽然修为高深,但这修为还没能修炼到脸皮上,却是被卫铭城看得有些不自在了。
  
      “你脸上是没长花,不过你说话倒是挺灵验的……”
  
      卫铭城还是在盯着方逸看,口中说道:“你不是要见隐组中的人吗?我刚才接到的那个电话,就是有人让我安排你去见他们,乃乃的,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得来的消息,说你在北极竟然徒手杀了十只北极熊,方逸,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呀?”
  
      “我?徒手杀了北极熊?还是十只北极熊?”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愈发的莫名其妙了,他在北极确实碰到了北极熊不假,但那可都是彭斌的宝贝,再加上那只成年北极熊颇通人性,方逸怎么可能杀掉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