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再见众信
    “我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卫铭城摇了摇头,进入这个部门固然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但他不是想去接刘大光的班,而是想真正成为隐组的成员,所以一时间卫铭城也是无法做出决断。
  
      “随你!”看到刘大光拉开了车门,方逸没有再和卫铭城讨论这个问题,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刘大光。
  
      “你可以不用带眼罩……”
  
      刘大光看向方逸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原本以为自己汇报上去之后,上面会取消这一次的考核试训,但让刘大光没想到的是,上面为了见方逸,居然改变了会见的地点,这样的事情对于刘大光而言,还是第一次碰到。
  
      “那我还要带吗?”
  
      旁边的卫铭城开口问了一句,他虽然知道隐组应该就是在这西山之中,但具体怎么进出这也是机密的事情,至少上次卫铭城前来的时候对此是一无所知。
  
      “你也不用带了,咱们走吧……”刘大光摇了摇头,开着车子出了这个小型的军用机场。
  
      “哎,我……我说刘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当车子开出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之后,卫铭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因为他发现汽车一直都是在向京城方向开的,此刻已然是出了西山的范围。
  
      “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刘大光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当车子来到京郊之后,路上的车辆骤然间变得多了起来,混在车流大军里,刘大光所开的这辆车子并不起眼,和车流一起开进了京城的外环。
  
      “上次来的不是这地方呀……”
  
      卫铭城曾经在京城生活过几年,看着窗外逐渐变得熟悉的景色,他嘴里喃喃自语了起来,卫铭城可以确定,刘大光所去的地方,绝对不是他上次去的那处所在。
  
      “卫哥,稍安勿躁……”
  
      对于去哪里,方逸倒是无所谓,事实上没有戴眼罩的他,这一路上也都是在闭目养神,方逸的举动也让从后视镜里观察着他的刘大光啧啧称奇,如此稳重的年轻人,刘大光也是第一次见到。
  
      “嘿,这个时间段京城竟然没堵车?”
  
      当车子来到市区之后,卫铭城发现,往日在这个时间通常都会堵的水泄不通的一条路,今儿却是畅通无阻,甚至连红绿灯似乎都没有难为他们,当车子到了跟前的时候,红灯总是会转变成绿灯。
  
      “刘哥,这……这是你们安排的吧?”看了好一会,卫铭城忽然反应了过来,临时疏散一下交通,这对于隐组而言简直就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这种事情,不需要我来安排……”
  
      刘大光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给了卫铭城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不过卫铭城和方逸都听出来了,这一路畅通无阻的交通,绝对是和自己乘坐的这辆车有关系。
  
      方逸来过京城,也游玩过不少地方,但京城实在是太大了,方逸根本无法从车外的场景中看出自己的位置,当下干脆又闭上了眼睛,反正自个儿已经上了车,随便他给拉到什么地方去吧。
  
      至于卫铭城,这会儿也是变成了闷嘴葫芦,在他看来,隐组的那些成员全都是怪人,扔在西山基地里他可以理解,但让他们进入到热闹的城市之中,卫铭城总是感觉有些怪怪的,话说隐组不应该就是隐居在荒野之中吗?
  
      “嗯?咱们怎么到了这里?”
  
      忽然,闭着眼睛的方逸忽然感觉心头一阵悸动,当他睁开眼睛之后,却是发现车子正在进入一道山门,而这道山门,却是方逸以前曾经来过的。
  
      “刘处长,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对这个地方,方逸的印象十分的深刻,他甚至还能认识上次给他开门的那个人,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方逸上次来过的道教协会所在地,京城白云观。
  
      “没错,就是这个地方……”
  
      刘大光侧过脸看了一眼方逸,心里也是在啧啧称奇,他自然知道这白云观是什么地方,不过除了隐组的正式成员之外,还没有其他人知道白云观才是隐组真正的驻地,西山的那处所在只是隐组的一个训练基地罢了。
  
      而方逸只是一个还没有经过考核的人员,就能有机会被带来白云观,这也算是刘大光进入隐组工作之后遇到的头一遭了,他感觉对于这个年轻人,隐组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刘大光驾驶的车子并没有走白云观的正门,而是从后面的一个很隐蔽的侧门开了进去,似乎认识这辆车子,在进入到白云观之后,也没有人拦阻,刘大光直接将车子开到了一处建筑前停了下来。
  
      “白云观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方逸下车之后,眼睛向四周打量了一下,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自己面前的这处建筑,居然是按照九宫格的方位来建造的,九栋建筑相连,隐隐形成了一个法阵。
  
      上次方逸前来白云观的时候,是由正门而入,直接去的方丈室,当时的白云观给他的感觉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此时方逸才知道,敢情这道家协会的所在并不简单。
  
      “方先生,你看出什么了?”在知道上面对待方逸的态度之后,刘大光和方逸说话也变得客气了起来,不在直呼方逸的名字,而是在他的姓后面加上了先生两个字。
  
      “这地方,好进不好出吧?”方逸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半开玩笑的看向了刘大光。
  
      “方先生说笑了,你是这里的客人,哪有什么好进不好出的说法?”听到方逸的话,刘大光心中一凛,旁人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危险,他可是心知肚明的。
  
      刘大光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只当这里就是一处寻常的地方,径直就走了进去,但进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迷了路,整整在里面转悠了两个多小时,才被一名隐组的成员给带了进去。
  
      后来刘大光才知道,这里是被高人布下的一个阵法,他上次进入的时候只是开了迷阵,而没有开杀阵,否则就不仅仅是迷路,恐怕早就死在阵法之中了。
  
      “难道他真是什么高人?”
  
      在隐组工作了十多年,刘大光学会了不以貌取人,因为隐组之人个个都是很古怪的,有着很多稀奇古怪的本事,单从外表上却是看不出来什么,如果不是刘大光太了解方逸的生平资历,之前估计也不会对他有怠慢的举动。
  
      “直接带他来这里,可能是想用阵法考验他的吧?”
  
      刘大光心里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不过在没有接到通知之前,他也不会冒然做出什么事情来,当下规规矩矩的打开了那位于九宫格最前面一栋院子的大门。
  
      “嗯?这……”
  
      在院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刘大光发现,这间院子的阵法居然根本就没有开启,因为如果阵法开启的话,他根本就看不到二十多米之外建筑的正门,但此时刘大光分明看到,在院子正门处,正站着五个老少不一打扮各异的人。
  
      “老……老方丈怎么出来了?”
  
      见到站在为首处的那人,刘大光心头一颤,他知道这位在国内道教有着崇高身份的老方丈,在隐组中也是地位极高,不过由于他年事已高,老方丈已经久没有过问隐组中的事情,刘大光也只是见过他两三面而已。
  
      所以见到众信方丈出面之后,刘大光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还是小觑了方逸,因为上次他接引一位中枢大佬前来隐组的时候,众信方丈都没有露面,两者比较之下,刘大光不由暗自心惊。
  
      “众信方丈?”
  
      看到从院子里正往外走着的老方丈,方逸微微一愣,众信方丈的出现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方逸的意料之外,虽然上次相见的时候,方逸感觉到老方丈体内有种特殊的能量,但方逸也没想到他居然也是隐组中人。
  
      “方道友,我们又见面了……”虽然年逾九旬,但老方丈的气色很不错,走路也没有用人搀扶,来到远门处后,一脸笑意的看着,那双不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睿智的光芒。
  
      “给方丈见礼了……”方逸不敢怠慢,连忙行了个道家的礼节,因为不管从年龄辈分还是在道教中的地位,这位老方丈都是值得自己尊重的。
  
      “方道友,你……你竟然进入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众信方丈的眼睛和方逸对视了一下之后,脸上顿时现出一丝愕然的神色,不过他马上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上次一别,方道友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斯,真是可喜可贺啊……”
  
      众信方丈之前见到方逸的时候,方逸刚刚晋级炼气化神的境界不久,还无法收敛体内刚刚出现的真气,接触之下会给人一种暗藏锋芒的感觉,那时的众信方丈能清楚的感应到方逸的修为。
  
      但这次见到方逸,众信方丈居然发现自己一点都看不透方逸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眼看上去只是觉得普通,但是再细看的话,方逸整个人似乎有着一种空灵的感觉,众信方丈相信如果自己闭上了眼睛,怕是都感应不到身前有人。
  
      对于道家的境界,众信方丈自然了解的很清楚,他知道这是返璞归真之下才能出现的特征。
  
      而在道家之中,能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那已然是有资格被称之为真人了,正如对众信方丈有授艺之恩的正林真人一般,众信方丈不知道这短短的一年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能让方逸的修为成长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