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章 请坐,请上座
    “返璞归真?”
  
      听到众信方丈的话,刘大光和卫铭城都没有太大的反应,而站在众信方丈身后的四个人,却均是脸色一变,再看向方逸的眼神里,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在武侠小说里,经常可以看到某个高人修为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但是在现实之中,返璞归真却是代表着重返先天,整个人犹如初生的婴儿一般,体内的真气已然转化为先天之气。
  
      传说中修为达到返璞归真的人,会产生种种甚至类似佛道神通的能力,这样的人,纵观历史五千年,也是屈指可数,在修道之人的眼中,能修炼到返璞归真那已然是可以被称之为陆地神仙了。
  
      “众信真人,您没看错吧?他年纪轻轻,如何能修炼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眼中满是怀疑的神色,在他眼中,方逸的确像是个普通人,但如果说方逸是因为返璞归真所表现出的这种模样,那个老者还是心存疑虑的。
  
      “小宋,不要叫我真人,我可当不起这个称呼……”
  
      听到那个老者的话,众信方丈连连摆了摆手,真人一词,在道家意义很大,早些年就连天师道的天师都不配被称之为真人的,一直到明朝的时候,皇帝斥责天师是不是想作为天子之师,如此才改称有大德的道士为真人。
  
      “方丈德高望重,就是称为真人也不为过的……”方逸接过众信方丈的话,微笑着说道。
  
      对众信方丈,方逸的印象很好,而且此时方逸也看出来了,众信方丈应该也是修道中人,他身上的那股气机正是先天之气,只不过众信方丈的修为并未达到先天,这让方逸感觉有点奇怪。
  
      “不敢,方……方道友请进,站在这里说话不是待客之道……”众信方丈苦笑了一声,原本想称呼方逸为真人的,但面对着这个要比自己小上七十多岁的年轻人,众信方丈一时间却是没能叫出口。
  
      “宋老,我们……在外面等一下吧……”
  
      听到众信方丈招呼方逸进去,刘大光的眼睛看向了刚才说话的那位老者,众信方丈虽然在隐组是位备受尊重的长者,但他根本就不管隐组的具体事务,而这个叫宋天宇的老者,才是隐组真正的高层。
  
      就刘大光所知,隐组有三位裁决者,在隐组发生内部纠纷或者要处理某位成员的时候,就是由这三位裁决者统一意见之后下达命令,宋天宇正是三人中的一个人。
  
      “既然来了,就都进去吧……”
  
      还没等那位宋老开口,方逸就抢先说了一句,他此次来这里并不是想要加入隐组了,有刘大光和卫铭城在场,相信他们不会用一些所谓的机密来逼迫自己加入的。
  
      “这个……”
  
      宋天宇闻言迟疑了一下,正如隐组名字中的这个隐字一般,隐组有很多不为常人所知的秘密,别说刘大光身边的卫铭城了,就连刘大光本人也是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的。
  
      “都进来吧……”众信方丈开口说道:“小宋,你还不明白方道友存在的意义,之前所说的那些事情,就都不用再说了……”
  
      “啊?”
  
      听到众信方丈的话,宋天宇有些傻眼,因为按照之前他们的商议,是要邀请方逸进入隐组的,众信方丈不让提起,那也就是说放弃了邀约方逸进组的初衷,既然如此,那么请方逸前来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不过众信方丈作为领导了隐组几十年的老一代裁决者,他的话是宋天宇无法反驳的,当下只能点了点头,压制住心中的不解让开了身体,将方逸请入到了内堂之中。
  
      隐组通常是没有什么客人的,所以内堂的摆设很简单,除了四张明朝款的太师椅之外,再没有能让人坐的地方了,四张椅子之间是一张茶几,茶几上的茶水未凉,显然之前他们正在这里喝着茶。
  
      “方道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进入到内堂还没落座之前,众信方丈开口说道:“这位是宋天宇,他是青城出身的人,这位是……”
  
      经过众信方丈的介绍,方逸知道了面前四人的来历,年龄最大的宋天宇是青城中人,方逸能看出来,宋天宇的修为已经是到了炼气化神的后期,只差一步就能进入到炼神反虚的境界,不过这一步却是如同天堑,很少有人能越得过去。
  
      另外一个手脚很长的叫做明智的中年人则是峨眉出身,从明智身上,方逸能感觉到一丝禅理佛性,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位戴着帽子的人,如果拿掉帽子的话,肯定会露出一个光头来的。
  
      站在明智身边的那人的名字很简单,姓张名一,张一看上去很年轻,从相貌上看像是只有十**岁的样子,但是方逸发现,这个人的修为却是几个人里面仅此于宋天宇的一个,修为在炼气化神中期的样子,在现如今的时代,有这样的功夫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至于最后一个人,则是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女人,她叫做沈婉君,只是刚刚进入炼气化神的境界,虽然也算是不弱了,但相比其余几个人却是差了一点,再加上是个女人,方逸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方道友,请坐……”介绍完几人之后,众信方丈向方逸让起了座位。
  
      “几位前辈在,哪有小子坐的道理,还是几位请坐……”
  
      方逸闻言连忙摆了摆手,他本来就不是肆意狂妄的人,并不认为自己在场内修为最高,就有落座的资格,从年龄上来说,除了刘大光和卫铭城和自己算是平辈,其他的人可都是长者。
  
      “方道友,咱们就别论辈分了,要是论辈分,我们几个人才是晚辈呢……”听到方逸的话,众信方丈脸上的肌肉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也亏得是他年老皮肤松弛,这一下的举动并没有被人看到。
  
      “众信真人,这……这话如何说?”宋天宇等人并不知道方逸的来历,在几日之前,他们甚至都没有听过方逸的名字,要不是众信方丈将几日邀约过来,他们几个人也不会齐聚在这里。
  
      “我还没给你介绍……”
  
      看到身边几人脸上露出的不满神色,众信方丈开口说道:“方道友是金陵方山上清宫的主持方丈,论身份,他比你我等人只高不低,要是论辈分的话,那就没法往下叙了……”
  
      “金陵方山上清宫,没听过这个门派呀,不知道方道友师承何人?”张一等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迷惘的神色,唯有宋天宇在若有所思的似乎想到了什么。
  
      众信方丈没等方逸开口,就出言说道:“你们哪日回山的时候,问下自家长辈就知道了。”
  
      “真人,方……方道友难道是……是他的传人?”这时宋天宇像是理清的头绪,眼中骤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眼睛紧紧的盯着方逸,但却是没有提出方逸师父的名讳来。
  
      “不是……”众信方丈摇了摇头,说道:“但是和那人有关,你知道就行了,不用多说了……”
  
      “啊?”听到众信方丈的话后,宋天宇整个人像是都不好了,发了好一会的呆,才醒过神来,看着方逸说道:“方道友,请坐,请上座……”
  
      “方丈,这……这不合适吧?”
  
      方逸这会儿也有些莫名其妙,他能猜到一点,宋天宇这前倨后恭的样子,应该是和自己的师承有关系,但方逸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那邋里邋遢的老道士师父,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名头?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方道友,你是上清宫的主持方丈,和众信真人身份不相上下,两位还请上座……”
  
      这次没等众信方丈开口,宋天宇就先让了起来,至于其他几个人,虽然还不知道方逸的来历,但他们也都看出来了,能让平日里自视极高的宋天宇做出如此姿态,方逸的师承想必是十分了不得的。
  
      “好吧,那我就冒昧了……”
  
      方逸一看眼下这情形,自己不坐的话,恐怕众信方丈和宋天宇都会站在那里陪着的,当下告了一声罪,走到比较靠外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却是将正位给让了出来。
  
      “真人,您就坐这边吧……”宋天宇让着众信方丈落了座,然后对那个女人说的:“小沈,你来泡茶,也坐下吧……”
  
      对于宋天宇的安排,那几人均是没有什么意义,至于刘大光和卫铭城,他们能进到这间屋子都是沾了方逸的光,自然没敢想在里面还能混到个座位,当下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旁。
  
      “众信方丈,可是因为正林真人?”
  
      以方逸此时的修为,做事情已然是可以做到率性而为了,他心里有疑问,也就直接开口问了出来,在方逸看来,似乎只有上次自己拜访而没见到的那位正林真人,才有这么大的面子。
  
      “也是,也不是……”
  
      众信方丈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他想让你知道,你自然就知道了,如若不想的话,老道士可是不敢多嘴,方道友,以你现在的修为,很快就能接触到那个层面了,却是不用着急……”
  
      嘴上说着话,众信方丈脸上隐隐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不到先天,终究只能在这凡尘俗世中打滚,而此时的方逸,在众信方丈眼中已然是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一个生命形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