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修者
“那个层面,是什么层面?”
  
  众信方丈话中有话,方逸自然能听得出来,但他却是听不太懂众信方丈话中的意思,难不成众信方丈也知道有平行空间的存在,如此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是属于修者的世界……”
  
  众信方丈看了一眼卫铭城和刘大光,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眼睛看向了方逸,开口问道:“方道友,你对咱们道家通过修炼以求长生这件事,怎么看?”
  
  在这个房间里,和众信方丈一起的几个人是知道这些秘辛的,方逸和他们属于同一类人也不需要隐瞒,而刘大光多少也知道一些相关的事情,唯独只有卫铭城一个人不知情的人。
  
  不过众信方丈在之前就知道卫铭城的家世,再加上看在方逸的面子,众信方丈也没有做出将卫铭城赶出去的举动,而是当着他的面开口向方逸询问了起来。
  
  “通过修炼使得身体得到进化,从而获得强大的力量和更长的寿命,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方逸想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人力终究有穷尽,即使修炼到传说中的境界,恐怕也只能延长寿命,而无法长生不老,否则上古仙佛活怕是都能活到现在了。”
  
  方逸能看得出来,场内的这些人,虽然修为还都不错,但没有一个人踏入到上古炼气士的道路,是以他的话中多少有些保留,因为如果按照方逸曾经在传承中体悟过的境界,通过修炼使其长生也并非是痴心妄想。
  
  在达到先天之境后,方逸脑海中多出了相应的功法和有关于先天的一些知识。
  
  这些知识让方逸知道,只要不是他自己作死,以他现在的身体机能,可以轻轻松松的活到三个甲子,要是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真正成为一名上古炼气士,那寿命还将进一步大幅度的提升。
  
  “如果能活上个几百年,那也等于是获得长生了……”
  
  听到方逸的话,众信方丈并没有感到意外,而是点了点头,说道:“华夏自古就有很多传说,虽然有一些过于神话了,但这世上是真的存在修炼之人的,活上数百年的前辈,也并非没有!”
  
  “什么?这……这世间还真有炼气士存在?”
  
  听到众信方丈的这几句话,方逸终于是变了脸色,他原本以为炼气士的传承早已断绝,自己和彭斌还要龙旺达只是机缘巧合才得到的传承,但是听众信方丈话中的意思,上古炼气士的传承似乎被继承了下来。
  
  “炼气士?”众信方丈重复了一下方逸的话,说道:“方道友,你说的可是如同道家典籍中葛洪仙师或者是陈拓仙师那样的炼气士吗?”
  
  众信方丈所说的葛洪,为三国方士葛玄的侄孙,尤喜神仙导引之术,虽被朝廷封为关内侯,但常年隐居罗浮山炼丹炼气,世人提及炼气一说,经常都以为炼气是始于葛洪的。
  
  “葛洪陈拓?”见到众信方丈也误会了炼气士的由来,方逸也懒得和众人去解说什么是上古炼气士,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和他们大致相同吧……”
  
  相比葛洪陈拓所生活的年代,上古炼气士不知道要久远了多少,他们出现的时间如果认真推算的话,应该是在盘古开天巫妖横行的神话年代,只不过那时人族弱小,在很多典籍上都没有相关的记载。
  
  “现在的那些人,并不叫炼气士……”
  
  众信方丈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相互称之为修者,取的是修炼者的意思,和武者不同,修者是真正能得到身体进化的人,我认识的一位前辈,就我所知,他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寿龄了……”
  
  “四百多年?”
  
  众信方丈此话一出,不仅是场内的刘大光和卫铭城,就连方逸也是被吓了一跳,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也只有不到两百年的阳寿,那活到四百多年的人,将会达到什么样的修为?
  
  只有宋天宇等人脸上神色不变,显然他们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事实上以前所传出的那些门派,虽然不叫什么青城峨眉派,但是这些名山大川之中,却是有着不世出的高人存在,而宋天宇等人,正是出身于那些地方。
  
  “他们在什么地方?”
  
  方逸开口问道,能活到四百多岁,那修为肯定远高于他,此时就是方逸也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原本以为断绝的传承,竟然在这世间被保存了下来。
  
  要知道,方逸虽然得到了上古炼气士的传承,但那功法是需要在有灵气的环境中修炼的。
  
  一旦方逸突破现有的境界,他就需要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来滋养自身,可是灵气早就在地球上消失掉了,就算方逸手上有几块灵石,对于日后的修炼恐怕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所以从众信方丈口中得知这世间竟然还有修炼者的事情之后,方逸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他想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身处有灵气的空间之中还是另辟蹊径,开创出和上古炼气术不尽相同的功法来。
  
  “我不知道!”众信方丈的话让方逸一阵愕然,不知道竟然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我是真的不知道。”
  
  众信方丈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虽然在早年曾经接触过那位前辈,但我资质愚钝修为浅薄,一直都没能成为修者,对于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事情,所知并不多……”
  
  听到众信方丈的这句话,方逸微微点了点头,圈子一说他是认可的,和卫铭城他们所谓的阶层一样,没有相应的实力和地位,就不可能接触到那个层次的人或者事务,就像是方逸要是没有现如今的修为,众信方丈也不会和他讲说有关于修者的事情。
  
  “宋老可知道?”方逸何等聪明,从宋天宇等人的神色中,方逸就知道他们应该与修者有着关联,众信方丈不知道的事情,说不定可以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见到方逸问向自己,宋天宇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对于方逸,宋天宇的心情是比较复杂的,在见到方逸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方逸居然是达到了先天之境的人,而自己在这一门槛上已经被卡了二十多年了,用族中长辈的话说,宋天宇这辈子已然是突破无望了。
  
  宋天宇很清楚,先天和后天,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只有进入到先天境界,生命层次才能得到真正进化和提升,而进入先天的时间越早,也就代表着其人日后发展的潜力越大。
  
  在宋天宇这一代的族人中,他所知道的只有一个人进入到先天之境,不过那人在晋级先天的时候已经是五十开外了,在真正的修者看来,他以后的成就也是有限的很。
  
  所以看到方逸如此年轻就有这般修为,宋天宇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羡慕还是嫉恨,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方逸能活着发展下去,日后肯定会成为修者中鼎鼎大名的人物。
  
  “宋老,您就把知道的事情说给我听听吧……”方逸一脸诚恳的请求道,修者的事情对他很重要,因为这将决定方逸日后修炼的方向。
  
  “好吧,我所知也很有限,就捡我知道的说一些吧……”
  
  宋天宇闻言点了点头,他内心深处虽然对方逸有那么一些羡慕嫉妒恨,但宋天宇更加明白,如此年轻就已经进入先天之境的方逸,日后的发展远非他所能比的,现在结个善缘倒是也不错。
  
  “佛道两家均是有很多的传说,虽然这些传说有些夸大其词了,但在大多数世人不知道的地方,还是有这么一群修者存在的,他们追求的是通过自身的修炼获得强大的力量,从而逆天改命……”
  
  作为修者的后代和传人,宋天宇无疑知道很多事情,而且他很清楚方逸日后肯定会成为修者中的一员,所以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一一说了出来。
  
  在古代有没有像是西游封神等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宋天宇不知道,但是从很久以前,一些玄奥的功法却是真实流传了下来,得到这些传承的人,大多都是隐居山林修炼。
  
  但是修炼也是需要交流的,也是需要财侣法地的资源,久而久之,这些通过修炼不断进化自身的人就形成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圈子,这些人大多都醉心于炼丹修道,很少有人出现在凡尘俗世之中。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一些人物,像葛洪就是家学渊源,他的祖上就是极为有名的方士,而曾经在历史上留下过很多传说故事的东方朔,其实也是出身于修者世家,这些人只要稍显手段,就会被人误认为是神仙中人了。
  
  只是对于修者生活在什么地方,宋天宇也是不知道,他只知道家族中人在年幼的时候,会被带到一处地方测试资质,只有资质绝佳的孩子,才会被带走培养,剩下的人还是留在家族生活,为家族繁衍生息。
  
  修者挑选孩童,条件十分的严苛,一个家族数百个孩子,往往只有一两个符合条件的,而在场的宋天宇还有另外几个人,就都属于资质不佳的人,所以他们也无法接触到修者真正的世界,所知道的事情和众信方丈相比也是半斤八两。
  
  宋天宇知道方逸早晚会接触到修者的圈子,这些事情即使自己不说他也会知道,所以言语间也没有什么忌讳,不过当他说出自己资质不佳的时候,在场的其他几人,脸上均是露出了黯然的神色。
  
  他们正是因为修道无望,这才出世进入到现代社会之中的,他们这些人从小被灌输的都是要修成大道的思想,所以在来到现代社会之后,心里都有一种被流放了的感觉。
  
  听完宋天宇的解释之后,方逸顿时明白了,敢情所谓的隐组,就是由修者世界被淘汰的人所组成的,真正修炼有成的人,却是都没有踏足到凡尘俗世之中。
  
  “人的根骨是出生就决定了的,几位也不必介怀……”
  
  从各人黯然神伤的脸上,方逸能看得出来几人心中所想,当下出言安慰了一句,在没有接触上古炼气士的传承之前,方逸就知道根骨对于习武修道的重要性。
  
  而得到那传承之后,方逸更是了解到,想要走上古炼气士的道路,首先需要有道根,在那传承中也被称之为灵根。
  
  但即使是在上古时期,拥有灵根的人也是万中无一,到了现在的末法时代,体内有灵根的人也就更少了,像是面前的这几位隐组中人,都是些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人,而方逸和彭斌还有龙旺达三人,却都是那极少数的幸运儿了。
  
  “早就看得淡了。”
  
  宋天宇等人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虽然族中能修炼得人百不存一,但剩下的这些人仍然很失落,好在他们还能习武,而且就算无法突破先天,他们可以将自身修炼的十分强大。
  
  “宋老,在加入隐组之前,你们是住在什么地方的?”
  
  方逸的问话虽然有些冒昧,但他还是问了出来,原本他以为世间已经没有真正的武者,眼下骤然出来了那么多,方逸实在是心中好奇他们究竟是在哪里生活的。
  
  “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啦,我们也不是完全和现代社会不来往的……”
  
  宋天宇听出了方逸话中的意思,当下笑道:“我们这些人,大多都是生活在某处山村里面,和外界也多有来往,只是那些人并不知道我们是习武之人罢了,像张一,他们干脆就生活在城市里,算得上是与时俱进了……”
  
  “原来如此……”方逸默默的点了点头,习武之人那也是人,如果刻意低调的话,那旁人也是很难察觉出来的。
  
  “那我如何才能找得到修者呢?”方逸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一句话。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宋天宇摇了摇头,想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我们族中都有修者存在,如果方道友你确实想找他们,我们可以代为禀报,咦,不对,方道友你是有师承的啊,为何还要通过我们来寻找修者?”
  
  宋天宇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色,他隐约听过一些有关于方山上清宫的传闻,那一脉虽然人数极少,但即使是在修者的圈子里,也是属于最顶级的存在。
  
  “我的师承?”听到宋天宇的话,方逸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先师于几年前已经仙逝了,我到哪去找那个圈子啊……”
  
  “你师父仙逝了?这……这不可能吧?”
  
  方逸此话一出,宋天宇脸上顿时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正当他要开口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众信方丈忽然在旁边咳嗽了几声,宋天宇愣了一下,下面的话却是没有说出来。
  
  “众信方丈,何必呢,我的师承没有那么见不得人吧?”方逸转眼看向了众信方丈,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方道友,受人所嘱,不可言说啊。”众信方丈对着方逸行了个礼以表歉意,方逸也是无可奈何,这老道士都九十多了,自己不可能去逼问他的。
  
  不过方逸心中已经开始有些怀疑了,老道士当年仙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从宋天宇的神色中方逸能看出来,师父好像在修者圈子里名气很大,按理说不应该就那么死去的。
  
  但当时老道士去世,却是方逸亲手将他埋入土中的,想要证明老道士究竟是死是活,唯有重开墓葬才行,但像这样亵渎先人的事情,方逸无论如何是不会去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