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烦不胜烦的柏初夏

第八百四十五章 烦不胜烦的柏初夏

“这是谁的车?怎么停在门口啊……”
  
  “就是,有停车场也不去,保卫怎么不管管?”
  
  方逸的车子开进去的时候,正好是部委下班的时间,看到往日庄严肃穆的楼前横着停了一辆车,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更何况这只是挂了个军牌的普通合资车,看上去很不起眼。
  
  能在部委工作的,大多是眼高于顶的人,也没几个怕事的,那指责声隔着车窗都能传到方逸的耳朵里,原本正想下车的方逸,打开车门又将脚给缩了回去。
  
  “卫哥,你把车停在这干嘛啊?”
  
  方逸一脸苦笑的看着卫铭城,原本他让卫铭城将自己在门口放下来就好了,谁知道他受了刘大光的刺激,非但将车开了进来,而且还堵在了大口的正口处。
  
  “我得试试隐组有没有刘哥说的那么牛!”
  
  车窗外传来的指责声,听在卫铭城耳朵里,反倒是让他有些洋洋得意,出生在卫家没有过纨绔子弟的经历,卫铭城心里一直都有那么一点遗憾,没成想今天感受到了这种感觉。
  
  “我下车了,你赶紧开走……”方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卫铭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
  
  “小柏,下班了,还不走吗?”
  
  “马上就走!”
  
  正在办公桌前收拾文件的柏初夏听到门口传来招呼声,抬起头礼貌的回了一句。
  
  “小柏,金鱼胡同新开了一家菜馆,味道很不错,要不要一起去尝尝?”
  
  说话的吴科长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国安制服,相貌很英俊,只是嘴唇稍显有些刻薄,而且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那眼睛下面的眼袋和黑眼圈,说明这是个经常会熬夜的人。
  
  “对不起,吴科长,我今天还有事,不好意思。”
  
  柏初夏这次连头都没抬,还在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他们这个科室虽然不是很重要,但工作却是有些繁琐,柏初夏需要将明天用到的文件给排列放好。
  
  “小柏,你这可是第八次拒绝我的邀约了!”
  
  原本站在门口的吴科长,干脆走了进来,说道:“初夏,你要是觉得外面的菜不好吃,那到我家去吃吧,我妈的手艺可好了,她一直念叨着想请你去家里吃顿饭呢。”
  
  “吴科长,帮我谢谢阿姨,不过我真的没时间。”
  
  看到面前站着的身影,柏初夏有些无奈的抬起头,说道:“还有,请叫我的全名,小柏也可以,初夏是我家人对我的称呼,还请吴科长不要这么称呼我,影响不好。”
  
  自从分到部委工作之后,柏初夏感觉自己的性子都快要给磨圆了,在这里上了快一年的班,柏初夏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各种鲜花,而且部委所有的未婚男子,都曾经或明或暗的向柏初夏表示过爱意。
  
  一开始的时候柏初夏很是不耐烦,也着实让几个人男人在公众场合没能下得了台,但柏初夏还真是小觑了那些人机关单位修炼出来的脸皮厚度,只是一转头的功夫,那些人又是像苍蝇一般的贴了上来。
  
  都是部委中的同事,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柏初夏最多也只能是嘴上拒绝,也不能真的动手啊,而且她总不能把整个部委的未婚男同志都给打了吧?
  
  这种事情,就是领导都不好管,柏初夏私下里给一位副部长伯伯诉了几次苦,却是被那位副部长哈哈一笑,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八个字给打发回来了。
  
  无奈之下,柏初夏只能听而任之了,那些堆积在门口的鲜花,柏初夏每到下班的时候都会丢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去,但第二天一早,她的办公室门口总是还会摆放着几束花。
  
  不过事情在三个月前出现了一些变化,那就是柏初夏所在的科室调来了一位科长,也就是现在正在柏初夏面前的这位吴科长。
  
  吴科长的大名叫做吴子林,他的父亲是外经方面一位副部级干部,所以在这藏龙卧虎的部委中,吴子林也是升迁的很快,还不到三十岁,已经是国安第十二局下面的一个科长了。
  
  吴子林虽然年龄不大,但却十分工于心计,在从家里长辈口中得知认识柏初夏的父母之后,马上就在部委里摆出了一副和柏初夏青梅竹马的关系,加上他那勉强算得上是显赫的家世,一下子就将柏初夏的那些追求者们给击退了。
  
  但吴子林的出现,却是让柏初夏更加的烦恼,以前那些人多少还都顾及些脸面风度,而这个吴子林简直就是不要脸,每天嘘寒问暖端咖啡送蛋糕,还口口声声摆出一副好像双方父母都同意了的架势,搞得柏初夏是烦不胜烦。
  
  前段时间由于方逸的关系,柏初夏的情绪一直都不高,整日里冷个脸像是个冰山女神,吴子林也不敢造次,但自从得到方逸的消息柏初夏脸上露出笑容之后,那吴子林还感觉是自己追求的原因,这攻势也变得愈发猛烈了。
  
  “初夏,说起来咱们还真的能算是青梅竹马……”
  
  吴子林的双手撑在柏初夏的办公桌上,摆出一副自以为是很帅气的姿势,说道:“你知不知道,咱俩小学的时候是同校,我比你高了几届,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还帮你打过架呢……”
  
  “吴科长,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比我大了八岁,我上一年级的时候,你已经上初中了。”
  
  面对着吴子林的纠缠,柏初夏真的是无可奈何,强忍着拿起面前的茶杯将里面的水泼向吴子林的冲动,柏初夏伸手抽了一下被吴子林压住的文件,说道:“吴科长,对不起,我要锁门了,请你出去吧。”
  
  “好,那我在外面等你,你今天没开车吧?不吃饭不要紧,我送你回家吧。”
  
  吴子林相信那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话,他相信只要自己坚持下去,柏初夏这位冰山美女迟早会融化在自己的攻势之下的,能娶到在文教部门有着很大势力的柏家小公主,那对于自己的仕途也是会有相当大帮助的。
  
  “吴子林,我告诉你,你不要白费心机,我有男朋友的!”
  
  柏初夏实在是不耐烦了,她从来都没想过竟然有男人会像个狗皮膏药一般的整天纠缠着自己,眼看着办公室没人,柏初夏狠狠的捏了下小拳头,她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走开!”
  
  家教很严从来不会骂人的柏初夏,说出这两个字已经是十分生气了,推开挡在身前的吴子林,柏初夏起身走出了办公室,知道柏初夏要锁门的吴子林连忙跟了出去,他可不想被反锁在办公室里。
  
  “初夏,我就送送你,也没别的意思啊……”
  
  跟在柏初夏的身后,吴子林继续献着殷勤,从各个办公室里下班出来的人见到这一幕,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在这最近几个月里,几乎每天都要上演这么一出。
  
  “嗯?谁把车停在这个地方?”
  
  烦不胜烦的柏初夏根本就不搭理身后的吴子林,径直往前走着,当她走到大楼前台阶处的时候,也是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台阶下的那辆车子。
  
  不过柏初夏的好奇心并不是很强,在走下台阶的时候,只是往车里瞄了一眼,但正在这个时候,车门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眼角的余光似乎感觉那人有些熟悉,但柏初夏还是惯性的往前走去,只是在走出了两三步之后,柏初夏猛地停住了脚,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子,看向了那个站在车前的男子。
  
  “方……方逸?”柏初夏的眼中满是惊喜,虽然之前接到了方逸的电话,知道他没有事情,但更早一些时间传来的噩耗,却是让柏初夏一直放心不下。
  
  所以在看到方逸出现在自己面前之后,柏初夏这一年来的担心委屈尽数涌上心头,一时间柏初夏的眼睛竟然湿润了起来,忍不住向方逸身边走去,她现在只想要个可以让自己依靠的肩膀。
  
  “你这坏蛋,跑到哪里去了啊!”
  
  柏初夏来到方逸面前之后,先是一通小拳头打了过去,然后又将脑袋靠在了方逸的肩膀上,她本就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此时心潮澎湃之下,也不在乎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了。
  
  “我……我这不是来了吗?”
  
  对于柏初夏情感突如其来的爆发,方逸一时间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了,他虽然修为晋级先天了,但是在感情上还是个没入门的菜鸟,揽着柏初夏的肩膀,方逸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我眼睛没花吧?那女孩是柏初夏?”
  
  “这是怎么回事?柏初夏怎么抱着那个男人啊?”
  
  “新闻新闻,特大新闻,冰山女神动心了,不过对象不是吴子林啊……”
  
  柏初夏不知道,她的举动,无异于在部委大院里投放了一颗原子弹,甭管是结婚的还是单身的男人,均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他们根本不敢想象,往日里连个笑脸都欠奉的柏初夏,居然也有如此热情的一面。
  
  旁人大多都是在看热闹,但是在这些看热闹的人当中,吴子林的脸色却是青一阵红一阵,他没有想到柏初夏刚才才说到有男朋友,转眼间男朋友就出现在了面前,这简直就像是在吴子林脸上重重的扇了一耳光,吴子林甚至能感觉到那火辣辣的疼痛。
  
  不得不说,此时的方逸真的很帅气,他是从机场直接去的白云观,身上虽然脱掉了飞行服,但还穿着飞行员的作训服,那笔挺的衣服配上方逸挺拔的身材,让方逸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此时的柏初夏,已然是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之中,身旁那些人的话根本就传不到她的耳朵里,但方逸不同,灵识敏锐的他,将周围的那些话语听得是一清二楚。
  
  “初夏,咱们先离开这里吧,有话到外面去说。”
  
  方逸轻轻的拍了拍柏初夏的肩膀,鼻端闻着柏初夏秀发的清香味道,方逸居然舍不得放开手了,搂着柏初夏拉开了车门,就要将她给让进车里。
  
  妒火中烧的吴子林眼看着柏初夏就要跟那个男人离开,终于是忍不住了,上面喊道:“哎,你是谁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嗯?”听到身后的喊声,方逸不由皱了下眉头,回过头来,淡淡的说道:“怎么?我来接女朋友下班,有什么问题?”
  
  “你……”方逸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堵的吴子林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的确,别人来接自己的女朋友下班,关旁人何事?
  
  “你……这车能停在这里吗?”总算吴子林有些急智,将话题转到了方逸的车上,“小柏,现在的社会很乱,你还年轻,可别上了别人的当,随便开个破车就出去泡妞。”
  
  吴子林转移话题是没错,不过他却是忘记了,他们部委大院可是有武警站岗的,对方的车子虽然不怎么样,但能开进来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吴子林拿车子说话,实在是不怎么明智。
  
  “你小子是谁啊?初夏和你很熟?”吴子林话声未落,车子的前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了卫铭城不耐烦的脸,“没事离初夏远一点,不然小心我收拾你。”
  
  “你是谁啊,初夏是你能叫的吗?”
  
  吴子林这会儿脑子已经不是很清楚了,看到一个开车的司机居然也敢职责自己,心里顿时大怒,当下高声喊道:“警卫,警卫呢?怎么随便就把这么没素质的人给放进来了?”
  
  “初夏,这谁啊?脑子有病?”卫铭城没好气的瞪了吴子林一眼,也懒得和他废话,冲着柏初夏说道:“怎么连神经病都能在国安的部委上班?你们这算是什么单位啊?”
  
  “哥,你怎么也来了?少说几句吧。”听到卫铭城出言损吴子林,柏初夏忍住了笑,说道:“快点走吧,再留下来可要闹笑话了。”
  
  饶是柏初夏性情爽直,但被这么多道目光注视着,她也感觉脸上有些发烧了,尤其是方逸搂着她肩膀的那只大手,让柏初夏只感觉浑身发软,身体的重量差点就都依靠在方逸身上了。
  
  “谁敢笑话我妹妹?我打不死他!”卫铭城眼睛从吴子林身上扫过,他感觉自己这句话说的应该有几分纨绔子弟的气势了。
  
  “你打死谁?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柏初夏坐进了车里,推了一把卫铭城,说道:“你和方逸来京城都不给我说一声,回头我就告诉小舅你在我们部委骂人。”
  
  “哎,这事儿可不怪我,时间太紧,是方逸不让我说的……”
  
  卫铭城很没义气的将方逸给卖掉了,其实这事儿还是他给方逸出的主意,说是要给柏初夏一个惊喜,从目前来看,这个惊喜倒是挺成功的。
  
  “行了,开车出去吧,再呆下去就变大熊猫了。”方逸看到周围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而刚才像是有意挑衅自己的那个年轻人,还在大声叫喊着警卫,此时警卫室已经有两个武警跑过来了。
  
  “小子,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没素质。”卫铭城冷冷的瞪了吴子林一眼,发动车子向后倒了过去,从围观的人中间挤出了一条路,开出了部委大院。
  
  “初夏,你们还是国安部委呢,怎么都是这种素质的人?这样的人也能做情报工作?”车子开出大门的时候,卫铭城还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正在台阶处对着两个武警指手画脚的吴子林。
  
  “哥,谁告诉国安的人都是搞情报工作的?”
  
  柏初夏将头靠在了方逸的肩膀上,说道:“我在的部门是社会调查局,主要是做民意调查及一般性社会调查,我们局接触不到情报和国家安全方面的工作,里面的人和普通部委的工作人员一样,就是个公务员而已。”
  
  国安这个名字虽然听着挺高大上的,但实际上这个部门职能分的很细,那些真正做情报工作的人,压根就不在这个地方上班,外人能看到的事务,都是已经做了伪装的。
  
  “我说呢,那人一看就长着张特务脸,这种人要是搞情报工作,一准会被国外势力给策反的。”卫铭城嘴里调侃完吴子林之后,从倒车镜里看向方逸,说道:“你们准备去哪儿?我先送你们过去,刘哥这会怕是还在后面跟着呢。”
  
  “去吃饭,方逸,我知道有一家很棒的胡同饭店,咱们俩去吃好不好?离这里很近的。”
  
  女神也是要吃饭睡觉的,只是要看她和谁吃而已,柏初夏之前一口拒绝掉吴子林,但现在却是一脸希冀的看着方逸,如果吴子林看到这副场景,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吐出一口老血来。
  
  “好,你说了算。”
  
  方逸笑着点了点头,和柏初夏见面之后方逸才发现,两人完全没有分开一年的陌生感,相反两人间却是又多了一分温馨和不用言说的默契,方逸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哥,前面五百米左拐,然后在后海放下我们就行了。”
  
  柏初夏给卫铭城指着路,当车子快要到地方的时候,柏初夏这才反应了过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怎么和方逸会走到一起的?”
  
  “妹妹,你还记得关心你哥啊?”
  
  听到表妹的话,卫铭城激动的差一点没哭出来,自己总算是刷出来一点存在感了,不过让卫铭城没想到的是,表妹的下句话就变了腔调,一句话差点噎得卫铭城没喘上来气。
  
  “你那么大的人了,还要别人关心吗?”
  
  柏初夏像是忘了刚才自己随口问出来的话,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指着前面说道:“停车,停车,就是这里了,把我们放下来就行了。”
  
  “你们吃饭,就不招呼一声我吗?”将两人放下车,卫铭城一脸幽怨的看着表妹,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倒有一半是装出来的,因为从小到大卫铭城早就被柏初夏给欺负惯了的。
  
  “哥,你京城朋友那么多,自己去找场吧……”柏初夏拉着方逸就进了巷子口,留下了在车里一脸悲愤的卫铭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