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私房菜
    “初夏,咱们这样好吗?”
  
      想到自己离开时卫铭城那一脸委屈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要不咱们把卫哥喊上吧,他这一路也挺辛苦的。”
  
      “喊他干什么?一个五百瓦的大电灯泡。”柏初夏皱了下鼻子,说道:“他在京城狐朋狗友多得是,不用担心他找不到地吃饭的,说不定比咱们吃的还好呢。”
  
      虽然国安是有制服的,不过为了工作方便,像柏初夏所在的社会调查局这样的部门,通常是不需要穿工作服的,现在的柏初夏穿了一身的职业装,看上去颇为干练,这一皱鼻子,又显露出了小女人的妩媚。
  
      职业装一般都是贴身的,和一般个高身材没曲线的女孩不同,柏初夏虽然身高超过了一米七,但却是曲线玲珑,穿上这么一身衣服,真的是前凸后翘,方逸一不留神看到了那山峦起伏的地方,一世间也是没能将眼神移开。
  
      当然,方逸今儿也不差,那一身很凸显气质的飞行作训服,穿在他身上十分的贴合,两人站在一起显得十分的搭配,要不是身处在京城的老胡同巷子里,他们两个的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
  
      “看着我干什么?”没有听到方逸的应和,柏初夏侧脸看去,顿时发现方逸正盯着自己看呢,俏脸不由一红,飞给了方逸一个大大的白眼。
  
      “初夏,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说实话,方逸真的不会说什么情话,但就是如此直白的语言,却是听得柏初夏心里像是灌了蜜一般的甜,相比吴子林整日里的阿谀奉承,柏初夏更喜欢听方逸给她说这样的话语。
  
      “花言巧语……”
  
      女孩子说话,往往都是口不对心,像柏初夏这样爽直的女孩,在恋爱中也是如此,两人低声说着话,在巷子里走了两三百米之后,已经是来到了一个四合院的门前。
  
      这个四合院门脸不大,明显的被翻修过,门脸两边挂着两个红灯笼,在门脸正中间则是有一个牌匾,上面简简单单的写着“私房菜”三个字,要不是这个牌匾,恐怕即使从这里路过,方逸都不会发现里面有个饭店。
  
      “这个饭店倒是挺有特色的。”看着那四合院的门脸,方逸笑道:“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敢把饭店开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做菜的大师傅肯定有绝活。”
  
      “其实这也不算是饭店,就是自己家里烧的一些家常菜。”
  
      “我看出来了,这上面不是写着私房菜吗。”方逸闻言点了点头,顾名思义,既然是私房菜,那就是自家吃的,方逸不知道他们为何起了这么个名字,又对外营业的。
  
      “你没听说过私房菜?”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私房菜在很久以前就有了,不过那时候老百姓可吃不到,对了,京城的谭家菜以前就是私房菜。”
  
      “谭家菜我也没听说过。”
  
      方逸苦笑了一声,他在山上住了那么多年,对吃穿根本就没法讲究,最好吃的美味不过于抓个野鸡做个叫花鸡,下山之后连八大菜系是什么都不知道,哪里会知道柏初夏所说的谭家菜。
  
      “你不在京城,没听过谭家菜也不奇怪。”想到方逸的出身,柏初夏没有再表露出吃惊的样子,而是将私房菜的来历给方逸说了一遍。
  
      私房菜起源于古时深宅大院中的美味佳肴,当年高官巨贾们“家蓄美厨,竞比成风”,互相攀比着自己在人生第一要义“吃”上面的品位,于是在他们的“名品”和自家的名厨的共同作用下,一道道名菜便产生了。
  
      由于这些菜极其具有自家特色,在外面的饭店里根本就看不到,因此就被叫成了了私房菜,而很多有名的菜品都是从私房菜流传出来的,像是柏初夏所说的谭家菜,最早就是谭姓人家宅子里的菜品。
  
      “这一家人姓王,他家的菜虽然没有谭家菜有名,但菜真的很好吃……”
  
      柏初夏吐了下舌头,说道:“菜是很好吃,不过也很贵,我两个月的工资才够吃一顿的,方逸,吃完这一顿,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可就没有啦。”
  
      “这一顿多少钱?”方逸活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他没拿过工资,也根本不知道柏初夏的工资是多少钱。
  
      “五千!”柏初夏吐了下舌头,她要不是有些私房钱,还真是吃不起。
  
      “这么贵?那他们一个月得赚多少钱啊?”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知道现在一般人的月工资也就是一两千的样子,五千块钱一顿饭,那这家饭店岂不是要赚翻了?
  
      “他们每天只开一桌,相比那些大酒楼,只能算一般吧。”柏初夏跟着家里长辈来过几次,是以对这里的规矩很清楚。
  
      “那一个月赚个十来万,也不算少了。”想着自己刚下山的时候,哥三加起来身上还凑不到几十块钱,方逸不由有些感慨,这才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对于钱已经是没有什么概念了。
  
      “走吧,去晚了可没得吃了。”柏初夏拉着方逸向大门走去,和别的饭店开门做生意不同,这家虽然挂着私房菜的门头,但大门却是紧闭着的,柏初夏上前敲响了们中间的门环。
  
      “哎,两位,请问有没有预订?”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在门里面响了起来。
  
      “还要预订?”
  
      方逸看向了柏初夏,他现在虽然也算是有钱人,但真的不怎么了解富豪们的生活,在方逸看来,五千块钱一桌的饭菜,生意肯定不会那么好的,没见大门都关了嘛。
  
      “当然要预订啦,这里的预订已经排到两个月之后了。”柏初夏抿着嘴笑了起来。
  
      “啊?那咱们怎么吃?”方逸闻言有些傻眼了,每天一桌,预订的时间都已经排到两个月之后,他们今儿岂不是白来了。
  
      “咱们去后厨吃!”柏初夏嘻嘻一笑,提高了几分声音,说道:“小佳,开门,我是你初夏姐。”
  
      “咦?姐你怎么来了?”
  
      听到柏初夏的声音,大门一下子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冲着柏初夏就扑了过来,嘴上还嚷嚷着:“初夏姐,你说要带我去逛街的,明天周末,咱们去王府井吧?”
  
      女孩长得很清秀,扎着两条羊尾辫,看上去很是活力四射,上前挽住了柏初夏的胳膊就在那里摇晃了起来。
  
      “明天?”柏初夏迟疑了一下,她还没问方逸这次来要待多久,如果待不了几天,柏初夏可舍不得花一天的时间去陪这丫头。
  
      “我这次可以多住几天的。”方逸看出了柏初夏的心思,笑道:“而且你们逛街我也可以一起去啊。”
  
      “初夏姐,他是谁啊?”女孩这才发现旁边站着的方逸,一双眼睛盯着方逸上下打量了起来。
  
      “我男朋友,方逸!”柏初夏落落大方的介绍道。
  
      “哇,是姐夫?!”十来岁的孩子说话总是一惊一乍的,这次再看向方逸的时候,眼神里就带着审视的目光了。
  
      “嗯,姐夫很帅,是当兵的吧?”女孩认识方逸身上的衣服,眼中满是崇拜的小星星,“姐夫是空军吗?这身衣服简直太帅气了,初夏姐,你真有眼光……”
  
      “那当然了,不看看你姐是谁……”柏初夏显然很喜欢面前的女孩,笑着和她开起了玩笑,“不过方逸不是当兵的,谁知道这衣服是从哪里搞来的。”
  
      柏初夏和方逸见面加起来也没半个小时,她甚至都没搞清楚方逸是怎么和卫铭城走到一起去的,按理说她那表哥刚晋级上校不久,这会儿应该还在部队里的。
  
      “小佳,谁来了,站在门口说个没完?别吵吵闹闹的,是客人来了吧?”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由于这四合院有影壁,所以院子里却是看不到门口的情形。
  
      “爸,不是客人,是初夏姐来了,还带着她的男朋友呢!”小佳松开了柏初夏的胳膊,拉着柏初夏往里面走去。
  
      “咦,初夏,你可是稀客啊。”
  
      一个腰间围着围裙的中年男人从院子里迎了出来,眼睛在方逸身上瞄了一下,笑着说道:“是不是来叔这里蹭饭吃的?没说的,你们先到堂屋去喝茶,回头叔给你露一手。”
  
      “叔,打扰你做生意了,阿姨和舅爷呢?”柏初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这丫头也是,你爸不来你也不来,你阿姨在屋里看着一道菜的火候呢,你舅爷去遛弯了,”
  
      中年男人故作生气的瞪了柏初夏一眼,又对方逸笑着说道:“小伙子,叫我王叔就行,别拘束,到这里就和到家里一样,我先把菜收拾一下,等会陪你喝几杯。”
  
      “王叔,我叫方逸,真是叨扰您了。”方逸连忙报上自己的名字,他这会已经明白过来了,敢情这家私房菜和柏初夏是有亲戚关系的。
  
      “行,小伙子不错。”中年男人哈哈一笑,对女儿说道:“小佳,带你姐去屋里坐,把我的大红袍茶给找出来,这茶还是你柏大爷送的呢。”
  
      “姐,你说我爸抠门不,用我柏大爷送的茶叶招待你。”小佳冲着父亲做了个鬼脸,拉着柏初夏蹦蹦跳跳的往里屋走去。
  
      “这臭丫头。”王叔冲着方逸笑道:“从小散放惯了,谁都不怕,小方你别在意。”
  
      “王叔,您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们自己来就行。”方逸对这一家人的印象很好,因为这里根本就不像是个饭店,真的是像在家里一样,让人十分的放松。
  
      “初夏姐,姐夫,你们等着,我去拿茶叶。”来到内屋之后,小佳又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方逸看向柏初夏,笑道:“原来你们是亲戚,为了吃这顿饭,咱们这也算是走后门了吧?”
  
      “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们可是从正门进来的。”柏初夏笑着给方逸解释了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
  
      原来,这家人姓王,刚才的中年男人叫王天亮,早年王家也是京城的一个大户,王天亮的爷爷曾经在段祺瑞的政府中担任过要职,不过段祺瑞下台之后,王家就整家迁去济南府。
  
      王天亮和柏家的确有亲戚关系,出去遛弯的王老爷子,就是柏初夏父亲的表舅,这位王老爷子是个传奇人物,他从小出身大户人家,可以说是在锦衣玉食的环境里长大的。
  
      不过王老爷子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适逢战乱,家境迅速的破败了下去,王天亮的父亲为了能吃饱饭,放下身段投身到济南府的一个大饭店里当起了厨子。
  
      还别说,靠着一股子聪明劲和当初从家中厨师手上学来的绝活,王老爷子很快就成了那家饭店的掌厨,解放后更是进了京城,在国宾馆里成了给国家领导人做饭的大厨,放在古代,这就是御厨的身份。
  
      由于厨艺精湛,老爷子一直到了七十岁才正式退了下来,王天亮是他的小儿子,也是继承了他厨艺的人,于是就在京城开了这家私房菜,因为菜品口味绝佳再加上王老爷子的名声,很快就打响了名头,在京城上层圈子里可谓是鼎鼎大名。
  
      不过老爷子所住的这个四合院,却是和柏家有很大的关系。
  
      当年在离开京城的时候,王家将这四合院卖给了柏家,而当王老爷子回到京城之后,柏初夏的爷爷做主,又将这四合院还给了王家,所以王老爷子很承柏家的这个情分,两家虽然是表亲,但来往一直都很密切。
  
      “这么近的关系,你吃饭还要给钱呀?”听到柏初夏的介绍之后,方逸不由笑了起来。
  
      “亲戚是亲戚,买卖是买卖,这是我爷爷立下的规矩,过来吃饭一定要给钱,我的钱都不够吃几顿的。”
  
      柏初夏蹙了下小鼻子,那不满的模样很是可爱,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个规矩,柏初夏很少来这里吃饭,每年只有和家里长辈一起过来才有机会吃到这里的饭菜。
  
      “初夏,告诉你件事,我发了一笔财,以后咱们可以每天都来吃。”
  
      方逸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了彭斌给他的那张黑卡,这次他从缅甸过来,可以说除了这张卡还有那贴身放着的灵石和断刃之外,其它的什么东西都没带。
  
      “发财?发的什么财?”
  
      柏初夏对方逸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在她看来,在社会上没有什么根基也没有什么人脉的方逸,是不可能在短期内赚到什么大钱的,不过当柏初夏看到方逸的那张银行卡后,却是愣了一下。
  
      “嗯?瑞士银行的黑卡,你……你怎么会有这种卡的?”柏初夏不是那种没见识的女孩,事实上他们柏家出过不少文化名人,家境也很殷富,解放前就在国内外有着不少的产业。
  
      所以柏初夏一眼就看出来了,方逸拿出的这张黑卡虽然只是最初级的黑卡,但也是要在瑞士银行存入千万美元才可以办理的,并且这张卡的余额是不可以低出千万美元的底线的。
  
      “方逸,你这失踪了大半年,是不是去国外干什么违法的事情了?”柏初夏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你知道我以前是警察,你要是犯了法,我可是会抓人的!”
  
      一个在山中生活了十多年的少年,在短短的一两年间就赚了上亿的身家,这传出去绝对是个神话,所以柏初夏任务方逸肯定是干了什么走私贩毒的事情,如此也能和他之前失踪遇险的事情关联起来。
  
      “哪跟哪啊,我怎么会犯法?”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这是我大哥给的,绝对不犯法,你要是不放心,就去查一下呗,我要是在国外犯了法,肯定会有被通缉记录的。”
  
      方逸在缅甸的行为,还真的称不上是违法的,因为战争本身就没有对错,而且也是为了延伸下去的政治服务的,如果方逸愿意的话,他甚至都能在其后的联合政府中担任要职。
  
      “也是,我回头就去查查,你可别骗我,否则我饶不了你!”柏初夏对着方逸挥舞了下小拳头,然后将银行卡推还给了方逸,说道:“这卡是你的,你拿着就好了,我平时也花不到什么钱的。”
  
      柏初夏嘴上虽然凶巴巴的,但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虽然柏家出身书香门第,对于金钱一直都不怎么看重,但方逸能赚到这么多钱,从某一方面也证明了他的能力,有这样的经济基础,柏初夏也更好给家里介绍方逸。
  
      “你拿着,密码是六个一,回头你帮我在京城买套房子。”
  
      方逸没有接那张卡,这钱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因为方逸修道所讲的“财侣法地”中的财字,根本就不是世俗中的财富,在方逸看来,他腰间口袋里的那几块灵石才能称得上这个财字。
  
      “你要在京城买房子?”方逸的话又带给了柏初夏一阵惊喜,尤其是方逸坚持把钱交给她的举动,更是让柏初夏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的甜蜜。
  
      柏初夏并没有要管钱的想法,但是她知道,有多少女孩在结婚后为了家里的财政大权和老公斗智斗勇,而方逸还在谈恋爱的阶段就做出如此举动,可见方逸对这段感情的重视和真心对待。
  
      “嗯,以后咱们要是结了婚,我要再京城长住的,自然要买房子了。”
  
      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次见到柏初夏之后,他心里似乎发生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方逸渴望得到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家庭,家中有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方逸觉得,这才不枉自己在红尘中走上这么一遭。
  
      对于自己的这种想法,方逸自己也没有完全察觉出来,或许这是他内心深处滋生出来的念头,因为方逸知道,他终究有一天还是会告别这种生活,去寻仙问道,但在这之前,方逸想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