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七章 王老爷子
    和柏初夏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说着话,方逸只感觉心头一阵平安喜乐,在神秘空间时的焦灼,在缅甸时的紧张,在柏初夏清脆的声音里尽数散去,谈着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方逸竟然感觉到一种从所未有的惬意。
  
      虽然在北极冰窟里晋级了先天,但方逸的心境始终像是蒙了一层灰尘一般,此时柏初夏的话语就如同是甘霖淋下,让方逸的思维神识感觉到一阵畅快,直到此刻,方逸才意识到自己的修为真正的稳固了下来。
  
      “师父所说的红尘炼心,果然没有骗我……”
  
      方逸想起了老道士当年所说的话,用老道士的话说,一味的在山中修道,终究无法入道,只有历经红尘百劫,堪破生死情关,才能真正领悟到道法自然的真谛。
  
      “方逸,方逸,你怎么了?”就在方逸出神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柏初夏的喊声。
  
      “没什么?发了下呆,初夏,我怎么了?”方逸回过神来,看到柏初夏的脸上露出一丝惶恐的神色。
  
      “我……我不知道你怎么了。”
  
      柏初夏有些迷惘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发现你刚才虽然是坐在我身边的,但整个人都像是消失不见了一样,要不是我的眼睛能看到你,真的以为你不在了。”
  
      “你是产生错觉了吧?”
  
      方逸笑着抓住了柏初夏软弱无骨的手,轻声说道:“等我把金陵的事情处理完了咱们就结婚,不过咱们先说好,我可是个无业游民,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谁说要嫁给你啦。”听到方逸这番不是情话胜似情话的言语,一向落落大方的柏初夏忽然感觉一阵娇羞,连忙将手从方逸的掌心里抽了出来。
  
      “不嫁给我也行,那我嫁给你吧。”方逸笑嘻嘻的又抓过柏初夏的手,说道:“反正不管怎么说,这辈子我就赖上你了!”
  
      “哎呦,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啊。”王小佳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了起来,用一只手捂着眼睛的王小佳,那指缝分明在偷看着两人的举动。
  
      “臭丫头,要看就进来看。”
  
      柏初夏的羞涩,只会呈现在方逸的面前,对于别人却是不怎么在乎,“快点把茶叶拿进来,这茶我爸都舍不得喝,上次给王叔拿过来之后,家里也没剩多少了。”
  
      “我爷爷也是舍不得喝,要不是你今天带着姐夫来,我爸肯定不会拿出来的。”小佳笑着将一小包茶叶放在了桌子上,回过头拿起了放在屋子角落的一桶水。
  
      “小佳,这是玉泉山的水吗?”看到小佳的举动,柏初夏开口问道。
  
      “是正宗的山泉水,爷爷要是知道我不用这水泡这种茶,会骂死我的。”小佳吐了吐舌头,拿着水桶出了屋子。
  
      “什么大红袍,如此讲究?”方逸拿起桌子上的茶包,放在鼻端只是一闻,脸色不由变了,“初夏,这是那武夷山母树产的大红袍吗?”
  
      方逸之所以脸上变色,并不是因为鼻端嗅到的茶香,而是他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灵气,这茶包之中的茶叶竟然蕴含了一丝天地灵气,这是方逸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咦,方逸,茶叶你也懂啊?”
  
      听到方逸的话,柏初夏也是一脸惊奇的神色,“没错,这就是母树产的大红袍,我爷爷一年只能得到很少的一点,都还不到二两,我们也只能是过年的时候喝上一小杯。”
  
      “我没告诉过你,我曾经熟读茶经吗?”方逸嘚瑟的笑道:“不管什么茶,我只要一闻就能闻出年份产地来,这包大红袍应该是三年前摘的陈茶,不信你回家问问爷爷。”
  
      口中和柏初夏开着玩笑,方逸心中却是在暗叹,这被老道士推崇不已的武夷山母树大红袍,果然是钟灵毓秀,别看它所蕴含的灵气稀薄到几乎感应不到,但对于现如今的地球而言,却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在方逸看来,这茶喝进肚子里简直就是浪费,如果有一定数量的话,方逸将其炼制成丹药,效果要远比喝茶更好,这茶的药性,就是比之方逸开出的那张药单上的药材怕是都不遑多让。
  
      “我不懂茶,不过你要是懂茶道的话,爷爷一定会喜欢你,他这一辈子除了教书育人之外,就只喜欢喝茶下棋。”
  
      虽然不知道方逸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柏初夏仍然感觉很高兴,只要方逸所说的有一半是真的,那都能讨得爷爷的欢心,以老爷子对茶道的喜爱,只要方逸能和他讨论一番,肯定会被爷爷因为知己的。
  
      柏初夏的爷爷在解放前就是京城出名的年轻学者,曾经拜在大师级的人物辜鸿铭的门下,可谓是学贯中西,建国后更是一直都在教育部门任职,现在国内的很多著名学者还有一些官员都出自老爷子的门下。
  
      柏老爷子爱好不多,除了下棋之外,就喜欢品茗,他虽然退休前的职位不是很高,但毕竟桃李满天下,这对于赵洪涛极难搞到的武夷山母树大红袍,柏老爷子每年却是都能弄得到一点。
  
      “这茶不错,不过不要多喝。”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灵气对他而言固然是好东西,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吸收过量的话,那无异于是封喉毒药,不过少量的吸收,对人身还是有一些好处的。
  
      “想多喝也没有啊,你看着,等会小佳最多给你放上三片茶叶。”柏初夏话声还没落,拎着一壶开水的王小佳就走了进来,“初夏姐你又在说我坏话了,姐夫来了,这次我就放五片茶叶!”
  
      王家不但厨艺好,对于茶道也是有一定研究的,家学渊源的王小佳虽然年轻,但泡起茶来的动作也是如同行云流水,让人看得十分舒服。
  
      “好茶!”
  
      一口喝完斟好的茶水,方逸微微闭上了眼睛,那稀薄的灵气的刚一入体就被他吸收掉了,但茶香仍然在唇间萦绕回味无穷,让人只想好好的品味一番。
  
      “小伙子也懂茶吗?”一个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在外面已经听说柏初夏带了男朋友过来,所以虽然看到桌子上的大红袍有些心疼,但也没表露在脸上。
  
      “略懂一二。”方逸也没谦虚,说道:“我十岁之前就能熟背茶经,这世上的茶叶,我不知道的还真是不多。”
  
      “哦?你敢说这样的大话,肯定是有本事的。”
  
      听到方逸的话,老人眼睛一亮,走到桌前站住了脚,就在方逸以为他要考究自己一番的时候,那老人却是手脚麻利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一口喝进了肚子里。
  
      老人眯缝着眼睛回味着嘴里的茶香,笑嘻嘻的说道:“喝茶就喝茶,哪里来的那么多讲究,我和柏老哥可不一样,我只懂享受不问出处,你回头还是和这丫头的爷爷去讨论茶道吧,他整天没事就研究这些东西。”
  
      在老人刚进门的时候,方逸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这位从小锦衣玉食少年家境败落,却是又靠着自己的手艺混得风生水起的王家菜掌门人,果然是一副洒脱的性子。
  
      柏初夏这会早就站起身来了,挽住老人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说道:“舅爷,我回去要告状,你又表露出我爷爷是酸儒的意思了!”
  
      柏家和王家虽然是亲戚,平时来往的也不少,但两位老爷子的脾气却是大不相同,柏家那位教书育人举止儒雅,身上带着一股子书卷气,虽然年逾八十了,但大儒之风却是丝毫不减当年。
  
      而同样出身大家族的王家老爷子,却是活得十分接地气,他退休后最喜欢的就是到附近的公园去遛弯,跟着那些退休老头老太太聊天扯淡,没事还扯着嗓子骂几句他曾经在国宾馆接待过的国家领导人。
  
      不过两位老爷子虽然性格不同,一见面总是要争论几句,但关系却是非常好,否则柏初夏的爷爷也不可能将他都无法时时喝到的珍贵茶叶送给王老爷子了。
  
      老爷子不吃柏初夏那一套,理直气壮的说道:“舅爷可不是背后编排是非的人,就是见到你爷爷,我也这么说,他本来就是个老酸儒嘛。”
  
      看到面前这老头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方逸放下茶杯,笑着说道:“老爷子,我曾经看过一味宫廷传下来的药膳配方,对立面几味食材的搭配有些不明白,不知道您老能不能指点一下?”
  
      “现在是个饭店就吹自己有宫廷配方,就没一个是真的。”
  
      听到方逸的话,王老爷子更是一脸的不屑,“宫廷配方在故宫里都有留存,里面的菜肴药膳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没什么稀奇的,还没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好吃呢。”
  
      对于自己的厨艺,王老爷子那是绝对的自信,他因为吃而喜欢上厨艺,因为生活而干了这一行,这一辈子老爷子不知道改良过多少菜肴的配方,所以对方逸所说的配方很是不以为然。
  
      “您老有纸笔吗?要不我写下来您看看再说?”方逸开口说道:“我这配方可不是清朝的,而是宋朝传下来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宋朝?你写出来我看看。”听到方逸的话,老爷子有点来了兴趣,不过他还是想难为一下方逸,“我这里可没有钢笔圆珠笔,有毛笔你会用吗?”
  
      柏初夏不仅是柏家的小公主,在他们这些亲戚之间,那也是从小被宠大的,身为柏初夏的舅爷,王老爷子可不想让她找一个只有空皮囊而不学无数的男朋友。
  
      方逸要是知道老爷子的想法,估计也是哭笑不得吧,这相貌长得俊秀放在老人眼中居然也是缺点了,不过书法对于方逸来说没有丝毫的难度,左右看了一下,方逸已经看到了屋里的笔墨纸张。
  
      虽然为人接地气,但王老爷子也是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就接受过很好的教育,退休之后没事也喜欢挥笔洒墨的写上几个大字,在这屋里的书架上就摆有文房四宝。
  
      “会!”方逸简单的回了一个字,自己从书架上拿过笔墨,倒入一点清水在砚台上研出墨之后,挥笔写下了一个配方。
  
      方逸所写的这个配方,的确是宋代流传下来的,不过却不是宫廷的药膳配方,而是道家用来调理身体的一道膳食,这也是方逸从一本古籍中看到并且记下来的。
  
      “咦,你……你这练了多少年的字?”
  
      老爷子并没有看方逸写的是什么,因为在方逸动笔的时候,他就被方逸的书法给吸引了过去,看着宣纸上那遒媚劲健笔意顾盼一气呵成的字体,老人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王老爷子原本以为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几个会写毛笔字的,本来是想让方逸在柏初夏面前出个丑,没成想方逸这一手字写下来,居然把自个儿给震住了,不说方逸这个年龄的人了,就是国内的知名书法家,也未必有方逸这一手字写的好。
  
      “两岁研墨,三岁执笔,不过有段时间没写过了。”
  
      方逸如实相告,他确实是在自己走路还跌跌撞撞的时候,就给老道士研墨了,那会方逸纯粹是感觉好玩,经常弄的自己一手一脸都是墨汁。
  
      “天才,天才啊!”
  
      王老爷子在心中暗赞了一句,在他看来,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有天赋才能做得到的,方逸的书法如此,他的厨艺也是如此,没见那些写了一辈子字烧了一辈子菜的人,到老了也未必能登堂入室。
  
      “老人家,您还是先看看内容吧。”
  
      方逸经常在孙连达和余宣面前写字,自然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不过这些在他看来都只是小道,在晋级先天之后,方逸对于身体的掌控已然是达到了入微的程度,写字时的用笔比以前要愈发的娴熟老练了。
  
      “好,我先看看。”
  
      就凭方逸的这一手字,王老爷子已经是不敢小觑他了,连忙将注意力转到了那膳食配方上,一遍粗略的看下来之后,老人面有所思,坐在那里仔细的琢磨了起来。
  
      “妙,妙,当真是妙不可言。”
  
      忽然,王老爷子一拍桌子,他想通了那膳食中几味药搭配所能起到了效果,当下急匆匆的站了起来,大声嚷嚷道:“天亮,天亮,你过来一下。”
  
      “爸,什么事?客人都到了,我正在做菜呢。”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王天亮听到父亲的喊声,连忙跑了过来,这进四合院分为前后两个院子,那一桌酒席是在前院,而厨房特意被改造在后院,王天亮来的倒是方便。
  
      老爷子拿过那张宣纸,指着上面的几位药说道:“你出去帮我买几位药,现在就去,去大栅栏的同仁堂买,咱家里薏米什么的都有,就缺了这几味药材。”
  
      “爸,那客人怎么办?”王天亮闻言愣了一下,他们这私房菜做的就是口碑,自己总不能把客人丢在那里去买东西吧?那样等于是在砸自家招牌。
  
      “有什么怎么办的?你走了我就不能下厨了吗?我说你小子的本事是谁教的?现在翅膀硬了不是?”老爷子一瞪眼,说道:“正好今儿小方也在,让他尝尝老头子的手艺。”
  
      “那行,爸,我去前院说一声,他们一准高兴!”
  
      听到父亲的话,王天亮连忙点了点头,他虽然继承了老爷子的衣钵,但火候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王家菜的名头,自然还是以老爷子为尊,只不过由于年事已高,老爷子近几年年已经是越来越少亲自去掌勺了。
  
      私房菜就是要让人吃出家的感觉,厨师通常都会和客人喝杯酒聊几句,王天亮出去那么一说,今儿吃饭的那桌客人也是直呼赚到了,硬是让王天亮带着给老爷子道了声谢。
  
      “方逸,咱们有口福了。”
  
      老爷子亲自去了厨房之后,柏初夏笑意盈盈,她长这么大也就只吃过一次老爷子烧的菜,那些简单搭配却是异常美味的菜肴,让柏初夏现在都记忆犹新。
  
      “以后我多给他几个配方,让老爷子经常烧菜给你吃。”
  
      方逸闻言不由笑了起来,除非是一些蕴含有灵性的食物,否则方逸对于吃的需求已经近乎没有了,但是看到柏初夏高兴,方逸心里也是感觉到由衷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