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柏家大寿
    “嗯?好香啊!”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方逸只感觉一阵香气扑鼻,下一刻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盘子上放着一道菜,那香气正是这道菜传出来的。
  
      “婶子,我来就好!”柏初夏上前就要接过托盘,不过却是被那女人拦住了,“初夏,你舅爷说了,到了这里的都是客人,你坐着,婶子还有菜要去端。”
  
      “妈,我给你帮忙去!”王小佳很懂事,跟在母亲身后出了屋子,这会儿前院那桌也要上菜了,仅凭小佳母亲一个人还真是忙不过来。
  
      “初夏,这就是道爆炒腰花?”方逸仔细一看放在面前的这盘菜,顿时就分辨了出来,在金陵的时候满哥最喜欢用这道菜下酒,所以他们每次去饭店都会点上。
  
      在晋级先天之后,方逸对于吃的需求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因为他吃下去的这些东西,方逸还要努力将其炼化,吃的越多炼化起来就越费劲,所以方逸充其量只是吃些水果,已经很久没有进过主食了。
  
      这倒不是说方逸以后就不能吃东西了,只要等他再进一步突破先天下一个境界,方逸体内的真元就会向灵气转化,到那时方逸不管吃什么,都能很轻易的将其炼化,也不会有现在的烦恼了。
  
      “是爆炒腰花,这菜凉了不好吃,方逸,你尝尝。”
  
      柏初夏递了一双筷子给方逸,她虽然不知道方逸这半年多究竟做了些什么,但柏初夏能感觉得到,方逸失踪的这段时间肯定不是很好过。
  
      “这不好吧?”方逸看了一眼门外,说道:“主人还没来,咱们现在就开吃,有点不礼貌吧?”
  
      说实话,自从晋级先天,方逸还是第一次见到食物而产生食欲,这道简简单单的爆炒腰花,直接就勾起了方逸肚子里的蛔虫,要不是第一次上门有点不好意思,方逸怕是早就开吃了。
  
      “他们不会来的。”
  
      柏初夏笑着说道:“婶子刚才说了,咱们今儿算客人,你没见小佳都躲出去了吗,他们肯定不会上桌的,方逸,你快点尝尝这菜的味道怎么样?”
  
      “好!”
  
      听到柏初夏如此说,方逸也没再客气,当下拿了筷子夹了一个腰花放进嘴里,轻轻的咀嚼了几下之后,方逸一脸享受的点了点头,“老爷子的手艺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么简单的食材做出如此美味,真是绝了!”
  
      方逸以前在山中吃东西,因为缺少调料的原因,无非就是蒸煮或者烧烤了吃,口味是比较清淡,所以他对下山后的那些菜吃的很不习惯,但王老爷子炒出的这道菜,却有点像他现在的修为,那就是已然将其做到了返璞归真的境地。
  
      “好吃就多吃一点,今儿的菜不多,四菜一汤,你们俩给吃完了就行,要是吃不完,那就是说我老头子的手艺不行啊。”
  
      方逸话声刚落,王老爷子和小佳就走进了屋里,小佳手上的托盘里端着两盘菜,而老爷子的手上则是拿着一瓶用稍微有些发黄的纸包裹着的酒。
  
      “老爷子,手艺没说的,就是八个菜,我一个人也能给吃光掉。”看到老人进来,方逸连忙站起身,帮着小佳将菜摆在了桌子上,对王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您也坐下吃点?”
  
      “菜我就不吃了,不过这酒,我陪你喝一杯。”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拿过三个白酒盅,在柏初夏的面前也放了一个,说道:“柏丫头,今儿陪舅爷喝一杯?”
  
      “舅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喝酒的。”
  
      柏初夏闻言连忙摇起了头,柏家的家教颇有些大男子主义,男孩子抽烟喝酒没人问,但女孩却是绝对不能沾染,所以如果是红酒柏初夏还能喝一点,但白酒她的确是滴酒不沾的。
  
      “这酒你要是不喝,回头你爷爷肯定说你不识货。”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你回家要是给那老头说你喝了这个酒,他肯定是羡慕嫉妒恨,你就放心喝两杯吧。”
  
      “老爷子,您这瓶茅台酒可是有讲究的啊。”
  
      看着王老手中的酒,方逸指了指上面的纸,说道:“这是用上好的绵纸包裹的,这种用竹子、麻杆、构皮做出来的绵纸现在可见不到了,您这酒可是有年份了。”
  
      方逸跟着余宣不是白跟的,所谓杂项那就是五花八门无所不包,这鉴酒也是其中的一种,方逸曾经听余宣说过,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好酒都是用绵纸包裹的,到了八十年代才出于美观的原因,将外面的那层绵纸换成了硬纸盒。
  
      至于方逸如何看出这是茅台酒的,那就更简单了,因为绵纸上清清楚楚的印着贵州茅台这几个字样,而且虽然包装不同,但茅台的酒瓶和现在的却是区别不大。
  
      “咦,你小子还懂酒?”王老爷子看向方逸的目光带着一丝惊奇,“那你说说,这酒是多少年份的?”
  
      “老爷子,你把酒给我看看。”
  
      方逸伸手要过了那瓶酒,拿在手里先是看了看纸张和酒瓶口处的情况,然后拿在手里晃了晃,沉吟了一下,说道:“这酒虽然密封的不错,不过也挥发了不少,应该有五十年了,但不超过五十五年!”
  
      “好小子,有你的!”听到方逸的话,老爷子的眼睛越睁越大,一拍大腿说道:“不错啊,懂得药膳还懂酒,你还懂什么?”
  
      “老爷子,我的老本行其实是鉴定古玩。”方逸摸了摸鼻子,他懂得的事情多了,不过在老人家面前却是不需要那么显摆。
  
      “古玩我不懂,不过这酒的年份你说对了。”
  
      王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这酒是四九年产的,不过用的却是百年老窖里的原浆,因为它是当年的国庆用酒,现在存世恐怕连十瓶都不到了,柏丫头,你爷爷可是惦记我这酒很长时间了。”
  
      由于出身的原因,王老爷子的性情很跳脱,即使在年轻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教条主义,他在济南府干厨师,全家都吃的满面红光,而到了京城之后,即使是那几年自然灾害的念头,王家也没有一个人饿过肚子。
  
      至于这几瓶酒,自然就是老爷子假公济私得来的,不光是四九年的国庆用酒,自从他到了国宾馆之后,几乎每一年的国庆用酒他都有留存,在这四合院中最不起眼的那间屋子里,摆放的几乎全都是各种名酒。
  
      “老爷子,这酒太贵重了,咱们今儿还是别喝了吧。”
  
      听老爷子说起酒的来历,方逸也是吃了一惊,他曾经听余老师说过,去年有一瓶五五年的茅台酒,曾经在拍卖行拍出了十二万的价格,创下了国内白酒拍卖的最高价。
  
      而王老爷子拿出来的这瓶酒,不仅在年份上要比那一瓶久远,更重要的是还有着一定的历史和政治因素在里面,方逸相信,这瓶酒如果拿到拍卖会上,起拍价最少都要在二十万以上的。
  
      “什么贵重不贵重,酒不就是拿来喝的嘛。”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今儿呢,这酒算是我请你的,你要是不喝那可是不给老头子面子。”
  
      老爷子拿出这酒,其实是对方逸的一种补偿,因为他在见到那张药膳方子的时候就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古方,而且上面食材搭配之巧妙,就是王老爷子也都差点忍不住拍案叫绝,在老爷子心里,这张方子的价值要比这瓶酒贵重得多了。
  
      “好,恭敬不如从命,老爷子既然这么说了,那咱们今儿就把它给喝了吧。”
  
      世俗的财富,在方逸心里原本就不算什么,以方逸的性格,别说这瓶酒只是价值几十万,就是价值数百上千万,他绝对也有将其喝进肚子里的勇气,而且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爽快,我是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
  
      看到方逸没有做出那种扭捏的样子,老爷子眼中不由露出了欣赏的神色,他拿出这瓶酒有两层意思,一来是想考究方逸一下,看看他的眼光如何,结果自不用说,方逸一口就道出了这酒的年份。
  
      而王老爷子的第二层意思,就是想看看方逸在面对这种贵重物件的时候,是否会流露出那种年轻人的不自信和惶恐,但方逸表现出来的大气爽直,却是让老爷子极为满意。
  
      “来,开瓶,倒酒!”
  
      老爷子高兴的拍了拍桌子,眼巴巴的看着方逸将酒瓶启开,虽然家中藏酒不少,但就是老爷子也不舍得喝,只是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拿出一瓶年份最近的来。
  
      “真是好酒!”
  
      当方逸启开瓶盖之后,一股浓郁醇厚的酒香味顿时传入到了鼻子里,倒在酒杯里的酒和方逸以前喝过的也不一样,这酒的颜色泛黄,而且还显得有些粘稠,倒完一杯抬起瓶口的时候,那酒居然连成了一丝细线。
  
      “来,干了!”
  
      王老爷子迫不及待的端起酒,一口就喝到了嘴里,眯缝着眼睛回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酒果然是有年份的好,当年我喝这酒的时候,远不如现在香醇。”
  
      “好喝,一点都不辣。”柏初夏也将自己面前的酒喝了下去,一丝红晕快速的出现在了她白皙的脸庞上,红扑扑的很是好看。
  
      “也不知道小魔王怎么样了?”
  
      方逸喝下这杯酒的时候,心里所想的却是和身边两人不一样,他想到了远在缅甸的小魔王,那小家伙可是嗜酒如命,也幸亏自己没带它回来,否则王家的这些好酒,怕是都要被它给糟蹋了。
  
      “爸,你开的什么酒,怎么那么香?”刚喝到第二杯的时候,王天亮匆匆的走进了屋里,手里拎着几个用油纸包着袋子,进屋看到桌子上的酒之后,王天亮不由愣了一下。
  
      “你运气倒是不错,正好赶上了,过来,喝一杯。”看到儿子回来,老爷子笑着说道:“四九年的那瓶,你不是惦记很长时间了吗?来,只给你留了一杯。”
  
      “爸,这……这可是你的心头宝贝,你怎么舍得给打开啊?”
  
      听到父亲的话,王天亮顿时愣住了,为了储藏这些酒,老爷子专门买了个大保险柜,将年份珍贵的酒全都放在了里面,那保险柜连他都没有钥匙的。
  
      “柏家未来的姑爷来了,我当然要拿点好东西出来了。”老爷子哈哈一笑,方逸没有提那药膳配方价值几何,老爷子也不会说这酒是用来答谢的,两人均是心照不宣就好。
  
      “这,这也太奢侈了吧。”
  
      王天亮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没把这话给吐出口,不过对于父亲的举动,王天亮心里还是很不能理解,要知道,柏家的那位老爷子问父亲要了几次这酒,父亲可都一直没松口的。
  
      “愣在那干什么?你不喝,我和小方可就喝完了啊。”
  
      “喝,喝,我还没喝过呢。”王天亮连忙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将其喝了下去。
  
      老爷子知道儿子心里在想什么,也没搭理王天亮,转脸看向了柏初夏,说道:“柏丫头,我这酒还有两瓶,其中一瓶是你给爷爷留着的,等他过几天办八十大寿的时候,我把这酒给他带过去,不过你可不许提前告诉他啊。”
  
      “舅爷,我代爷爷先谢谢您了。”柏初夏笑着端起了老爷子面前的酒杯,说道:“舅爷,我敬您一杯,祝您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你这丫头就是讨人喜欢。”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眼中满是慈爱的神色,对着方逸说道:“小方,初夏是个好孩子,你可要好好对她啊,否则老头子可饶不了你。”
  
      “老爷子,放心吧。”方逸认真的点了点头,眼睛却是瞄向了柏初夏,他还不知道柏家那位老爷子马上就要过寿的事情呢。
  
      “好了,你们俩慢慢吃,我就不打扰了。”喝了三杯酒,老爷子站起身来,将儿子孙女都给叫了出去,道前院去招呼真正的客人了。
  
      “初夏,你说爷爷过寿,我送点什么东西啊?”方逸一本正经的说道。
  
      “还没说让你去呢。”柏初夏冲着方逸抛了个白眼,眉头微皱,说道:“我爸妈还不知道你回来的事情呢,爷爷也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他们说呢。”
  
      柏初夏的父母是知道方逸这个人,由于卫家老爷子的原因,柏初夏的母亲和父亲产生了一些分歧,柏母愿意听老爷子的话,柏父却是有些不乐意,
  
      用柏初夏父亲的话说,卫老爷子只是柏初夏的外公,而他才是亲爹呢,女儿的婚姻大事绝对不能这么草率,必须要他们见过之后才能点头。
  
      上次柏初夏喊方逸来京城,就是想让方逸见见父母,但没想到的是方逸竟然在那个节骨眼上去了缅甸,紧接着一失踪就是大半年的时间,这件事自然就是不了了之了。
  
      柏初夏的父母也知道方逸失踪的事,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知道女儿肯定很伤心,所以也没提起过这件事,但是现在方逸突然又冒出来了,难保柏初夏的父母不会想起之前方逸放他们鸽子的事情。
  
      “我爷爷和我爸都有点老派文人的作风,他们的思想比较陈旧,总是认为男人要有个正当职业,上次我爸听说你是做古玩生意的,就一脸的不乐意。”
  
      柏初夏把心里的顾忌给说了出来,她虽然很想和方逸在一起,但也不想伤了从小就很疼爱她的父亲的心,尤其是爷爷年事已高,柏初夏更不想让爷爷为自己C心。
  
      “哎,我说你对我有点信心行不行?”
  
      看到柏初夏愁眉苦脸的样子,方逸不由乐了,轻轻拍了下柏初夏放在桌子上的手,说道:“放心吧,到时候我去见他们,一定会让他们接纳我的。”
  
      “你保证?”柏初夏有些孩子气的看向方逸。
  
      “我向毛爷爷保证。”
  
      方逸举起了右手,他这一打岔,倒是真让柏初夏放下心来,反正还有外公那边支持自己,而外公的支持就等于母亲的支持,在他们家庭关系里面,父亲可是要受母亲领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