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章 敲定 上
    “小伙子,你真的要买?这可是三千万啊。”
  
      王老爷子出言提醒了方逸一句,他差点就没说出来你有没有那么多钱了,要知道,王家也算是殷实的家庭,让他们拿出个两三百万问题不大,但要是过了千万,那是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的。
  
      “老爷子,前段时间刚好赚了点钱,应该够支付房子的费用。”
  
      方逸看到王老父子脸上的疑惑,再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顿时明白了过来,自己一做古玩买卖的人,倒腾了身军队的衣服穿,不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就是让方逸自己看,也不觉得自己像是能掏出几千万的人来。
  
      “小方,这做生意有赔有赚,你把钱都买了房子,万一生意亏了呢?”
  
      王天亮也好心的说道:“初夏不是那种在乎钱的孩子,我觉得你们还是量力而为,等以后生意做大了再考虑买这种院子,而且说不定日后这房价还会降下去呢。”
  
      在王天亮看来,方逸肯定是出身不错,家里非常有钱,否则就凭他这二十来岁的年纪,怎么可能赚到几千万买得起这种大宅子呢,这应该也是个崽卖爷田不心疼的主儿。
  
      “王叔,我明白的,谢谢你的好意。”
  
      方逸闻言摸了摸鼻子,难道自己就长的那么像穷人吗,而且听这爷俩的话,自己好像就是个败家子一样,方逸倒是想,但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人给他找个机会让他败家啊。
  
      “舅爷,你们就别劝他了。”
  
      看到方逸那一脸尴尬的样子,柏初夏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那张卡,说道:“他前段时间是发了笔财,这卡里有一千万美金呢,买那套房子应该是绰绰有余。”
  
      换做别人,柏初夏肯定不会透露方逸的底细,不过王家和柏家走动很近,而且从老爷子到王天亮,都不是那种喜欢占人便宜性子,所以柏初夏才说出了方逸的家底。
  
      只不过柏初夏并不知道,这一千万美金,根本就不是方逸的家底,如果算上他手头的那些翡翠和从缅甸得来的古董,方逸的身家已经有好几个亿了。
  
      “多……多少?一千万美金?!”
  
      王天亮被柏初夏的话给吓了一跳,他前几天和张教授聊天,知道他为了过段时间去美国,专门兑换了一些美元,现在的汇率是一比八,也就是说,方逸卡里的一千万美金,那可等于就是八千万的人民币了。
  
      “一千万美金是多少?”老爷子回头看向了儿子,他不怎么操这些心,是以也不知道人民币和美金的汇率。
  
      “八千多万人民币。”王天亮这时看向方逸的目光,全都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因为柏初夏说的清楚,这一千万美金都是方逸赚来的,也就是说,面前这张卡里的钱和方逸的家庭没有任何的关系。
  
      “小伙子,你让老头子越来越看不透啊。”
  
      老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刚才他们爷俩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方逸买不起这房子,谁知道他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卡里面就有那么多钱,倒是他们爷俩出丑了。
  
      “老爷子,您明儿要是有空,帮我约下那位张教授吧。”
  
      方逸笑着给王老倒上了酒,很认真的说道:“老爷子,王叔,我是个孤儿,还是个在山中长大的孤儿,从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以后和初夏在一起,初夏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所以钱多花一点没有关系,但我们的家是不能将就的。”
  
      方逸从懂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也从来没想过要对人隐瞒什么,这番话说的十分坦荡也非常真挚,听得王家父子均是面色凝重了起来。
  
      王老和王天亮根本没想到方逸居然是个孤儿,那也就是说,方逸现如今的成就,都是他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在这么一个拼关系拼背景的社会里,方逸显然要付出很多令人难以想象的辛劳和代价。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王老看着方逸,眼中的神色已经不是欣赏而是敬重了,他倒不是敬重方逸有多少钱,而是敬重方逸如此坦荡的胸怀和出众的能力,他像方逸这么大年龄的时候,可还是为了一日三餐在饭店里当厨子呢。
  
      “丫头,你有福气啊。”
  
      王老看向了柏初夏,说道:“你爸和你爷爷要是不同意,舅爷来给你做主,别人害怕你爷爷,老头子可是敢和他拍桌子的,小时候我就没少收拾他这个书呆子。”
  
      “舅爷,还是您最疼初夏。”
  
      柏初夏甜甜的向老爷子笑了起来,她还真说不好父亲和爷爷见到方逸之后的反应,外公远在金陵鞭长莫及,自己这舅爷要是出面,爷爷且不说,父亲还是不敢和面前的老爷子发作的。
  
      “没事,到时候舅爷去给你撑腰。”
  
      老爷子哈哈一笑,这会他怎么看方逸是怎么顺眼,当下说道:“你们现在要是没事,我这就带你们去小张那里转转,有我这面子在里面,在房价上面小张肯定会给你们便宜点的。”
  
      “好,要是合适,那就早定下来,初夏你觉得呢?”方逸闻言点了点头。
  
      “你说了算。”柏初夏自然没有什么意见,方逸在京城安家的举动,从另外一方面也体现出了方逸的责任心。
  
      “那走,我带你们再看看周围的环境。”老爷子是个急脾气,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就站起身来。
  
      王家所在的这片四合院区域,旁边就是京城著名的王府井步行街,周围虽然是高楼林立,但这里却是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一栋栋明清建筑将喧哗都挡在了外面。
  
      相比王家那宅子的门脸,张教授家的四合院无疑要更加的敞亮,厚重的大门上还有个侧门,这在以前来说就是绝对的大户人家了,错非王侯将相的住所,是不可能有这种规格的。
  
      “这么大的院子,以前还有个保姆,现在就小张一个人住,确实有点孤零得慌。”
  
      看着面前的门脸,老爷子脸上满是感慨的神色,两家几乎是紧挨着的,老爷子从小没少到张家窜门,那时的张家长辈还都在,一大家子热热闹闹,但时过境迁,老辈人已然是所剩无几了。
  
      “是啊,早些年虽然吵闹,但还有些人气,现在院子里的草恐怕都荒了。”
  
      王天亮点了点头,他们这些四合院,在建国之后就被国家给征用了,一个四合院里都挤满了各个单位的人,一直到八十年代落实政策,才将四合院归还给了个人。
  
      不过政策是落实了,但在四合院里住了几十年的人,却是都不愿意搬走,基本上都是前几年连赶带劝的才把那些住户给撵走,如此一来,清净倒是清净了,但也缺了不少的人气。
  
      说着话,王天亮上前按响了门铃,这家四合院实在是太大了,前后三进院子,在外面叫门里面根本就听不见,当然,以前这大门从来都不关的,也是从那些住户搬走之后才关闭的门脸。
  
      “谁呀?”门铃声响起了一会之后,里面传来了人问话的声音,王天亮喊道:“张哥,是我,天亮啊。”
  
      “天亮?哎,王叔,您怎么来了?”
  
      来人从里面打开侧门之后,看到王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门口,连忙往里面让道:“王叔,快点进来,我正一个人无聊呢,回头泡壶好茶咱们杀一盘。”
  
      张教授的名字叫做张维晨,他保养的不错,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一些,像是个五十来岁的人,脸上戴着一副眼镜,身上透着一股子儒雅的风范,见到是王家父子过来,十分的高兴。
  
      “年龄大了,这本来就睡不沉,哪还能喝茶啊。”王老摆了摆手,说道:“维晨,今儿找你是有别的事,他们两个是我们家的晚辈,这丫头是我外甥孙女初夏,那是他男朋友小方。”
  
      “王老,进来,有什么事进来说。”
  
      张教授人很热情,将方逸等人让进了院子里,他这四合院一进门就是一道影墙,影墙上面居然有两条龙的浮雕,这让方逸不由愣了一下,因为就他所知,明清两朝除了皇帝之外,旁人是不允许使用龙形图案的。
  
      “小方,这不是五爪龙,是四爪蟒。”
  
      看到方逸在影墙处停住了脚,张教授不由笑道:“这影壁是以前留下来的老物件,也算是历史的延续,所以我就一直给留着了,现在学校里研究明清史的人还经常会过来看呢。”
  
      “没想到这里曾经是个亲王府?这确实有研究的价值。”方逸仔细看去,果然发现那影墙上的浮雕龙只有四爪,而且龙头和在故宫所见的也不太一样,的确是蟒而不是龙。
  
      影墙在清朝也被称为照壁或者是影壁,再往前推一点也叫萧墙,是中国传统建筑中用于遮挡视线的墙壁,有个叫做萧墙祸起的成语,指的就是影壁,形容在家中或者是内部发生了祸乱变故。
  
      旧时人们认为自己的住宅中,不断有鬼来访,如果是自己祖宗的魂魄回家是被允许的,但是如果是孤魂野鬼溜进宅子,就要给自己带来灾祸,所以在正门处修建这么一个墙壁,就能护佑住宅平安。
  
      当然,影壁也有其功能上的作用,那就是遮挡住外人的视线,即使大门敞开,外人也看不到宅内,影壁还可以烘托气氛,增加住宅气势,像这个双龙影壁,就让这个四合院的风水一下提升了许多。
  
      再往里面走,院子与院子之间相隔的帘门,上面也都有着浮雕,虽然很多地方都被破坏了,但还是能看出当年的气派,而且这四合院并不像王老爷子所说的里面都荒了,相反还被打扫的十分干净,各处还种上了不少的花圃。
  
      “这地方不错。”
  
      方逸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处四合院,尤其是地面上那因为潮湿还长有一丝苔藓的青石砖,一下子让方逸想起了他从小长大的道观,相比钢铁水泥,这样的地方才更加的接地气。
  
      而且前后三进院子,虽然院子不大,但每一处院子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方逸以后早期练功吐纳,也不会影响到柏初夏,这一点也是让方逸十分的满意。
  
      “是啊,别看这房子虽然旧了点,但冬暖夏凉,而且处处都是历史啊。”
  
      听到方逸的话,张教授发出了一声叹息,如果不是家里的孩子都在国外,儿子又着急要钱买房子,张教授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售这套祖宅的,因为卖掉了这个四合院,也就等于卖掉了张家在国内的根。
  
      “老爷子,来,不喝茶咱们喝水。”
  
      进到屋里之后,张教授忙活着给几人倒了杯水,在儿子出国自己又退休之后,他家里难得能来客人,所以更多时候都是他去到邻居家里串门。
  
      “维晨,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你王叔我就直说了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王老开口说道。
  
      “王叔,看您说的,和我您还客气什么?”张维晨笑道:“小时候我没少去您家里偷石榴,那时候您对我可没有那么客气。”
  
      “嗨,那会你还穿开裆裤呢。”王老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容敛去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一丝伤感,“可惜你父母都不在了,我那老哥哥老嫂子可都是好人啊。”
  
      “是啊,我这都六十开外了,女儿儿子又不在身边,这人越来越是孤单,还是您老有福气,天亮可一直都跟在你身边的。”
  
      听到王老爷子的话,张教授不由叹了口气,老爷子这话刚好说到他伤心的地方,“王叔,你说国外有什么好的?这出去一个就不愿意回来,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让他们出去了。”
  
      “张哥,国外当然有国外的好处了,要不怎么都想出国啊。”王天亮笑着说道:“张哥你会英语,出去应该能适应的。”
  
      “可惜了这房子了。”张教授有些不舍的往四处打量着,他之所以要了那么个高价,就是打心眼里舍不得卖,在张维晨的心里,这祖宅就是再贵也都是值得的。
  
      “维晨,我们今儿来,就是为了这房子。”老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他们两个准备结婚了,想买套院子,我一琢磨你不是打算卖来着,就带他们过来了。”
  
      “哦?你们想买?”
  
      张维晨闻言愣了一下,他是京城那家著名学府的教授,前几年还带着研究生,原本以为老爷子找他是为了家中晚辈上学的事情,没想到却是要买房子。
  
      “小方,我这房子的价可不便宜的。”
  
      张维晨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开三千万,是有点虚高了,不过这其中还包括要给房产中介百分之三的提成,另外还包括房子过户的费用,实际算下来的话,我拿到手的应该是两千七百多万。”
  
      张维晨在中介核算过,百分之三的中介费是必不可少的,然后还有房子过户的契税也是百分之三,另外加上七七八八的费用,差不多要去掉两三百万,而这笔钱都是折算在了房价里面的。
  
      “张老师,那有人愿意买吗?”方逸开口问道。
  
      “你是王叔的晚辈,咱们也不是外人。”张维晨叹了口气,说道:“倒是有不少人来看过,对这房子也很满意,但就是价格上谈不拢,我也因为这个拖着一直没出国。”
  
      人到了老年,总是为儿女考虑的多一些,张维晨儿子催促的急,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了降点价格的想法了,不过有意购买四合院的人最高出价才两千万,和张维晨的心理价位还是差的有点多。
  
      “维晨啊,你最低多少钱能卖?”王老爷子开口说道:“小方和初夏是我的晚辈,你也是我从小看大的,我两边都不偏倚,你给个最低价,我就不让他们还价了。”
  
      老爷子多精明一个人,从方逸进门之后的神态他就看出来了,方逸是想买这个四合院的,自己如果不帮他讲讲价的话,恐怕这小伙子直接就会出三千万了。
  
      “这样啊。”
  
      张维晨低头犹豫了一下,抬起头说道:“王叔,这宅子交给你们,我比交给别人放心,这样吧,两千五百万,但我不承担过户的费用,你们看行不行?”
  
      “小方,你的意见呢?”老爷子看向了方逸。
  
      “张老师,就按您说的价,咱们定了。”方逸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其实就如同老爷子所想的那样,张维晨就算一分不让,方逸也会将这个四合院给买下来的。
  
      “小方,这可是两千多万,你……你不用和家里人商量商量吗?”听到方逸的话,张维晨反倒是愣住了,在京城这地界上有钱人不少,但能面不改色掏出几千万的,张维晨却是没见过。
  
      “她就是我的家人。”方逸笑着指了指柏初夏,说道:“初夏之前已经同意了,所以我也不用征求她意见了。”
  
      “我还没说要嫁给你呢。”
  
      一向大方的柏初夏听到方逸的话后,俏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晕,只是她嘴里的声音细的像蚊子叫一般,除了方逸之外旁人也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王叔?”张维晨还是觉得方逸的决定有些草率,不由将目光投向了王老爷子,这么大的事情,他可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两个年轻人就能做了主。
  
      “维晨,小方那钱都是自己赚的。”方逸的身世是属于个人隐私的事情,老爷子也没有对张维晨多说,只是肯定了方逸的说法。
  
      “张老师,我明天就能把钱转给您,然后咱们办理下过户的手续就行了。”
  
      方逸这几天要忙活柏家老爷子过寿的事情,实在是不想在买房子这样的事儿上多费周折,而且有王家这层关系在,方逸也不介意先把钱转给张维晨。
  
      “这么快?”
  
      听到方逸的话,反倒是张维晨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挂出去好几个月都没能卖掉的房子,居然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成交了,这让张维晨一时间有点不敢置信。
  
      方逸想到张维晨这钱是要出国用,当下说道:“对了,我这个是瑞士银行的美金账户,张老师您需要美金还是人民币呢?”
  
      “瑞士银行的账户?那可不可以直接把钱打到美国呢?”
  
      张维晨闻言又是一愣,他之前和儿子谈起过卖掉房子之后将钱兑换成美金然后再转出去的事情,好像要费不少的周折,但方逸用瑞士银行的资金付款,那这些问题就全都能解决了。
  
      “应该可以吧,好像没有什么限制。”方逸听彭斌说过,这钱在国内外都可以支取的,而且在国外要比国内方便很多。
  
      “好,那咱们就这么定了,我有学生在房产局,明天我找他给咱们办理过户的事情。”
  
      张维晨早先就做出了要出国的决定,眼下又有如此便利的资金支付渠道,他也当即就拍了板,方逸愿意如此爽快的付款,张维晨也不想在过户问题上去拖别人。
  
      “那行,张老师,明儿一早我再过来,现在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方逸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使用卡里的钱去境外支付,等回去要给彭斌打个电话询问一下。
  
      “这房子算是卖掉了?”将方逸等人送出门之后,张维晨看着熟悉的院子,一时间还没能回过神来。
  
      “方逸,咱们这算是买完房子了?”
  
      不光是卖房子的张维晨感觉有些晕乎乎的,就连买房子的柏初夏,这会儿也是恍如在梦中,她虽然出身很不错,从小到大都不怎么缺钱花,但亲眼目睹了方逸这样买房子像是买白菜一般行径,柏初夏的心里也是颇受冲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