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敲定 下
    “还没呢。”看着柏初夏那有些懵的表情,方逸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不是谈定了吗?”柏初夏闻言愣了一下,“张教授不像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他不会再卖给别人吧?”
  
      说实话,柏初夏挺喜欢这个大院子的,前后三进院子,到时候可以把爷爷给接过来住,爷爷肯定喜欢这里的环境,柏初夏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所以和老爷子感情最深。
  
      “咱们还没付钱呢,怎么就算是买完了?”方逸偷笑了一声,他是有意逗柏初夏的。
  
      “好啊,你欺负我!”
  
      看到方逸脸上的坏笑,柏初夏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小拳头立马就上去了,两人间的打闹,看的王老爷俩是一脸的笑意,晚辈能有好的归宿,他们当长辈的心里满是欣慰。
  
      “丫头,别闹了。”老爷子咳嗽了一声,说道:“小方说的也没错,就算是买完了,也不代表这房子就能住了。”
  
      “舅爷,这话怎么说?”柏初夏有些不解的看向了老爷子,这里距离她上班的地方很近,柏初夏还想着自己能搬过来呢。
  
      “那些房子虽然早年建的不错,但现在也有上百年的时间了,得大修!”
  
      王老爷子开口说道:“这么说吧,如果小方经济上还宽裕的话,连上装修差不多还得掏上个一千多万,这也是之前我不建议你买这个院子的原因。”
  
      百年老宅,虽然承载着很多历史,但当年砖瓦历经百年的风水雨打,也是腐朽的差不多了,尤其是四合院的建筑有很多地方都是用的木质结构,这鼠咬虫蛀的,毁坏的就更加厉害。
  
      再加上建国后住进来的那些人,由于是单位分配的房子,他们住的并不是很爱惜,东边开个窗西边开个门的,把个好好的房子改的是乱七八糟,也对房屋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所以方逸如果想当新房住进去,那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按照老爷子的意思,方逸如果有钱的话,就保持四合院的原貌不变,这里所谓的原貌不变,指的是将其全部重新推倒新建,但按照之前的规格式样来建造。
  
      老爷子虽然是干厨子的,对建筑并不懂,但他家的房子和张教授家的却都是同一时期的,当年把院子里的租户赶走之后,王家用作翻新这宅子的钱,就整整花了四五十万,那还是没有做出很大的改动。
  
      “舅爷,就算是全部重建,也不用花那么多钱吧?”
  
      听老爷子说完之后,柏初夏有些吃惊,四合院里全部都是平房,连脚手架都不用搭,人工建材都不算很贵,虽然一共大概要建造三十间左右的屋子,但在柏初夏看来,有个两三百万也就足够了。
  
      “丫头,这边的房子,可不是说拆就能拆,说盖就能盖的。”
  
      老爷子摆了摆手,拄着拐杖慢慢走着,口中说道:“这一片之所以没拆迁,就是被划成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区域,也就是说,这些房子虽然可以买卖,但作为历史文化的一部分,是不可以毁坏的。”
  
      “舅爷,那不让改建,我们总不能住这些旧房子吧?”柏初夏闻言有些着急,花了两千多万买的房子如果这里不让动那里不让动的,那还不如到京郊的地方去买一栋别墅来住呢。
  
      “初夏,别听你舅爷吓唬你。”
  
      跟在老爷子身边的王天亮笑了起来,说道:“不是不让建,只是不让改,你如果想重建,那就必须要按照四合院以前的样子来建造,相关部门会对此实施监督的,到时候只要通过他们的审验标准就可以了。”
  
      王天亮算是把话给说明白了,原来建造这些房子之所以贵,就是贵在这些房屋特殊材料上。
  
      一百多年前能被称之为历史的房子,所用的砖石建材和现在有着很大的不同,那些青砖现如今早就没有人烧制了,还有屋檐上的琉璃瓦,影壁帘门上的浮雕,都是需要专门定制的。
  
      对于这一类的建筑,普通的建筑公司是无法承接的,必须要找那种专门修复古建筑的公司,昂贵的建材再加上匠人师父的费用,也使得重建这么一个院子,要比普通的工程贵上个好几倍。
  
      “这个问题不大。”听到王天亮解释了老爷子的话之后,方逸当下说道:“找人推倒重建就好了,保持外观不变,但房屋里面的设施,都按照现代来布置。”
  
      方逸喜欢山林生活的那种自由自在,不代表方逸也喜欢山林生活中的种种不便,别的不说,他小时候在山里上厕所连张纸都没有,经常会找个树叶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来代替,这抽水马桶方逸是一定要装的。
  
      “方逸,要不咱们再看看别的房子吧?”听到舅爷两人的话,柏初夏有些犹豫了,她虽然不是很清楚方逸的钱是如何来的,但这么大一笔钱开支出去,她有点为方逸心疼。
  
      “不用了,就这一套吧。”方逸笑着说道:“你要相信我赚钱的能力,实在不行我就天天在家雕东西卖,多了不敢说,一年赚个千把万绝对没问题的。”
  
      艺术品市场,对于艺术价值极高而又资源匮乏的艺术品,向来都是升值很快的。
  
      方逸失踪的这一年里,他没有新作品问世,也导致方逸之前作品的价格突飞猛涨,一个材质好点的玉雕手把件,现在最低都要在几十万元左右,前段时间余宣还在电话里说方逸算是因祸得福呢。
  
      “小方,买这一套也行,你王叔我认识个修古建的人,不过他现在正在五台山那边接着活,要不等他忙完了,叫他过来给你重建,价格上也能优惠一些。”
  
      干饭店的人,基本上都是交游广阔,王家的私房菜远近闻名,这结识的朋友自然也不少,王天亮方方面面的人都认识一些,他所说的这个人,就曾经帮王家修缮过四合院。
  
      方逸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王叔,我先打听一下,要是实在找不到人,到时候再麻烦您。”
  
      方逸不认识修古建的公司,但不代表他没有这方面的门路,别的不说,从故宫退下来的秦老爷子和方逸就算是忘年之交,方逸相信只要自己张嘴,还是能从秦老那里挖来个施工队的。
  
      “也好,你要是找不到,别不好意思张嘴啊。”王天亮闻言点了点头,眼看着走到了家门口,当下开口说道:“小方,进去喝几杯再走?”
  
      方逸看了一眼柏初夏,见到她微微摇了摇头,当下说道:“王叔,今儿晚了,老爷子先休息吧,反正我明天还得来,说不定还要叨扰您一顿呢。”
  
      “丫头,你以后和小方来,不要再给钱了。”
  
      王老爷子忽然说道:“你今天给的钱我看到了,今儿就算了,以后再给钱舅爷可不收了,别拿你爷爷那老顽固说话,这不是冲着你,是冲着小方的,他有问题来找我好了。”
  
      在王家开饭店之处,柏初夏的爷爷就给家里立下了规矩,别觉得柏家对王家有恩,就能理直气壮的去吃白食,只要去王家私房菜吃饭的,必须要按照王家的价格给钱。
  
      柏老爷子在家中可是一言九鼎,所以今儿柏初夏离开的时候,将一个装有五千块钱的信奉放在了桌位的坐垫下面,王老虽然年纪大了,但眼睛却不花,只是当时装着没看见而已。
  
      “舅爷,我听您的。”柏初夏闻言笑了起来,她能想象得到,等以后爷爷要是和舅爷成了邻居,那这两个老小孩怕是每天都会争吵不休,倒是都不会寂寞了。
  
      “好,那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明儿让天亮带你们去跑那些手续。”到底是年龄大了,陪了两人一晚上,王老爷子这会也感觉有些疲倦,也就没有再留方逸和柏初夏。
  
      “老板,老板娘,请上车!”
  
      就在方逸和柏初夏刚一走出胡同口,一道身影就凑了过来,方逸早在他接近的时候就知道是谁了,倒是把柏初夏给吓了一跳,“五哥,你干什么?藏在这里鬼鬼祟祟的。”
  
      “妹子,哥在给你们当司机啊。”卫铭城一脸悲愤的说道:“我本来正准备和几个哥们开喝,刘大光那老小子一个电话就把我给叫了回来,你说说,这还有天理吗?”
  
      卫铭城在这里已经顿了小半个时辰了,要不是在心里左思右量还是感觉那少将的份量比较重,卫铭城真想给刘大光回复一句去***的隐组,老子不伺候了。
  
      当然,卫铭城留在了这里,也说明了他就是那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人,这会儿他正在心里用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话,来安慰自个儿呢。
  
      “五哥,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方逸给抓住了啊?”
  
      看到卫铭城这副模样,柏初夏不由一脸狐疑的说道:“五哥,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哪个姑娘的肚子搞大了?然后怕方逸给外公说,这才跟在他身边当跑腿的?”
  
      “柏初夏,我是不是你亲哥啊?!”卫铭城被柏初夏的这番话气的差点没吐血,他可是立志要当将军而且马上就当上了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五哥,还真不是亲哥,表哥!”柏初夏抿着嘴笑了起来,从小到大她和卫铭城都是最亲近的,原因就在于自己这五哥最容易逗了。
  
      “行了,初夏,别都卫哥了,他今儿忙了一天也挺辛苦了,我们先送你回去吧。”
  
      方逸笑着制止了柏初夏和卫铭城的斗嘴,他发现,不管是和卫家还是王家这些柏初夏的亲戚相处起来,方逸总是感觉特别的放松,现在他最希望的是柏初夏的父母也是如此开通。
  
      “五哥,你就是个会发光的大电灯泡!”
  
      柏初夏冲着表哥做了个鬼脸,因为卫铭城的到来,让她今天和方逸独处的时间又变少了一些,不知道为何,这次见到方逸之后,柏初夏竟然有种像是在热恋中的感觉。
  
      “方逸,明天让你的司机先来接我,我和你一起去办过户的事情。”上了车后,柏初夏对方逸说道。
  
      “司机,谁是司机啊?!”卫铭城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过去,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买房子?买什么房子?你和方逸今儿晚上没吃饭,去买房子了?”
  
      “先吃的饭,后去看的房子,看着不错,就敲定下来了。”方逸怕柏初夏又和卫铭城吵嘴,抢先说道:“初夏,你明儿不要上班吗?怎么有空一起去?”
  
      “不去了,请假!”
  
      提到上班,柏初夏顿时想到了今儿在部委门口发生的事情,“科室里有只苍蝇整天嗡嗡的在耳边叫,烦死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就调个单位,不去那边上班了。”
  
      “初夏,那小子家里是什么背景?”开着车的卫铭城问道。
  
      “听说是个部委副职的儿子,我不是很清楚。”柏初夏对于不喜欢的人,向来都是不上心的,她好像听父亲提起过一次,但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压根就没往心里记。
  
      “部委正职才对应少将衔,惹得起!”卫铭城吹了个口哨,说道:“这事儿交给我办了,回头我一准让那小子消失在你面前,他要是敢再出现,我打断他两条腿。”
  
      “五哥,咱们这才多久不见,你怎么变得纨绔起来了呀?”柏初夏对这种强调的卫铭城,还真是感觉挺陌生的,因为表哥以前如果敢说这种话,那他的两条腿恐怕早就被小舅给打断掉了。
  
      “你五哥我马上就是将军了,你知不知道将军一怒流血漂橹,怎么能说你哥是纨绔?”卫铭城挺了挺胸脯,在心里傲娇的想着,要不是表妹打小和自己关系好,这事儿肯定不告诉她。
  
      “你就吹吧!”
  
      柏初夏才不相信表哥的话呢,卫家虽然在军队里根基很深,但也绝对做不到让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人晋升将军这样的事情,那简直就是一手遮天了。
  
      “信不信由你,过几天哥穿将军服给你看!”卫铭城琢磨着明儿是不是先找一下刘大光,预支一套将军服装出来,到时候穿着那一身衣服站在表妹面前,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柏初夏这段时间是和父母一起住的,距离这里也不算远,只有二十多分钟的车程,送她回到家之后,卫铭城也没有进去,开车带着方逸去到了他安排的住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