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二章 琐事繁忙
卫铭城安排的这个会所,居然是在长安街上,距离紫禁城的红墙几乎是紧挨在一起的,任是谁都想不到,这里居然隐藏着如此一个地方。
  
  会所的外墙和紫禁城根本就没有分别,在长安街这个方向也没有开门,卫铭城绕了一个圈子,从一处很不起眼的小门将车子开了进去,方逸的神识散发开来,发现在那门后竟然有武警在站岗。
  
  “卫哥,这个地方,不会是那个什么海吧?”下了车之后,方逸的神色有些古怪。
  
  “不是,那个在东边呢。”卫铭城摇了摇头,说道:“这地方房间不多,一共就五六间,是隐组的一个据点,平时没有什么人住的。”
  
  在今儿之前,卫铭城也不知道这个地方,他原本是安排方逸到天坛附近一处所在居住的,但见到刘大光之后,才知道刘大光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卫铭城今儿算是沾方逸的光,也能在这里住上一晚上。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相貌端正穿着旗袍的女孩来到车前,很有礼貌的说道:“两位先生,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请问两位是先休息呢,还是先去水疗馆做个spa?我们这里有专门从泰国学习回来的技师!”
  
  “spa?还技师?”看着那个像是服务员的女孩,卫铭城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来洗桑拿的地方了呢。”
  
  “这个地方确实有桑拿,两位要是想干蒸一下也很方便的。”女孩很认真的说道,她在这里的工作,就是尽自己最大可能性满足客人的要求,而这里各项设施之齐全,也远超外人的想象。
  
  “不用了,带我们去房间就好了。”方逸摇了摇头,他今儿还有几个电话要打,并且还要约一下华子易,来到京城想寻摸一点东西,无疑要先找一下本地的地头蛇。
  
  “方逸,我去蒸一下,奶奶的,今儿累惨了。”
  
  卫铭城舒展了下身体,今儿一天的确是在连轴转,开飞机是体力活不说,来到京城之后,卫铭城又当起了司机兼保镖兼助理,他这会儿真的是感觉有些心力憔悴了。
  
  “好,那明儿见。”方逸点了点头,跟着服务员径直去了安排好的房间。
  
  站在这个院子里看,入目处只是一个普通的三层小楼,但是进到房间方逸才知道,这内外简直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时间,足有一百多平的房间分为内外两间,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装修低调而奢华。
  
  更重要的是,房间内的隔音效果特别好,身在房间里,如果不开启六识的话,方逸都听不到外面任何的声响,这一点也是让他最为满意的地方。
  
  “胖子,我是方逸。”拿出手机,方逸第一个拨打出去的就是胖子的电话。
  
  “方逸?哎呦,我的亲哥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金陵啊?”胖子的思维果然与众不同,第二句话就问道:“你这是什么号码?怎么没有来电显示?”
  
  “我暂时回不去,你带点玉石来京城。”方逸开口说道:“把我上次去缅甸赌的那块翡翠也带回来,另外从扬州买的和田玉也带过来,要尽快,最好明天就能到。”
  
  “没问题,不过那东西有点多,坐火车挺麻烦的。”胖子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紧接着说道:“方逸,满哥要是知道你让我送玉石去京城,估计都要感动的哭了。”
  
  “满哥哭什么啊?”方逸闻言愣了一下,满军那人就长着一张笑嘻嘻的脸,人又是心宽体胖,方逸就没见他真的为什么事发过愁。
  
  “他都哭了好几场了。”
  
  胖子的声音里也无不怨气,“你这一失踪就将近一年的时间,你知不知道满哥都快被人给逼疯了,整天都有人问他要你的作品,要不是满哥死活不卖最后一件,咱们那古玩店怕是都撑不下去了。”
  
  对于胖子三炮和满军三人而言,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们真是在痛并快乐着,眼瞅着方逸的玉雕作品是一天一个价,但他们手里的物件却是一天比一天少,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卖得只剩下了最后一件。
  
  当时传来的消息,方逸应该是在柬埔寨遇难了,所以满军为了留个念想,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卖那最后一件了,原本二三十万的东西,居然被人炒到了一百多万,很是考验了一番满军的心性。
  
  “方逸,你说满哥要是听到你让我送玉石到京城,会不会高兴的哭啊。”
  
  别说满军想哭了,就是胖子都想掉眼泪,那古玩店可是他哥几个的心血啊,没有了方逸的作品,古玩店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要不是满军和胖子他们几个人眼皮子活,那生意早就维持不下去了。
  
  “胖子,暂时我还没空给店里提供作品。”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心里也是有些愧疚,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你再多带点原材料过来吧,等我忙完这段,最多一星期,我就多雕琢几个物件让你带回去,对了,你记个电话号码,到了京城打给我。”
  
  “好,那咱们可一言为定啊!”
  
  都等了大半年了,胖子也不在乎多这么一星期,当下在电话里答应了下来,他有方逸房间的钥匙,当下打了电话给三炮和满军,几人兴冲冲的去方逸那边搬原石了。
  
  挂断胖子的电话,方逸想了一下,又播出了个电话,这次是打给华子易的。
  
  “方逸?”
  
  听到电话中方逸的自报家门,再看着没有来电显示的手机屏幕,华子易吓得差点没把电话给扔出去,他前段时间可是听说了,方逸在国外探险失踪,说是凶多吉少,很可能不在人世了。
  
    “我……我说兄弟,你,你是人还是鬼啊?!”
  
  二半夜的接到这个一个疑似死人的电话,饶是华子易经常跟着老师下墓考古,那胆子要远比常人大得多,这会儿也是吓得不轻,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了起来。
  
  “华哥,鬼也与时俱进,会打电话了吗?”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还真的没想到,自己出事的消息居然传的这么广,连京城的华子易都知道了。
  
  “你真是方逸?”华子易半信半疑的问了一句。
  
  “华哥,如假包换,你这是怎么了?”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他又不是什么名人,哪里还有人来冒充他。
  
  其实方逸不知道的是,他现在在古玩玉石行的名气可真不小,在满军胖子的吹嘘炒作,在秦海川李景阳这些长辈们默许态度的推波助澜之下,方逸的玉石雕刻作品,在国内已经被炒到了不亚于当代玉雕大师的价格。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在方逸失踪之后,他的作品价格更是突飞猛涨,可谓是一件难求,这东西贵重了,自然也就有赝品出来,现在市面上假冒方逸作品的物件还真是不少。
  
  “方逸,真的是你?”华子易还是有点不敢确认,在电话中又追问了一句。
  
  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现在已经是笑不出来了,有气无力的回道:“华哥,我就在京城了,还能假的了吗?”
  
  “你小子,这大半年跑哪去了?”听出了方逸说话的口吻,华子易顿时反应了过来,方逸之前只是失踪又不是死亡,现在回来了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华哥,一言难尽,电话里就不说了。”方逸开口说道:“我这次来京城遇到点儿事,得求华哥您帮忙。”
  
  “什么事?你说,能帮我一定帮。”华子易话没说死,因为之前他听到的传闻是方逸和境外雇佣兵干起来了,他华子易细胳膊细腿的,可没本事搀和到这种事情里面去。
  
  “两件事。”
  
  方逸也没客气,当下说道:“第一件事是华哥您帮我找一块鸡血石,品质越高越好,第二件事是华哥您得帮我找个古建的施工队,我有处四合院需要改建一下。”
  
  方逸在京城除了认识柏初夏,还有就是华子易了,在这种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他想找印章石,自然是要求到华子易这地头蛇的头上,至于秦海川,那层次太高,些许小事不值得惊动他。
  
  “古建施工队?这个好办,我们故宫就有长期合作的施工队,你那四合院在哪里?我让他们抽点时间先帮你修缮一下去。”
  
  在故宫那一亩三分地上,华子易可谓是根深蒂固,他现在已经迈过了副处的门槛,在旁人眼中,再过上十年二十年的,华子易很可能就是下一任的院长,办这么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
  
  “华哥,不是抽点时间,我需要一个长期施工的队伍。”方逸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说道:“我那院子需要推倒重建,恐怕最少要干三个月,您得给我找个从土建到施工一体的队伍来啊。”
  
  “多大的院子?要干三个月?”
  
  华子易被方逸的话给吓了一跳,他有些熟人住的也是四合院,经常会让他出几个人帮着修修院子,但那充其量就是去两个人干上个三五天,哪里有方逸说的那么大工程。
  
  “三进院子,大概二三十个房间吧,我要推倒重建。”方逸大概的将四合院的情况说了一下。
  
  “你小子,一失踪就是大半年,回来又搞这么大件事。”
  
  华子易想了一下,说道:“我们这边是有些长期合作的公司和施工队,不过要是抽调几个人过去,那我说句话连钱都不用收,但要过去一个施工队,就需要签订合同了,这样对双方都是个保障。”
  
  “行,华哥,只要有人就成。”
  
  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连忙答应了下来,能通过故宫资质给他们修缮房屋的施工队,那技术上肯定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样的人让方逸自己找,他可是找不到的。
  
  “明儿我带你们负责人去找你,具体的你们谈,价格上肯定会是最优惠的,到时候你心里有数就行。”华子易年纪轻轻的能在体制内干到现在的位置,能力和执行力无疑都是很强的,几句话就把这件事给敲定了下来。
  
  “华哥,明儿还是我去找你吧。”方逸闻言说道:“建房子这件事可以推几天,不过那鸡血石的事情,可是迫在眉睫的,您明儿要是有空,先带我去寻摸一块鸡血石吧。”
  
  “这么急?”华子易原本还想先帮方逸打听一下谁手上有好货的,但听方逸要的这么着急,顿时想到了一件事,“方逸,玉石行最近有件大事儿你知不知道?”
  
  “华哥,我这刚回来,啥也不知道啊。”方逸苦笑了一声,甭说他压根就不算是玉石行的人,就算是,方逸也没工夫去操那些闲心的。
  
  “我估摸着你也不知道,是这样的。”
  
  华子易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九九年的时候,国家宝玉石协会举办了一个国石评选,到今年已经是第四届了,在这一届上要将国石称号的石头给定下来,活动这几天正在民族文化宫举办着呢。”
  
  “华哥,这里面有鸡血石?”方逸有些明白华子易的意思了。
  
  “何止是鸡血石,国内有名的玉石全都有。”
  
  华子易开口说道:“虽然只是评选,但各地专家也带了不少样品过来,我前几天去看了一眼,里面的确有不少好东西,我觉得你要是要的急,我明儿不妨带你去看看。”
  
  国石评选,对于国家形象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在第一次宝玉石协会上,先是推出了国石评选的基本要求,那就是要石美、其制品更美,有悠久历史,在中国开发前景广阔,为华夏人民和海外侨胞所喜爱。
  
  根据上述基本原则,经过反复认真研讨,那次会议最后从中国的121种玉石中,推荐出了新疆和田玉、河南独山玉、辽宁岫岩玉、浙江昌化鸡血石、福建寿山石、浙江青田石等6种玉石,作为候选国石,报国家有关部门选定。
  
  而经过三年的讨论筹备,在这一次的协会评选中,就要决定出哪一种玉石能成为国石,因为活动需要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所以这次评选前后历经的时间比较长,有很多玉石爱好者也都带了作品在现场进行交流。
  
  “华哥,要不我中午找您去,咱们一起吃个饭,下午再过去?”
  
  方逸想了一下,自己明儿的事情还真不少,上午要跟着张教授去办理房屋过户的事情,下午和华子易去挑选一块做印章的好石料,然后晚上胖子应该就到了,这一天估计得像是上了发条一样的连轴转了。
  
  “行,我约一下施工队的负责人,中午咱们一起吃饭,我把他们介绍给你认识。”
  
  华子易点头答应了下来,对于方逸,他真的是有求必应,以前华子易是冲着方逸的两位老师,但现在可不一样了,就凭方逸那玉石雕琢大师级的名声,也是值得华子易交好的。
  
  “好,那就麻烦华哥了。”
  
  挂断华子易的电话之后,方逸总觉得自己还有件事没办,细想了一下,一拍脑袋,又把电话给彭斌拨了过去,他要搞清楚如何用电话从瑞士银行转账,否则那购买四合院的房款方逸都没办法支付。
  
  不过这件事倒是好办,按照彭斌的说法,以方逸的银行账户级别,是有相应的客户经理为他服务的。
  
  只要方逸拨通瑞士银行总部的服务电话,并且输入只有他自己猜知道的三十二位密码之后,就可以让接听电话的经理为他办理业务,这一切都是在录音下进行的,安全上没有任何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