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兄弟重逢

  “谁这么早打电话过来?这小子也不用睡觉的吗?”
  第二天五点多钟,方逸起身到院子里晨练了一会,刚刚回到房间,就听到自己扔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胖子手机打过来的号码。
  “胖子,你什么时候开始不睡懒觉了?”接起电话,方逸调侃起了胖子,虽然现在身份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在方逸心里,胖子和三炮永远都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其实方逸也想过传授两人上古炼气士的修炼之法,不过想要走上这条道路,他们的体内就必须有灵根,但是以方逸现在的修为,还无法帮人测看灵根,只有等他突破到下一境界,才能辨认出带有灵根的人。
  没有灵根的人修炼那种功法,可比练武危险得多,动辄就会经脉寸断走火入魔,所以这也是方逸没有传他们功法的原因,至于彭斌和龙旺达,方逸只能说他们两个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被动的接受传承之后,居然都是有灵根之人。
  “方逸,你还有功夫睡觉?”
  胖子的大嗓门在电话里嚷嚷了起来,“我们哥几个开了八九个小时的车,到现在都还没合眼呢,奶奶的,累死胖爷我了,你现在在哪里?我给你带了豆浆和包子。”
  “你们不是坐火车来的啊?除了你,还有谁来了?”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胖子会晚上才到,没成想这哥几个直接就开车过来了。
  “三炮,还有满哥,我们三个来的。”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要带的东西那么多,难道让胖爷我给背过来吗,当然是开车过来的,别废话,快点说地址,我们现在就过来。”
  “我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这地是什么地方?”方逸挠了挠头,说道:“这样吧,你顺着天安门往东开,在第一个路口右拐,我出去接你们。”
  “天安门往东开?那里有酒店?”胖子嘴里嘟囔了一声,也没多说就挂断了电话。
  方逸出到外面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就看到他们店里的那辆车开了过来,开车的胖子还摇下车玻璃在东张西望着,看到方逸之后,胖子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了方逸的身边。
  “方逸,你真住在这边啊?”胖子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左右张望了一下,说道:“这附近没酒店啊,难道你住在紫禁城里面?”
  “逸哥儿!”
  车厢门拉开,三炮也从车里下来了,平时性格比较内敛的三炮,这会儿却是一脸的激动,上前一把抱住了方逸,说道:“逸哥儿,你可吓死我和胖子了,这大半年你究竟跑哪去了啊!”
  胖子的神经比较大条,这会儿正琢磨方逸住在什么地方呢,但三炮在见到方逸之后,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泪是“哗哗”的往下掉,他原本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方逸了。
  “行了,三炮。”胖子也低下头悄悄的抹了把眼泪,表情夸张的说道:“哭个什么劲啊,哭的胖爷我都有点难受了。”
  “见到逸哥儿,我心里高兴!”三炮呜咽着说道,顺手扯过胖子的衣服擦起了眼泪。
  “我靠,胖爷我这衣服准备过年的,你别乱抹。”胖子手忙脚乱的推开了三炮,两人这么一打岔,兄弟重逢的喜悦顿时战胜了伤感,哥三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方逸,你真是想苦我们了。”此时满军也下了车,一脸感慨的看着方逸。
  方逸在的时候,其实根本就不管古玩店的事,满军他们除了需要方逸雕琢一些作品之外,从来都没觉得方逸有多重要,但是当方逸失踪之后,他们才感觉到好像失去了主心骨,才意识到了方逸的重要性。
  “满哥,让你操心了。”方逸上前和满军拥抱了一下,他能感觉到面前这几人对自己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这让方逸也是感动了起来。
  “走,进去说话。”
  冬天的早晨寒意逼人,方逸倒是没什么,不过胖子等人可是冻得直哆嗦,方逸也没多说,让胖子上车之后,他往前走了几步,拐进了那个小门里面。
  “这里竟然有个门?”
  胖子嘴里怪叫了一声,这个门户外面有两颗茂密的大树,铁门又是关上的,不仔细看还真的不太容易发现,即使是路人从旁边过,往往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地方。
  “这地方好,紧挨着紫禁城,能沾着龙气啊!”
  进到院子里之后,胖子左顾右盼的打量着,但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方逸带着他们进来,别说铁门会不会打开,就算是打开的,只要胖子等人一入内,怕是马上就会被隐在左右门房里的武警给拿下了。
  “方逸,你怎么能住在这里?”满军的见识要比胖子多得多,他已经意识到了这里的不寻常之处,像这样隐私的地方,根本就不应该是他们所能接触到的。
  “先别说这么多了。”看到几人脸上都有些倦色,方逸连忙说道:“把那些玉石搬进来,然后你们吃点东西先休息吧。”
  “我们买了豆汁和包子,还说和你一起吃呢。”三炮从车里拿出了早点,方逸伸头看了一眼,这辆商务车的后面满满当当塞的全都是石头,这哥几个怕是将他上次去缅甸的存货都给带来了。
  “我先把东西搬进去,小吴,你带他们去吃早点。”看到昨儿夜里的那位女工作人员走了出来,方逸对她打了个招呼,之前从楼里出来的时候,方逸就告诉她准备几个人的早饭了。
  “好的,方先生,您几位请。”
  小吴上前招呼起了胖子等人,她在这里工作,待遇十分的好,但唯独有一点纪律要遵守,那就是不得多看多问,在单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允许在外面说出去。
  在去吃饭之前,满军拉过方逸,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方逸,车子后面那个包里,有五十万的现金。”
  “满哥,带那么多现金过来干什么?”方逸闻言愣了一下。
  “不是怕你没钱用吗?京城人势利眼,我们给你准备一些,也方便你平时花销。”满军笑着说道:“那个包被压在原石底下了,你搬开原石就能看到。”
  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方逸发现,这辆车近乎一半的空间都被石头塞满了,搬开上面的玉石之后,方逸果然看到了那个装满了钱的包。
  方逸将车子里的原石都搬进屋子的时候查了一下数量,一共有三块上百斤重的从扬州买来的原石,另外的都是从缅甸赌到的翡翠,全部加起来怕是得有两三百斤的重量。
  扬州买的原石分为两种,其中两块是白玉原石,而另外一种则是墨玉的原石,两种原石品质都非常高,按照方逸的设想,他用这两种颜色不同的原石,制出一套黑白围棋子,如此一来,未来老丈人的礼物也就有了。
  方逸的这个想法要是被别人知道,肯定会骂他是败家子的。
  因为在玉石价格飞涨的现在,他这几块原石每一块都能卖出个数十万,用玉石制作围棋子并非没有,但那都是些品质低劣的玉石,拿价值几十万的玉石制作围棋子的事情,也只有方逸才能想得出来。
  将玉石分类忙活完之后,方逸也去到餐厅陪着几人吃了点东西,去到之后方逸才发现这里早餐之丰盛,虽然餐厅地方不大,但居然有好几个省份的特色早点,其中也包括了金陵的鸭血粉丝汤。
  “方逸,这里会不会是皇帝以前住过地方啊?”站在方逸所住的那间房里,三炮呐呐自语着。
  即使是神经大条的胖子,在吃完早餐之后,也察觉到了这地方的不同,等哥几个来到方逸的房间,又是被里面低调奢华的装饰给震惊住了,那看似简单的一对圈椅,都是用上好的黄花梨打制的。
  “我觉得是皇帝养小三的地方。”
  胖子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你看,后宫是皇太后皇后做主,皇帝肯定不能把小三塞进去,于是他就在紫禁城的边上盖这么一处所在,没事的时候过来偷个腥,我看这院子以前肯定有门通往紫禁城的。”
  “行了,别扯淡了,什么养小三,这里以前是工匠住的地方。”方逸笑着拍了下胖子的脑袋。
  方逸之前对这个地方的用处也很好奇,在问过工作人员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里以前都是很破败的平房茅屋,是给那些很没有地位的匠人们居住的,后来相关部门将那些紧挨着紫禁城的破败屋子拆掉之后,才修建了这个小楼。
  “奶奶的,工匠也能住的那么好?”胖子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方逸。
  “大哥,这是返修重建的。”方逸真的很怀疑胖子小时候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过?为何经常会出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这里是卫哥找人住进来的,你们就安心休息好了。”
  方逸看了下房门边上的西式立钟柜,开口说道:“我上午去办事,你们先睡上五六个小时,中午的时候咱们和华哥一起吃饭,正好有件事需要你们哥俩盯着,到时候满哥就先回金陵好了。”
  “什么事要我们盯着?”胖子看向方逸,一脸幽怨的说道:“哥们我刚结婚,你就那么忍心让我们两地分居吗?”
  农村人成家早,和胖子一样大的小伙伴,早就生了娃会满地爬了,在三炮去年结婚之后,胖子也终于搞定了孟双双,两个人在一个月前结了婚,这会新婚燕尔,正好的蜜里调油呢。
  “胖子,你也结婚了?怎么不告诉我啊?”方逸有些意外的看着胖子,在他胸口锤了一拳,笑着说道:“那你跟满哥一起回去,让三炮留下帮我就行了。”
  “嘿嘿,哥们不是重色轻友的人,只要让我住在这里,我大不了把媳妇给接来呗。”胖子嘿嘿笑着,这里的条件可比金陵强多了,他还真想让孟双双来见识一下。
  “小胖子,别打那主意,双双走了谁看店啊?”
  方逸还没说话,满军先是不乐意了,现在孟双双可是他们古玩店的经理,胖子三炮包括满军自己能走得开,全指望孟双双在店里撑着呢。
  “我就那么一说,满哥,不会让她来的,我就是开个玩笑。”
  别看胖子平时有些不着调,但对于他们初下山就给予了很大帮助的满军,胖子一直都是很尊重的,而且这一两年里,胖子和三炮也都从满军身上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逸哥儿,你这边有什么事要帮手,我一个人就够了,让胖子先回去吧。”三炮看向了方逸,他结婚都一年多了,早就过了那新鲜劲,反倒是京城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你们哥俩都结婚了,我也不能落后太多啊。”方逸笑道:“我昨儿买了套院子,需要推倒重建,施工队什么的我已经找好了,到时候你帮我盯着点就行了。”
  方逸是属于那种万事不操心的性子,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操心就得有人操心,自家的房子肯定还是得有人盯着,柏初夏一个女孩子不方便,那就只能劳烦面前这哥俩了。
  “行,这事儿交给我了。”三炮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在他心里,方逸的事情永远都要比自己的事情更加重要。
  “对了,今儿咱们哥三都在,满哥也在,有件事我想和你们说一下。”
  方逸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三炮结婚的时候我提过那事,你们都不同意,现在胖子也结婚了,这次你们得听我的,咱们那古玩店的股份我就不要了,分成三份,满哥和三炮胖子你们各摊一份!”
  关于古玩店的事情,方逸想了很多,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古玩店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产业,但是对胖子和三炮来说,那就是他们在社会上的立身之本,是以在这之前,方逸就下了要转让股份的决定。
  “方逸,这可不行!”满军胖子和三炮,几乎是异口同声喊出了这句话。
  尤其是满军,反对的最为坚决,看着方逸说道:“方逸,他们哥俩结婚你送贺礼还好说,老哥哥我可结婚快二十年了,你总不能让我再给你找个小嫂子吧?”
  由于店铺是他们买下来的,所以当初成立古玩店的时候,这家古玩店并不值什么钱,里面除了方逸的作品就是满军淘弄的一些古玩,能值个百十万都是往多了算的。
  但是现在可不同了,在方逸那玉雕作品的带动下,满军结识了不少收藏玉石古玩的有钱人,这一年多光是趴在店里账上的钱都近千万了,就算除掉账上的钱,这家古玩店如果要转让的话,没个八九百万,满军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方逸这一退出赠股,等于就是每人送了他们几百万,胖子和三炮是兄弟还好说,但满军却是不想沾这个便宜。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方逸摆了摆手,语气坚决的说道:“以后我的玉雕作品,只会供给你们去卖,按照卖价的五折给我钱就行了,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以后我也不会在雕琢玉件了,这本来就是玩票的东西。”
  “方逸,胖爷我听说过逼良为娼的,还没听过逼人拿钱的。”听到方逸的话,胖子不由张大了嘴巴,对方逸很了解的他和三炮知道,这次方逸是真的下了决定,他们怕是无法挽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