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五章 通行证
“方逸,你这些通行证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假的吧?”坐在车里,华子易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回头说道。
  
  由于方逸和柏初夏也在车上,华子易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进到车里才发现,方逸这辆从外观上看似很普通的车子,里面的配置却是非常的高,中控台上竟然还放着一个有点像是军用导航的东西。
  
  而在副驾驶前面,则是放着厚厚一摞的纸质通行证,华子易倒不是故意看的,他没事的时候伸手翻了一下,这一翻却是把他给吓着了,因为这些通行证从军委到各部委全都有,最让华子易震惊的是,里面居然有一张可以进出中南海的证件。
  
  华子易知道卫家在军队体系内根基很深,但以华子易对国内的了解,卫家的影响力是不可能辐射到政府体系这么多部门里的,所以他还真有几分怀疑这些证件是假的。
  
  这样的事情在京城这圈子里并非没有发生过,有些要面子的纨绔子弟故意整上这么一些假证件,用以提升自己在朋友圈子里的地位,华子易虽然不纨绔,但以前年少轻狂的时候也和朋友干过几天这样的事情。
  
  “谁知道真的假的,这是卫哥的车,我请他帮几天忙而已。”
  
  方逸轻描淡写的将问题推到了卫铭城的身上,他发现有卫铭城这个挡箭牌在,自己真的是方便很多,有什么回答不了的问题直接往他身上推就好了。
  
  “卫哥,你真牛,人在部队上还能搞到这么多的部委牌子。”华子易冲着卫铭城翘起了大拇指,不过看他脸上的神色,分明是还有几分不相信。
  
  “华子,想知道真的还是假的?”
  
  卫铭城比华子易大了两岁,虽然从小一个是在部队大院长大,一个是在部委大院长大的,但差不多的家世背景让两人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华子易现在也跟着方逸叫卫哥。
  
  “卫哥,您这通行证还能是假的吗?”华子易这话说的有点言不由衷,在他看来,卫铭城估计不会去作假,但他这车子肯定是借来的,借给他车的那哥们就不怎么靠谱了。
  
  “嘿嘿,华子,说实话我也不怎么相信这些牌子的真假。”
  
  这会儿卫铭城的车刚从酒店驶入到长安街上,也不知道哪根脑子抽筋,卫铭城忽然一打方向,车子拐入到西华门,也就是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已经来到了中南海的正门处。
  
  “要不,咱们试试?”卫铭城嘿嘿笑着,径直往那实枪荷弹武警岗哨开了过去。
  
  “卫哥,我……我信还不行吗?”
  
  看到车子驶去的方向,华子易只感觉心脏“咚咚”的跳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多余的一句话,竟然会引来卫铭城如此疯狂的举动,开车直闯中南海?华子易感觉自己简直要疯掉了。
  
  “华子,你信我不怎么信啊。”
  
  卫铭城哈哈一笑,昨儿在拿到这车子的时候,还没有这张通行证,后来刘大光才放上去的,说实话,卫铭城当时也给吓的不轻,不过这会儿他还真想试试隐组的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车子在距离门口还有好几米的地方被拦了下来,卫铭城打开车窗,将那张通行证给递了过去,警卫很客气的拿过通行证回到岗哨,看样子是去打电话核实了。
  
  “五哥,你干什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坐在后排的柏初夏也有些着急了,她不知道往日里一向在家中都很沉稳的卫铭城,这两天为何一改常态,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事,居然都有点像京城出去的纨绔子弟了。
  
  不过就算是京城的大纨绔们,也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的,因为甭管卫铭城今儿进不进得去,他来到这里的事情都会被记录下来。
  
  而那张通行证如果是假的话,那不仅是卫铭城,就是卫家都会受到牵连,你说你一个在职军官伪造通行证想进中南海,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丫头,没事的,我今儿是跟着别人沾光。”卫铭城话有所指的说道,同时眼睛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方逸,不过这会儿方逸正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里,浑然没把卫铭城的举动当回事。
  
  在方逸看来,世间的亡图霸业,终究都是虚幻一场,就像是没有万世的王朝一般,这些现在受人尊重的中枢领导人,也有退下去的那一天,而且他们也会有生老病死,还是脱不了肉身凡胎。
  
  至于方逸没有制止卫铭城的原因,却是方逸也想进去看看,因为他发现原本的皇居故宫在朝代更迭之后,龙脉风水隐然指向了后面的那个海子,也正是现如今的中枢所在,方逸相信,当年这里一定是有高人指点过。
  
  过了大约三四分钟的样子,一个挂着中校军衔的武警从里面跑了出来,给卫铭城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开口问道:“请问,你们进去有什么事?”
  
  听到那军官的话,原本心脏都快要蹦出来的华子易一下子愣住了,听对方话中的意思,如果卫铭城有什么正当的理由,他们似乎可以放行的。
  
  “没什么事,我后面那位想要进去参观一下。”
  
  卫铭城这会儿也感觉异常的刺激,他这一辈子都是在家中长辈面前装好孩子了,眼下干点出格的事情,让他体内的肾上腺激素猛的提高到了最高水平。
  
  “什么?进去参观一下?”
  
  听到卫铭城的理由,那个中校军官一时间也有些发傻,他原本以为卫铭城会说些找首长汇报工作之类的理由,但没成想卫铭城给出的理由却是如此直接粗暴。
  
  “是啊,有问题吗?”坐在后排的方逸突然开口说道:“行就行,不行我们就走!”
  
  今儿还要去挑选镌刻印章的玉石,方逸并不想在这里多耗时间,之前他是想着卫铭城既然提出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如果还需要很多繁琐手续的话,那就不看也罢。
  
  “这哥俩,怎么一个比一个横啊?”
  
  听到方逸的话,华子易的心理愈发忐忑了,他这会已经在心里琢磨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家族了,至于自己的仕途,华子易已经是不报什么希望了。
  
  “我的嘴怎么就那么贱啊!”
  
  华子易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他的质疑在遇到了神经似乎有点问题的卫铭城之后,就造成了眼下的景象,现在就算卫铭城想退走怕是都不可能的了。
  
  “几位请稍等,我需要去请示一下。”
  
  让华子易有些意外的是,那个中校军官竟然没当场翻脸,其实华子易不知道那中校之前接到的命令是,先询问一下拿着通行证的人来意,但是否放行,并不是他一个区区中校军官能做得了主的。
  
  “这位也是个不安份的主啊?”
  
  园子里一处环境僻静的小院子里,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接听着那个中校的电话,如果方逸看到他,肯定一眼就能看出他体内蕴含着的那爆发性的力量,这赫然是一位后天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到先天的高手。
  
  只是不如先天终成空,就这么一步,也不知道卡住了多少人,这个叫莫金峰的中年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实际上已经是年逾七旬了,他和宋天宇的身份一样,是隐组的三位裁决者之一,专门负责坐镇在这里。
  
  “首长,要不要让他进来?”中校军官还在请示着,他很清楚,这个园子的保卫工作看似由警卫局负责,实际上却都是由这位首长来安排的,他才是这里的真正负责人。
  
  “让他们进来吧。”
  
  莫金峰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还真得罪不起外面车子里的那个人,万一日后被方逸知道他是这里的负责人而没让方逸进去的话,莫金峰不知道那个年轻人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至于方逸他们会不会给园子里带来什么危险的隐患,莫金峰则是不怎么担心,毕竟那车里几个人的身份已经在第一时间汇报到他这里了,几乎个个都是根正苗红。
  
  “什么?真要放他们进来?”听到莫金峰的话,中校军官不由愣住了,在他看来,如此无礼的要求,就应该一口回绝掉,然后再追究那个司机和车子上所有人的责任。
  
  “放进来,不过首长们办公的区域,不允许他们进去。”莫金峰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们在前面开个电瓶车,接引他们进去,只能按照你们所走的路线,别让他们在里面乱跑。”
  
  “是,保证完成任务。”中校军官立正了脚步,他也听出了莫金峰话中无奈,似乎对方的来头很大,连莫金峰也不愿意得罪。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莫金峰下了命令,中校自然要执行,再次回到车前,中校开口说道:“几位的车子可以进去,但请你们不要下车,另外要跟我们导引车的线路走。”
  
  “什……什么?真让我们进去?那个通行证是真的?”中校话声刚落,坐在副驾驶上的华子易就傻眼了,他心里已经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成想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当然是真的。”听到华子易的话,中校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这要是假证件的话,他早就下命令拿人了,还会三番五次的去打电话请示吗?
  
  后面怎么逛的园子,华子易都没太注意,因为自从进去之后,华子易就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高看了卫铭城不少,但让他没想到是,卫铭城的底蕴之深,还要远超他的想象。
  
  别说华子易了,就算是惹事的卫铭城,在开车进去之后也有点战战兢兢了,刚才的兴奋劲退去之后,代之而来的就是害怕,卫铭城心里很清楚,如果家里两位老爷子知道了他所干的事情,估计会把他给的吊起来轮流用腰带抽。
  
  “紫禁城的风水,果然都到了这里。”
  
  与卫铭城和华子易不同,方逸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这园中的风水上,他能看得出来,龙脉国运尽皆汇聚在了这里,只是有几处地方前面的导引车故意给避开了,方逸不用去看也知道,那里肯定是某位领导人办公的场所。
  
  “嗯?这里居然也有个高手坐镇?这人的修为不比宋天宇差啊。”
  
  当车子来到某一僻静处时,方逸的目光投向了隐在竹林中的一个院子,转念一想方逸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就算为了防备国外的那些奇人异士,这里也是要放上一位高手的。
  
  “不入先天,终究是不入流啊。”
  
  就在方逸的目光从院子处扫过的时候,原本正在里面沸水煮茶的莫金峰只感觉身上一冷,一股寒意从心中滋生了出来,他知道,那位隐组的新任供奉应该是发现自己了。
  
  既然对方没有想要和自己打招呼的意思,方逸也没有示意卫铭城停留下来,很快车子就来到了一个出口,那位中校从前面的导引车上走了下来。
  
  “园子已经参观完了,几位从前面就可以出去了。”中校对着卫铭城敬了个礼。
  
  “啊?这就完了?!”自从进到园子之后就变得浑浑噩噩的卫铭城,这会儿才算是清醒了过来,有着愕然的抬起头,说道:“这么快就完了?”
  
  “是的,几位还有什么要求?”中校点了点头,心里只想将这一车人给尽快的送走。
  
  “没,没要求了。”卫铭城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把通行证还给我们,我们这就走了。”
  
  “对不起,那张通行证是一次性的。”
  
  中校摇了摇头,这也是首长交代他的,莫金峰可不想方逸闲的没事就跑到这里来逛一圈,后天高手在面对先天修者的时候,总是会自我感觉比其低了一头的。
  
  “好吧,那我们出去了。”
  
  卫铭城也不知道中校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下次想来了大不了再找刘大光要上一张通行证好了,也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纠结,而且话说回来了,这次的体验给卫铭城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样。
  
  “我靠,我刚才不是在做梦吧?”
  
  当车子从门里开出去几百米之后,坐在副驾驶上的华子易才如梦方醒般的回过神来,用手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这才发现自个儿并不是在做梦。
  
  “奶奶的,这事儿能让哥们我吹一辈子啊,卫哥,你以后就是弟弟崇拜的对象了!”
  
  一向被人说成是少年老成的华子易,这会儿脸上哪里还有丝毫老成的样子,满京城的世家圈子打听打听去,有哪一个人能到那个地方玩个一日游,这简直不要太牛逼了。
  
  “五哥,你究竟去了哪个部门?怎么连那里都能进得去?”柏初夏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卫铭城,她虽然不怎么关心政治,但毕竟出生在那种家庭里,知道刚才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代表着什么。
  
  “这事儿跟我可没多大关系啊。”
  
  此时的卫铭城,已经回过劲来了,那里还要之前那年少轻狂的样子,待之的是一脸的惶恐,园子是进去了,但卫铭城实在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等他回到家的时候,老爷子的武装带已经准备好了。
  
  “华子,这事儿你最好给忘了吧,千万别出去乱说。”
  
  卫铭城忽然脸色一正,对华子易说道:“你想一想,那地方是能随便逛的吗?咱们沾方逸的光进去逛了,那是别人给方逸面子,你要是说出去,指不定会招来什么事端呢。”
  
  “别人给方逸面子?”华子易闻言愣住了,他从始至终都以为这车子和通行证都是卫铭城找来的,但卫铭城话中透露出来的意思,这事儿却是和方逸有关。
  
  不过在听到卫铭城的话后,华子易还真清醒了过来,这事儿甭管和谁有关系,都和他没什么关系,要真是出去之后满世界嚷嚷,恐怕相关部门也会找他谈谈心的。
  
  “行了,卫哥,你招摇出来的事情,可别往我身上推。”方逸并不接招,事实上方逸也并不认为这算是什么事儿,他一没偷二没抢的,只是进去逛一圈难不成还会犯了什么的忌讳?
  
  “方逸,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啊!”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一脸悲愤的转过头来,说道:“妹夫,你是我亲妹夫吗?”
  
  “本来就不是亲妹夫,表的,表妹夫!”方逸哈哈大笑了起来,用柏初夏昨儿回答卫铭城的话回了过去。
  
  “表的也行!”卫铭城可怜兮兮的说道:“表妹夫,回头老爷子要问起这事儿来,你可得说是你想进去的啊。”
  
  “别装可怜了,答应你了,算我怕了你了。”方逸无语的摇了摇头,这哥们加入隐组之后,本身就有了进入那地方的权限,何必因为这点小事搞得自己神经兮兮的呢。
  
  不过这件事情,还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卫铭城现在在思维上,还没有正式加入隐组的觉悟,他也没有真正意识到隐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等他熟悉之后就会发现,今天这事还真不叫个事儿。
  
  “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啊。”
  
  柏初夏看了看卫铭城,又看了看方逸,知道这两人肯定有事在瞒着自己,顿时冲着方逸挥舞起了小拳头,脸上露出一副恐吓他的样子,只是那样子看在方逸眼中,却是可爱到了极点。
  
  “回头有空,我慢慢和你说。”方逸倒不是想瞒着柏初夏的,只是这事儿说起来有点复杂,方逸想找个机会从头到尾都告诉她。
  
  “这还差不多。”柏初夏收起了小拳头,马上又恢复了自己淑女的模样。
  
  “方逸,我啥时候都有空,你也说给我听听呗?”
  
  华子易虽然平时为了显得成熟一点话不是很多,但却是典型的京城人性格,那就是喜欢包打听,要是搞不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华子易怕是会难受很长一段时间。
  
  “华子,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方逸还没说话,卫铭城就抢着开口说道:“你要是想知道也行,回头我让有关部门找下你,然后签一份保密协议,就能告诉你一些相关的事情。”
  
  “得,卫哥,您也别人让来找我,我还是不要知道了。”
  
  听到卫铭城的话,华子易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卫铭城口中的有关部门,恐怕十有八九就是国安之类的部门了,他宁可自己难受个几天,也不愿意和这些部门的人去打交道。
  
  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方逸,华子易这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是酸甜苦辣咸齐齐的涌上心头,这才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华子易往日里因为家庭出身所生出的那么一点优越感,在方逸面前却是再也显摆不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