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现场表演 上
“小方是吧?”
  
  老石头看向方逸,说道:“我和你那没正经的老师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寿山石尽管说,只要你石头叔我有的,肯定会拿出来的。”
  
  “老石叔叔,我是想找块极品料子刻个印章,给人祝寿用的,我不太懂印章石,老石叔您给我推荐推荐吧。”
  
  方逸实话实话道,他虽然听余宣给自己讲解过那四大印章石,但方逸接触的实物太少,仅凭刚才一路走来所看到的料子,还不足以让方逸对印章石有深刻的认知,是以方逸也没卖弄自己在印章石上那点浅薄的知识。
  
  “老石头,最好找块大料。”余宣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为什么要大料?”老石头有些奇怪的问道:“印章石小料正合适,大料拿来做太浪费了吧?”
  
  虽然寿山石被列为四大印章石之一,但并非就是寿山石只能做印章,相反因为寿山石的矿层稀薄,一般块度仅在方寸之间,极少有大件的原石出现,若能成方型者,更为难得,所以寿山石的摆件和把玩件的价值,是要远远高于印章价格的,
  
  “小件也行,但要多拿几块。”余宣毫不避讳的说道:“我也快过寿了,让方逸给我刻枚印章,算是提前的寿礼了。”
  
  “哎,我说老余头,你还要不要脸啊?”
  
  听到余宣的话,老石头的眼睛顿时瞪大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这老小子不是上个月的生辰吗?怎么着就快过寿了?还有一年的时间好不好?!”
  
  “我上个月过阳历,这个月过阴历不行?”
  
  余宣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少废话,快点把你压箱底的宝贝给我拿出来,对了,我记得你有块善伯洞的大料,这次肯定也带过来了吧?”
  
  余宣所说的善伯洞料,又被称之为善伯洞寿山石,产自月尾山西南面的善伯洞,在当地也被人称作是“仙八洞”。
  
  善伯洞寿山石的特征很明显,质地晶莹脂润,蜡性较强,半透明或微透明,富有光泽,老性善伯洞石中有金砂点,有的石中有粉白色的色斑,俗称“花生糕”。
  
  “要善伯洞的料子?是你徒弟刻印章,还是你刻印章啊?这个你得和我说清楚。”
  
  老石头一脸狐疑的看着余宣,因为善伯洞寿山石的质地微坚而又带有韧性,所以雕刻凿坯时比较吃力,修光时刀下石粉的颗粒较大,非是大师级的金石篆刻家,通常是不敢对极品善伯洞寿山石下刀的。
  
  老石头以前和余宣交易过几块善伯洞的料子,而那几块料子篆刻出来的印章,也大都成为了一些私人珍藏的物件,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所以老石头并不认为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有能力来雕琢善伯洞寿山石。
  
  玩了一辈子寿山石的老石头,对于极品寿山石的喜爱是深入骨髓的,这件事不问清楚,老石头决计不肯卖给方逸最好的寿山石,他宁可不赚钱,也不愿意让人糟蹋了自己的珍藏。
  
  “当然是他来刻了。”余宣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老石头,论篆刻手艺,这小子能拉我一条街,善伯洞的料子,他来篆刻是最为合适的。”
  
  “老余头,你今儿没发烧吧?”
  
  听到余宣的话,老石头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说道;“你这话是不是说反了,我告诉你,想抬举弟子也不是这种抬举法,小心把年轻人捧得太高,那摔到地上是会很疼的。”
  
  虽然和余宣见面就吵架,但老石头和他却是半辈子的交情,对于余宣的手艺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余宣无论是在金石篆刻还是在玉器雕琢上,都堪称是大师级的工艺师,他怎么可能不如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老石头,他虽然是我的学生,但可不是跟着我学金石篆刻的。”
  
  余宣闻言苦笑了一声,篆刻这门手艺是要讲天赋的,手不稳干不了这一行,而方逸就是那双手异常的沉稳,下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第一次见到方逸刻出来的印章,余宣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个年轻人的手艺。
  
  “我不信,你的意思是,他比咱们当年的老师还厉害?”
  
  老石头摇了摇头,他们的老师是旧社会出来的,在三四十年代就是有名的金石大家,到了解放之后,更是在第一批就被评定为美术工艺大师,而现在的余宣已经有老师的八九成功力,如果他远不如方逸的话,那么他们的老师怕是也不如方逸了。
  
  “嗯,这小子的雕工,无人可及。”余宣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老石头,你这里有刻刀工具吧?你要是不信,让他给你现场表演一个。”
  
  说实话,看方逸雕刻东西,那种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会给人一种享受的感觉,余宣有很久没见过方逸动刀了,他也想看看这一年多方逸的手艺有没有什么长进。
  
  “要什么刻刀?”老石头开口说道:“手工用的平底尖刀、直刀,还是机器用的螺旋铣刀、三维异型刀?我这里都有!”
  
  “老师,这么多人,合适吗?”
  
  余宣本身就是玉石行中的大佬,再加上老石头这位在寿山石行当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会儿旁边早就聚集了不少人,看着身边围观的人,方逸有些犹豫。
  
  “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余宣笑着说道:“咱们是手艺人,手艺人凭本事吃饭,没什么丢人的,各位说是不是?”
  
  “对,余老师说的是!”
  
  “手艺人没手艺了,那还叫什么手艺人!”
  
  “余老师,就让您的高徒给咱们露一手吧。”
  
  听到余宣的话,旁边的人顿时开始起哄了,国人最不缺乏的就是看热闹的精神,听到有人要现出篆刻,原本散落在场馆里的人顿时纷纷向这边汇聚了过来。
  
  “咦?小方,你怎么过来了。”
  
  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秦海川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方逸认识的那位李景阳,看到站在方逸身后的华子易,秦海川顿时说道:“子易,小方来京城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老师,我也是昨儿晚上才知道的。”华子易闻言苦笑了一声。
  
  在外人眼里,华子易也算是年少有成,跟着秦海川学到一手鉴定和修复文物的本事,但华子易自己才知道,在老师心里,他和方逸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如果非要对比一下的话,把方逸比喻成是天才,那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庸才了。
  
  “那也该给我说一声嘛。”秦海川不满的摆了摆手,说道:“小方,你这是要现场雕琢个物件吗?”
  
  “秦老,我这余老师是赶鸭子上架的。”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他为人一向低调,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方逸真是满心的不情愿。
  
  “方逸,你余老师是不会害你的,他让你表演,你就表演一个好了。”秦海川身边的李景阳笑了起来,同为古玩杂项鉴定的专家,李景阳和余宣也是多年的老友,知道余宣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李景阳很清楚,在玉石雕刻和金石这两个行当里,,仅有手艺或者是本事而不会宣扬自己的话,那一辈子注定就只能是个匠师了。
  
  余宣的这番举动,正是在让方逸给自己做宣传,再加上他们这些老人的推波助澜,方逸的名声想必会更上一层楼,余宣不仅是要把方逸扶上马,而且还要送一程。
  
  “方逸?”李景阳对方逸的称呼听到了围观众人的耳朵里。
  
  “是最近那个作品大火的方逸吗?”
  
  “我听说方逸的确是余老师的学生啊。”
  
  “那没错了,应该就是这个方逸,他的玉雕作品价格一年可是翻了好几番呀。”
  
  方逸在玉石行,也是颇有名气的一个人了,不过参加他拜师宴的都是和余宣平辈的人,在场的这些玉石商们却是没有几个见过,是以直到李景阳喊出了方逸的名字,众人这才对上了号。
  
  “方老师,我是豫省奇胜工艺品公司的经理,很高兴认识你。”
  
  “方老师,我是粤省信达美术工艺公司的,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方老师,我是……”
  
  在知晓了方逸的身份之后,会场内的场面顿时变得有些混乱了起来,对于在场的这些商人们来说,方逸的作品就等于是不断增值的金钱,谁都想和方逸拉上关系,从而购得几件他的作品。
  
  “各位,各位,很高兴认识各位,大家听我说一句。”
  
  看到场面有些混乱,那些人甚至差点把几位老师给挤到一边去了,方逸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我的作品已经签给别人了,大家想要的话,和魏经理联系吧,我把他的手机号告诉各位。”
  
  方逸所说的魏经理,自然是魏锦华魏胖子了,虽然方逸已经决定了要从古玩店退股,但除了自己送人的作品之外,方逸所有的玉雕作品都还是会从那家古玩店售出的。
  
  在场的商家最少也有二三十家,在听到方逸报出胖子的电话号码时,几乎人人都拿出手机记了起来,虽然他们拿不到一手货源,但在方逸作品价格日益飞涨的今天,就算是二手货源再到销售终端的客户手上,他们也能赚取一笔不菲的数字。
  
  有了方逸的这句承诺,围着的人顿时散开了,将以方逸为中心的地方围成了一个弧圈,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他们都知道方逸的作品值钱,但能亲眼见到方逸雕琢物件的机会却是不多。
  
  “小方,你的手艺,真比老余头强?”直到此刻,老石头还有点不敢相信。
  
  “老石叔,老师既然说了,我就在这里雕个东西出来吧。”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有时候越是想低调做人,反倒是被逼得非得高调起来。
  
  ---
  
  “张教授,您看这里能不能改个车库门啊,这边胡同够宽,车子可以直接开进来。”
  
  此时胖子三炮还有跟过来看热闹的满军,正跟着张教授还有李处长赵老板等人在实地勘测那座四合院,他指着后门的方位问向了张维晨,那里正好地处胡同口,有着天然的便利,修个车库出行会方便很多。
  
  “小魏是吧?”
  
  “叫我胖子就行。”
  
  “还是小魏吧。”张维晨有些不习惯这种称呼,“我以前也想在这里改个车库的,不过上面不允许,这事儿我说了不算,你得去问问那位李处长。”
  
  古建改建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没有李处长他们那个部门的批准,就是在外观上动一块砖都有可能是违法的,当然,李处长他们也管不了那么细致,只要民不告也就官不究了。
  
  不过建车库在外观上的改动比较大,还有可能影响到周围邻居,所以以前张维晨曾经申报过,只是报告上去还没三天就给驳回来了,答案自然是“不予批准”这四个字。
  
    “这事儿原则上是不行的,不过现代社会也要与时俱进,小魏,你打个报告上来,我们研究一下吧。”
  
  胖子把改建车库的意思给李处长一说,李处长先是打了句官腔,然后就不置可否的让胖子打报告,胖子顿时是心领神会,同样是打报告,他这报告和当初张教授所打的报告那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说是实地勘测,但李处长只是让手下人大概的拍了一些照片,胖子偷偷看了一眼,那些照片所拍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像是留车库那里就被有意无意的遗漏了过去。
  
  李处长这人情也是卖足了,给方逸改建这套院子留了很大的空间,不过具体的改建方案还需要赵老板回去出详细图纸,这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好的事情。
  
  胖子这边正忙活呢,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是什么工艺品店的经理,张口就想买方逸的玉雕作品,胖子莫名其妙的敷衍了几句刚挂断,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整整十分钟的时间,胖子忙的连给方逸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怎么回事的机会都没有,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差点没把他的手机打爆掉,最后不得已胖子拿了三炮的电话,才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