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五十九章 现场表演 中
“小五,你回去把咱们这次带的大料都给取过来。”
  
  老石头对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声,然后从身边拿出了一个小包,将里面的几块形状规则不一的寿山石倒在了展台上,对方逸说道:“我这里多余的料子不多,只有几块印章石,要不你挑一块,就刻枚印章吧。“
  
  老石头手上的寿山石,动辄都是数万元一块,就是他说的这几枚印章石,也都是出自寿山石中的精品,单独买的话也要好几千一个,能拿出这样的石料给方逸演示,老石头也算是大方。
  
  “慢着。”方逸正要接话的时候,余宣忽然插口道:“老石头,这印章石是你的,回头方逸雕完了工艺是他的,那这成品印章算是谁的呢?”
  
  听到余宣的话,老石头撇了撇嘴,说道:“老余头,你也别拿话挤兑我,这料子我就送给小方了。”
  
  “那还差不多,方逸,你用什么刻刀?”
  
  余宣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帮人篆刻印章,润刀的费用都高达一两万,方逸就算名声不如自己,但那精湛的刀法,怎么着也不能比自个儿低,如果这刻完了再还给老石头,那等于是白给他占了个便宜。
  
  “老师,用直刀就行了。”看着两个加起来足有一百多岁的老人斗着嘴,方逸不禁摇头苦笑,不过他知道这是老师的一片好心,自个儿怎么着也不能让老师丢这个人。
  
  老石头将一把直刀递给了方逸,指了指展台上的料子,说道:“我这小料都在这里了,你选一个吧。”
  
  “老石叔,这块料子,是旗降石吧?”
  
  方逸指着一块比婴儿巴掌略小,高度约在四公分左右的料子,向老石头问道,这块料子一共有青白黄三色,三种色彩泾渭分明,而黄色有点偏金黄,石料凝腻润泽,看上去十分的舒服。
  
  “准确的说,这块料子应该叫金裹银旗降石,你看这金黄色泽包裹住了白色,是不是很好看。”
  
  看到方逸问起这块料子,老石头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这块料子切开可以做一对印章,我看你还是选块小一点的吧。”
  
  “老石叔,我就选这一块了,行不行?”方逸笑着说道,在看到这块金裹银旗降石的时候,方逸心里就生出了一个图案,大底已经在心里打好了腹稿。
  
  “行,不过你要是浪费了这块料子,你老石叔可是会骂人的。”
  
  看到方逸不听劝,老石头心里有点生气,他倒不是舍不得这块能值个万儿八千的寿山石料,但老石头最看不得人糟蹋好石头,这也是他出售手中最极品的石料时,一定要求对方先找好工艺大师,否则老石头宁可不卖。
  
  “好不好让大家说吧。”
  
  方逸闻言笑了笑,拿起那块石料仔细的看了起来,这块寿山石底部平整,而上面则是有点不规则,方逸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会,直接就用刻刀在上面刻画了起来。
  
  “这,这也不先勾勒出个形状?”
  
  在场的基本上都是行家,看到方逸的举动,除了知道方逸底细的余宣等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愣住,这雕琢和画画其实是一个道理,匠人在动刀之前,都是需要先根据料子的形状,画个小样出来的。
  
  而且这个小样也不是一次成形,有些工艺师为了求细,光是一个小样都要画上个把星期,然后再不断的改动,直到满意之后才会根据小样开始在石料上动刀的,像方逸这样拿起来就干的,只要稍微动点行的人却是都没见过。
  
  原本听过方逸名声的这些人,此时见到这种情形,心里也是打了个突,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认为方逸是名不副实了,老祖宗传下来的工艺程序,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这是有真本事,还是个愣头青啊?”
  
  “不好说,俗话说艺高人胆大,说不定真有两把刷子呢。”
  
  “什么真本事,我看是浪得虚名。”
  
  “先别吵吵,这马上就出形了,咱们看看还不就知道了。”
  
  周围的议论声开始还是比较小的,但随着议论的人一多,就慢慢变得吵杂了起来,固然有看好方逸的人,但更多的人心里却都是有点儿不以为然,因为方逸的举动已然是脱出了常规。
  
  “这刻的是什么啊?坑坑洼洼的,线条那么紊乱。”这是不相信方逸的人在议论着。
  
  “不对,我觉得方老师下刀很有数,而且手上有力道。”懂行的人不少,说这话的是自己也懂得一些金石篆刻的人,他们虽然看不出方逸是在印章上雕什么形状,但单从手法上看,方逸却是无可挑剔的。
  
  “手法倒是挺娴熟的,但这么快就动刀,也太草率了点吧?”围观的人褒贬不一,说什么都有,主要还是方逸太过年轻了,如果换成是余宣动手雕刻,那保证旁边没有这么多的议论。
  
  “换成以前的我,还真得思量一下,但现在嘛……”
  
  听着旁边的议论声,方逸看似在心无旁骛的雕琢着手中的物件,实际上他还能分心去听那些人的话,听到有些比较离谱的评论,方逸也是心中暗笑。
  
  在进入到先天的境界之后,这种突破,不仅是在武力值上的体现,更是身体的一种进化。
  
  现在的方逸,对一身先天真气的掌控已然到了入微的程度,眼力更是超出了常人百倍,这块寿山石拿在手上,方逸就像是用显微镜将其观察了一遍,表面上任何一处纹路都没能逃过方逸的眼睛。
  
  一把刻刀在方逸右手上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不断和左手握着的寿山石撞击着,点、凿、挖,切各种手法逐一展现了出来,不过大多时候那块寿山石都在方逸的左手掌心里,一直工过半程,旁边的人都没能看出方逸想在印章上面雕刻一个什么东西。
  
  方逸手中的刻刀就像是在变魔术,一层层粉末落到地面上,而他手中的寿山石也在逐渐成型着,在旁人看来,方逸的手和刀浑然一体,似乎带着一丝灵动。
  
  这个过程看似时间挺长,但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时间,实际上在五分钟左右的时候,方逸就已经完工了,剩下的这几分钟时间,方逸一直在进行着所谓的“精雕细琢”,只是他的动作太快,围观的那些人根本就看不清楚。
  
  当印章上面的雕刻完成之后,方逸反着将其握在了掌心里,然后用刻刀平整了一下地面,飞快的上面刻起字来,相比上面的雕刻,方逸的刻字就更加快了,两三分钟之后,方逸就收起了刻刀。
  
  “这就算完成了?”
  
  老石头看着方逸有些发傻,俗话说内行看热闹外行看门道,老石头的眼力在场内也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之一,单从方逸的手法上,他就感觉到方逸似乎雕琢出了个不凡的物件。
  
  不管是老石头,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均是有些傻眼,他们只听过有快枪手,还没听过有快刀手的说法,但眼前的方逸,就给他们表演了这么一出快刀技艺。
  
  “老石叔,还没全部完工呢。”方逸攥着那枚印章,说道:“这料子是坯料,不过寿山石料原本就很细腻,不需要打磨了,但还是要抛光一下才会更好看。”
  
  “咱们场馆内有抛光机啊。”老石头往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老林,我记得你带了个抛光机过来是不是?拿来先用用。”
  
  说实话,老石头从最初的不信任方逸,到现在心里已然是有些期待见到方逸的作品了,如此有灵性的雕琢动作,老石头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从这一点而言,方逸真的是要超出余宣的。
  
    说着话,老石头把手伸向了方逸,他想先一睹为快,看看方逸究竟在印章上面雕出了个什么图案。
  
  “老石叔,您这料子,不太适合用机器抛光吧。”方逸摇了摇头,却是没把印章交给老石头,“其实不抛光也没关系,老师,您先看吧。”
  
  方逸说话的时候,其实手指就在不断搓弄着那枚印章,人手有指纹,本来就很粗糙,在告诉摩擦下的效果并不比抛光纸要差,有这么几句对话的功夫,方逸已经粗略了完成了一次抛光。
  
  “好,我看看,你到底雕了什么样的印章?”余宣对方逸可是信心十足,当下伸手将那印章接了过去,只是印章刚一入手,余宣就愣了一下。
  
  玩了一辈子的金石篆刻,和所谓的四大印章石也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这每种石头的手感,余宣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但这枚印章一上手,余宣就感觉到了,它似乎已经经过了初次抛光。
  
  “没错,应该是五千目的砂纸进行的抛光。”
  
  余宣没有急着去看印章,而是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要不是他亲眼看着方逸在雕刻的,余宣还真以为方逸来了个偷梁换柱,拿出了个成品应付差事的。
  
  “余老师,您倒是看看这是个什么物件啊。”
  
  “冲着方老师刚才那技艺,这东西就差不了。”
  
  “老余,怎么这会儿闭目养神了,快点把手张开。”
  
  余宣这一闭眼睛不要紧,周围的人却是忍不住了,纷纷出言鼓噪了起来,秦海川仗着和余宣关系亲近,更是伸手要去拿余宣掌心里的印章。
  
  “别介,咱们大家一起看。”余宣推开了老友的手,很干脆的摊开了手掌,将那枚印章放在了掌心里。
  
  “这,这怎么可能?”
  
  “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勾勒出那么多刀?”
  
  “天哪,神乎其技啊!”
  
  当印章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场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但只是安静了短短的几秒,就像是引爆了一个炸弹似的,立马变得喧噪起来,因为众人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余宣掌心里的这枚印章,上面竟然雕出了一个万里长城,那刀法将长城上的每一块砖石似乎都给刻画了出来,方逸在这里用的是微雕工艺,尽显长城的威武雄壮,青色的寿山石被应用的淋漓尽致。
  
  这还不是最让人惊奇的,更让人震惊的是,方逸居然将那些金黄色部位也利用了起来,金黄相间中还掺杂着一些白色暗影,看上去就像是夕阳西下,将整片长城映照的金光闪闪。
  
  “这,这不是八达岭那一段吗?”
  
  在场有不少的老京城人,也不知道去过多少次八达岭了,他们很快认出了方逸雕出这个长城是那一段的,就算是没去过的经过提示之后也认了出来,因为这一段长城实在是太有名了,不管是在杂志上还是在影视中,只要出现长城的画面,那就肯定是这一段。
  
  一枚小小的印章,竟然给人一种立体感的雄伟壮观,似乎就是将八达岭长城缩小了无数倍放在了掌心里一般,这种巧夺天工的构思和技艺,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哥们我就去过那里,别的长城也没见过啊。”方逸悄悄的把身体往后退了一步,现在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余宣的身上,准确的说,是集中在了余宣掌心的那枚印章上。
  
  “余老师,快点看看下面的款是什么?”有心急的人喊出了声,他们刚才都看到方逸在印章下面刻字了。
  
  “拿印泥白纸来,咱们印下来看好不好?”余宣闻言笑道,引起了众人的一片叫好声,这些东西在场馆内都是常备的,很快就有人拿来了印章和白纸,放在了余宣面前的展台上。
  
  方逸是随形而雕的这枚印章,总体上来说是个方印,要比普通的印章大出了两三倍的样子,当沾染了印泥的印章从纸上拿开之后,四个篆字出现在了纸上。
  
  “这是什么字啊?”
  
  不是每个人都能识的篆字的,各人伸长了脖子看着纸上的字,很多人只能看出来这是四个字,镌刻的大气磅礴,看上去异常的有气势,无奈他们就是不认识。
  
  “寿山国石!”
  
  最终还是余宣说出了这四个字,听到方逸刻的竟然是这几个字,之前那些说方逸没有构思的人,顿时臊的满脸通红,因为这四个字实在是太应景了。
  
  长城本为华夏之象征,寿山石又在此次评选中极有可能获得国石的称号,两者结合起来,简直就能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在场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但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文化和技艺如此相契合的作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