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六十章 现场表演 下
    “真是巧夺天工,好!”
  
      秦海川开口大赞了一声,老爷子话声未落,场内已然是一片叫好的声音,在看到方逸展现出来的技艺之后,所有人心里的疑问全都被打消掉了,这个最近一年多风头正劲的年轻人,果然是有着真才实学。
  
      “好是好了,可是方逸,你倒是让我们评选委员会坐蜡了。”
  
      余宣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你都把寿山石列为国石了,万一评选的结果不是的话,你可怎么办?在场的人会不会骂我们这些评选委员呢?”
  
      余宣是把结果告诉方逸了,但在场的人除了评选委员会的那十来个人之外,其余的人却是都不知道的,方逸来了这么一出,对评选的结果当真是会有些影响。
  
      国石如果不是寿山石,在场的这些人会认为他们这些评选委员没眼光,但如果是寿山石,那么恐怕也会有人认为余宣和秦海川等人受到了这枚印章的影响,总之不管是什么结果,对评选的结果恐怕都会引来一些非议。
  
      秦海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评选国石这种重大的事情,是容不得有一点差错的,当下开口说道:“老余,我看人都在,要不咱们开个小会?”
  
      “行,方逸,你先在这等会,老石头让人拿东西了,我们去开个会。”
  
      余宣闻言点了点头,其实评选的时候是有政府结构监督的,但政府的公信力也就那么一回事,他们还是需要商量一个稳妥的办法,让大家都承认这次评选。
  
      “这物件你收好,别给老石头啊,他要是耍赖就不给你了。”
  
      余宣临走的时候,将那枚篆刻着寿山国石的印章交还给了方逸,还开玩笑似的提醒了方逸一句,气得老石头在后面吹胡子瞪眼,冲着余宣连啐了好几口。
  
      “方逸,给我看看。”一直跟在方逸身后默不作声的柏初夏,伸出手问方逸讨要起来,不过她在接的时候有点没拿稳,差一点摔到了地上。
  
      柏初夏的举动让围观的那些人几乎将心提到了嗓子眼,这玩意可脆的很,要是万一摔在地上,那恐怕这一群人的心也要碎了。
  
      “给你吧,差点摔了。”柏初夏吐了下舌头,连忙将印章还给了方逸。
  
      “摔了就摔了,一个小玩意而已。”方逸无所谓的说道,在他心里这东西还真不算什么,如果柏初夏高兴的话,方逸愿意雕上十个八个给柏初夏摔着玩。
  
      “你看那些人的样子,像是要吃了我,我可不敢摔。”柏初夏嘻嘻一笑,还是将印章塞回到了方逸的手上。
  
      “咳咳,小方,把那印章给我看看可好?”有了余宣刚才的那番话,老石头要起印章没有什么底气,“别听你老师的,你老石叔不是那种人,怎么可能会要你小孩子的东西?”
  
      “老石叔,给!”方逸笑了笑将印章递了过去,不过就是个应景的玩意儿,就算老石头拿了不还,方逸也只会一笑了之。
  
      “果然是巧夺天工啊,能用直刀刻出微雕来,你算是国内头一份了!”
  
      仔细端倪着手中的印章,老石头是赞不绝口,他虽然在金石篆刻上没有什么成就,但玩了一辈子的印章石,老石头的这眼光却是异常毒辣的。
  
      为了不给方逸招黑,老石头只是说了微雕,其实在他看来,方逸不管是篆刻还是雕工的技艺,在国内都是无人可及,包括那些老一辈大师级的工艺师,他们就算是在巅峰时期,也不如方逸现在的手艺。
  
      “老石叔,您过奖了。”方逸嘿嘿笑着,也不搭老石头的话,褒奖的话别人可以说,但自己要是承认,就会被指为厚脸皮了。
  
      “喏,给你,省得回头老余头说我。”
  
      在手上把玩了半天之后,老石头恋恋不舍的将印章还给了方逸,其实要不是之前被余宣给挤兑了,老石头说不定还真会生出将其据为己有的心思。
  
      “方老师,不知道您这印章能给我看看吗?”之前方逸曾经见过的那位高经理陪着笑说道。
  
      “没问题。”方逸随手将印章交给了他。
  
      “方老师,您放这就行,放这就行了。”
  
      和柏初夏接印章时的随意不同,高经理根本就不敢用手接,连声让方逸将其放在展台上,在方逸放下之前,高经理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棉手帕,将其垫在了下面。
  
      为了表示自己的小心,高经理从头到尾都没上手这枚印章,顶多是用手将印章换个方向来观察,在那展台一周圈,围了七八个人,都和高经理一样在端倪着这枚寿山国石。
  
      “方逸,我算是服了!”
  
      跟着方逸一起过来的华子易,此时对方逸真的是心服口服,他记得在去年的时候方逸还没有这手神乎其技的本事,只是短短的一年没见,方逸在雕刻技艺上竟然达到了如此成就。
  
      “你小子,我看除了不会生小孩,就没有你不会的东西了。”
  
      卫铭城嘴里也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在知道方逸那些不为人所知的事情之后,对于方逸所表现出来的技艺,卫铭城反倒是更加容易接受,因为在卫铭城看来,能进隐组的人都是些变态,而作为隐组的供奉,方逸自然是变态中的变态了。
  
      “方老师,我想请问一下,您这枚印章有没有出售的意思啊?”
  
      众人观察完这枚寿山国石印章之后,眼中的热切没有减少,反而愈发的狂热起来,这种集文化和艺术与一体的物件,在市场上绝对是增值最快的,更何况它还有着特殊的寓意,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出售?”方逸闻言皱了下眉头,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是的,方老师,您今天在现场让大家认识了什么叫做艺术,虽然艺术和金钱挂钩有些俗气,但我想大家都希望它能有个匹配其价值的市场价格吧?”
  
      说话的这人长着一张巧嘴,说来绕去的就是想让方逸松口卖出这枚印章,虽然最后的买家未必是他,但只要方逸肯卖,他自然也是有一定机会的。
  
      “那你觉得这枚印章能值多少钱呢?”
  
      方逸笑着问道,他并不反感艺术和金钱联系在一起,因为艺术要是卖不了钱,那艺术家全都需要喝西北风活着了,现如今可没有人会饿着肚子来搞艺术。
  
      “十,不,二十万!”那人原本说出了一个数字,不过刚说出来就改了口。
  
      “二十万?方老师作品在市场上的价格你知道吗?”
  
      “就是,二十万也好意思说出口?方老师的玉雕作品现在都是二十万起的。”
  
      “方老师,我出三十万,您这印章要不就让给我吧?”
  
      “三十五万,这物件可是不可多得。”
  
      “四十万,不就是钱吗?方老师的艺术品多少钱都不为过。”
  
      那人话声刚落,周围就响起了各种的奚落声还有报价的声音,让方逸吃惊的是,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展台上的印章就跳到了四十万的高价上,而且看场上的架势,还有人要开口报价。
  
      有余宣这位老师,方逸对于印章类的艺术品市场还是很了解的,他知道前年的时候港岛曾经拍过一枚乾隆皇帝的私章,当时拍出了二十万港币的价格,皇帝的文物才拍出二十万,方逸的作品竟然就被人喊到四十万,这就让他本人都感觉有些震惊了。
  
      “各位,各位,太抬爱了。”
  
      方逸有些无语的对着周围拱起了手,这价实在是不能再喊下去了,今儿要真是出一枚天价印章的话,那方逸的名声也就更大了,恐怕日后只要是个认识的人都会向自己求印的。
  
      “小方啊,我很喜欢这枚印章,要不你给我得了。”
  
      就在此时,老石头慢悠悠的开了口,“老石叔我不占你便宜,这枚印章我给你出一百万,另外你还可以随意从我这里选三块料子,怎么样?我这价格出得厚道吧?”
  
      “一百万?石老板疯了吧?”
  
      “就是,无价那是说说的,怎么着也不值一百万啊。”
  
      老石头的报价,在场内又引起了一番轰动,因为至今为止,除了几枚皇帝的玉玺在国外拍出过百万天价之外,现代和近代的印章价格都不高,别说百万了,十万都极其罕见。
  
      “老石叔,您要是喜欢,就拿去好了,谈什么钱不钱的。”
  
      听到老石头的报价,方逸不由连连摆手,他也认为不值这么多,要真是接受了这个报价,回头老师指不定怎么收拾自己呢,老师和老石头的关系,方逸看的比谁都清楚。
  
      “方逸,交情是交情,生意归生意……”老石头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是收了这钱,东西我拿走,你要是不收,这东西还是你的。”
  
      “老石叔,这东西,我压根就没打算卖呀。”
  
      方逸被老石头逼的苦笑不已,自己只是随口问下那人出个什么价,这一下子就全场爆棚了,而且来了一场现场拍卖,最主要的是,这场拍卖都没人询问方逸愿不愿意卖。
  
      “你要是不卖,老石叔也不勉强你,不过你要是卖,那就一定要卖给我。”老石头这话虽然说的霸道,但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反感,因为老石头有资格也有底气这么说。
  
      作为最早一批从事寿山石开采的人,老石头一直到现在手上还有两个寿山石矿,别看他穿的像是个乡下老农民,实际上早在几年前老石头就已经身家亿万了,场内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和他相比。
  
      “方逸,你东西不卖就对了!”
  
      余宣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了过来,众人回头一看,评选委员会的人却是都到齐了,不过站在最前面是此次评选委员会的主任,和余宣等社会人士不同,这位却是文化部的一个副部长。
  
      “龚部长要讲话,各位请安静一下。”一个政府官员开口说道,场内纷杂的声音顿时消失掉了。
  
      “原本是计划明天上午宣布的,不过这位方老师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在请示了上级领导并征得同意之后,现在我宣布,寿山石为华夏国石!”
  
      龚部长的声音很洪亮,也很简洁,开门见山的就宣布了此次的评选结果,“这次评选,是昨天下午就统计出的结果,是公平公正并且有效的,在此让我们祝贺闽省寿山石,成为华夏国石!”
  
      俗话说民不和官斗,在龚部长带头鼓掌下,就算场内有些人不太乐意,也只能跟着鼓起掌来,在前两年的评定中,寿山石都是列为第一候选国石,所以这个结果众人倒也能接受。
  
      “小方,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你能答应。”
  
      在掌声停下来后,龚部长看向了方逸,说道:“刚才我们商议了一下,你这枚印章寓意和此次大会十分的贴切,我想将他作为国石印章,保存在宝玉石协会,你看怎么样?”
  
      “捐赠?”方逸眨巴了下眼睛。
  
      “可以这么说。”龚部长点了点头,说道:“宝玉石协会是民间机构,估计没有那么多钱来买你这枚印章的。”
  
      龚部长话声一落,全场变得异常的安静,刚才别人出到一百万想买方逸都没卖,你虽然贵为部长,但也不能就这么空口白话的将东西拿走啊。
  
      “行!”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方逸很干脆的就答应了下来,他原本就觉得这寿山国石像是块烫手山芋,卖也不是送也不是,现如今国家既然想要,那就干脆捐赠出去。
  
      “好,小方的高风亮节,值得我们学习!”听到方逸的话,龚部长也感觉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还要扣上几顶大帽子方逸才会答应,没成想对方如此的干脆利索。
  
      “空口白话,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
  
      这次连方逸身后的卫铭城都开始撇嘴了,这会卫铭城正在心里琢磨着,如果这位龚部长知道方逸的真正身份,会不会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让方逸捐赠这枚印章?
  
      “余老师,我看咱们是不是搞一个捐赠仪式?给小方同志颁个奖?”龚部长这会也感觉自己做的有点不地道,当下转脸看向了余宣,其实捐赠印章这事儿,还是余宣提出来的。
  
      “不用了,印章就在这里,老师,我交给你就算完成捐赠了吧。”还没等余宣说话,方逸就拿起印章塞到了老师的手里,他这几天忙的要命,哪里有工夫和政府官员去做这些表面文章。
  
      “好,回头老师给你补个收藏证书。”余宣点了点头,对龚部长说道:“方逸还年轻,没必要给那么高的荣誉,我看这样就挺好的。”
  
      听到方逸和余宣的对话,龚部长虽然心里不大高兴,但作为领导是不可能将情绪表现在脸上的,当下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好,我们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老石叔,这边没啥事了,咱们去看看你的货吧。”
  
      方逸呆在这场馆里,感觉自己就像是国宝大熊猫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自己的身上,当下趁着领导说话的时候,拉了一把老石头,两人悄悄的退到了人群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