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六十一章 被拍卖的灵石
    “小方,你不厚道啊。”
  
      被方逸拉出人群之后,老石头满脸的不高兴,“你老石叔我要花钱买,你不卖,现在倒是好,一分钱都没落着吧?刚才你要卖给我不就没这些事了吗?”
  
      “老石叔,那东西不值那么多钱的。”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您老要是真喜欢,回头我再给您刻一个不就完事了,我保证,只要您能拿出差不多的料子来,我就能给你雕一个一模一样的。”
  
      “唉,能一样吗?就算是一样,这意义也不一样的。”
  
      老石头苦笑了一声,在他看来,方逸的这件作品,已然是达到了他的创作颠覆,这样的东西都是灵光一闪之下做出来的,又不是流水线生产,怎么可能会一模一样呢。
  
      而且方逸在众目睽睽之下雕出来的这枚印章,用不到俩小时,这件事就能传遍整个玉石行,所以这枚印章也愈发显得弥足珍贵,即使方逸再雕出一枚来,那也没有这一枚印章的名气大。
  
      “老石叔,那我就就没办法了。”方逸说道:“卖是不能卖的,我留在手上又会被人惦记,所以还是捐赠出去的好,老石叔,事已至此,咱们就别再纠结了。”
  
      其实对于方逸而言,只要老石头能再拿出块类似的料子,他真的能丝毫不差的再雕出一个寿山国石来,当然,因为料子本身的不同之处所产生的差异是不能计算在里面的。
  
      “好吧,这事儿就算了,不过你欠我一个物件啊。”
  
      老石头也知道方逸如果不差钱的话,那么他的选择就是正确的,相比一百万,被宝玉石协会收藏了的那枚寿山国石,无疑能让方逸的名声更大。
  
      就像是一些画家,如果人民大会堂要收藏他们的画,那他们绝对会一分钱不赚还呕心沥血的画出一幅精品捐赠出去的,因为这代表着他们的社会认可度。
  
      而且这事儿看似方逸损失了一百万,其实不然,有了老石头之前的报价,相信方逸的作品又会被市场所追捧,这对于方逸而言是只赚不赔的事情。
  
      “成,老石叔,回头您给个章程,我给您雕个物件。”
  
      方逸点头答应了下来,旁人雕琢出一件精品作品,恐怕要耗费上几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在方逸手上,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他抽个两天功夫,就足以做出让胖子卖一年的作品来了。
  
      “方逸,你小子又被他给占便宜了。”余宣这会也从人群里退了出来,开口说道:“你以为这老小子出价一百万想要买你那枚印章,是做的亏本生意吗?”
  
      “老师,真的不值那么多的。”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而且那印章的材料原本就是老石叔的,我要是真卖掉,你老还不得找我麻烦啊?”
  
      “我找你什么麻烦,你要是卖掉了,老石头反而赚大了。”余宣看着老石头,说道:“别怪我拆你的台,这次国石评选是国家行为,那寿山国石要是落在你的手上,这次组委会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组委会有没有面子,关我什么事。”老石头对着余宣翻了个白眼,他之前喊出一百万的价格,的确是有自己的考量。
  
      老石头是做寿山石生意的,而且生意做得很大,不过这并不代表老石头就能垄断这个行业了,和他生意规模差不多的还是有那么两三个人的,这几个人也都是老石头竞争多年的商业对手。
  
      方逸雕出的这枚寿山国石印章,引起的轰动很大,老石头之所以喊出一百万的价格,就是想引起一个广告效应,他要是真拿下了那枚印章,最起码在行外人看去,老石头就是经营寿山石的第一人了。
  
      “行了,你虽然没买到那印章,但一百万喊出去,也算是给自己打广告了,方逸没收你广告费就不错了,别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
  
      余宣点出了老石头的心思,说道:“你取来的寿山石呢,快点拿出来看看。”
  
      余宣之所以从人群里挤出来,就是想看看老石头拿出来的东西的,他深知自己这位老友的为人,在做买卖的时候那绝对是面相憨厚内心狡诈,在生意场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老石头的外表给欺骗过。
  
      “我这次一共就带了六块料子,展台里面有两块,这里有四块,你们看看吧。”老石头也没废话,招了招手让人拿过来了一个袋子,袋子不大,是用棉布做的,从外面看鼓鼓囊囊的。
  
      “咦,你还真带好东西来了。”
  
      余宣打开袋子看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递给方逸说道:“这几块料子都不错,算得上是寿山石中的精品了,你拿去给老爷子祝寿绝对没问题。”
  
      方逸接过后也看了看,他发现老石头装寿山石的这个棉袋子很讲究,里面被分隔成了好几个独立的口袋,每一个口袋里面都放有一块寿山石,其中有两块略大,可以分割成三四枚小一点的印章,还有两块只能够做一枚印章的。
  
      方逸将那块稍大一点的寿山石拿在了手中,这是一块田黄石,可以说是寿山石最具代表性的石种,这块料子通体呈淡淡的金黄色,肌理玲珑剔透,仔细看去,上面还有着细密清晰的萝卜纹,在灯光下给人一种肉冻般的感觉。
  
      “这是我放了十多年的料子,一直都没舍得出手的。”
  
      看到方逸拿起那块寿山石,老石头开口说道:“这是最顶级的田黄冻石,要是放在古代的时候,是皇室的贡品,民间根本就不让存有的。”
  
      “这块石头是不错。”
  
      方逸端倪着手中的石头,微微点了点头,这块料子看上去就像是碎掉的鸡蛋黄一般,看上去很通透实际上又不是透明的,而更重要的是,方逸在这块通灵澄澈田黄石中,竟然感受到一丝极为淡薄的灵气。
  
      “古人所说的玉石能吸日月之精华,看来并非是妄言。”方逸心中忽然一动,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灵石,开口说道:“老石叔,您经常和石头打交道,不知道有没有见过这种玉石呢?”
  
      “你这是玉?”
  
      接过方逸递来的那块灵石,老石头仔细的看了起来,过了半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这东西怎么给我一种很有灵性的感觉?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和石头打了一辈子交道,老石头的外号真不是白叫的,他虽然没能辨认出方逸这块灵石的来历,但还是从中感觉到了不凡,老石头发现,将这块玉石握在手心里,居然能给人一种心神安宁的感觉。
  
      “在北极的时候捡到的,老石叔您没见过就算了。”
  
      方逸心中稍微有点失望,像老石头这样一辈子和石头打交道的人都没见过灵石,看来自己上次真的是撞了大运,才一次搞到了这几块灵石。
  
      “这玉很不错,小方,你卖不卖?”
  
      将灵石握在手上把玩了一会,老石头竟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小方,我虽然看不出这物件是什么品种的玉,但应该很珍贵,我用这里的四块料子换你这块玉,你换不换?”
  
      “老石叔,对不住,我也很喜欢这东西,君子不夺人所好,您老就别打这个的主意了。”
  
      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用灵石和这块寿山石相比较,那纯粹是在开国际玩笑,老石头就算是把一座山那么大的寿山石放在方逸面前,他都不会交换的。
  
      “哎,今儿看中两样东西,都是你小子的,还都没弄上手。”老石头一脸哀怨的将灵石还给了方逸。
  
      “方逸,给我看看。”
  
      听到两人的对话,余宣也有些好奇,他和玉石打的交道也不少,而且和只开采寿山石的老石头相比,余宣涉猎的却是更加广泛,从国内到国外的各种宝石他都有研究。
  
      “这是玉!”
  
      余宣一上手,就开口定了基调,不过观察了一会之后,余宣的面色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方逸,你这玉真是从北极得来的?”
  
      “是啊,老师,一共得来好几块,我和大哥还有泰国的那位分掉了。”方逸点了点头,他这话也不算欺骗老师,只是没有说的那么详尽而已。
  
      “这种玉,我见过一次。”
  
      余宣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不过我见的那块玉要比你这块体积小很多,只有小指的指甲盖那么大,是一个戒面,虽然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这是什么玉,但你这块的材质,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个戒面绝对是一样的。”
  
      “老余头,有人用白玉做戒面?”
  
      旁边的老石头提出了异议,因为方逸拿出的这块只有拇指大小的玉石,通体呈乳白色,上面隐隐现出一层宝光,虽然看上去极为不凡,但这种颜色却是不怎么适合做戒面的。
  
      做戒面的宝石,通常都是要色泽艳丽的,像是蓝宝石红宝石还有翡翠珊瑚,这个世界上最贵的一个戒面,就是由一块红宝石做成了,八十年代的时候在英国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出四千万英镑的天价。
  
      “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戒面,不过当时是被当成戒面来拍卖的。”余宣看着手中的玉石,语气愈发坚定了起来,“没错,我不会认错的,这个玉和那个戒面的材质肯定是一样的。”
  
      “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给说说。”
  
      听到老师竟然见过灵石,方逸心里顿时有些激动,虽然按照余宣的说法,那块灵石只有指甲盖大小,但只要里面蕴含灵气,那对于方逸而言就是弥足珍贵的。
  
      “走吧,咱们去办公室说,这事儿过去好几年了,要不是看到你这块玉,我都要忘了。”看了一眼周边吵杂的环境,余宣对方逸说道:“喊上初夏那丫头和卫家的小子,回头老师带你们去吃羊蝎子,那味道很不错。”
  
      方逸退出人群的时候,柏初夏和卫铭城也都跟着退出来了,不过他们见到方逸在和老石头交易物件,都很自觉的在不远处闲逛了起来。
  
      至于华子易则是留在了圈子里面,因为他的老师秦海川也是此次评选的官方负责人,在宣布国石归属之后,还有一些程序要走,华子易既然来了,自然不能丢下老师来陪方逸的。
  
      “老余,羊蝎子有什么好吃的?来京城还是吃东来顺吧。”余宣话声刚落,秦海川洪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冬天吃火锅才是最舒服的,我回头让子易去拿酒,今儿这顿我来安排了。”
  
      “你是地主,你愿意安排我还会和你抢吗?”余宣闻言笑道:“不过晚上的官方活动你不参加了?我是个闲云野鹤无所谓,你可是有身份摆在那里呢。”
  
      “我一退休的老头子,比你能强到哪里去?”
  
      秦海川一脸的不在乎,他当年在职的时候级别不低,和那位副部长也是差不多,现在又是退休老干部,就算是倚老卖老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那走吧,去办公室泡壶茶,讲完故事喝完茶咱们去吃饭。”听到秦海川的话,余宣哈哈一笑,一行人离开了喧闹的会场,来到了文化宫临时给他们置办的办公室里。
  
      虽然身为隐组的供奉,但是在这屋里,方逸却是最小的那一个,进去之后就忙着端茶倒水,而秦海川看到余宣手里把玩的灵石,不由开口问道:“老余,你们刚才好像在说什么玉,是你手中的那块吗?”
  
      “老秦,故宫的宝贝多,你看看有没有见过这种玉?”余宣将灵石递给了秦海川。
  
      秦海川看了好一会,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这东西看上去不怎么像玉,倒是有点像是钟乳石,故宫里没有收录过这种物件。”
  
      “老师,您还是说说那件事吧。”听到秦海川的话,方逸也没失望,如果灵石真是满大街都是,那灵气也不至于从地球上消失掉了。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去英国参加那一届的世界珠宝博览会……”
  
      余宣在讲到珠宝博览会的时候,给方逸讲了一下所谓的世界珠宝博览会的来历,其实这里所说的世界两个字,是英国人强加上去的,在行里也有人称其为伦敦珠宝博览会。
  
      虽然自从二战之后,美国就坐上了世界强国的头把交椅,但是在英国人眼中,美国就是个暴发户。
  
      像是每三年一届的世界珠宝博览会,基本上都是在依旧沉浸在大不列颠帝国辉煌中的英国举办的,而对于欧洲像是巴黎双年展、巴塞尔和维琴察三大珠宝展,英国人向来也是呲之以鼻的。
  
      不过英国人的确有这个底气,为了三年一度的珠宝盛宴,各家珠宝商的设计师都竭尽创意,巧夺天工的工匠们竭尽手艺,打造出了无数艺术级别的珠宝臻品。
  
      而且除了在传承之上不断创新之外,在英国的珠宝展上还可以看到很多中世纪的古董级珠宝,几乎全世界的品牌翘楚,代理商、珠宝设计师和资深收藏家都会汇聚于伦敦,共同打造一场珠宝盛筵。
  
      这么多收藏家汇聚的地方,那些依靠大藏家们吃饭的拍卖行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伴随着博览会一起进行的,自然还有诸如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的世界级拍卖行组办的拍卖会,这些拍卖会同样热闹之极,几乎是座无虚席。
  
      余宣是受港岛郑家的邀请参加的那一届珠宝博览会,虽然郑家在港澳是首屈一指的大珠宝公司,不过在欧洲却是不怎么起眼,邀请余宣的目地,却正是为了和博览会交错进行的拍卖会。
  
      郑家是做黄金珠宝起家的,而亚洲人对于玉石尤其钟爱,所以他们特别关注的就是拍卖会中的玉石拍品,余宣就是在拍卖行所给的彩册中,见到的这个戒面。
  
      无色的翡翠戒面余宣见过,但近乎乳白色的戒面,余宣却是从来都没见过的,所以他也特别的留意了一下,在拍卖进行之前,余宣专门去看了这件拍品的实物,所以他才敢如此肯定的说那个戒面和方逸拿出的这块玉石的材质,是一样的。
  
      “老师,那个戒面呢?”方逸对于余宣是如何见到戒面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想知道的是戒面究竟有没有拍出去,最后到底是落在了谁的手中。
  
      “被人拍走了。”
  
      余宣想了一下,说道:“那个戒面看上去不怎么起眼,最后拍出的价格可不低,整整拍出了一百二十万英镑,相当于咱们人民币的一两千万了。”
  
      “被谁拍走的?”
  
      方逸追问道,俗话说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灵石这东西错过一块就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下一块了,但凡有点机会,方逸都想将那个被人制成了戒面的灵石搞到自己手中的。
  
      “不知道!”
  
      余宣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说道:“那种级别的拍卖会,有很多人都不一定是亲自参加的,除了真正的收藏家之外,那些大鳄级的人物,基本上都是找个委托人,然后用电话来操纵拍卖。”
  
      用余宣的话说,在国外有很多超级隐形富豪,这些人并不愿意出名,但又想满足自己的收藏癖好,所以电话委托拍卖就成了他们最为喜爱的一种方式,每年绝大多数的珍品,都是以这种方式被拍卖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