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六十八章 让我静一静
    “初夏,他是谁?”卫小婉出身军人家庭,说话向来都是直来直去的,看着方逸,卫小婉直接就问了出来。
  
      “嗯?他不是跟着铭城来的吗?”听到妻子的话,柏井然也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将目光看向了方逸。
  
      “爸,妈,他是方逸!”
  
      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柏初夏爽朗的性格完全继承的母亲,听到父母问起来,当下也没什么扭捏,直接说的:“我去年和你们提过的,方逸,我的男朋友!”
  
      “方……方逸?男朋友?!”
  
      卫小婉和柏井然听到方逸这个名字,开始时只是感觉有些熟悉,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是紧接着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却是猛地打了个激灵,算是想起来方逸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叔叔阿姨好,我是方逸。”这会儿方逸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了,走到柏初夏身边,方逸微微欠了下身体,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你就是方逸?”
  
      卫小婉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方逸,对于这个名字,她的印象要比丈夫深刻得多,因为家中的老爷子专门打来电话叮嘱卫小婉,让她承认这个女婿。
  
      卫小婉的几个哥哥都比她大了不少,她是卫家老爷子卫德林在建国后生的最后一个孩子。
  
      相比那几个上山下乡的哥哥,卫小婉一直都是跟在卫德林身边,所以她和父亲也是最为亲近的,从小到大,父亲都是卫小婉最为崇拜的人,当时接到父亲的电话后,卫小婉就对方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父亲的眼光,卫小婉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她也想看看方逸究竟是个什么人,所以去年女儿和自己提起这事的时候,卫小婉就让女儿邀请方逸来京。
  
      原本卫小婉是想先见见方逸,然后再介绍给丈夫认识,但让卫小婉没有想到的是,方逸在约定的时间并没有来京城,反而出了国,当时卫小婉心里有点不高兴,但年轻人事业为重,她也没多说什么。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卫小婉开始质疑父亲的眼光了,因为方逸在国外竟然失踪了,而且根据卫小婉得到的消息,方逸死亡的可能性占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那段时间的柏初夏精神状态极其的不好,卫小婉也就没再瞒着丈夫,将方逸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夫妻两个商量好了,这事儿以后谁都甭提了,让时间慢慢消磨女儿心中的伤痛。
  
      但是让卫小婉和柏井然都没想到的是,失踪了将近一年的方逸,突然的就这么冒了出来,而且看他手上拎着的东西,像极了女婿上门的架势,让卫小婉和柏井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一时间这两口子都没能反应过来。
  
      “阿姨,我是方逸,本来去年就应该来拜访叔叔阿姨的,只是出了点意外,没能过来,实在是很抱歉。”方逸目光清澈神情坦然,说话条理分明,当然,这只是他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在方逸的心里面,还是有一些紧张的。
  
      “意外?这个意外可不小呀。”
  
      卫小婉话有所指的说道,作为母亲,都希望孩子能有一个比较安稳的生活,但根据卫小婉调查所得到的信息,方逸在国外的关系似乎比较复杂,牵扯到缅甸和泰国的一些势力争斗,这一点让卫小婉极为不喜。
  
      “真的是意外。”
  
      方逸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既然柏初夏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他也是无言以对,当时在柬埔寨火烧连山,就连武装直升机都出动了,这动静不可谓不大。
  
      “妈,你那么咄咄逼人干什么?”见到方逸一脸尴尬的样子,柏初夏顿时挽住了母亲的胳膊,说道:“妈,外公都同意我和方逸交往了,你还问那么多干什么?”
  
      “你这丫头,含蓄一点好吗?”
  
      听女儿提到外公,卫小婉也是无可奈何,她虽然嫁给了柏井然,已经算是柏家的人了,但是对于父亲的意见,卫小婉还是非常尊重的,如果父亲真是拍了板,卫小婉也只能同意下来。
  
      “初夏,你外公同意,你爸我还没同意呢!”
  
      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柏井然,终于是忍不住了,俗话说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女儿交男朋友,心情最复杂的肯定是当爸的,别说方逸之前放过他们一次鸽子,就算柏井然对方逸很满意,这第一次见面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
  
      “爸,你最疼我的了,是不是啊?”柏初夏又挽住了父亲的胳膊来回摇晃着,也只有在父母面前,柏初夏才会做出这样小儿女的样子。
  
      “我当然疼你了,所以这件事要慎重!”
  
      柏井然看向了方逸,说道:“小方,初夏和你都还年轻,年轻就代表着可以做出很多选择的机会,你们最好再认真的考虑一下,我觉得你们两个不是很合适。”
  
      “爸,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合适?”父亲的话让柏初夏急了。
  
      “你从小虽然说不上锦衣玉食,但也是吃穿不愁,这经济上是个问题吧?”
  
      柏井然和女儿一向都是讲道理的,他去年听妻子提过一嘴,方逸好像是做点古玩生意的,在柏井然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就算是做生意,估计也就够个温饱。
  
      再加上柏井然知道方逸是个孤儿,在这个没有背景的社会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孤儿做点小生意,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规模的。
  
      “经济问题?”
  
      柏井然这话一说出口,柏初夏和方逸都愣了一下,对方逸而言,他除了下山的第一个月感觉钱是个好东西之外,再往后方逸对钱基本上就都没什么概念了,他好像也从来都没有缺过钱花。
  
      方逸的身家柏初夏现在还是很清楚的,听到父亲的话后,她忍住笑意,开口说道:“爸,方逸前几天才在京城买的房子,刚刚过完户!”
  
      “哦?多大的房子?”柏井然随口说道:“你从小就住大房子住习惯了,难道结婚就要和人去挤小房子吗?”
  
      虽然有那么一点意外,但柏井然还是不认为方逸能有多少钱,现在京城的房子并不是很高,如果能凑个几十万首付再贷款,买个百十平方的房子倒也不算什么。
  
      “爸,方逸买的是个四合院。”
  
      柏初夏这次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道:“他那四合院就在舅爷家旁边,占地有一千多平米呢,比咱们家现在住的可要大多了。”
  
      “什么?买了个四合院?”柏井然这次终于震惊了,他是知道四合院价格的,别说一千多平方米了,就是一个单进的小院子现在都能卖好几百万。
  
      “姑父,这事儿我能作证。”
  
      卫铭城插口说道:“我那天是和方逸一起去的,那院子确实很大,以前好像是个什么王爷的府邸,现在的房主是个教授,正急着出国,所以这才把房子卖给方逸的。”
  
      “那教授的四合院卖了多少钱?”
  
      柏井然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作为一个女儿的父亲,问出这样的话未免显得有点太势利了,但作为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对女儿以后生活的物质需求,在柏井然看来是最基本的条件。
  
      “两千五百万。”
  
      卫铭城伸出一个巴掌来回晃了好几下,“这只是买房子的钱,方逸打算把那房子全部推倒重建,这还得花上个千儿八百万的,姑父,你可别小看方逸,他随随便便的都能动用几个亿的资金。”
  
      之前只顾着显摆,忘了方逸的事情,卫铭城自然得使劲的给方逸吹嘘一下了,不过他这话倒是也没毛病,因为只要方逸愿意的话,他的确可以从宋天宇那里拿上几个亿。
  
      “什……什么?”
  
      卫铭城的话,彻底的让柏井然惊呆了,他知道方逸是个孤儿,但正因为如此,他才不同意女儿跟着方逸去过苦日子,但听卫铭城这么说,事情好像和自己想象的有些偏差。
  
      “这,做古玩生意有这么赚钱?”卫小婉也是吃惊不小,她知道的要比丈夫多一点,但是听父亲话中的意思,方逸似乎也没多少钱,怎么一下子就变出几个亿了呢。
  
      “姑妈,你不知道,方逸他可是国内最年轻的玉雕大师,他随便一件作品拿出去都能卖个好几十万的。”
  
      卫铭城不遗余力的给方逸添光加彩,柏初夏偷偷的在背后对表哥伸出了个大拇指,有些话柏初夏自己说出来力度不够,但由卫铭城说出来,那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怎么又是玉雕大师了?”
  
      柏井然这会儿脑袋已经有点混乱了,最初他对方逸的认知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金陵做点古玩买卖,但经卫铭城这么一介绍,好像就将方逸的整个形象完全都给颠覆了。
  
      “方逸的老师是余宣老师和孙连达老师,爸妈,余宣老师你们是认识的。”柏初夏在旁边介绍一下,余宣和柏家交往很多,有这层关系,相信父母对方逸的感官会更加好一些。
  
      “对了,姑妈,姑父,还有件事我没说呢。”
  
      柏初夏话音刚落,卫铭城紧接着说道:“方逸那套四合院办房产证的时候,登记是初夏的名字,也就是说,这套房子的所有权是归初夏的,你们说这样好的女婿到哪去找啊?”
  
      “这……这是真的?”柏井然又是一惊,脖子有些僵硬的看向了女儿。
  
      “爸,方逸身份证没在身上,就用我的了。”柏初夏点了点头,肯定了卫铭城的说法。
  
      “等等,让我静一静,我这会脑子有点乱。”
  
      卫铭城和柏初夏这左一言右一语的,终于是成功的把柏井然给绕迷糊了,他怎么都没能想到,面前这个也就是看上去比较俊朗一点的年轻人,竟然能做出那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