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丈母娘看女婿
    “小方,你是怎么赚这么多钱的?”柏井然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方逸,有钱人他见得多了,但二十来岁白手起家赚到如此家业的,柏井然别说见到了,就是听都没听过。
  
      “叔叔,我运气好,从境外拍到过一些古玩,市值很高,另外在缅甸赌石也赚到过一些钱。”
  
      方逸在心里琢磨了一下,那笔彭斌所给的战争财自然不能拿出来说,想来想去也就只能将缅甸的事情说出来了,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方逸也不怕告诉柏井然。
  
      “赌石?这可不是正当事。”
  
      听到方逸的话,柏井然终于是找到了个方逸的话柄,脸色一板,说道:“赌石这事我知道,赌输了倾家荡产的人可是有很多,今天你赢了,不代表明天仍然能赌赢。”
  
      说实话,在听到方逸那么多成就和对女儿的好处之后,柏井然心里已然是有几分动摇了,不过作为柏初夏的父亲,他却是不愿意如此轻易的就接受方逸,更何况柏井然在今天的寿宴上,原本是想给女儿找个青年才俊的。
  
      “井然,这孩子能做到这一步,很不错了。”
  
      卫小婉有些奇怪的看了丈夫一眼,她最近比较喜欢玉石类的首饰,是以知道赌石是玉石行当的传统,前段时间卫小婉和丈夫讨论起这个事的时候,也没见丈夫言辞如此激烈啊。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喜欢,在知道方逸是如此优秀又对女儿那么好之后,卫小婉此时已经在心里认可了方逸,再加上老父亲也递过话来了,现在卫小婉看向方逸的时候,眼神都和刚才有很大不同了。
  
      “女儿是父亲带大的,听听父亲的意见吧。”柏井然不置可否的看向女儿,说道:“初夏,你跟我出去迎接客人,小方既然来了也是客人,铭城,你陪小方到里面去坐吧。”
  
      “爸!”柏初夏不依的摇晃了下父亲的胳膊,自己的男朋友来了,怎么着也应该她来陪着,让表哥陪算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来的人多,你不出去怎么行?”柏井然没好气的瞪了女儿一眼,起身往外面走去。
  
      “方逸,让五哥陪着你,我一会就过来。”往日里疼爱自己的父亲今儿这么不留情面,柏初夏有些委屈。
  
      “没事,你去吧,我和卫哥自己过去就好。”方逸闻言点了点头,柏初夏的父母没把自己赶出去,就已经说明有戏了,至于这些微的冷淡,对方逸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
  
      “井然,你今天怎么了?”卫小婉跟着丈夫走了出去,她能看得出来丈夫今儿有些反常。
  
      “没怎么呀。”
  
      柏井然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房间的女儿,低声说道:“这小子就算不错,咱们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优秀的年轻人有很多,说不定就有比他还好的呢,那么急着下定论干什么?”
  
      “井然,你是不是有什么安排?”看到丈夫说话时的不自在,卫小婉心里猜出了几分。
  
      “不是安排,今天外经贸委的吴副部长不是要过来吗?另外还有徐副部长,他们可都是带儿子过来的,咱们多少总得见下吧?”
  
      听到妻子的话,柏井然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之前这两位他并未邀请,不过吴副部长和徐副部长却是主动打了电话过来,问起了老爷子大寿的事情,并且随口问到了柏初夏有没有交男朋友的事情。。
  
      柏井然哪知道方逸回来的事,自然是说女儿还没男朋友,于是那两位就表示要带着儿子来给老爷子祝寿,并且给年轻人营造个机会,柏井然一想这是好事,当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只是方逸的突然出现,却是将整件事都给打乱掉了,如果柏井然现在承认了方逸是女儿的男朋友,那岂不就是对两位副部长说了假话?
  
      虽然不是同一部委的人,柏井然现在的级别也比他们只是低了半级,相互间也没有隶属关系,但到了他们这种身份级别的人,说出去的话那是一个吐沫一个坑的,所以虽然看出来了女儿钟意妻子满意,柏井然还是没有松口。
  
      “你啊,答应别人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卫小婉不满的看了一眼丈夫,低声说道:“我可是觉得方逸这孩子不错,虽然家里没什么人,但这不是正好嘛,咱们可是没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
  
      “看看再说,看看再说。”柏井然苦笑了一声,妻子的话已经是表明了态度,再加上女儿一票,这事儿他几乎是没有什么发言权了。
  
      “你就是多此一举。”卫小婉对丈夫的行为下了个结论,看到女儿从后面追上来,卫小婉马上闭上了嘴,总归还是要给丈夫留些面子的。
  
      “方逸,走吧,咱们去宴会厅。”等到姑妈姑父都离开后,卫铭城还真拿自己当成了主人。
  
      “卫哥,你说柏叔叔是个什么意思啊?”方逸这会儿心里也有些没底,这样的事情他可是第一次经历,完全没有任何的经验。
  
      “他能有什么意思?”卫铭城嗤笑了一声,说道:“你把心放肚子里吧,这事儿算是成了。”
  
      “这话怎么说?”方逸不解的看向卫铭城,他刚才能感觉得到,柏初夏的父亲似乎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成见。
  
      “这么给你说吧。”
  
      卫铭城嘿嘿一笑,说道:“在我姑家里,我姑妈说了算,在整个柏家,那是老爷子说了算,不过老爷子最疼初夏那丫头,只要初夏铁了心,老爷子肯定是会支持的。”
  
      柏井然兄弟两个,下一辈也算是人丁兴旺,他大哥家有三个男孩,不过女孩可就柏初夏一个,所以在柏家男孩不稀罕,而柏初夏却是从小被当公主一般养大的,柏家无论男女都对她十分的疼爱。
  
      “再说了,就算老爷子不同意,那还有别的办法呢。”卫铭城说到这里却是闭口不言卖了个关子。
  
      “你就瑟吧。”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卫铭城一眼,眼看已经穿过走廊来到一个宴会厅里,方逸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柏爷爷这大寿,来的人不少啊?”
  
      左右看了一眼,方逸发现这个宴会厅很大,足足摆放着七八十张桌子,在宴会厅的最前方,则是挂着一个大大的寿字,两边用红色的绸缎衬托,整个会场布置的十分喜庆。
  
      在距离寿字最近的地方,单摆着一张桌子,方逸知道那应该就是寿星公的主位了,能坐上那一桌的估计也都是和寿星公身份差不多的人。
  
      “这不算多,老爷子这寿宴,还算是家宴。”
  
      卫铭城摇了摇头,说道:“柏家以前是江浙地区的大户,光是沾亲带故的亲友就不知道有多少了,这次听闻还有人从国外回来专门给老爷子拜寿,只开三四十桌,那基本上就没邀请外人。”
  
      算起来柏家是从明清就传下来的家族,而且在两朝一直都是长盛不衰,到了现代更是涌现出了不少人人物,单是柏老爷子这一脉就都有上百人了,再加上没出五服的亲戚,怕是上千人都有的。
  
      此时宴会厅已经来了不少人,有男有女,不过距离寿宴开始还早,早来的大多都是些年轻人,聚在一起聊着天,见到方逸和卫铭城进来,很多目光就投了过来。
  
      这些目光关注的自然还是卫铭城,且不说他那挂着将星的军装,就是卫铭城魁梧的身材也很容易被人第一眼就看到。
  
      “将军?”
  
      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卫铭城的人,看到那军衔都是吃了一惊,认识卫铭城的人吃惊于卫铭城佩戴的军衔,而不认识卫铭城的人,则是吃惊于卫铭城的年轻。
  
      “铭城,你过来了?”
  
      两人刚走进来,一个三十出头的人就迎了过来,眼睛盯着卫铭城的肩章,说道:“铭城,你不会把卫叔叔的衣服给穿来了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我爸是内卫,和我这衣服能一样吗?”又听到了类似的话,卫铭城不由翻了个白眼,对来人说道:“学志哥,我这可是凭真本事晋升的,和我爸还有我爷爷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什么?你小子别乱开玩笑。”
  
      听到卫铭城的话,来人被吓了一跳,他虽然是在政府体系工作,但也知道将军所对应的级别,就凭着卫铭城的军衔,那可就相当于省部级的级别,放眼整个宴会厅的人,却是没有一个和卫铭城级别相当的。
  
      “学志哥,我敢在这件事上开玩笑吗?”
  
      卫铭城这会儿终于意识到麻烦了,他总不能随时都把任命书给拿出来吧,当下话题一转,将方逸让了出来,说道:“学志哥,我给你介绍个朋友,他叫方逸,是当今国内的玉雕大师,这次专门过来给柏爷爷祝寿的。
  
      方逸,这位是柏学志,是初夏的二哥,你也叫二哥就行了。”
  
      “哎,等等。”听到卫铭城的话,柏学志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转脸看向方逸,问道:“他认识初夏?”
  
      “嗯,他是初夏的男朋友!”卫铭城也没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初夏的男朋友?”
  
      柏学志的被卫铭城的话给吓了一跳,堂妹可是家里的宝贝,她要是找男朋友,那对整个柏家来说都是件大事,可这事儿分明没有人提过,也就是说之前家里肯定是没有人知道。
  
      “铭城,咱们半年没见,你怎么那么会开玩笑了?你以为穿了这么身衣服,我就不是你二哥了?”柏学志一脸不善的盯着卫铭城,且不说他这身衣服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那也不能拿柏初夏来开玩笑。
  
      “今儿怎么人人都认为我在开玩笑啊。”卫铭城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早知道见个人就要不断的解释,他今儿打死也不穿这身衣服来显摆了。
  
      “得,你就当我是开玩笑吧。”卫铭城真的是心累啊,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二哥,我们坐那一桌?你招呼别人去吧,我带方逸去入座。”
  
      卫铭城知道,这样的寿宴,来的客人座次是很讲究的,亲戚应该坐在哪里,然后朋友应该坐在哪里,都是早已划分好了的,另外谁能上主桌,那也是已经定好的。
  
      “你先别急着赶我走啊,先告诉我你这身衣服是真的还是假的。”
  
      柏学志拉住了卫铭城,之前给卫铭城安排的座次,是柏家亲戚中晚辈的那一桌,也正是和柏学志一桌,但如果卫铭城真的是个少将,就算他是晚辈,那也有上主桌的资格了。
  
      “真的假的我也不去主桌。”卫铭城很干脆的摆了摆手,说道:“我和方逸随便找个地方先坐,哎,你看,又有人进来的,你去忙你的吧。”
  
      “那好吧,你先去右边第五排桌子找个位置坐下。”
  
      柏学志一抬头,果然看到又有几人进来,他们今儿几兄弟都各有接待任务,柏学志是负责宴会厅里的接待,还真是无法只拉着卫铭城说话。
  
      “那边那个人,是柏初夏的大伯。”和方逸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卫铭城向着前面怒了努嘴,说道:“初夏大伯在组织部工作,那可是实权单位,听说还能更进一步呢。”
  
      方逸顺着卫铭城的目光看去,在首桌的位置处,三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正在那里说着话,卫铭城所说的那人五十三四岁的年龄,长着一张国字脸,远远看去都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这人官运不错。”
  
      方逸点了点头,既然是柏初夏的家人,他也就用了几分看相的手段,俗话说天庭饱满吃官饭,地阁方圆掌大权,柏初夏的大伯天庭饱满如立壁,两耳贴脑高眉上正是一副官运亨通的面相。
  
      反倒是柏初夏的父亲官运一般,方逸刚才大致的看了一眼,柏井然最多也就是能再往前进一步,退休前能混到个副部级待遇就算是不错了。
  
      “柏家在政府体系,还是很厉害的。”
  
      卫铭城倒是没有夸大,虽然柏家老爷子以前一直都是在教育部门,不过他的两个儿子却是都没有走老爷子的路,而是分别在组织部和外交部,尤其是老大,还曾经在某个省当过一任副省长,被视为下一届组织部的一把手,可谓是前途光明。
  
      “老师也来了。”方逸正和卫铭城闲聊着的时候,忽然看到柏初夏的父母带着余宣进了宴会厅。
  
      “你不去打个招呼?”见到方逸没有起身的意思,卫铭城不由说道。
  
      “不去了,老师到主桌坐,我过去干什么?”方逸摇了摇头,他看到柏井然直接带着余宣往第一排走去,而老师显然也是和那几人相熟,过去之后是马上融入了进去。
  
      “老师没混体系真是可惜了。”
  
      看到这一幕,方逸笑着摇了摇头,和孙连达相比,余宣的为人处世要灵活多了,在这些省部级领导面前都能谈笑风生,这却是很多一介布衣所做不到的。
  
      “卫哥,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你和朋友聊天去吧。”
  
      方逸往左右看了看,发现他们挑的这一桌实在是有点偏,两人坐在这里一点都不显眼,来到的人几乎都在居中的位置聊着天,除了最初注意到卫铭城的几个人,其余的人都没注意到这边。
  
      “我在这里哪有朋友?”
  
      卫铭城摇了摇头,他在京城没呆几年,除了柏初夏大伯家的几兄弟之外,柏家另外的一些亲戚他根本就不认识,而且以卫铭城的性子,也不会主动上前去结交的。
  
      “咦,那个小子也来了啊。”卫铭城无聊的四处瞅着,忽然看到了一个人,不由用胳膊肘碰了下方逸,说道:“哎,看到没有,你的情敌来了!”
  
      “情敌?”方逸抬头看去,卫铭城所说的人自己还真是见过,可不就是前几天去接柏初夏的时候,在那个部委大楼门口碰到的年轻人。
  
      “嘿嘿,追你女朋友追到这里来了。”卫铭城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方逸,我要是你,那绝对是不能忍的,肯定上去先把他揍一顿再说。”
  
      “卫哥,你那么闲,去帮我把他揍一顿啊。”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卫铭城一眼,干脆背过了身子坐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他今儿是给柏初夏爷爷拜寿来的,可不是来找事的。
  
      “学志哥,那边两位是什么人?”
  
      卫铭城看到了吴子林,同样吴子林也看见了他,只不过今儿卫铭城穿的是军装,而且挂的军衔实在是有些吓人,吴子林一时间不敢确定是他前几天才见过的那个开车的司机。
  
      “初夏姥爷家的人,来给爷爷祝寿的。”柏学志笑道:“他们家都是军队体系的,各位要是想认识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介绍。”
  
      “学志哥,那人真的是少将?”
  
      问话的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长的是一表人才,不过眉目间有些轻佻,在和柏学志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是在不远处的几个女孩身上扫过。
  
      “军队体系的卫家,你们总听过的。”
  
      柏学志也不敢确定卫铭城这军衔是真是假,只能含糊其辞的说道:“他们家在军队根基很深,家中的几位都是军队的实权人物,卫铭城这几年发展的也很不错。”
  
      “那倒是要认识下,学志哥,帮我们介绍下吧。”
  
      听到柏学志的话,那个年轻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要知道,军队政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政府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和军队的大院的孩子,那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圈子。
  
      军队体系相对来说要封闭一些,外面的人很难融入进去,就算认识,也很难有深交。
  
      但结识军队体系的人却是好处多多,尤其是近几年部队改制,像是军工厂还有一些三产都归于到了地方上,这中间可以操作的事情可就多了,但在军队里没有过硬的关系那也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