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八百七十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铭城,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
  
  正当方逸和卫铭城在嗑着瓜子闲扯淡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柏学志的声音,跟着柏学志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个年轻人,吴子林正是其中的一个。
  
  “学志哥,那位我认识。”
  
  卫铭城抬起头一看,顿时乐了,“这位是和初夏一个单位的吧?我说哥们,你脑袋瓜的毛病治好了没有啊?怎么还追到这里来了?是不是想我开车再去堵你们部委的大门?”
  
  “你,真是你。”
  
  原本卫铭城穿着军装,吴子林还不怎么敢认,但这一说话,吴子林却是认了出来,脸色顿时就变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说脑袋有毛病,吴子林心里的怒火腾地一声就窜了起来。
  
  “怎么?你们认识?”
  
  卫铭城的话让柏学志愣了一下,尤其是卫铭城话中的不客气,让柏学志一下子意识到两人之间的不和,没等吴子林发作,柏学志连忙说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过不去,但今儿是我爷爷大寿,谁都别闹事。”
  
  柏学志是在京城出生长大的,对于京城这些纨绔子弟的习性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这些人平时看上去没什么,不过一旦邪性起来,那真是连天都敢捅个窟窿。
  
  吴子林的风评虽然还可以,但刚才被卫铭城的话直接挤兑到了脸上,也架不住他会翻脸闹事,毕竟在京城这圈子里混,要的就是张脸面,卫铭城刚才的话可是一点都没给吴子林留面子。
  
  “学志哥,我这是给你面子。”
  
  吴子林被卫铭城的话气的面色通红,其实就算柏学志不说这话,吴子林也是不敢在这里闹事的,一来他父亲今儿也到场了,正在主桌坐着聊天,二来陪着他父亲的那位卫家老大,可是管干部的,自己今儿要是敢闹事,那日后的仕途怕是就要原地踏步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吴子林摸不清卫铭城的底细,卫家他自然是知道的,但卫家什么时候出了个如此年轻的将军,吴子林却是一无所知,但甭管怎么说,只要卫铭城的那个少将军衔是真的,那就不是吴子林能招惹得起的。
  
  “嘿嘿,没种就是没种,你要是真有这胆子,或许还有机会追追初夏那丫头呢。”
  
  听到吴子林的话,卫铭城不由撇了撇嘴,他从十来岁就去了部队,说话根本就不会拐弯抹角,更何况吴子林也没那资格让卫铭城琢磨着去说话。
  
  至于吴子林闹事的可能,卫铭城则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就吴子林那体格,卫铭城一巴掌就能让他坐在椅子上睡一觉,军队的作风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但是有效!
  
  “铭城,怎么说话呢?”柏学志没好气的瞪了卫铭城一眼,他在这里和稀泥,卫铭城却是在那边拱火,还真想闹出点事情不成?
  
  “学志哥,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得把他这念头给掐了呀。”
  
  卫铭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眼睛盯着吴子林,说道:“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初夏不是你能惦记的,以后要是被我知道你在单位再骚扰她,我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那样红的。”
  
  “你,就算你是卫家的人,也,也不能这么嚣张。”吴子林被卫铭城的话气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脑海里还有一丝理性,恐怕他这句话就要吼出来了。
  
  “我嚣张和我是卫家的人没关系。”卫铭城用手弹了弹肩膀上的肩章,歪着脑袋吹了口气,说道:“就算在你老子面前,我也有资格说这句话,怎么?不服?!”
  
  军队和政府原本就不是一个系统的,算起来卫铭城的少将军衔对应的可是省部正职,而吴子林的父亲则只是一个没有进常务的副部长,所以比吴子林父亲小了怕是足足有三十岁的卫铭城,从级别上而言却是要比其高的。
  
  “你,我,我不和你计较,学志哥,你们聊,我先去那边了。”
  
  吴子林只感觉脸上一阵发热,同时他觉得周围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也带有了一些异样,翻脸他不敢,只能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在这站了好一会,吴子林甚至都没发现方逸就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
  
  “这脸皮可真够厚的,这样都不走?”
  
  看到吴子林跑到距离自己很远的一张桌子处,卫铭城不由摇了摇头,对柏学志不满的说道:“我说学志哥,初夏是你堂妹不假,那也是我表妹,就这样的歪瓜裂枣,介绍给初夏那不是害她吗?”
  
  “行了,你少说几句吧。”
  
  柏学志苦笑着打断了卫铭城的话,吴子林又不是他邀请来的,这事儿和他有什么关系,话说今儿来的这两位柏学志都不怎么待见,以前柏学志基本上和他们也没什么交往。
  
  “铭城,这位是徐震,广电徐部长家的老二,你们认识下吧。”
  
  为了缓解卫铭城刚才嘲弄吴子林带来的尴尬,柏学志介绍了一下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刚才也正是徐震让卫铭城带着过来,想要结识下卫铭城的。
  
  “又是冲着初夏来的?”吴子林看了一眼徐震,慢悠悠的开口说道:“哥们,省省吧,初夏有男朋友了,你们就别打这些主意了。”
  
  “卫哥,我今儿就是来给柏爷爷祝寿的,没别的意思。”
  
  徐震显然要比吴子林老道得多,一句话就把自己给摘了出去,笑嘻嘻的说道:“卫哥,你不怎么来京城吧?明儿小弟做东,我知道有个地方的菜不错,咱们好好喝一顿。”
  
  和混体制的吴子林不同,徐震最开始在政府单位上了一年班,不过他受不了单位的约束,直接就辞职不干了,靠着家里的关系做起了生意,从倒卖批文到帮人跑项目是什么都干,倒是有些身家。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徐震的姿态放的这么低,卫铭城虽然不怎么想和对方打交道,但还真不好拒绝,只能模棱两可的说道:“明儿不知道有没有空呢,到时候再说吧。”
  
  “卫哥,时间你定,地点我选。”徐震哈哈一笑,说道:“前几天那个孙丽丽正好来京城了,卫哥要是赏光,我让她过来陪酒。”
  
  “孙丽丽?谁啊?”卫铭城有些莫名其妙,男人喝酒找什么女人来陪?这让他对徐震的观点一下子就变坏了。
  
  “我说铭城,你这兵都当傻了。”
  
  还没等徐震开口,柏学志就插口说道:“孙丽丽现在多红啊,你没看过她演的电视剧?对了,我说徐震,你怎么不说请我喝酒,找孙丽丽作陪啊?”
  
  “学志哥,卫哥不常来京城,你可不一样,想找她陪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徐震嘿嘿笑了起来,说实话,他今儿虽然是被父亲带着过来认识柏初夏的,但徐震对柏初夏却是真没有动过什么心思,因为他不可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的。
  
  徐震的父亲是广电部门的领导,这也使得他在娱乐圈有着别人所不及的资源,甭说那些小女明星了,就是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大明星,他徐震一个电话也能叫过来陪酒。
  
  所以徐震今儿就是跟着父亲过来走个过场的,他不怕也没必要在柏家面前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徐公子在圈子里的名声并不好,徐震相信柏家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的。
  
  “叽叽歪歪的电视剧有什么好看的?要喝酒就喝酒,找什么女人。”
  
  卫铭城闻言摇了摇头,他们在部队喝酒那就是找几个搪瓷缸子把白酒倒上,三下五除二的喝醉睡觉,哪里会像地方上喝着酒还得找个地方唱着歌,这些都让卫铭城很看不惯。
  
  “那咱们就喝酒好了。”徐震是刻意想结识卫铭城,不冲着卫家,就冲着这二十多岁的将军,徐震也想和卫铭城拉上些关系。
  
  “明儿他没空。”背对着徐震正嗑着瓜子,刚才回了一次头的方逸,忽然开口说道:“卫哥,明儿我那房子定图纸,你带我去看看吧,也能给我出点主意。”
  
  “好!”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你看,我还真没空,徐震是吧,那咱们下次再约吧。”
  
  “卫哥,这位是?”看到卫铭城如此给方逸面子,徐震却是愣了一下,他刚才的注意力都放在徐震身上了,压根就没注意到方逸。
  
  “他是我领导,他说话我得听啊!”卫铭城哈哈笑了起来,旁人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只有卫铭城知道,方逸不仅是他的领导,而且还是领导的领导。
  
  “我是徐震,这位朋友,认识下吧。”徐震自然不会拿卫铭城的话当着,他刚才也看到了方逸的脸庞,看上去要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卫铭城的领导。
  
  “我这人是从山沟沟里钻出来的,没什么见识,也没什么背景,咱们还是不用认识了。”方逸一边说着话,一边仍然低着头嗑着瓜子,对于徐震伸到面前的那只手是视而不见。
  
  “哎,我爷爷当年打仗的时候不也是钻山沟的泥腿子嘛,大家出身都一样。”看着方逸如此轻慢的神态,徐震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到底是在生意场上呆过的,几句话就将尴尬给化解掉了。
  
  “也不都一样,柏爷爷那可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出身,他可不是泥腿子。”卫铭城不知道方逸的用意,但他肯定是要和方逸同进退的,当下说道:“徐震,你们年轻人多交流交流,就别在这里陪我们了。”
  
  “年轻人?!”
  
  听到卫铭城的话,徐震和柏学志不由对视了一眼,他们几个人的年龄相差绝对不到五岁,卫铭城居然能说出年轻人三个字,难不成当了领导之后连心态都变老了吗?
  
  不过这话从卫铭城口中说出来,却并不给人一种突兀的感觉,卫铭城身上的那种气场,就是柏学志在卫铭城的面前,居然也有种像是晚辈站在长辈面前一样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