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挑不出缺点
  卫铭城既然下了逐客令,徐震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呆下去了,只不过和吴子林不一样的是,那哥们是被卫铭城给轰走的,而且一点情面都没给留。
      “方逸,刚才你怎么了?有些反常呀。”在身边恢复了清净之后,卫铭城一脸不解的看向了方逸,以他对方逸的了解,刚才那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不应该出自方逸之口的。
      “这个人我不喜欢。”方逸很直白的说道:“他为人奸邪,不是什么好东西,卫哥,我劝你最好少和他来往。”
      相面之术,有些是需要方逸启动望气术来看的,但有些面相,即使方逸不特别的注意,也是一眼就能看出些端倪的,就像是刚才那徐震的面相,腮骨横突、眉尾散、看人的时候眼角斜视,分明就是一副奸邪的面相。
      而且徐震神色轻浮,眼袋下陷,那眼睛低垂看上去就和三角眼差不多,走路时两腿轻飘,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人,卫铭城如果跟他在一起,怕是除了喝酒玩女人就没别的事情了。
      “真的假的?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吧?”
      听到方逸的话,卫铭城不由愣了一下,他为人比较耿直,刚才听到徐震要请喝酒,心里对他还有点好感,所以听到方逸把他说的如此一无是处,卫铭城也是有几分不信。
      “这个人,估计间接害死过不少人。”
      方逸远远的向徐震看去,脸色忽然沉了下来,因为在用了望气术之后,他发现徐震身上萦绕着一丝怨气,和杀人后的煞气不同,这怨气是只有在人含冤而死的时候才会出现的。
      “你别说的那些邪乎。”卫铭城知道方逸在京城不认识什么人,也不可能知道徐震这个人,当下掏出了电话,说道:“我打给个朋友问问。”
      卫铭城的朋友,自然也是军队的,他打给的这个人是京城卫戍区司令员的儿子,和他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在部队大院长大的,电话接通之后,卫铭城也没废话,直接就问对方认不认识徐震。
      卫铭城这个电话打的时间可不短,足足有七八分钟,都是对方在说他听着,在这个过程中,卫铭城原本带着笑意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了下来。
      “妈的,这就是个畜生!”挂断电话之后,卫铭城再看向徐震的时候,眼睛里已然是带有几分杀气。
      “怎么了?我没说错吧。”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这世上的事情咱们也管不过来,你别和他交往就行了。”
      “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收拾这小子,你都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事。“卫铭城将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事情给方逸说了出来。
      徐震在京城圈子里的名声不小,他依仗着父辈在广电部门工作的便利,打着投资拍摄影视的幌子,在外面是招摇撞骗,如果单单是骗点钱花也就算了,但徐震有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玩女人。
      娱乐圈的事情,男女关系你情我愿,大家可有所求,原本别人也说不出什么,但徐震不光是玩那些出了名的明星,他更喜欢玩影视院校里的学生,就卫铭城的朋友所知,这几年被他糟蹋的女学生,最少也有二三十个。
      另外徐震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将他和那些女人上床的过程给拍摄下来,并且以此来威胁那些女人,他不是要钱,而是让这些女人去陪他的朋友,但有不从的,徐震就会用那些照片录像带来要挟对方。
      就卫铭城的朋友所知,这几年最少有七八个女学生给徐震打过胎,其中有三个人甚至因为精神压力过大而自杀,但这没能丝毫影响到徐震,他照样是酒照喝舞照跳女人照样玩。
      徐震手上的资源,让他身边围绕着不少有相同爱好的人,所以他在圈子里的名声是毁誉各半,对徐震有所求的自然是说他为人豪爽爱交朋友,但也有许多人看不惯,像是卫铭城的这个发小对徐震就是不屑之极。
      “卫哥,这事儿不需要你打抱不平的。”方逸仔细的看了远处的徐震一会,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走得山多终于虎,这小子是个短命相,说不定那天就会遇到什么不测了。”
      方逸用了望气之术,顿时看出徐震的两眼黯淡无光,无神采,无生机,眼泡淤肿,似深秋草木之衰竭,如溪流之干涸,给人一种似睡非睡的感觉。
      而徐震的两耳枯槁、瘦小、肉薄、耳垂小,两耳色泽如灰,肾开窍于耳,肾是生命活力的发动机,是先天之本,徐震耳朵的表现,只能说明他纵欲过度,恐怕日后也是会死在女人肚皮上的。
      “没人整治他,算便宜这小子了。”
      卫铭城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看向了陪着徐震等人的柏学志,说道:“柏家的人也不靠谱,像这样的人也想介绍给初夏,那不是把初夏往火坑里推吗?幸好初夏已经和你谈上了,否则说不定又会来个政治联姻。”
      身处在这个圈子里面,卫铭城对圈子的了解要远远超过那些普通人,在普通的老百姓看来,现代社会早就婚姻自由了,就算是那些达官显贵们的子女,也都是自由恋爱然后结婚的。
      不过老百姓们不知道的是,门当户对这四个字,在华夏却是一直都存在的,即使是现代,也没有丝毫的改变,那些大家族依然是存在着联姻关系的,而且要比以往更加的紧密。
      就像是前港岛船王的孙子,迎娶的第一个老婆就是澳岛赌王的女儿,两人同是出身大富之家,他们的结合,使得两家就形成了天然的结盟关系,并且还是牢不可破的那一种。
      还有华夏当年的那些开国将军,他们的子女,大多都是迎娶或者嫁给了战友们的孩子,这样的例子几乎比比皆是,卫铭城的几个哥哥就没有一个是自由恋爱的,他们的妻子均是另外一些家族的女孩。
      要不是卫铭城一直都在抗争着,估计他现在早就和某个家族或者财团家的女儿订婚了,不过卫铭城也拖不了几年了,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卫家,都是老爷子说了算的。
      用老爷子的话说,先结婚后恋爱的婚姻,才是最牢不可破的,他当年取卫铭城等的奶奶时,两人在结婚前压根就没见过一次,不是照样生了好几个孩子并且白头到老了嘛。
      “初夏的性格,怕是不会迁就的。”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柏初夏的性子和她的外表就几分相似,那就是柔美中带有一股子英气,如果柏家真的逼迫她做什么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柏初夏绝对是干得出离家出走那种事情来的。
      “也不知道你小子哪点好,初夏竟然看中了你?”
      卫铭城一脸不爽的看着方逸,作为从小看着柏初夏长大的哥哥,他的心情和柏井然颇有几分相似,那就是抢走妹妹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方逸还让自己的妹妹一往情深。
      “卫哥,好处嘛,就不说了,你还是说说我的缺点吧。”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随口说道。
      “缺点?”
      卫铭城愣了一下,想了好半天终于是摇了摇头,“奶奶的,我还真说不出你小子的缺点,白手起家年少多金,又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本事,奶奶的,我以前怎么没意识到你有这么多的优点啊?”
      虽然不爽,但卫铭城仔细想来,却是发现自己真的挑不出方逸任何的缺点,他们这些依靠家庭背景在某些领域混得不错的世家子弟,和方逸一比较,简直就能用废材一个这四个字来形容。
      “我的缺点,可能是太不定性了。”
      方逸叹了口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方逸知道,自己的骨子里其实是充满着冒险精神的,为了寻找龙旺达曾经进入过的空间,方逸真的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差一点就没能回来。
      而且方逸还知道,如果再遇有类似的事情,自己恐怕还无法抵挡得住那种探索未知的诱惑,所以他这次来京之后就想尽快的买房结婚,方逸想用家庭的这种桎梏来约束住自己,否则他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会从这红尘中离开。
      当然,方逸对于柏初夏,也是动了真感情的,那种男女相悦的感觉,是方逸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虽然还没有灵肉完全结合,但单是精神上的愉悦,已经足以使得方逸深陷其中了。
      “我看你是当惯了野道士,不愿意被收编。”
      卫铭城对方逸的话深以为然,国家给了方逸那么多优越的条件,方逸还是只肯挂个供奉的头衔,分明就是不想进入到体制之中,在卫铭城看来,这就是自由散漫的表现。
      “卫哥,你不是修道中人,你不会明白的。”
      方逸摇了摇头也没过多的去解释,以他现在的修为,修道就是在修心,家庭的桎梏尚且属于红尘炼心的范畴,但如果再背负上国家的责任,那方逸的心境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处理起事情也不能完全依照本心了。
      这也是那些真正达到了先天之境修者们,即使国家会给予他们很高的身份和权利,也没有一个愿意身入红尘来管理这些凡尘琐事,人性的阴暗,有时是会影响到他们的道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