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沾光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来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就连方逸他们那一桌也已经坐了人,不过老爷子这次大寿所来的人,大多都是柏家的亲戚,是以作为辈分最高年龄最长的柏老爷子,到现在还没出来。
  
    
      柏井然夫妻还有柏家的几个嫡系子孙包括柏初夏在内,这会儿都是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时间过来招呼方逸,不过卫小婉心细,刚才还是过来了一趟。
  
    
      原本卫小婉是想将方逸安排到前面外客那一桌的,只不过方逸和卫铭城想躲清净,还是愿意留在这里,于是卫小婉将方逸那桌上的几个人介绍给了他和卫铭城。
  
    
      到了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寿星公终于是出现了,年逾八旬的柏老爷子在孙女的搀扶下走进了宴会厅,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阵掌声。
  
    
      虽然已经八十了,但柏老爷子面色红润腰板挺直,双目炯炯有神,声音洪亮,说是柏初夏在搀扶着他,其实只是挽着爷爷的胳膊,和老人一起走进了会场。
  
    
      老爷子是今儿的绝对主角,一路上和家中的晚辈打着招呼,来到了最前面的那桌首席上,这桌上的人并不多,只有柏初夏的大伯陪着那两位部委的副部长,见到老爷子过来,徐吴两人也是连忙迎上去问好。
  
    
      听大儿子介绍完两人的身份,柏老爷子含笑说道:“只是晚辈们想聚聚,两位怎么也过来了?”
  
    
      “柏老大寿,我们俩只是来喝杯寿酒的。”
  
    
      徐副部长的态度很恭谨,不说老爷子退休时就比他的级别高,更何况现在柏家老大在组织部任职,那可是管干部的地方,徐副部长他们要想再进一步,也是需要通过组织部考核研究的,这原本就是见官高一级的部门。
  
    
      “爸,大哥!”就在老爷子和两位副部长说着话的时候,柏井然忽然脚步匆忙的从外面走了过来。
  
    
      “怎么了井然?对了,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你也过来入桌吧。”
  
    
      柏井然的大哥柏建国对着弟弟招了招手,他是建国前一年出生的,当时只起了乳名,而建国后老爷子就给他改了这个名字,这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特有的印记,在柏建国的同龄人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叫这个名字的。
  
    
      “大哥,我……我岳父来了。”柏井然苦笑了一声,他说话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了几分,不过这一桌上的几个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柏建国了,紧接着柏老爷子也意外的抬起了头,反倒是那两位副部长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我那老哥哥怎么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柏老爷子连忙站起身来,嘴里念叨道:“罪过,真是罪过,我那老哥哥都快九十了,怎么能让他过来呀,井然,建国,你们俩快点跟我出去迎一下。”
  
    
      “柏部长,是谁来了?”看到老爷子起身就要往外走,徐副部长拉着柏建国问了一句。
  
    
      “是井然的岳父。”柏建国有些意外的看着徐副部长,说道:“卫主席你不知道吗?”
  
    
      柏建国口中的主席称呼,是卫德林在位前所担任的最后一任职务,是主管全军工作的副主席,也是当时中枢常委之一,是真正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啊?是卫老?”
  
    
      听到柏建国的称呼,徐吴两个副部长顿时恍然大悟,连忙也是起了身,和卫德林相比,他们现在担任的这点职务根本就不算什么,那位老爷子在位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初入官场的年轻人。
  
    
      所以在知道卫老来了的消息之后,两人都是一脸的激动,别看他们现在也算是个人物,但别说以前了,就是现在,以他们的级别也是无法见得到卫德林的。
  
    
      “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寿星公怎么又要出去?”
  
    
      “柏部长还是徐吴两个部长都跟着出去了,这是干什么?”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物来?他们这都是出去迎接的?”
  
    
      “嗨,什么人物能劳动柏爷爷出去啊,谁有那么大的面子呀?”
  
    
      见到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匆匆往外走,宴会厅里的人大多都愣住了,按理说老爷子进了场,说上个几句话,就应该是儿孙们拜寿然后开席了,但老爷子进来还没发话就往外跑,这的确有点出人意料。
  
    
      “哎,方逸,走,咱们也出去看看。”原本坐在桌旁正和方逸说着话的卫铭城看到这一幕,连忙也是站起身来。
  
    
      “关咱们什么事呀?我那东西还在这里呢。”方逸闻言摇了摇头,他那礼物可是还放在脚下的,这会儿宴会厅人多杂乱,万一被人给顺走了,那今儿乐子可就大了。
  
    
      “丢不了。”卫铭城拉了一把方逸,对旁边一人说道:“兄弟,帮我们看一下贺礼,我们马上就回来。”
  
    
      卫铭城所喊的这位兄弟,是柏老爷子在台岛哥哥的一个孙子,他也是当兵的出身,虽然政党不同,但刚才和卫铭城也是聊的挺热乎的,并没有因为两岸关系而产生什么隔阂。
  
    
      “卫哥,是不是你爷爷来了?”方逸跟着卫铭城往外走的时候,心里已经是猜出了几分,除了卫老爷子,谁还能有那么大的面子让首席的那几个人全都迎出去啊。
  
    
      “你小子,想要瞒住你还真不容易。”
  
    
      卫铭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今儿你和初夏那事,成也得成,不成我也得成,我还就不信姑父敢拒我爷爷的面子!”
  
    
      卫铭城这话说的是霸气十足,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柏井然虽然在家敢和卫小婉发几句牢骚,但是在老丈人面前,那可真的是毕恭毕敬,就是他的父亲,对卫德林也是非常的尊重。
  
    
      “老爷子是为了我的事情来的?”方逸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把这两件事想到一起去。
  
    
      “也不全是吧,不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卫铭城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爷爷要过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卫德林要给方逸和外孙女做主,成全他们这一对。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最近这一年多以来,卫家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老爷子露面也是为了平定一下军心,向外面释放一个信号,就是让那些落井下石的人知道他卫德林还没死,容不得他们乱来。
  
    
      “卫爷爷那么大年龄了,怎么还为这事儿专门跑一趟啊?”方逸闻言愧疚之余也是有些感动,他知道老爷子有十多年都没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了,这一次的情分可是不轻。
  
    
      “初夏也是他外孙女,老爷子疼的很呢。”卫铭城知道一些爷爷过来的原因,不过在电话里他却是没告知父亲自己晋升将军的事情,这会儿心里也是有些忐忑。
  
    
      “老哥哥,孩子们给我过个生日竟然惊动了你,这真实罪过了啊。”此时柏老爷子已经在酒店的大堂内迎到了卫德林,两双都有些干枯的手握在了一起。
  
    
      此时整个酒店大堂都被戒严了起来,至于柏建国兄弟还有徐吴两个副部长,只能站在警卫员的后面,除了柏老爷子和卫小婉夫妻还有陪同着老爷子的三儿子卫嘉熙之外,那些人都被隔离开来。
  
    
      “钧升啊,咱们这亲家,也有将近十年没见了吧?”卫德林的精神很不错,声音洪亮的说道:“咱们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这见一次就是少一次,而且我这次来,还有件别的事情。”
  
    
      “老哥哥,有事儿你吩咐一声不就行了吗?”
  
    
      柏老爷子的字叫做钧升,比他年长相熟的人都是以字来称呼,不过到了他现在这个岁数,能称呼钧升两个字的人怕是连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了。
  
    
      “这事儿可不能传话,我传了话,有些小子还不乐意呢。”卫德林的眼睛在女儿女婿脸上扫了一眼,说道:“井然,是不是这么回事?”
  
    
      “爸,我哪有不乐意呀。”
  
    
      柏井然闻言顿时苦笑了起来,他真的没想到岳父对那个年轻人会如此的上心,竟然在父亲大寿的时候兴师动众的跑了来,而且还是来找自己兴师问罪的。
  
    
      “井然,什么事?”柏钧升的目光看向了儿子,语气里已经带有几分不满了。
  
    
      “爸,是初夏的事情。”
  
    
      柏井然往四周看了一下,却是发现女儿这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当下说道:“初夏交了个男朋友,爸很满意,只不过我以前没见过,所以就想先见见,我也没说不同意啊。”
  
    
      “我老哥哥相中的人,你敢说不同意?!”柏钧升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对卫小婉说道:“这事儿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我来给初夏做主啊!”
  
    
      “爸,小方他去年出了点事,所以一直没过来,我们也是想见过之后再给您说的。“
  
    
      当着两个老人,卫小婉也帮丈夫解释了一下,眼睛看向了卫嘉熙,说道:”三哥,你也真是的,爸爸过来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是不是你们爷俩都晋升了,做事就不用和人商量啦?”
  
    
      卫家就卫小婉这么一个女孩,从小就是被老爷子给宠大的,是以虽然在老爷子和哥哥面前,卫小婉仍然是敢说敢言,因为从小到大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哥哥们都会包容自己的。
  
    
      “爸拿的主意,你别跟我发脾气呀。”
  
    
      卫嘉熙虽然脾气火爆,但是在妹妹面前,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当下就想岔开话题,“小婉,你说什么爷俩都晋升了?铭城那上校军衔可是去年初的事情了。”
  
    
      卫家这一年多来韬光养晦,卫嘉熙的两个哥哥一个正式退下来一个是半退的状态,只有卫嘉熙从少将升为了中将,至于卫铭城那校官的晋升,在卫家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因为最有希望成为将军的,还是卫铭城的大哥。
  
    
      “三哥,你不知道铭城的事情?”听到卫嘉熙的话,卫小婉不由愣了一下,之前卫铭城说家里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卫小婉还不怎么相信,但是看到三哥的神态,这事儿不像是装出来的。
  
    
      “什么事情?那小子惹什么祸了吗?”
  
    
      卫嘉熙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倒是不担心儿子闯祸,毕竟在自己的管教下,卫铭城还是很听话的,在部队这么多年来做事一直也是中规中矩的。
  
    
      “三哥,你们这是闹哪一出啊,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卫小婉真的有些傻眼,眼睛看向了父亲,说道:“爸,你也不知道这事儿?”
  
    
      “什么事?丫头,说话别含含糊糊的。”卫德林冲着女儿瞪起了眼睛,不过他也知道女儿不怕自己。
  
    
      “什么事?让铭城自己来说吧。”卫小婉回头看到了在门口露出了个脑袋的卫铭城,招了招手说道:“铭城,你过来。”
  
    
      “爸,爷爷!”眼看自己躲不过去了,卫铭城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不过他也没忘拉着方逸,有方逸在场,爷爷是肯定不会抽自个儿的,至于老爸那就难说了。
  
    
      “你和小方都来啦?”
  
    
      老爷子开始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孙子并且和方逸打着招呼,不过当卫铭城走近之后,卫德林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因为他看到了孙子肩膀上的军衔。
  
    
      “这是怎么回事?”
  
    
      卫德林的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以前负责全军工作的他自然知道,从大校晋升将军,那是无数军人都很难迈过去的一道坎,而且这个晋升命令还需要军委主席亲自签发,这中间牵扯的厉害关系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卫德林曾经有一瞬间,也认为卫铭城的军衔是假的,不过他也知道,卫铭城是不敢在这件事上开玩笑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卫嘉熙看到儿子的军衔,也是有些傻眼,从上校到少将,他自己可是整整花了十年的时间,四十开外的少将当时都被称为了少壮派,而儿子才多大,今年貌似还不到三十岁吧?
  
    
      不光是卫德林父子傻眼,旁边的那三位副部长包括柏老爷子,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本在卫德林没来的时候,三位副部长就算是场内级别最高的人了,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在宴会厅里面竟然还窝着一个将军。
  
    
      “到房间去说话。”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卫老爷子,忽然摆了摆手,眼睛在众人身上瞄了一下,说道:“钧升,建国,井然你们两口子都进来,对了,方逸,你也进来。”
  
    
      眼看着一行人进了一个酒店的包间,留在外面的徐吴两人是面面相觑,以他们两人的级别和关系,原本也没指望能跟着进去,但那个叫做方逸的年轻人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居然也能进入到柏卫两家的圈子里。
  
    
      “怎么回事?说吧!!”
  
    
      来到房间里,卫德林大马金刀的坐在座位上,眼睛盯着卫铭城,在卫家的几个孙子里,他觉得卫铭城是最像自己的,所以资源上虽然都向着大孙子倾斜,但卫德林却是最喜欢这个小孙子的。
  
    
      “爷爷。”卫铭城往左右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虽然这房间里的人都是至亲,但加入隐组的事情,却是真的不能让他们知道。
  
    
      “嗯?给你老子和爷爷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卫德林还没说话,卫嘉熙却是有些忍不住了,要不是当着妹妹他们一家的面,卫嘉熙立马就会让儿子认识一下什么叫做老当益壮。
  
    
      “爸,给你还真是不能说。”卫铭城苦笑了一声,没等自己老子暴怒,眼睛就看向了爷爷,说道:“爷爷,我加入了那个组织,是正式成员。”
  
    
      “那个组织?什么组织?”卫德林先是愣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连忙问道:“是你之前没能进去的那个组织?”
  
    
      “爷爷,是的!”
  
    
      卫铭城点了点头,两人之间的对话像是在打哑谜,听得旁边的人是一头雾水,就连卫嘉熙也不明白儿子是进入了什么组织,竟然能直接从上校晋升为了将军。
  
    
      “好,好,好!”
  
    
      听得卫铭城的话,卫老爷子不由连说了三个好字,以他当年的级别自然是能接触到隐组的,卫铭城加入隐组,对于现在看似有些风雨飘摇的卫家而言,那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最起码在高层再也不会有对卫家的猜忌了。
  
    
      “爸,你们在说什么?”卫嘉熙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铭城他到底加入了什么组织?我怎么没听说过?”
  
    
      儿子成为将军卫嘉熙自然高兴,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仅仅加入了一个组织就能让卫铭城连升了两级,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级别才会如此之高?
  
    
      “不该问的别问,能告诉你早就告诉了,组织纪律你不懂吗?”卫德林看了儿子一眼,以卫嘉熙的职务和级别,也唯独只有老爷子敢这么呵斥他了。
  
    
      “对了,铭城,你上次不是没进去吗?”训完儿子之后,卫德林忽然意识到,隐组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他当年可是从来都没见过被淘汰的人还能再进隐组,这是没有先例的。
  
    
      “爷爷,因为方逸,我算是沾他的光。”
  
    
      卫铭城看了一眼方逸,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他也想挺直腰板告诉爷爷自己是凭本事进的隐组,但事实上没有方逸,他连再次接触隐组的机会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