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三章 礼物 上
  “什么?沾方逸的光?”
  
    
      “这怎么可能,方逸是什么背景?”
  
    
      卫铭城这句话一说出来,卫老爷子尚且没有什么反应的时候,旁人却都是大吃一惊,卫家在华夏是什么地位他们都很清楚,而方逸的来历众人也都略知一二,这两者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的。
  
    
      尤其是柏家的几个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方逸,卫家的人在军队内晋级居然是沾方逸的光,这让人听起来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因为在部队里面,向来都是卫家体系的人沾卫家的光。
  
    
      “小方,爷爷果然没有看错你。”
  
    
      在对卫铭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卫德林心里已经猜到了是这个结果,此时亲口听孙子说了出来,卫德林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刻意的交好方逸,果然给卫家带来了好处。
  
    
      对于普通人来说,卫家那已经是足以让他们仰望的存在了,但是卫铭城心里清楚,和那些世外隐士们相比,卫家所拥有的权力财富真的不算什么,从某些程度上而言,他们才是华夏真正的守护者。
  
    
      “卫爷爷,我也没做什么。”
  
    
      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本来没打算在这种场合出风头的,但卫铭城的一句话就把他推到了风头浪尖上,看着柏井然夫妻那一脸疑问的样子,就差没当众问出来了。
  
    
      “你和你师父一样,都是当世高人。”
  
    
      卫德林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不过他不问,不代表别人不想知道,此时除了卫德林和卫铭城之外,就连卫嘉熙都是心痒难耐,这件事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卫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老别和我们打哑谜啊。”看到众人谁都不敢说话,柏建国终于是开了口,他是管干部的,虽然和军队是不同体系,但也有资格知道一些内情。
  
    
      “建国,不是不告诉你们,是你们级别不够知道。”
  
    
      卫德林看了一眼柏建国,说道:“铭城去的那个单位比较特殊,保密级别很高,今儿咱们在这还能说下,但是出了这个门,你们就都不要再打听这件事了。”
  
    
      “卫老,那要什么级别才能知道呢?”
  
    
      说实话,对于卫德林的话,柏建国心里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服气,他虽然只是个副部级,但其部门也算是有些特殊性,就是比他级别高的干部审核考察,也都要经过组织部,所以习惯了见官高一级,他不相信在国内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部门。
  
    
      “想知道?”卫德林看了一眼柏建国,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等你进了中枢就有资格知道了,记住,这件事不要去打听。”
  
    
      “卫老,我知道了。”
  
    
      听到卫德林的话,柏建国真的被吓了一跳,要知道,位居中枢的人一共才几个,就算是加上退下去还在世的那些,也是屈指可数,这样的保密级别,完全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行了,今儿是钧升老弟的大寿,咱们一直呆在这里不像话啊。”
  
    
      见到众人脸上虽然还有好奇,但已经是没人再去追问了,卫德林当下摆了摆手,说道:“大家还是进去吧,我和钧升老弟多年不见,今天也要喝上几杯。”
  
    
      “爸,只能一杯!”
  
    
      卫嘉熙在旁边说道,今年以来卫家算是多事之秋,卫德林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这次来京城都是他拍了桌子才得以过来的,并且随行的保健医生严禁他喝酒。
  
    
      “有小方在,多喝几杯也没事的。”卫德林一脸笑意的看着方逸,说道:“你师父的歧黄之术你学到了几分?”
  
    
      “卫爷爷,我还差得远呢。”方逸仔细的看了一眼卫德林的脸色,说道:“不过酒能活血通脉,只要不过量,对您的身体是没有坏处的。”
  
    
      “听到没有,小方都这么说了,走,进去喝酒。”
  
    
      卫德林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要是放在以前,卫嘉熙肯定会指责方逸胡说八道,但是有了儿子这一出事情后,方逸在卫嘉熙眼中也是多了几分神秘色彩。
  
    
      “柏老扶着的那人是谁啊?”
  
    
      “不认识,看上去比柏老还老呀?”
  
    
      “当然要比柏老年龄大了,不然柏老怎么会出去迎接?”
  
    
      “你们真是眼拙,没在电视上见过那人吗?”
  
    
      “是卫老?卫老竟然来了?”
  
    
      “哎呀,竟然是卫老,他今年差不多九十了吧?”
  
    
      当柏钧升扶着卫德林走进宴会厅的时候,整个宴会厅的人都惊呆住了,虽然卫德林早就不在公众场合露面了,但认识他的人还是有不少,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几乎瞬间整个会场里的人都知道了卫德林的身份。
  
    
      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个名词很多人都是只能在报纸和电视上见到或者听到,像现在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那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卫德林虽然只是退下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但他那开国元勋的身份,却是更加令人敬仰。
  
    
      “卫老,您好。”
  
    
      “卫老,祝您身体健康。”
  
    
      一路上走过去,虽然前面有警卫开道,但很多人均是纷纷起身向卫德林问着好,卫德林的出现,让整个宴会厅瞬间热闹了起来,卫德林也是笑着向众人摆着手,让人感觉很是和蔼可亲。
  
    
      当卫德林和柏钧升坐在首席之后,原本作陪的徐吴两位副部长,也只能由柏建国陪着去到距离首席最近的一桌了,反倒是柏井然上了首席,不过他也只有给两位老爷子端茶倒水的份。
  
    
      “小方,你坐那。”
  
    
      卫德林看了一眼方逸和自己的孙子,说道:“你们俩都坐这一桌吧,陪着老头子说说话,这人老了,就喜欢和年轻人说话,显得自己也更有活力一些,初夏丫头,你也过来坐,小余,你来了也不和我打招呼?过来,到这边来坐。”
  
    
      卫德林虽然年老,但眼神和心思那可都敏锐的很,他知道余宣和方逸的关系,这徒弟上了桌自然不能把老师扔在一边,当下对着站在不远处的余宣也招了招手。
  
    
      “老爷子,我们也年轻啊。”
  
    
      听到卫德林的话,柏家三代那几兄弟差点没哭出来,老爷子这真是厚此薄彼,他们哥几个都被赶到了首席下面的那几桌,反倒是方逸和卫铭城能陪在旁边。
  
    
      对于卫铭城上桌,柏家的几个兄弟倒是没什么意见,那父子双将军,肩膀上的军衔可是熠熠生辉,从级别上来说勉强也算是够了,但方逸是谁,除了柏学志之外,另外两个却是一头雾水。
  
    
      “怎么突然间都严肃起来啦?钧升老弟,今儿是你的大寿,我是不是喧宾夺主了?”看到静寂下来的会场,卫德林笑着说道:“你过寿你最大,开始进行吧,我喝两杯酒就要去休息下,不然他们可就要找我麻烦了。”
  
    
      卫德林所说的他们,正是站在不远处的保健医生们,按照他们的工作职责,卫德林此行原本就不该出来,为了卫老的身体,现在在酒店外面还停着一辆急救车呢。
  
    
      “好,建国,那就开始吧。”柏钧升闻言点了点头,虽然二儿子和自己坐在一桌上,但这种事情还是要由老大来主持的。
  
    
      祝寿自然得有寿礼,在柏老爷子感谢了一番前来祝寿的亲朋之后,众人开始敬献寿礼了,从柏建国开始,各种礼物堆在了首席旁边的一张桌子上。
  
    
      寿礼全在于各人的心意,有贵重的也有便宜的,像是柏家两兄弟送给父亲的就是一些文房四宝,价钱不高不低,知道柏老爷子喜好的人,也大多都是送的此类的物件。
  
    
      在众人的礼品中,比较贵重的就算是台岛来的那些亲戚了,他们送出了三幅齐白石的画作,用现如今的市价衡量,这几幅画的价格也要在百万以上了。
  
    
      柏钧升晚年退休之后,很是喜欢写字作画,在见到这几幅画后很是欣喜,当即让人挂了起来,这让柏家的那些亲戚感觉很是有面子,反倒是知道老爷子不收贵重礼物的柏家几兄弟,都没拿出什么特殊的礼物。
  
    
      “爷爷,我也有礼物送给您!”当宾客们的礼物差不多都拿出来之后,柏初夏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丫头,你送给爷爷什么礼物啊?”听到孙女的话,柏钧升一脸笑意的说道:“你可是已经工作了,这礼物要是太便宜,爷爷可不答应啊。”
  
    
      说实话,柏钧升今儿真的是老怀大畅,在他八十寿辰的时候卫德林这位位高权重的老爷爷来贺,就已经让他感觉十分惊喜了,而更让柏钧升高兴的是,自己的孙女儿似乎找到了一个很不寻常的男朋友。
  
    
      “爷爷,是我和方逸一起送给你的。”柏初夏说道;“方逸知道您喜欢印章,特意刻了几枚印章送给您老的。”
  
    
      “哦?小方还会镌刻印章?”
  
    
      柏钧升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方逸,喜爱书画的人,大多也都懂得金石,老爷子早些年都是自己镌刻印章的,只不过近几年眼力不行手也没那么稳当了,所用的印章也大多出自别人之手了。
  
    
      “柏老,方逸可是我的学生啊。”
  
    
      余宣笑着打了个茬,不过在柏钧升脸上刚露出恍然的神色时,余宣又紧接着说道:“只是我这老师当的有些不合格,方逸刻印章的手艺要远超于我,连我这老师都要向他求印呢。”
  
    
      “什么?小余,你可别和老头子开玩笑?”听到余宣的话,柏钧升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连连摇起了头。
  
    
      柏钧升根本就不相信余宣所说的话,因为就柏钧升所知,余宣可是国内的金石大家,他的印章虽然说不上是一石难求,但所出的作品无一不都是收藏级的,很多书画名家都以能拥有余宣的印章而为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