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四章 礼物 下
    可以说,余宣的名气是建立在他数十年的艺术成就上的,这种艺术成就并非是一朝一夕可以达成的,需要多年沉浸在金石篆刻上的功底和对金石篆刻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
    
        所以如果说方逸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柏钧升或许相信,但要是说方逸的手艺远远超过余宣,柏钧升就认为是言过其词了,在柏钧升看来,这纯粹是余宣在提携自己的学生,这样的话是不足为信的。
    
        “小余啊,我相信方逸很优秀,但是对于年轻人,可不要拔苗助长了。”柏钧升颇有深意的看了余宣一眼,提携年轻人是应该的,但却是不能一下子将其捧得太高,否则摔下来也会很疼的。
    
        “柏老,他哪用我提携呀,这小子的作品,现在在市场上是一件难求啊。”
    
        余宣闻言苦笑了一声,固然他和孙连达在方逸的成长过程中做了一些事情,但方逸的作品是经过市场考验的,当年的拜师宴上,那位金陵蓝总一下子就将方逸作品的价格给提升了上来。
    
        从那次之后,方逸的作品在市场上的价格就一直是居高不下,更因为方逸失踪了一年作品奇缺,更使得市场追捧不已,现在方逸的玉雕作品价格,比之一些成名已久的国家级工艺师也是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哦?小余,你说的是真的?”
    
        看到余宣认真的样子,柏钧升的面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刚才都拿话点明了余宣,余宣竟然还是如此推崇方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想必余宣不会说谎话的。
    
        “柏老,先看看东西吧。”
    
        余宣见到柏钧升的神色还有几分不信,当下对方逸说道:“把印章拿出来给柏老欣赏下吧,要是柏老能夸奖几句,你小子的东西价格怕是又要往上涨了。”
    
        方逸的玉雕作品,严格算起来是属于文玩范畴的,而喜好文玩的人又大多都是文人,柏钧升在当今文化界的名声,就和余宣在古玩界差不多,他的夸奖,自然会引领文化人士去追捧方逸作品的。
    
        “柏爷爷,我做了三枚印章,一枚是您书房的名字,另外两枚是您的名和字。”方逸从身旁拿出个礼品袋,将三枚装有印章的精美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我来看看。”
    
        柏钧升也没客气,随手拿起了一个盒子,刚一打开眼睛就是一亮,“不错,是寿山石,还是顶级的寿山田黄石,这材质非常好,是最适合做印章的。”
    
        印章放在盒子里,看不到整体的造型,但是拿在手里之后,柏钧升顿时愣住了,一个寿山田黄石雕琢出来的寿星公形象跃然眼前,那活灵活现的神态和微雕工艺雕琢出来的寿桃仙鹤,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般。
    
        方逸自从晋级到先天修为之后,经他手雕琢出来的物件,似乎都带有一种灵性,让人一眼望去就会爱不释手,柏钧升此刻就是如此,眼睛看着那寿星造型的印章,像是再也拔不出来一样。
    
        “柏老,这东西怎么样?”看到柏钧升瞅了半天都没说话,余宣不由在旁边问了一句。
    
        “啊?”
    
        柏钧升如梦方醒一般的回过神来,连连点头道:“好,好手艺,没想到小方竟然在一枚印章上用了微雕工艺,难得,实在是太难得了,小方,不知道你这印章一共雕了多少天?”
    
        在柏钧升看来,这枚印章不论是从立意还是造型上,都非常的独特有新意,再加上最让工艺师头疼的微雕工艺,恐怕没个十天半月,是做不出如此精品的。
    
        “柏爷爷,我前几天才拿到的料子,没用多少时间,大概半天不到吧。”方逸怕吓着柏钧升了,说话保留了不少,实际上他半天不到足足雕了七八枚印章,只是另外几枚都没有这一枚工艺繁琐罢了。
    
        “半天不到,这……这怎么可能?”
    
        柏钧升果然被方逸的话给吓住了,他本人也是懂得金石篆刻的,老爷子眼不花手不抖的时候,雕琢一枚最简单的印章,但是刻字也要几个小时的功夫,哪里见过这么快的速度。
    
        “柏老,方逸这还是算慢的。”余宣在旁边笑道:“前几天的国石评选您老应该知道吧?”
    
        “知道,听说是寿山石被选中了,对了,你不就是评选委员会的人吗?”柏钧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寿山石本来就不便宜,小方选的这块料子怕是就值个十好几万,这孩子真是有心了。”
    
        本来国石的评选,是邀请了柏钧升作为评委会主任的,只不过这段时间他要过寿,从台岛和海内外来了不少的亲朋故友,有些至亲晚辈柏钧升也是要亲自见一见的。
    
        所以柏钧升推掉了邀请,也没时间去关注国石评选的事情,他只是前两天从报纸上看到国石评选出来了,对于整个过程却是一无所知。
    
        “柏老,方逸在国石评选的现场雕琢了一枚万里长城的印章,题跋为寿山国石,这枚印章现场就有人开价一百万,不过方逸最后没有卖,而是将其捐给了宝玉石协会,也算是捐赠给国家了。”
    
        余宣大致的将当时的事情给说了一下,听得旁边桌子上的人也都竖起了耳朵,他们没想到方逸这么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的才华,要知道,被国家收录的艺术品,那可都是成名已久的大师们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一枚印章价值百万?小方,这贺礼有点太过贵重了吧?”
    
        听得余宣的话,柏钧升的脸色有些踌躇了起来,如果说三五万的东西,他收下来倒是没有什么,但价值上百万的物件,却是会给人一种倚老卖老沾方逸便宜的感觉。
    
        “柏爷爷,您培养教育出了那么优秀的孙女,别说价值百万,就是价值千万,也代表不了我对您的敬意。”
    
        方逸从来都不拍人马屁,他也不需要去讨好任何人,但如果方逸真的想对人说好话,那也是能让人如沐春风的。
    
        方逸的这一番话,就听得柏钧升老怀大慰,他这一生都是从事文化教育工作的,方逸夸别的老爷子未必在意,但是说到他这一点,却是正好挠到了柏钧升的痒痒肉。
    
        “好,老头子都退休那么多年了,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柏钧升哈哈一笑,看着方逸说道:“这要是换做别人送的,老头子是不敢收,不过这孙女婿送的,我就受之无愧了,井然,把东西收起来,等回头我细细品味。”
    
        “爸,他们两人还没结婚,连婚都还没订呢。”柏井然提醒了一句父亲,没结婚没订婚的就喊人孙女婿,这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没订婚好办。”
    
        柏钧升眉头一挑,他也是做惯了领导的人,行事十分的果断,当下轻轻的一拍桌子,说道:“今儿算是喜上加喜,这么多亲朋都在,就给这两个孩子订婚了。”
    
        “啊,这……这有点草率吧?”听到父亲的话,柏井然顿时傻眼了,他刚才那句话只是因为心里还有些不爽才说出来的,没想到竟然引来了这么一个后果。
    
        “有什么草率的?”
    
        柏钧升一瞪眼,说道:“你们父母都在,老头子我也在,难不成等我蹬腿闭眼之后才让他们结婚?我还等着抱重孙呢,行了,就这么定了,小婉,你说呢?”
    
        “爸,您说怎么样我们就怎么做,我没意见。”
    
        卫小婉早就对方逸是一百个满意了,要不是顾着丈夫的面子,她这会怕是都要和方逸去商议两人结婚的事情了,所以听到公公的话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连个彩礼都没有,真是的。”
    
        柏井然嘴里嘟囔了一句,其实彩礼一说,并非是出自民间,最早都是流行在达官贵人之中的,柏井然倒不是贪图钱,但以他们的家庭来说,这订婚结婚可是件大事,东西贵不贵重都在其次,关键是要有这个过程。
    
        柏井然说话的声音很轻,旁人都没听到他说的是什么,但方逸是何等耳力,对于他的话听的是一清二楚,当下说道:“叔叔,阿姨,第一次来,我也给您二位准备了点东西。”
    
        “嗯?小方,你还给我们准备了礼物?”
    
        对于方逸的懂事,卫小婉更是喜欢,当下说道:“那就拿出来看看,让我欣赏一下你这位年轻的玉雕大师的作品。”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心里都是有那么一点点虚荣的,卫小婉自然也想在这么多亲朋面前让方逸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
    
        “我给叔叔准备的是一副围棋。”方逸将黑白两个棋盒拿了出来,说道:“这是我亲手做的一副旗子,白子是用上好的白玉做成的,黑子用的是墨玉,叔叔您看看喜不喜欢?”
    
        “这旗子摸在手里,质感很好啊。”
    
        柏井然不懂玉,但并不妨碍他的审美观,当那黑白两子被他用手指捏住之后,一丝凉意似乎让他的头脑都为之一清,柏井然知道,人养玉的同时玉也会养人,但只有最好的玉,才能使人产生这种感觉。
    
        “这是最顶级的白玉和墨玉,方逸,你倒是舍得。”余宣也拿起几枚棋子看了看,棋子一入手他就知道玉质如何,在余宣看来,用这么好的玉石来制作棋子,未免有些过于暴殄天物了。
    
        “这东西很贵重吗?”柏井然一惊,连忙看向了余宣。
    
        “价格你就别问了,反正你这一辈子的工资是买不起的。”余宣比柏钧升小了十多岁,但比柏井然又大了十多岁,所以在柏井然面前说话还是比较随意的。
    
        “行了,小方的心意,你就收起来吧,问钱干什么?”柏钧升倒是豁达的很,女婿给老丈人送礼物,那不在钱而是在心意,不管这东西值多少钱,都是方逸亲手制作的,这份心意最是难得。
    
        “方逸,你给阿姨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卫小婉这会心里有些好奇起来,她知道方逸准备的围棋子,肯定是女儿告知了他丈夫的喜好,但卫小婉这几年喜欢翡翠,她却是不相信方逸仓促间能找到什么好料子来送给自己。
    
        “阿姨,我这几年缅甸去的多一点,给您准备了一套饰品,也是我自己做出来的。”
    
        方逸闻言笑了笑,将几个盒子摆在了桌子上,一一将其给打开了,顿时几件色彩垂涎欲滴翡翠饰品,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事实上在缅甸堵到的稍差一些的料子,方逸早就给卖出去了,所以他制作这些饰品所用的原石,无一不是翡翠中的极品,那手镯和耳坠的用料几乎都达到阳绿玻璃种了,也就是俗称的帝王绿。
    
        “这……这太美了。”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当看到这些饰品的第一眼时,卫小婉几乎就屏住了呼吸,和摆在面前的这些翡翠饰品相比,卫小婉近几年所买的那些翡翠,简直就是拿不上台面来了。
    
        “阿姨您喜欢就好。”
    
        听到卫小婉的赞美,方逸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虽然这次去的不是柏初夏家里,但也能算是他第一次正式登门,眼下从老爷子到柏初夏的父母都很满意,方逸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这东西一定很贵重吧?余老师,您是大行家,您给说说。”卫小婉和丈夫起了一眼的心思,他们的工作注定是不能收取外人礼物的,所以两口子第一时间心里冒出的都是这样的念头。
    
        “咱们就别拿钱来衡量了吧?”
    
        听到卫小婉的话,余宣苦笑了一声,如果那围棋子他还能给出个价格,但是这套翡翠饰品,就连余宣都不敢开价,因为他怕吓到席间的一些人。
    
        “没事,您说说,小方送的礼物,纪委不会有人查的。”卫小婉和余宣开了个玩笑,女婿送的东西,自然是越贵重她这个丈母娘才越是有面子,否则她又何必让方逸当众拿出来呢。
    
        “香港去年拍了一副翡翠手镯,是帝王绿的,品相和这个差不多,比这个稍微还次了一点点。”
    
        余宣想了一下,开口说道:“那副手镯最后拍出了两千八百万港币的价格,至于这对耳坠,从玉质品相和造型上而言,比之当年宋美龄的那套翡翠饰品,都还要更好一点,这一套东西,是有市无价的。”
    
        余宣给出的评价极高,因为方逸的作品本来就是受到市场热捧的,在加上翡翠本身也是极品,两者结合所产生的化学效应,绝对能催生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天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