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八百七十五章 订婚
  两千八百万的拍品,可以媲美那位宋女士的翡翠珠宝,这些话如果不是从余宣嘴里说出来,恐怕所有人都会呲之以鼻的,但余宣在古玩行是何等身份,他断然不会在这种事上胡言乱语的。
  
    
      宴会厅很大,余宣说话的声音,也就周边的几桌能听到一些,不过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首席上,口口相传,很快整个宴会厅的人都知道了方逸拿出的那些礼物的价值。
  
    
      “这也太贵重了吧?”
  
    
      “黄金有价玉无价,弄不好余老师还是往便宜了说呢。”
  
    
      “我在港岛见过一个镯子,成色远不如这一只,都卖到一千多万。”
  
    
      “这个叫方逸的到底是干什么的?出手这么大方?”
  
    
      在最初的一阵静寂过后,宴会厅突然间变得喧噪了起来,虽然柏家的这些亲戚有很多都是国外或者台岛过来的,都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之辈,但一出手就是数千万的见面礼,他们也是闻所未闻的。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然,人群里也是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吴子林此刻就是妒火中烧,他怎么都没能想到,那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方逸,竟然能拿出这么贵重的礼物,相比自己父子带来的那个砚台,压根就上不了台面了。
  
    
      “哎,你们看着我干什么?这小子指不定是个败家子,拿家里的钱来败坏呢。”吴子林刚才情急之下,将那句话说出了口,只是话刚出口,他就发现自己这一桌上的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有几个臭钱是没什么了不起,但舍得把臭钱花掉,就很了不起了。”
  
    
      一个从外表上看只有十八九岁的年轻人闻言将目光转向了吴子林,说道:“兄弟,你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我能理解,不过说出来就显得太没素质了,话说那个叫方逸的确实是比你强。”
  
    
      “他有哪点比我强?”吴子林不服气的说道:“还有,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吴子林在京城也算是个纨绔子弟了,来头比他大的人吴子林自然是不敢得罪,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吴子林压根就没有见过,他能确定在京城里没有这么一号人物,想必是柏家在外地的亲戚了。
  
    
      在京城吴子林有很多人得罪不起,但是那些外省的人,吴子林却是没将其放在眼里,此时他也知道自己对柏初夏的心思已然是痴心妄想了,所以对柏家的这些亲朋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
  
    
      “不知道,我不认识你。”那个年轻人看着吴子林摇了摇头,眼中却是带了一丝戏谑的神色。
  
    
      “他叫吴子林!”
  
    
      吴子林还没开口,和他坐在一桌的徐震就抢先说道:“那位吴副部长就是他的老爸,我说兄弟,吴少爷在京城那可是鼎鼎大名,你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吗?”
  
    
      徐震和吴子林平日里的关系就很一般,这番话表面上看似在夸奖吴子林,但话说出来却是有种很奇怪的味道,尤其是吴子林听在耳朵里,那是浑身上下都感觉不舒服。
  
    
      “没听过,不过我有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不是你能说了算的。”那个年轻人听到吴副部长的名字,眼中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惧色,依然是面色如常。
  
    
      “小子,小心祸从口出。”
  
    
      吴子林终于是忍不住了,他今儿一到会场先是被卫铭城挤兑,卫铭城他惹不起,但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竟然也如此挤兑自己,吴子林顿时是火冒三丈。
  
    
      “你是在威胁我吗?”听到吴子林的话,那个年轻人皱了下眉头。
  
    
      “威胁你又怎么样?”吴子林瞪起了眼睛,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京城不比你们那些小地方,说话行事最好都小心点。”
  
    
      吴子林这会真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居然和一个年轻人较起劲来了,不过他本身是在国安部门工作,虽然是负责社会调查的闲散部门,但总归也是属于国安的,常人所没有的特权,他也是能行使一些的。
  
    
      “我叫张一,青城山人。”
  
    
      那个年轻人闻言笑了起来,只是脸上的笑容有些冷,看了吴子林一眼之后站起了身体,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告诉你,小地方的人,也有你招惹不起的。”
  
    
      “我会惹不起你?!”
  
    
      吴子林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引得四周的人纷纷望了过来,吴子林连忙低了下头,他能惹得起那个年轻人,不代表也能惹得起场内的其他人,今儿这寿宴的规格可是有点高,连卫家的那位老爷子居然都来了。
  
    
      “嗯?那个人怎么有点面熟?”
  
    
      方逸也听到了吴子林的声音,循声望去刚好看到正外走的张一背影,方逸的记忆力那可不同于常人,眉头微皱了一下,开口对卫铭城说道:“卫哥,你看那人是张一吗?”
  
    
      “张一?”卫铭城愣了一下,连忙站起身看去,这时张一的身形已经走到了宴会厅大门处,卫铭城摇了摇头,说道:“没看清楚,张一怎么会来这里?”
  
    
      对于张一,卫铭城的印象要比方逸深得多,因为他第一次进隐组考核的考官就是张一,卫铭城在他手上可是结结实实的吃了大亏,而最让卫铭城记忆深刻的是,这好几年过去了,张一仍然长着那张娃娃脸,看上去和当年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知道,应该是他。”
  
    
      方逸摇了摇头,发现桌上众人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当下笑着说道:“叔叔阿姨,礼物都在这里了,不知道您二位喜欢吗?”
  
    
      “喜欢,你送的东西阿姨都喜欢。”卫小婉是一脸的笑意,她现在是怎么看方逸怎么顺眼,用手碰了一下丈夫,没好气的说道:“井然,小方问你呢,你没听见吗?”
  
    
      “啊?”
  
    
      柏井然被妻子的动作搞得愣了一下,看着那棋盒中的旗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小方,你有心了,哪天到家里来陪叔叔下几盘棋,咱们切磋下棋艺。”
  
    
      柏井然纵然是心里再不舒服,他也不得不承认方逸这个女婿真的是无可挑剔,再加上妻子父亲还有岳父的态度,柏井然知道自己这个未来的老丈人,其实压根就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好的,叔叔,我一定去。”见到未来的老丈人终于是改变了态度,方逸这心算是完全放下来了。
  
    
      “孩子,过来。”柏钧升对着方逸招了招手,说道:“今儿咱们就喜上加喜,给你和初夏订个婚,你们看怎么样?”
  
    
      柏家第三代就柏初夏这么一个女孩,老爷子原本就不希望让柏初夏去进行政治联姻,眼下孙女既然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那个人又是如此优秀,老爷子自然要趁热打铁,将这件事给定下来了。
  
    
      柏初夏不是那种扭捏的女孩,当下落落大方的说道:“爷爷,我没意见,您做主就好了。”
  
    
      “爷爷,我听您的。”
  
    
      方逸也是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余宣,说道:“爷爷,我方逸不知道父母是谁,现在只有两位老师是亲人,我希望能让两位老师作为我的长辈,参加我的订婚仪式。”
  
    
      “嗯?小余,方逸还有一位老师吗?”柏老爷子闻言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余宣。
  
    
      “老爷子,方逸的另外一位老师是孙连达,他刚好也在京城。”余宣说着话看向了方逸,他知道孙连达在京城,却是不知道孙连达住在什么地方。
  
    
      对于方逸的这番话,余宣还是很感动的,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和孙连达能教授方逸的东西已经是不多了,这孩子的悟性惊人,就像是一块没有注水的海绵,每天都从他们那里吸取着养分来充实着自己。
  
    
      “我知道孙老师在哪,我去接吧,离这不远,二十分钟就能回来。”卫铭城站起身来,在方逸身边跟了几天之后,卫将军现在一句有了为方逸服务的觉悟了。
  
    
      卫铭城去的很快,还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带着孙连达匆匆赶了回来,见到卫德林和柏钧升,孙连达也是有些震惊,毕竟这两位都是早已不在人前出现的了。
  
    
      “好孩子,能看到你成家立业,老师也是没了心思。”
  
    
      孙连达对于方逸是发自内心的爱护,作为方逸的长辈参加他的订婚仪式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同时他也很欣慰,方逸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想到自己,那也说明了方逸对自己的尊重。
  
    
      当着卫德林这个老革命,订婚仪式也就是走个过场,在卫德林的要求下,方逸和柏初夏连头都不用磕了,只是分别给两位老爷子,还有柏初夏的父母加上余宣孙连达两位方逸的老师敬献了一杯茶,这订婚仪式就算完成了。
  
    
      仪式虽然很简单,但意义却是颇不寻常,因为这是在卫家老爷子亲自见证下完成的,作为场内身份最高辈分最长最受尊重的人,老爷子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方逸和柏初夏的证婚人。
  
    
      “我这就算是有妻子的人了?”
  
    
      当仪式完成之后,方逸的神情也有些恍惚,场内这么多原本和自己全无关联的人,和自己的关系一下子就发生了变化,而身边的柏初夏,用古时候的礼仪而言,已经算是自己的结发妻子了。
  
    
      这让方逸的心境,生出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一下子多出了一种责任感,也让方逸感觉到了一种只是在老道士身上曾经体会过的亲情。
    
      :。: